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胆!父皇为何造反!在线阅读 - 第八百六十五章 跑了

第八百六十五章 跑了

        对方已经是到了朱楹的伏击点了。

        朱楹这边呢,那也是做好准备就要出手。

        一点点的,对方这是深入到了伏击点之中,完全是没有察觉到,这么一个恶魔可是在远处这么的直不楞登的盯着看着呢,可以看得出来,恶魔这边,完全是做好了动手的准备。

        这是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出手,出手就命中,完全不让你回过神来的这么一种感觉。

        出手了。

        朱楹这一瞬间,直接就是将刀子刺穿了一位战士的身躯,这是盯着心脏去的,并且也很成功,所以这位战士轰然倒地。

        这是第一个!

        随后就是第二个了!

        足足那是杀了好几个。

        但是,也就只是好几个的损伤而已,这不,其余的人已经是发现了朱楹的端倪,这感觉简直就是要跟朱楹这么的死磕到底,对方可是严防死守的盯着这朱楹。

        这朱楹要是不动手的话,这不是成了僵持的局面了么?

        目测来看,长此以往下去这感觉简直就不是个事。

        朱楹转身,走了。

        这是个什么操作呢?我向来,我就来,我想走,诶,我就走,我想如何就如何,你要追你就追,不拦着你!

        对方还能是惯着朱楹是咋地?

        追,追,必须是要追!

        追上了朱楹就得是要将他给弄死。

        暗处的这些弓箭手已经是准备好了,随着这对方住了上来,弓箭也是展开了攻击,这简直就是铺天盖地的就是朝着对方的这些战士的身上招呼了上去。

        这可真的是让人看着就是头皮发麻了。

        这么的下去,这不是让人很愉快的一种情况啊。

        朱楹这边,一双眸子直不楞登的盯着这对方看着,即便是都已经是处在了这样子的局势之中,对方这边,还是不后退,这说明什么呢?

        接到的命令,那可是死命令,这是死命令之下必须就是要将你给拿下的这么一种节奏。

        这可不是闹着好玩的事情。

        朱楹意识到,这要是一个处理不好简直就是万劫不复了。

        第二道防线弓箭手撤离。

        第三道防线,也就是最后的一道防线了,树林防线,暗杀防线,这不,传令兵已经是将情况传递了回去,就此刻的这么一个情况而言,大军压境,并且又是做好了准备要跟你死磕到底,可以看得出来,这是不可能战胜的一场战斗。

        要是这么的继续的倔强,继续的僵持下去,到了这最终也不会是太好,这是肯定的事情。

        朱楹的这么一个意见就是撤离,当然,听不听就不是朱楹所需要操心的事情了,他就将自己这不成熟的小想法给说出来了而已。

        城池这边,那也是没多想,跟着朱楹有肉吃,当然就是愿意听了,人家给你争取时间,你要是还不珍惜,那合适么?

        当然就是要从这里撤离了。

        大军进入到了丛林之中,真的是万分之戒备的这么一种感觉。

        大军很清楚地知道,这里特么的肯定是有埋伏,这朱楹随时都会是蹦跶出来,他有什么事情是干不出来的,所以,一定一定是要严防死守的这么一种感觉。

        但是,朱楹这样子的一个杀手你就算是如何的严防死守,人家想来,不也还是瞬间就来了么?你也得是防得住才行啊。

        这不,朱楹的刀子,已经是刺穿了一位战士的胸口。

        这是第一个!

        随后第二个!

        随后第三个!

        朱楹笑看着这三个人,就算是这么的用心的来防护,最终,换来了什么?

        换来了成功么?

        小崽子,还想跟他斗?他想收拾对方简直就是跟闹着好玩一样的容易,简单,一丝丝难度都没有,看,事情果然是跟他所想的是一样的吧?

        就这样,朱楹已经是锁定了第四个。

        一样,第四个也是锁定了朱楹。

        这不,直不楞登的盯着这朱楹看着,知道这个家伙会朝着自己展开攻击,那是一点都是没有闲着,这简直就是严防死守的这么一种感觉。

        朱楹的偷袭,的确是来了,那也没有成功啊。

        人家看似那是没有回过神来,其实呢?当朱楹冲上来的一瞬间,人家直接就是挥舞着刀子来抵挡,这是直接就是进入到了绝对防护的状态之中,这么的防护下去,诶,你这啥也都不是这是肯定的事情。

        叮叮的声音一响起,这说明你的攻击都被人家给抵挡了下来。

        这么的下去,这怕不是个事。

        朱楹歪着头,这么的盯着这对方,那眼神那感觉,那简直就是跟雷达一样的锁定了对方。

        对方呢,看着朱楹的眼神就心里烦,这个家伙,这是摆明了不接受失败啊。

        失败就是失败,怎么就不能是大大方方的承认了算了?这个家伙此刻已经是失败了,多清楚的事情啊。

        朱楹转身,失败就走,一丝丝的停留都是不会有,不跟你扯犊子下去了,不跟你玩耍了,此刻,他这是要从这里彻底的离开,今日这是要给对方上上课,课文也很容易就能读懂,他想来他就来,他不想来他就走,这局势可不是掌握在了对方的手心之中。

        这局势可是掌握在了朱楹的手心之中。

        追。

        对方还能是这么的就让朱楹跑了?

        不允许,不可能!马上就得是要追上朱楹给予这个家伙带去了沉重的打击。

        然后呢?

        就从此刻的情况之上来看对方的确是有着一股子的气势,有气势有啥用呢?

        朱楹这三下五除二就跑的那是没有影了,你都不知道是应该上哪里去找。

        是左侧还是右侧还是前方呢?他是在哪里躲避了起来呢?

        这是完全没有办法判断的这么一种情况。

        就从此刻的这么一种情况之上来看,真的是不会是有好局势呈现出来。

        对方的眸子有点冷,怎么就是遇到了这么的一个让人拧巴的敌人呢?

        也就是因为这么的一个难以琢磨难以追踪的敌人,真的是给人整的那是相当的心里烦。

        也不知道是应该说些什么是好!

        烦躁,烦躁,很是烦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