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龙帝在线阅读 - 第1603章 怎么换成我被欺负了?

第1603章 怎么换成我被欺负了?

        这时,秦灵被惊醒了。

        刚睡醒的她,美眸有些惺忪,缓了片刻才反应过来。

        “伤势如何了?”

        关木棉装作很随意的揉了一把她的脑袋,不动声色地收回了手。

        秦灵感应了一下自身体魄,回答道,“伤势恢复得差不多了,多亏了姐姐昨日帮我牵制住了那群阴兵,若不然,伤势怕是还要继续撕裂!”

        “好。”

        关木棉露出微笑,昨夜她也疲倦到睡过去了,只在周围布置了一个简单的法阵。

        好在,这一夜没人来袭。

        关木棉掐指一算,脸色微变,“竟然已经过去两日了。”

        她们伤势太重,这一睡,竟是睡过了两日!

        也就是说,明日,那被镇压的魔物就会出世!

        一旦出世的话,实力肯定还会大增。

        所以,必须要在今日,进入地下通道中,将那魔物斩杀!

        “两日过去了,我们没有时间了。”

        关木棉沉声道,“收拾一下,准备战斗吧!”

        “还不急,午时,太阳光芒灿烂,是一天中煞气最轻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们再出手,会相对容易一些。”

        秦灵抬头望了一眼,轻声道。

        “好,那就再等等。”

        关木棉重新靠了回去,她眸光扫过秦灵浑身上下,将她所有伤势全部观察了一遍。

        有一道伤口,顺着雪白玉颈顺着下去,一直勾到了前胸处。

        关木棉伸手就扒。

        秦灵脸色一红,“姐姐你干什么?”

        “乖,听话,姐姐看这地方还没有恢复好,看有没有办法帮你恢复一下。”

        关木棉一脸认真,看到她如此,连秦灵都不好意思拒绝了。

        那一抹带有弧度、与鲜血交织的柔软雪白,让人顿时心跳加速。

        关木棉伸手轻轻触摸那一道伤口,摇头道,“这地方太重要了,可得好好恢复,要是留下一道疤痕,那可就不好看了。”

        说着,她从纳戒中拿出一些比较珍贵的药膏,揉于掌心之中,为她涂抹。

        手掌触上去后,更是让秦灵察觉到了一股奇异的感觉。

        这地方,除去哥哥外,再也没旁人触碰过!

        如今,却被关木棉这般......蹂躏?

        感觉着实有些古怪了。

        以药膏在上方涂抹之时,关木棉察觉到了一股颇为惊人的弹性。

        手感,为什么可以这么好?

        她从来不是拉拉。

        但对美好事物的欣赏,是所有人的共同点!

        将药膏涂抹完毕后,关木棉才依依不舍地收回了手,

        “这地方,真......真会留疤吗?”

        秦灵听到这里,忽然变得有些紧张。

        关木棉正欲开口调笑她,忽然想到,她为何这么担心疤痕?

        除去林尘那坏蛋外,再没别人了!

        所以,她是担心林尘看到疤痕,会觉得不好看吗?

        关木棉有些酸。

        这个混蛋,为什么一直都这么有福分啊!

        人家秦灵一路经历无数杀伐,仍然保持一颗单纯的真心。

        可这一颗心却全部系在了林尘那家伙的身上。

        这份感情,让人羡慕都羡慕不来!

        此刻,距离午时还有一段时间。

        两女恢复差不多了,就开始闲聊起来。

        “小灵,你这么在意此处的疤痕,是有了心上人吧?”

        关木棉眨了眨美眸,笑问。

        “是呀。”

        对于这个问题,秦灵回答得很是干脆,“所以,姐姐没有吗?”

        “呃。”

        关木棉被反杀了。

        她很想说,我也有,而且还跟你是同一个!

        “有,有啊!”

        关木棉不想被秦灵压制,你都有,我自然也要有。

        不然,岂不被你笑话。

        “能够让如此美丽的姐姐魂牵梦萦的男人,一定......很优秀吧?”

        秦灵不太擅长夸人。

        关木棉连忙将眼睛望向远处,不能让对方看出自己眼中的心虚。

        “对,他很优秀,当年在人群之中,姐姐对他......一见钟情!”

        反正,秦灵又不知道自己和林尘的过往。

        其实她本不愿意说实话的,只是,这种事情......实在没办法撒谎!

        她也不愿意就此事,随意撒谎,那是对感情的亵渎。

        秦灵虽然单纯,又不是傻子,如果自己撒谎太明显,会被对方一眼看出来的。

        “是吗,那可真好啊。”

        秦灵轻声说着,有些羡慕,“我也等了他很久,终于在一起了,可因为家族原因又要分开,不过好在他进步很快,已经追上了我的步伐,我的家族......也逐步认可他了。”

        ‘林尘,被秦族认可了吗?’

        关木棉有些紧张,她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情绪。

        鬼使神差之下,她竟然问出了这么一句话,“小灵,姐姐倒是有些好奇,似你这般完美的少女,你的心上人是如何俘获你的芳心的?”

        “他呀。”

        秦灵闭上眼睛,仿佛回忆起了曾经。

        接着,她露出一抹淡淡、恬静的笑容,“他从很小的时候,就救过我一命,或许从那时候开始,他就成为我生命中的全部了吧。”

        “我一直以他为目标,将他的理念牢记,我为天下人,我为苍生!”

        “所以连我自身的剑道,也是苍生剑道!”

        “我为了护他,选择抛弃七情六欲,成为女帝......”

        “幸亏我留了个小心机,分出了三个分身去找她,最起码有两个......是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的!”

        经过过往一日的战斗,秦灵对关木棉已经不设防了。

        对方拼着受伤也要护住自己,的确让人感动!

        除去家人和林尘外,的确很少会有外人,对自己如此付出。

        让她不知道的是,关木棉其实是想来‘欺负’她的。

        “真好啊。”

        关木棉喃喃自语。

        她很羡慕这样纯粹的感情。

        相互陪伴、真心对待、双向奔赴。

        相比之下,自己的出现,或许才有些......不合时宜。

        她有些垂头丧气,“能娶到小灵做老婆的家伙,肯定是修来的三辈子福分,可不是谁都能有这种福分的,我羡慕死他了。”

        “姐姐,你的心上人,也一样幸福啊。”

        秦灵认真回应,“你温柔、体贴、容貌绝美可爱......真的很难想象,姐姐这么优秀,会便宜谁!”

        ‘便宜同一个大猪蹄子了!’

        关木棉在心中嘀咕。

        “听说你爱喝酒,来,小灵,我们喝一杯酒!”

        她害怕秦灵继续追问下去,只能转移话题。

        她从纳戒中,拿出一坛酒,送给了秦灵。

        关木棉平时其实不太爱喝酒,但......有些时候在和林尘那个的时候,是会喝点酒助兴的。

        所以,她拿出来的酒,正是林尘所送给她的。

        也就是说......

        跟送给秦灵的酒,是同样的一批!

        秦灵接过这一坛酒,美眸扫过,眸中浮起一抹淡淡的好奇跟探究。

        这酒,怎么回事?

        这不是林尘送给自己的那一批嘛?

        但秦灵何等聪明?

        她故作平静地饮了一口,随后咂了咂嘴,“噫,这酒的确是好喝,从没喝过......这么好喝的酒!”

        她撒谎了。

        因为,她经常喝。

        林尘送给了她一批酒。

        这也是她平时最喜欢喝的东西。

        “是呀,我跟我......夫君,特别喜欢喝这酒助兴呢!”

        关木棉看到秦灵很喜欢这款酒,也非常开心,下意识地说出了这句话。

        话一出口,她觉得有些不妥,连忙掩饰,“那个,这话属实有些孟浪了......”

        秦灵吃了一惊,喝这酒助兴?

        还可以这么玩的吗?

        怎么个助兴法?

        每一次,自己喝多了酒,的确感觉体内有些发热。

        可是这种感觉,只会刺激自己更加用心地投入到修炼中去。

        原来,体内发热时,还能做那些事吗?

        但,秦灵忽然意识到,这不是重点!

        首先,这酒只有林尘有,他曾经明确表示过,只送给过自己一人。

        为何会出现在这个叫关沐沐的姐姐手中?

        而且她还说,自己跟夫君每次......那个之时,都要喝酒助兴。

        她有些无法向下联想了。

        秦灵又喝了一口酒,努力掩饰自己的情绪。

        她顿了顿,轻声问道,“能够将姐姐征服的男人,也应当......是一个盖世英雄吧?”

        关木棉还没意识到,秦灵已经发现了一些端倪。

        她沉浸于过往的回忆中,“他的确是英雄啊,曾经结束了整个王朝的内乱,继而又拯救了大陆,他仿佛天生就是为大场面而生,但他同时也......很坏!”

        秦灵脸色微不可查的变了下,这跟指名道姓又有什么区别?

        如果单纯只是酒,或者单纯是这些事迹......

        她都不会多想!

        两者合二为一,还能是巧合吗?

        秦灵一时间有些难过。

        似关沐沐姐姐这般好的人儿,居然已经被那个家伙......欺负过了吗?

        她觉得自己应该生气。

        可是,有什么好生气的呢?

        如果沐沐姐从那个时候,就和林尘相识了,那是因为自己的确没有陪伴在他身边啊!

        她不气林尘。

        只是觉得,这家伙为什么有这么好的福气啊!

        沐姐姐这么好的人,居然便宜了他。

        秦灵怔了怔,轻声道,“那,姐姐能不能说一说,做那种事情的感觉,是什么样的?”

        关木棉一愕,她又一次心虚了。

        要在......秦灵面前说这些吗?

        她有些负罪感!

        但,面对秦灵那求知欲很强的美眸,她撑不住了。

        “好,那......那姐姐就教给你一些东西,保管到时候让你那小夫君对你爱不释手。”

        为了掩盖心虚,关木棉只能吹牛,“还有,你这么单纯可爱,很容易被欺负的,要学姐姐一样强硬,才能把他管制得服服帖帖的!”

        她开始认真指点起来,秦灵认真听着,眸光愈发闪烁。

        说了好一会,关木棉才觉得有些累了。

        她将脑袋靠在秦灵肩膀上,轻声感慨,“一想到小灵这么完美,以后也要被人欺负,姐姐就好惋惜。”

        ‘其实,我也是。’

        秦灵在心底这般想着。

        只是区别是,一个还没发生,一个已经发生过了。

        “那......那你们如今,是什么关系呢?”

        秦灵试探性地再问。

        关木棉还未曾发现,自己已经从原本欺负对方的角色里,调转了过来。

        变成了对方在套自己的话。

        “我们倒是偶尔会在一起,只是他太优秀、太闪耀了,还有其他心上人,比起我来,那才是属于他们的双向奔赴,姐姐以后应该......会找个地方隐居下来、成全他们吧!”

        关木棉说话之时,面带微笑。

        有些遗憾,又有些不舍。

        她已经彻底代入了角色。

        所说的这一切,都是真心话。

        她被林尘跟秦灵之间的感情震惊了,愈发觉得心虚、惭愧。

        自己为林尘付出过很多。

        但秦灵只会付出更多!

        而且,她比自己还要早。

        自己才是插足之人!

        秦灵心中一疼,“姐姐为何要如此淡泊、不争不抢?”

        “不一样。”

        关木棉苦笑,“小灵啊,姐姐羡慕你有一个可以全心全意去爱的人,答应姐姐,以后一定要好好在一起,你们是最合适的,天造地设!”

        “姐姐只需要回答我一句话。”

        “问。”

        “你爱他么?不跟别人比,只说你自己的心!”

        听到这些,关木棉刹那间,有些失神。

        她分明还没有说话,秦灵就已经从她那一双美眸中,读出了答案。

        她一边惊讶于关木棉的倔强,一边又觉得好笑。

        这有什么不好说的呢?

        你和他在一起时,不知我的存在。

        并非有意。

        而且你这般好,又有什么不能说的呢?

        秦灵很清楚,对方一来就知晓自己的身份。

        关于这个关沐沐,应当也是假名吧?

        她来这里,是觉得愧疚,所以前来救自己性命的么?

        将全貌洞悉的秦灵,终于算是彻底弄明白了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林尘的确和他有过一段感情。

        她心底既开心,又有些伤心。

        开心的是,自己遇上了这么好的一位姐姐。

        伤心的是,她这么好,不仅便宜了林尘那家伙,还因为自己的存在,欲要退让。

        为什么要如此呢?

        你心思闪亮、温柔体贴,拼着性命也要进来救我。

        如今,咱们两人将要并肩战斗,可结果难料。

        说穿了,连此地都未必能成功走出去。

        至于考虑那么远么?

        望着逐渐掌握话语权的秦灵,关木棉有些生气。

        不是说好我来欺负你吗?

        怎么变成,你问我答了?

        这可不行!

        我怎么能在气势上被你压过去。

        她为了挽回颜面,立刻朝秦灵怀里钻了钻,反击道,“小灵真大真软,你心上人一定爱死了吧?”

        “姐姐也很好呀。”

        秦灵眨了眨眼睛,不动声色的又将火引到了关木棉身上,“姐姐如此娇小可爱,怕是谁见了都得怜悯呢,那个坏家伙一定连用力都不舍得!”

        起初不熟悉的时候,秦灵面对关木棉的话术,的确被各种套路。

        她不擅长处理人际关系,只能顺着关木棉的话往下走。

        但现在,情况变了。

        她掌握了全貌,而关木棉还被蒙在鼓里。

        于是,攻守双方开始逐渐转换了。

        “你......你怎么能说这些色色的话!”

        关木棉一咬牙,怎么换成我被欺负了?

        这不对劲!

        难不成,秦灵骨子里也是个小妖女?

        ‘奇怪,我为什么要用也?’

        她尚不自知,自己才是妖女。

        “姐姐,说说呢,我很好奇。”

        秦灵发动进攻,同时心中有些小得意,叫你先前一直骗我,现在该轮到我了吧?

        关木棉见秦灵如此感兴趣,心一横,“好,那姐姐教你点绝招!”

        两女有说有笑、嘻嘻哈哈,闹成一团。

        连外面的煞气都被冲散了些。

        关木棉闹着闹着,忽然来了兴致。

        她一下凑近秦灵耳朵,低声道,“小灵,姐姐一直很好奇,你的头发为什么是银白色的?”

        秦灵被哈气到有些痒,低下了脑袋,“我也不知,天生如此。”

        “那,让我看看其他地方。”

        关木棉手速很快,一下掀开了秦灵的裙子,“这里也是银白色的吗?”

        “啊。”

        待到秦灵反应过来之时,她已经得手了。

        秦灵脸红着将裙子盖住,一咬牙,“姐姐怎么如此欺负人!”

        “咦,我以为这里也是白色的......”

        关木棉很是疑惑,自言自语道,“可是,为什么这么光滑,什么都没有啊?”

        秦灵脸羞红了。

        她蜷缩起双腿,将头放在膝盖上,只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轰!”

        这时,外面传来一阵轰鸣。

        关木棉缓缓站起身,“午时,要来了。”

        秦灵也收敛起笑容,因为她同样明白,那最终一战,就在眼下!

        这一战,代表着两人的命运!

        “刷!”

        关木棉将周围覆盖的灵纹法阵收起。

        此法阵,是专门用来阻挡灵识探查的。

        若不然,她们先前也不敢那般放肆!

        从窗户望出去,外面的煞气果然淡了许多。

        楼梯口的阴兵已经悉数退去。

        “该,战斗了。”

        秦灵俏脸覆盖上了一层寒霜,她一只手握住法剑,另一只手捏了捏关木棉的玉手,“姐姐,若是这一次我们能活下去......”

        “嗯?”

        “我们结为姐妹,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