去读读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异常魔兽见闻录在线阅读 - 第928章 天谴宝宝说不

第928章 天谴宝宝说不

        在其他时间线,不管谁成为巫妖王二代目,都逃不过在霜之哀伤的灵魂世界与一代目耐奥祖进行心灵战争,争夺身体的控制权。

        有的彻底消灭了耐奥祖的灵魂碎片,有的被耐奥祖吞噬,    也有打不出结果妥协的。

        但是无一例外,这个过程都非常漫长。

        然而这个世界的阿尔萨斯不一样。

        一个精心设计的陷阱,阿尔萨斯的灵魂从一开始就受到了某大佬的保护,当这场争夺存在权的灵魂战争打响那一刻,胜负就已经无法改变。

        三年之期已到,恭请巫妖王归位!

        完全掌握了身体的阿尔萨斯终于重新拥有自我,    霜之哀伤释放出父亲的灵魂,    阿尔萨斯的眼角留下蓝色的泪滴在凛冽的北地寒风中化作冰晶。

        “我不后悔,    父亲,这是为了崇高的目标。”

        巫妖王的苏醒,加速了诺森德的战事进程。

        当天灾军团再次拥有主人后,约格萨隆终于感受到了巨大的压迫力。

        然而上古之神间脆弱的盟约本就是为了更好的相互厮杀吞噬,克苏恩与恩佐斯只会为约格萨隆提供除了实质性帮助外的任何援助。

        更何况恩佐斯也有些自顾不暇。

        黑龙军团抽风了。

        人类无法通过大漩涡对囚禁着恩佐斯的泰坦设施进攻,但是黑龙军团可以。

        恩佐斯掌控了女王艾萨拉的归属,却无法掌控她的意识,娜迦与黑龙明显达成了肮脏的py交易,出工不出力。

        所以恩佐斯想尽办法,也只能挑动其他的巨龙来对抗来自天空的敌人。

        局势看起来似乎是约格萨隆与恩佐斯吃瘪,只有克苏恩吃瓜看戏。

        但是阿克蒙德降临艾泽拉斯的第一发魔法就给了克苏恩一记猛的,随着暗夜精灵不断的向南推进战线,克苏恩也有些自顾不暇。

        然后克苏恩、恩佐斯以及约格萨隆还要分出精力同心协力给亚煞极使绊子。

        上古之神真是太忙了。

        以至于都没有机会从夺灵者哈卡那里攫取好处。

        因为祖尔格拉布败的太快了。

        宁予外人不予同族。

        巨魔帝国虽然已经成为远古传说,但是血神的存在依然是传承不绝的巨魔氏族刻进灵魂的烙印。

        掌握魔法又如何,就初生暗夜精灵也想对阿曼尼与古拉巴什两大帝国造成威胁?

        若不是血神贪婪无度的向帝国所求献祭,伟大的帝国又怎么可能崩溃。

        祖尔金甚至在听说了联盟向祖尔格拉布发起进攻后,暂停了他进攻银月城的计划。

        苟塔金在听说了祖尔格拉布六大氏族全部崇拜血神后,直接拉起了一支圣战军,    自掏腰包也要扼杀这些叛徒。

        当侦察员潜入祖尔格拉布这座巨魔城市的最中央,    那高耸的祭台上,血神哈卡的化身已经出现时,卡洛斯毫不犹豫的命令图拉杨酌情决定将潘达利亚的远征军回撤一半。

        这已经不是种族战争,而是凡人与神灵的对抗。

        夺灵者必须死,不惜代价,没有和平。

        时间回溯十个月,卡桑琅丛林的海滩。

        由于联盟提前抢占了位置优越的雄狮港,部落只能另行登陆。

        距离产生美,荣耀兽人都加入联盟了,虽然人类依然警惕着兽人这个种族,但是双方并没有主动挑起战争。

        因为部落来潘达利亚,有着给熊猫人兄弟撑腰这个光明正大的理由。

        在潘达利亚,熊猫人才是主人,联盟与部落都是客人。

        尤其是暗夜精灵的舰队选择借用雄狮港的泊位,有这么个卡利姆多的霸主架在中间,两边就更打不起来。

        于是一直到两个月后,加尔鲁什才知道自己的父亲居然就是兽人部落的总指挥。

        然后还是暗夜精灵传的信儿,格罗姆什才知道自己的儿子成为了联盟的降临。

        哈哈哈哈,老东西/逆子!

        看热闹不嫌事儿大,人类,    矮人,德莱尼人,侏儒,暗夜精灵,高等精灵,兽人,巨魔,牛头人,熊猫人,牦牛人,猢狲人,土地精,只要是卡桑琅丛林有头有脸的乐子人都自带瓜子板凳去看这场充满了“温情”的父子重逢。

        没法子,因为这乐子实在是太大了。

        小萨鲁法尔倒是与他父亲老萨尔法尔向一对正常的兽人父子那般重逢,同时也带来了小地狱咆哮直接分裂了半个留守德拉诺的战歌氏族加入联盟这件事儿的消息。

        虽然作为玛格汉的名誉大酋长,加尔鲁什的决定其实不归战歌氏族管,但是在部落那边看来,这就是一种背叛。

        你怎么能加入联盟呢?

        萨尔其实对于加尔鲁什的选择保持着客官中立的态度,但是在所有兽人都群情激奋的情况下,他无法为加尔鲁什辩驳。

        所以这一场父子重逢,简直就是潘达利亚的年度大戏。

        荣誉兽人们没有忘记格罗姆什.地狱咆哮的失败为兽人带来的伤痛,甚至连洛丹伦的人类士兵都站在了加尔鲁什这边。

        我讨厌兽人,不代表你部落可以对我们联盟的兽人说三道四。

        名为看戏,实际上跟古惑仔晒街一样,就是摆场子。

        中午阳光,海滩上,父子二人隔着大约二十步无语对峙,几百米外,各种闲杂人等佝偻着身躯企图隐藏起来看热闹。

        实际上,要不是乐子人太多,这一对暴躁父子早就打起来了。

        但是恰恰不想耍猴戏给其他人看,两位地狱咆哮才保持着克制。

        尼玛的望远镜片反光啊,晃眼睛!

        “为什么要加入联盟?”

        终于,格罗姆什开口问道。

        这位父亲很想问问儿子他过的还好吗,很想摸摸他的脑袋,但是话到口中,是愤怒与失望。

        “当然是为了给你赎罪。”

        加尔鲁什也有许多话想对父亲说,但是他那暴躁的老父亲说话太难听,令他非常的不爽快。

        “给我赎罪?我有什么罪孽!”

        “兽人战争,我们和人类打起来,本来就是耐奥祖和古尔丹的阴谋。啊啊啊,德拉诺要毁灭了,我们必须从艾泽拉斯抢夺生存的空间。事实呢?你们带着精壮走了,离开了故乡,留下我们这些老弱病残在德拉诺等死。可是我们并没有死。”

        “我们是为了你们才……”

        加尔鲁什打断了格罗姆什的辩解。

        “所以如果讲道理的话,确实是我们兽人亏欠了人类。”

        格罗姆什的口中发出意义不明的嘶吼,却没有开口反驳。

        “你怪我加入联盟,我反而想问问你,我都带着哪些兽人加入了联盟。黑暗之门,你熟悉,那地形你清楚,有力气的要去加入你们部落,我没有阻拦,走不动的身体差的怎么办?要我向你们当年一样放弃他们吗?是这样吗?”

        “你可以……”

        “我不可以!”

        加尔鲁什真实年龄几十岁的人,眼中泛起泪光。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伟大的父亲,我是听着你的故事长大的。听说你当初在德拉诺被食人魔绑在树上十多天,还能抓住机会用牙齿撕碎想听你临终忏悔的家伙,痛饮他的血液活了下来。听说你坚忍不拔智计百出,是战歌氏族的大英雄。”

        加尔鲁什松开了自己的武装带,开始一件一件的解盔甲。

        “我是听着你的故事长大的,不管好的坏的。”

        “我是在族人的非议中长大的,恨你的人远比爱你的人多。”

        “我是以你为榜样要求自己,要求自己必须要对得起英雄儿子的身份。”

        “现在你却告诉我,别管自己的誓言,别管收留了你的恩人,背弃联盟回归部落,当格罗姆什.地狱咆哮的儿子!”

        “是这样吗?”

        加尔鲁什尽管不算满嘴谎言,却也不是真心实意。

        他根本不在乎联盟,他在乎的自由他的父亲。

        但是格罗姆什不明白,不明白只要他说一句“孩子我们回家吧”,加尔鲁什真的敢背叛联盟重新回到父亲身边。

        这个老兽人只感受到了儿子的战意,在欣慰孩子壮硕身躯的同时,独属于老父亲的自尊心被刺痛了。

        就你tmd小崽子想跟我肉搏?!

        不管是法师还是德鲁伊,萨满还是术士,都不乏偷窥用的法术。

        加尔鲁什的辩解得到了所有偷窥者的尊敬,哪怕是部落的兽人都觉得他是条汉子。

        所以当格罗姆什也扔掉血吼解开装具后,一场发泄情绪的大战开始了。

        尊敬的归尊敬,感动的归感动,天性不可夺,传统艺能不可弃。

        “下注了下注了,小吼一赔二,老吼一赔三。”

        “我买加尔鲁什赢,三个金币,他爹叫什么来着?”

        远方,祝踏岚害怕所谓的“盟军”又搞出幺蛾子,也来了。

        在武僧传统艺能“听风耳”的帮助下,加尔鲁什.地狱咆哮搏得了他的好感。

        但是祝掌门并不看好加尔鲁什。

        虽然这个年轻的兽人有着远超他年龄的娴熟战绩,可是他爹的天赋太强了。

        当努力到尽头的时候,天赋的高低决定优劣,格罗姆什.地狱咆哮作为兽人几百年才出一个的猛男,作为存留至今的兽人剑圣,揍个儿子还是没有问题的。

        行家一出手,就知道有没有。

        哪怕在钢铁之王手下打了几十年仗,见识与指挥才能得到极大的增长,可是论干架,你爹依然是你爹。

        祝掌门没有看走眼,只是没有看明白。

        父子打架能和擂台搏杀一样吗?

        加尔鲁什想要的是证明自己比他爹强。

        格罗姆什带着亏欠与愤慨根本下不了狠手。

        这场比试庄家通吃。

        两位地狱咆哮脱装具的时候多潇洒,穿衣服的时候就有多狼狈。

        “切~~~~”

        “拦住那个b,军法官何在,我举报他聚众赌博!”

        “洛克塔,退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