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梭万界:从要听神明的话开始在线阅读 - 第六百五十六章 除妖要彻底

第六百五十六章 除妖要彻底

        李盛猜得不错。

        话说那一日鲁益达背着百花羞马不停歇的跑到山下,不敢有丝毫的耽搁。

        下了狮驼山后。

        鲁益达来不及收拢溃兵,而是买了一辆马车。

        他亲自驾车,带着百花羞就是连夜向王城赶去。

        半路上。

        百花羞也苏醒过来,见一路平安无事,鲁益达这才放慢了速度。

        他本想在公主面前好好表现一番,玩命地吹嘘自己是如何英勇,如何与妖怪大战三百回合救出公主的。

        可百花羞不说聪明绝顶,也是心思缜密,自然不会相信满嘴跑马车的鲁益达。

        通过蛛丝马迹。

        百花羞可以断定,定是李盛拦下了青狮精。

        她有心想折回去看看。

        但吓破胆的鲁益达哪有胆子回去,不管百花羞如何说,他都死活不答应。

        百花羞也只得作罢。

        就这样。

        一百多里的距离,走走停停,直到今日一早,他们才赶到王城。

        百花羞第一时间,赶去驿站与父王汇合。

        鲁益达本想舔着脸跟公主好好道个别,说不定还能混个驸马当当。

        可百花羞压根就没给他废一句话,甚至连正眼都未曾看他一眼。

        “他奶奶的,不就是个公主嘛,至于一路上摆个臭脸吗?好歹老子也是威武大将军,枉费老子一路辛辛苦苦把你安全送回来!”

        鲁益达暗暗骂道。

        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说错了哪句话,从而得罪了公主。

        哪知道,就当鲁益达准备跳脚再骂上几句的时候。

        百花羞突然折而复返,她冷冰冰道:“对了,我好心劝你一句,也算还了你的人情,等会见到你家国王百里戎,你最好将事情的经过实话实说,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

        说完。

        她不再废话,飘然离去。

        只留下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鲁益达。

        “嘿嘿,傻子才会说实话!”

        看向狮驼岭的方向。

        鲁益达搓搓手掌:

        “小子啊小子,别说鲁某我不讲义气,贪图你的功劳,实在是你到现在都追上来,说不定是跟那妖怪同归于尽了,恩,一定是这样!”

        看看日头。

        他不敢在耽搁。

        风尘仆仆地赶向王宫,去觐见国王。

        话说这狮驼国虽是个小国,人口不到百万。

        可王宫却修得异常奢侈华丽,占地百顷,亭台楼阁、雕栏玉砌,金碧辉煌,喷泉假山一应俱全。

        此时虽是清晨。

        但年轻的国王百里戎已是坐在王位上。

        王位下方两侧,是文武大臣。

        百里戎身穿华美的红色服饰,上面装饰了不少黄金。

        刚刚继承王位的他,年轻气盛,雄心壮志,时时刻刻想着大展拳脚,清除佞臣,一扫颓敝,振兴王国。

        可百里戎的神情,却有些凝重。

        虽说妖怪吃人并不稀罕。

        但自从邻国的公主在自家的国境被妖怪抓走后,短短几日,就已经让狮驼国成为附近国家眼中的笑柄。

        突然遇到这种情况,心高气傲的百里戎,哪能忍受住此等奇耻大辱。

        况且赵日天动手的日子,又是他登基的大日子。

        这岂止是不给面子,分明是骑脖子拉屎,欺人太甚!

        按常理来说,凡人对付妖怪,除了两手一摊忍气吞声,背后骂骂妖怪的父母双亲,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但身为一国之君的百里戎,偏偏不信这个邪。

        为了找回丢失的面子。

        前日他力排众议,派亲信威武大将军鲁益达前去剿妖。

        而为了表示对此事的重视,也为了表达对宝象国的尊重。

        他自前日起,就拉着文武大臣呆在王宫里,寸步不曾离开,等待着鲁益达的消息。

        但到现在。

        百里戎都没有迎来好消息,倒是得到了一千大军已经溃败的坏消息。

        文武大臣中。

        一头发花白的老臣缓步走了出来,他年事已高,面容憔悴:“陛下,依老臣看,威武大将军,可能已经殉国了。”

        此人乃狮驼国三代老臣,曹相。

        也是百里戎最想除掉的权臣。

        其余重臣面不改色,他们都低着头,像是早有预料。

        只有百里戎脸色铁青。

        鲁益达死不足惜。

        毕竟他除了是自己的亲信外,一无是处。

        可前去剿妖一事,是他登基以来,做出的第一个重大决定,本意是想趁此立威,收拢权势。

        一旦鲁益达战死,那百里戎只能是摆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英明神武的形象也将付之一炬。

        曹相轻叹道:“陛下,鲁益达为国捐躯,老臣以为,当举行国葬。”

        另一大臣道:“那鲁益达年不过三十,就已经是一品将军,再举行国葬,便是王侯之礼了。”

        一时间。

        群臣交头接耳,议论纷纷,都开始商量着怎么操办鲁益达的身后事了。

        每一句,都像是一把刀插进了百里戎的心脏。

        百里戎阴沉着脸一言不发。

        这些大臣,分明是在嘲笑本王用人不明,任人唯亲,不知天高地厚!

        沉默少许。

        百里戎不愿在鲁益达的后事费神,他沙哑着嗓子道:“鲁将军的事稍后再议,当务之急,那众卿认为,该如何救出公主?”

        曹相微笑道:“陛下,凡人岂是妖怪的对手,有道是术业有专攻,不如请修行之人出山,以此来对抗妖魔。”

        百里戎神色阴晴不定,不是他不想请专业的驱魔人,而是成名已久的大势力,一个个胃口都很大。

        但现在国库空虚,哪有多余的钱去请?

        可为了不让自己沦为笑话,百里戎仍是咬牙道:“曹相认为该请谁?”

        曹相笑道:“老臣认为,当然是闻名天下的三圣观。”

        “三圣观?”

        百里戎双眉一挑,三圣观的大名,他也有所耳闻,但更出名的,是他们的高昂价格。

        曹相胸有成竹道:“陛下,俗话说得好,一分钱一分货,他们要价虽高,却是有真材实料的驱魔人,由他们出马,定然能斩下狮驼山上的蟒蛇精!”

        直到现在。

        这一群消息落后的文臣武将,一直都以为占据狮驼洞的仍是那条蟒蛇,赵日天不过是给蟒蛇精打下手的。

        百里戎低着头,他犹豫着,这三圣观到底该请还是不该请,国库空荡荡的都能跑耗子了,要是请的话,那他只能下令给百姓继续加赋加税,将税收到一百年之后。

        可这样一来。

        百姓当面或许不敢说什么,但在背后一定会将他的脊梁骨给戳断。

        见年轻的国王拿不定主意。

        曹相默不作声,向身后的人使了个眼色。

        那三角眼的大臣会意,上前一步,他摇头晃脑道:“曹相说的轻巧,可在座的谁不知道,那三圣观闻名天下,即便再有钱,也不一定能请到他们出手!”

        曹相佯怒道:“就算他们再不好请,难道他们还能见死不救,眼睁睁看着我狮驼国亡国不成!?”

        这一老一少一唱一和之下。

        百里戎艰难地抬起头,他攥紧双拳,虎躯微颤:“曹相,若是请他们出山,需要多少纹银?”

        曹相伸出三根手指:“按蟒蛇精的修为,请三光观的话,最少需要三十万两!”

        一听数额如此巨大。

        满朝文武顿时炸开了锅。

        “什么!三十万两!”

        “那不是快抵上狮驼国快三年的赋税了吗?”

        “三圣观,都是这种见钱眼开之人吗?”

        “陛下,不能请,不能请啊!若是请了,狮驼国必定民不聊生,饿殍遍野啊!”

        “先王泉下有知的话,一定会死不瞑目!”

        有人吃惊,有人发怒,更有人跪下恳求。

        百里戎从没见过这种场景,顿时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是好。

        三角眼大臣当即怒道:“你们好大的胆,竟敢在这大放厥词!不除妖,你是想置黎民百姓于不顾吗?那妖怪可是吃人的,你就不怕有一天,把你全家老小都给一口吞了吗?”

        先前痛哭的大臣也怒道:“危言耸听!那蟒蛇精虽是吃人,可一年最多吃上个数十人,但诸位试想一下,若是请三圣观的人来,你们知道需要饿死多少百姓吗?”

        曹相冷冷说道:“王大人,你好大的官威啊,好一个不过区区数十人,也亏你说得出口。

        难道那些葬身妖口百姓的命,就不是命了?你是在欺负他们,死了不会喊冤?还是说,你不愿意除妖,是因为你跟那妖怪沆瀣一气,背地里勾搭在一起了?”

        三角眼附和道:“不错,不然王大人为何一而再再而三的推三阻四,为妖怪说话呢?”

        曹相一派的官员纷纷道:

        “敢情不是死的你王大人的家人,难怪你能站着说话不腰疼!”

        “王大人,你岂能在国家大事糊涂啊!”

        “除妖不彻底,就是彻底不除妖!”

        “虽然代价是高昂了一点,但我们这也是为了百姓好,相信他们会理解的。”

        你一言我一语之下。

        王大人顿时气急攻心:“你,你们少在那血口喷人!别以为我不清楚,你们与三圣观才是狼狈为奸,背地里养妖为患!若没有利益输送,你们岂会为民请命?奸臣,你们才是祸国殃民的奸臣!”

        见有人指鼻子骂自己,曹相也不动怒,只是扶须不言。

        三角眼则眼神一沉,目露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