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侄子会修仙在线阅读 - 第23章 女人心事

第23章 女人心事

        “赵平安,小心我揍你。”高永祥骂了一句。

        他说这是苏姐和辉哥的儿子,干啥啥不行,捣蛋第一名。

        赵平安瞪了小高一眼,放狠话,说你等我长大的。又上下打量老李,说你小心点,这是我家。

        老李哭笑不得,人小鬼大啊。估摸着是苏月工作太忙,也没时间管孩子。

        一来二去放养状态下,小树多少有点长歪了。

        老李当然不能和赵平安一般见识,他和高永祥把苏月放在床上,盖好被子,又倒了杯蜂蜜水,这才关好卧室的门出去。

        看着客厅的遍地狼藉,老李无语。咋办?今天晚上肯定不能走了。

        混乱的房间也不能看着不管啊,只能和小高一起熬夜收拾。

        吭哧吭哧干了一个多点,累的满头大汗,躲在阳台和小高抽了根烟,这才洗脸睡觉。

        苏月家很大,四居两卫。小高一间房,苏月在主卧。赵平安有自己的小房间,客房留给了老李。

        老李修炼了一晚上,早上五点醒了。呼了一口浊气,精气神满分。

        刚要下床,就听门口有动静。

        老李眼珠子一转,猜到就是赵平安。这小兔崽子起这么早,肯定没好事。

        果不其然,来的就是赵平安。

        他记仇,不敢和高永祥使横,矛头对准了老李。

        小顽童起了个大早,蹑手蹑脚的端了盆水。他用脚推开老李的房门,猛的抬起水盆。

        哗!

        水全撒了!

        是老李眼疾手快,把盆给按了下去。

        一整盆凉水,都倒在了赵平安的头上。

        赵平安愣了两秒,没想到自己中了恶作剧。

        嘴巴一咧,哇就哭了,惊天动地的,把熟睡中的俩人全喊醒了。

        “咋了儿子。”苏月一个激灵就跳了起来,顾不得形象往外冲。

        高永祥也是浑身一抖,心说仇家上门了?连滚带爬冲出来,面容犀利。

        再一看,赵平安拎着水盆成了落汤鸡,在客厅里站着抹眼泪,说老李欺负他。

        老李有点尴尬,要开口解释。

        苏月却先笑了,凶了句闭嘴,说赵平安别以为我知道怎么回事。

        “不过小李你可以啊,第一次见面就把他治了,姐服你。”苏月笑道,非但没责怪老李,反而教训起了赵平安。

        说肯定是你恶作剧,别装腔作势了,自己去冲个澡,换身衣服,不睡觉就把作业写了。

        说完,自己也去洗手间摸了一把脸说道:“小高肯定还得补教,这小子贪睡。小李,你呢?还睡么?要是睡觉就把平安关房间里,要是不睡,就帮姐盯他一会。我去早市买菜,今儿个中午别走,跟着吃,姐给你做排骨。”

        说完,也不等老李拒绝,穿衣服就出了门。

        小高摆摆手,说我去睡觉了。

        剩下老李和赵平安大眼瞪小眼,后者缩着脖子,怕老李报复他,偷偷往厕所走,准备去洗澡。

        老李心说,行吧,就当回孩子王,帮苏月收拾收拾赵平安。

        喊他动作快点,要是十五分钟还不出来,就打他屁股。

        赵平安一记没成,有点惧老李。冲完澡就光着屁股跑了出来,连衣服都没来得穿。

        老李无语,只能上手,帮小顽童换了衣服,又看管他写了会作业。

        当然,免不了一番谈心。就跟老李当年带管培生一样,唯一差别的就是不能骂。

        四十多分钟后,苏月回来了。老李听到动静,赶紧出来帮忙。

        把菜和排骨放到厨房,烧水帮忙做饭。

        早上比较清淡,也只有老李和苏月两个人吃。

        小笼包配白粥,还买了点小咸菜。

        吃过早饭,苏月准备午餐。老李陪赵平安玩了一会,等小高醒了,就又钻进了厨房。

        老李心里挺佩服苏月,一个女人没了老公,独子把孩子带大。还靠能力混成了松江一姐,实属牛逼。

        “小李会做饭?”苏月笑着问道。

        老李点点头:“瞎做。”

        “老家哪的?”苏月问道。

        “周边县城的,刚来松江没多久。”老李和苏月闲聊。

        “刚我看你俩玩的不错,想不到平安还挺听你的话。这孩子,头疼的很。你也知道姐工作忙,没时间管他。前后找了十几个家教,都让他欺负走了。”苏月一边摘菜一边说。

        老李说这孩子其实心不坏,就是大人陪伴的时间少。刚我俩聊了几句,他的所作所为就是想引起关注。

        说到这,苏月的手顿了顿,肩膀微颤,眼泪顺势往下流。

        老李有点尴尬,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忙的走过去安慰了几句,说你放心,我以后经常来陪他。你要是没时间,给我打个电话,我来照顾他。

        这话说完,老李就后悔了。

        为啥?

        因为他本来是客套话,但苏月却接着往下聊了。

        直接问老李愿意不愿意当赵平安家教,她可以出两倍,不三倍的工资,每个月一万。

        “弟弟,我知道你家不差钱,高中就开车,家境肯定不错。但让你做平安的老师,我也不知道该表示什么。你别怪姐俗气,姐其实拿不出什么好玩意感谢你,只有赚的这点钱。你别嫌少,我不求你天天来,你有时间来看看孩子就行。”

        苏月这话说的很诚恳,双眼还微微泛红。

        其实苏月年纪不大,刚刚三十岁。身材丰腴,保养的很好。

        知道的她带个孩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就是个少妇。

        她系着围裙,满脸期待。小模样看的老李心一软,恍惚之间,还以为是当年的马文静。

        顺口就给答应了。

        回过神,已经晚了。

        “但是我有个条件,马上高考了,我时间不多。每周来2-3次,每次1-2个小时。”老李补了一句。

        苏月擦干眼泪,说没问题。拿菜刀要剁排骨,说让老李出去坐,厨房都是娘们的地盘,让他等着吃饭。

        午饭吃的很开心,其乐融融的。不过,吃完饭苏月就走了,说公司有事。

        让老李开车送她一段,小高等到晚上她回来再说。

        老李开着高尔夫,一路疾驰。没去酒吧,而是去了北头工地。

        车程能有三十分钟,路上俩人相聊甚欢。苏月一副小女人模样,连她自己都没有想到,为什么不经意之间还会老李撒娇。

        老李把苏月放下,转身就走了。车尾灯消失在灰尘之中,看的苏月有点愣神。

        再说老李,直接回了松江一号。把车停好,坐电梯上楼。在门口接到李萱萱的电话,让他去买冰淇淋。

        刚出单元门,巧了,碰见白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