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诸天反派模板在线阅读 - 第七百七十九章 线索下落

第七百七十九章 线索下落

        岳斯实际上并不饿,但是必须吃喝点东西,吐出那两口气之后,作为在世唯一真仙,天庭和地府都指望着有自己这么一位来主持大局,地府那边岳斯已经把聂小倩填过去了,暂时能够糊弄一二,天庭这边就难做了,所以必须吃喝一些,来让自己变得没那么出尘,用红尘之气让自己可以停留在人间。

        宁采臣身上带的有吃喝的,那是他买来宴请燕赤霞和夏侯剑客的东西,花了宁采臣不少的银子,燕赤霞和夏侯剑客就算胡吃海塞也吃不完那么多,有好几样东西他们连动都没动,宁采臣便留了下来,当做路上的干粮吃——毕竟那是他真金白银买来的,可舍不得乱丢。

        吃了些牛肉面饼,岳斯停了下来,将那《天心五雷正法》传给了燕赤霞,这事儿没有让夏侯剑客和宁采臣避讳,他们两个也在旁边听着。

        岳斯讲的非常浅显,初中级别的文言文都能听得懂,但是夏侯剑客和宁采臣都没有修道的底子,初听只觉浅显易懂,后来一琢磨便觉得奥妙无穷,但是到这里就不行了,再深一层就不知道哪里去解析了,对于琢磨出其中的精要是无能无力的。

        而燕赤霞却是一听就懂,听岳斯讲了一遍,便能够调动胸中五气,化为雷声,用这天地至阳之刚之力驱散身上阴寒之气,修持次法,修到最高境界,便能做到五气朝元,乃神仙之境。

        这可不是岳斯所称的烂大街,可是真真正正的玄门正宗秘典,直指大道之境,让燕赤霞大呼珍贵。

        只是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燕赤霞在阴间活动不过一炷香的时间,但是修养如初却是让他停留了半月有余的时间,直至在某次雷雨之后,燕赤霞心有所感登上高处,汲取残留的雷电之气,这才彻底消除了阴间一行的影响。

        然后临时凑到一起的四个人就分散开了,燕赤霞准备回到兰若寺,潜心修炼。

        那地方好,靠近郭北县这個市集,燕赤霞想要买酒买肉也不必走多少路,同时兰若寺又少有人去,树妖姥姥被祛除掉之后,那里又得了清静,可以让燕赤霞安心修炼。

        唯一的缺点,就是树妖姥姥被连根拔起,周围的地势地脉遭到了破坏,指不定哪一天就会塌了。

        夏侯剑客这些年都追着燕赤霞比武,自己好像除此之外并没有做成什么别的事,蹉跎多年,身无长物,准备寻找自己的人生了,准备精心打磨自己的剑法去了。

        岳斯还对夏侯剑客说,说他度过了一劫,只要不主动找事惹事,活到七十岁是不必担心的,如果没有别的机缘的话,可以再找上燕赤霞,说不定能跟着燕赤霞混出个名堂。

        万一燕赤霞走运修成了仙,夏侯凭借本领,还能跟着混上天庭,当个天兵天将什么的。

        宁采臣最惨,此行最主要的目的是到郭北县收账,为的就是进京赶考,只是收得的欠款都被他花光了,买画用去了一部分,酒肉、马匹,这些让他身上的钱去得七七八八,就这样直接空着手回家还是不行的。

        不过他抄录的账本上,欠钱的不止郭北县这家客栈一家,他便牵着马去到了别的地方,继续收账去了,经此一遭,他留下的是一段珍贵的经历,还有一副聂小倩的画像,还没有题词的那种。

        在骑着马赶向下一处城郭之时,岳斯对走向不同方向的宁采臣说到:“宁兄,还记得我对你的告诫吗,少年戒之在色,如果不是我和燕赤霞,你这趟就糟糕了……但是,你这一劫还是没有过去,毕竟与聂小倩有了因果纠缠,未来还是要倒霉一段时间的,什么破财啊、受苦啊、牢狱之灾,杀身之祸,都是有可能的,你小心着点吧!”

        听了岳斯的话,宁采臣惊恐不已,按照燕赤霞的说法,这位就是在世真仙,他的话必然是有道理的:“兄台,那我怎么办?”

        “时也,命也,这一点我就帮不到你了,要靠你自己去抗了。”岳斯对宁采臣说到:“不过你与那聂小倩有一段情缘,只不过被我搅和了,但是没关系,我再给你补上一段,官宦人家的大家闺秀,能文能武,侠义心肠,只要你能打动人家,就可以促成好事了。”

        宁采臣还想多问几句,但是岳斯拍马走人了,不给他再多问的机会。

        他只来得及冲着岳斯的背影喊到:“兄台,你要往哪里去啊,我们是否有相见的机会?”

        “我要去找我的刀,有缘再见吧,如果你能遇到我的刀,那就能再见到我了!”

        ……

        数月之后,大雨磅礴,一伙江湖豪客顶着雨水跑进一座荒废了许久的古寺当中。

        古寺无名,石碑牌匾之类的全无,面积也不如兰若寺那么大,屋顶也有几处漏水的地方,但至少有墙有顶,有个遮风避雨的去处。

        几个江湖人被屋顶上漏下的雨水分散到了几个位置,各自脱下外衣,开始拧干,然后四下里找了些木头,升起篝火取暖烘烤衣服,只是能找来的东西很少,升不起多大的火。

        “彼其娘之,幸好我来过这边,知道这里有间破庙来避雨挡风,不然我们恐怕今晚要被淋上一宿了,估计要被淋死了!”有江湖侠客抱怨地说到。

        有江湖人同样抱怨地说到:“除了有两面墙挡风,这里比野外强不到哪里去,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窗户和门都没有了,风一吹,身上还是湿的,冻死个人!”

        “那就今晚不要睡了,省得冻死!”又有江湖人说到:“明天到了市集,找间客栈,再好好去睡。”

        有侠客将自己的包袱打开,检查一番后说到:“如果有酒有肉,这个晚上也不算太难熬,我这里只有几个干面饼子!”

        “算了,还是聊聊天吧。”有江湖人说到:“世道艰难啊,如果不是为了一口吃喝,谁愿意背井离乡,跑这么远出来,我学武功本来只是想当个镖师,谁知道走上了打家劫舍的道路上,错不在我,都怪这个世道……那个词叫什么来着?我们前边宰的那个读书人死之前念叨的词叫什么来着?”

        “礼崩乐坏。”

        “对,礼崩乐坏。”那个提议聊天熬夜的江湖人说到:“可惜啊,就算是打家劫舍,我们这些人也不够资格去上通缉令,还不如一把刀值钱。”

        “一把刀?”有江湖人不解地问道:“这是什么人的名号,一把刀,还真挺有意思的。”

        这个人的这番话引起了其余几个人的哄笑,他茫然地看着其他人,问道:“我有哪里说错了吗?”

        如果不是他打不过其余几个人,这时候他就要拔刀了。

        “你刚出来跑江湖,没听过也正常。”那个江湖人说到:“上了通缉令的,真的只是一把刀,一把好刀,一把妖刀,一把魔刀。”

        然后江湖人比出四根手指,咬牙切齿地说到:“你知道那把刀现在值多少钱?整整纹银四千两!”

        “四千两纹银!”这个数字让那人倒吸一口冷气:“一把刀值那么多钱!”

        “值,那把刀完全值那么多钱,因为死在那把刀之下的人就不知道有多少了。”江湖人说到:“我们这些江湖人、官府里的捕快,都在找那值四千两的一把刀,但是这把刀依然在江湖上流转着,依然没有人能够把它交出去,有人说,当你拿着那把刀的时候,不是人拿着刀,而是刀驾驭着人。”新

        “真的有那么邪门吗?”有人问道。

        “呵,我劝你们别打它的主意,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江湖人说到:“为什么称那把刀为妖刀魔刀,因为那把刀实在是太邪门了。”

        “在差不多半年前,这把刀不知道怎么地就出现了,一开始是一伙我们这种江湖人得到了它,然后这伙人便起来内讧,其中一个拿着那把刀把其他人都给宰了,然后在官府抓人之前就逃走了。”

        “自此之后,围绕着这把刀引起了无数的争夺,因为无论是用刀的还是用剑的,看到那把刀的时候,就会被它深深地迷上,想方设法地想要把它攥到手里,然后拎着它大开杀戒!”

        “围绕着那把刀,不知道刮起了多少血雨腥风,直接死在那把刀底下的人何止上千!”

        “当然,如果只是江湖人,死得再多,官府也不会那么重视,也就是前段时间,有个佃户,家里的租子交不上了,女儿被拉走抵债了,到了大户人家家里没过三天就死了,那佃户不知道怎么就得到了这把刀,然后把那大户人家全家上下七十三口统统给宰了,连刚出生没满月的婴儿都给劈成了两节——那大户人家的老爷也不是一般人,而是一位赋闲在家的老尚书。”

        “曾经有名镇三省的捕头聚集了上百名好手,其中随便一个,都可以把我们这几个人玩一样给杀了,但是依然被拎着那把刀的江湖人给杀得干干净净。”

        “那把刀邪门得紧,无论是拿着它的人,还是别的人,只要和它扯上关系,都会死得非常惨。”

        这时候,有个江湖人说到:“莪听说这件事捅到了上边,朝廷直接派来一位锦衣卫千户,来调查这把魔刀——呵,寻常人死了多少都不在意,一个老尚书才值得注意。”

        “咦,我听说不是请国师普渡慈航来,用他那无上的佛法来镇压那把魔刀的妖性吗?”

        这下,话题一打开,这几个江湖人便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希望能够借此熬过雨夜。

        不过旁边却传来了一声长长的叹息:“终于,走了这么远的路,打听了这么长时间的消息,总算让我知道了我这把刀的下落。”

        话音刚落,那几个江湖人纷纷拔刀而起,因为那出声的人在另外一个角落当中,并不是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声音非常陌生。

        有江湖人从篝火中捡起一根带着火苗的柴火,小心翼翼地向着那边试探而去,发现自己一行人未曾注意到的角落中,有一个书生模样的人在那里盘腿坐着,

        “你是人是鬼!”那江湖人拎着刀,提着胆子问道。

        如果这间古寺里除了他们之外还有其他人,还在这相对狭窄的地域里,他们不可能察觉不到,除非是那种武功很高的高手,但看那书生的样子,应该不会什么武功。

        那么就可能是鬼了。

        “这个世界,男的死后想要成鬼,没那么容易的,只有年轻貌美的女子,才有更大的机率成为鬼。”岳斯起身,对那几个有些心神不定的江湖人说到:“听你们之前话里的意思,你们是干打家劫舍的勾当的了,刚巧,我最喜欢遇见你们这些人了,因为我最近也短了盘缠,正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银钱,现在把你们直接给抢了多好。”

        随后,长刀出鞘,刷啦啦几下,那几个江湖人便倒地成为了一具具的尸体。

        将粘血的长刀丢到一边,岳斯便开始了从那几个江湖人身上搜刮了起来,他们之前口口声声说了抢了几个人,还有余钱到集市上住客栈,身上肯定是有钱的。

        搜刮了钱,岳斯又回到了原本的位置,继续盘腿坐着等着天亮。

        这几个月里,    岳斯一直在东奔西走,寻找着阿弥陀佛禅刀的下落,但是却没有仔细地去打听,而是非常随机地撞运气,就和旅游一样,走到一个岔路口就丢树枝,选择前进的方向,到了人群聚集的地方简单地问两句就可以了。

        短了盘缠银两,就找那些江湖人去借,反正这个世道,这些靠着一把刀吃饭的人是不缺的。

        只是没想到,错过了城郭市集去留宿,不得不在这间破庙里避避雨,没想到却从几个不入流的江湖人口中得知了阿弥陀佛禅刀的下落,还有几个关键剧情人物的下落。

        例如那国师普渡慈航,还有人间武力顶点的左千户。

        至于作为“主角”的宁采臣,倒霉是肯定倒霉的,不是岳斯能掐会算,这个世道中,像他那种善良的人是走不远的,但是至少目前是性命无忧的,因为“技能卡:林黛玉倒拔垂杨柳”还没有回到他的手里。

        “明天一早就出发吧!”记住本站网址,,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就能进入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