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离婚后少奶奶她光芒万丈在线阅读 - 第311章 大胆的猜测

第311章 大胆的猜测

        “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倾宴,我……我只是一时间还没准备好,你再给我一点点的时间,很抱歉,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

        洛绵绵抗拒着洛倾宴,甚至已经双手撑在洛倾宴的胸口,死死的抵着,不让这个男人再靠近一分。

        “给你一点时间?是多少年?绵绵,我们是夫妻,难道夫妻之间做一些正常的事情,都不行吗?还是,你已经爱上了霍沉枭?”

        洛倾宴的这个问题,一下子就让洛绵绵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因为这是洛绵绵一直在逃避的问题,明明她跟洛倾宴这么多年的时间,为什么比不上霍沉枭的这么一个多月……

        可是洛绵绵又不想要当着洛倾宴的面承认,她爱上了霍沉枭

        或许这对于洛绵绵而言,是最难堪的。

        她根本没有想过,自己竟然是这样一个见异思迁的女人。

        “倾宴……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洛绵绵开始一遍遍的道歉,此时此刻,除了说对不起之外,洛绵绵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

        “老婆,你知道的,哪怕你爱上别的男人,我都不会离开你,只是求你对我公平一些,我是你的丈夫……”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洛倾宴已经将洛绵绵抵在他胸口的那一双手给禁锢住,随后男人越发靠近洛绵绵。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仿佛只要洛绵绵稍微翘一下自己的嘴巴,就可以吻在一起了。

        洛绵绵因为洛倾宴的话,一时间情绪非常的复杂。

        洛倾宴是可怜而又绝望的,尤其是这些年来一直喜欢着自己,洛绵绵根本不是一个石头人,她也能感觉得到。

        为什么才认识那么短时间的霍沉枭,就能够轻而易举的跟她发生关系,洛倾宴却不行,明明他是她的丈夫啊!

        洛绵绵仿佛是下了什么重大决心一般,既然她不久前都已经选择好了去救洛倾宴,那么霍沉枭那一边,早就已经做好了了断了。

        一个女人,是不可能同时爱上两个男人的……

        而她,是洛倾宴的妻子!

        洛绵绵放弃了抵抗,缓缓闭上眼睛。

        虽然她什么话都没有说,可是却用自己的行动来告诉洛倾宴,她已经做好了准备。

        洛倾宴在见到这一幕之后,原本无比卑微可怜的眼神里面,闪过一丝得逞。

        他早就知道这个女人心软,只要是自己用一点手段,这个女人就会乖乖的束手就擒。

        洛倾宴感觉自己就是个蠢货,为什么五年的时间,他现在才对这个女人用手段呢?

        当然,现在的洛倾宴也早就已经忘记,当初的他之所以不想对洛绵绵用手段的原因,是因为他想要这个女人爱上真真正正的他。

        可是现在想想,洛倾宴实在是太天真了。

        他本来就是一个被命运诅咒的人,又有谁会爱上肮脏卑鄙的他呢?

        要知道真实的自己,可是他都唾弃啊。

        洛倾宴的吻,从洛绵绵的额头落下。

        轻轻柔柔,仿佛带着万般怜惜一般。

        然而,洛绵绵感觉自己全身紧绷得厉害,倘若不是她一直强迫自己不要抵抗,或许洛绵绵已经不知道自己多少次推开洛倾宴了。

        就在洛倾宴准备要亲吻洛绵绵的唇的时候,病房的门一脚被踹开。

        受到惊吓的洛绵绵,迅速将洛倾宴给推开,随后将自己微微凌乱的衣服快速整理好,直接蜷缩在被窝里面。

        两个人将目光落在门口,便看到了穿着病号服,脸色铁青的霍沉枭。

        霍沉枭前几天就伤了脑袋,如今手臂也被包扎起来,整个人看上去,有几分滑稽的味道。

        然而他看着洛倾宴的眼神,是充满仇恨跟冷漠的。

        洛绵绵毫不怀疑,现在的霍沉枭,恨不得将洛倾宴给生吞活剥了一般。

        霍沉枭快速走到洛倾宴面前,一只手拽住了他的衣领,哪怕是一只手的力道,也将洛倾宴给用力拽到了一边。

        “别碰丫头——”霍沉枭眼神警告意味十足。

        “别碰?霍沉枭,你看看你这苟延残喘的模样,你觉得我会把你的警告给放在心上吗?不对……你从来都没有赢过我,我也从来没有那你当回事。”

        洛倾宴脸上挂着嘲讽意味的笑容,而对于霍沉枭而言,这样的笑容无论怎么看,都觉得非常的碍眼。

        倘若不是他来的及时的话,丫头就会被这个狡猾的男人给欺骗了。

        “洛倾宴,你当真还以为,我不是你的对手吗?”霍沉枭松开了拽住洛倾宴衣领的手,然后一拳往他的脸上砸去。

        洛倾宴那精致的俊庞上面,立马就出现了红色一片,随后开始慢慢的肿了起来。

        洛绵绵立马从床上下来,跑到了霍沉枭跟洛倾宴的中间,张开双臂保护洛倾宴,“霍沉枭,你这是疯了吗?来我的病房胡闹什么?给我赶快离开。”

        洛绵绵感觉现在每一次见到霍沉枭这个男人,都给她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仿佛只要是这个男人出现的地方,就会发生点什么事情一般。

        而她,感觉自己实在是太疲惫了。

        “丫头,让开……”霍沉枭皱着眉头,一看到洛绵绵当着自己的面保护其他男人,他感觉体内无数的怒气值在蹭蹭蹭的往上冒。

        “霍沉枭,你当着我的面来打我老公,你觉得我会让开吗?该说的话我都已经说明白了,你就不要继续这么不要自尊的找我了,毕竟闹到这般模样,大家也很不好看。”

        洛绵绵不知道自己该说怎样的话,才能够让霍沉枭这个男人知难而退,可是对于她而言,她觉得自己面对霍沉枭的态度,语气,已经很不好了。

        这个男人却根本不在意她说的,让她无比抓狂。

        “不让我找你,为什么走了又回来救我?看到我被人从山坡上推下去,为什么你也跳了下来?如果你不是我的丫头,怎么又会为我做这些?”

        这些话,霍沉枭在昏迷之前,就一直想要询问洛绵绵了。

        既然已经让他陷入绝望之中,为什么又要让他的希望死而复生。

        原本,他可以带着绝望,像以前那样麻木不仁的活下去的。

        可是,这个女人,竟然又让他看到了丫头的影子。

        洛绵绵对于霍沉枭所说的话,大脑一片空白。

        甚至觉得霍沉枭这个男人实在是太无理取闹了。

        他是不是得了什么臆想症?

        “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霍沉枭你真是让我厌烦,你前妻已经死了,我不是你的前妻,到底要我说多少遍,你才不会再犯贱?”

        洛绵绵拽住了洛倾宴另外一只没有受伤的手臂,随后开口道,“你不走对吧?那我们走。”

        惹不起她难道还躲不起了?

        反正洛绵绵现在脑袋里面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这辈子再也不要见到霍沉枭了。

        洛倾宴在离开之前,转过身看了眼霍沉枭,一张脸上露出了愉悦的表情来。

        哪怕洛绵绵这个女人不喜欢自己,可是她现在还相信自己,这就足够了。

        偌大的病房里面,就只剩下霍沉枭一个人。

        他错愕的看着洛绵绵跟洛倾宴背影消失的地方,整个人明显还没回过神来。

        而等到洛绵绵跟洛倾宴两个人离开了好久之后,霍西洲等人才从外面进来。

        霍西洲看着自家大哥一副时而欢喜时而绝望的模样,心里面也不好受。

        他就知道洛绵绵这个女人出现,绝对是没安好心的。

        如果她不出现,自家大哥或许会一直的沉默绝望,整个人过着行尸走肉般的生活,可是再怎么绝望,也比现在这样的状况好太多了。

        霍西洲感觉现在的自家大哥,看上去就像是没有思维的生物,一直被洛绵绵这个女人牵着鼻子走。

        “大哥,这个女人不是大嫂,不要再为她付出任何的感情了,如果是大嫂的话,她不会这样对你的。”

        霍西洲不知道怎么安慰霍沉枭,但是他知道现在无论如何他们说什么,都没有作用。

        大哥只能依靠着自己,慢慢的走出来。

        “如果她不是丫头,为什么会叫我大叔?如果她不是丫头,为什么又跟我一起跳下去?”霍沉枭将充满迷茫的目光落在霍西洲的身上,那颓败仿佛失去一切的模样,让霍西洲不忍去看。

        “或许她只是感觉到愧疚而已。”贺兰简觉得除了这个理由之外,也没有别的办法来说服他们了。

        “感到愧疚?依我看未必。”突然间,时念安的声音传了过来。

        所有人都将目光落在了时念安的身上,看到这个男人眉宇间是难以隐藏的喜色,霍西洲忍不住问道,“什么叫未必?时念安,那个dna鉴定,可是你给我们的。”

        霍西洲虽然害怕鬼怪,但是也相信科学。

        “你们只是给了我洛绵绵的头发,而这些头发,如果不是她自己的呢?”

        时念安反问霍西洲,霍西洲连忙摇头,“不可能的,那头发我可以百分百肯定,就是洛绵绵的。”

        “你是亲眼看到那几根头发从洛绵绵的毛囊里面长出来,还是你只是看到从洛绵绵的头上拔下来?”

        时念安走到霍沉枭的身边,将询问的目光落在了霍西洲的身上。

        “啊……这……”霍西洲一下子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这有什么区别吗?不都是头发?”

        “差别可大了,万一……洛绵绵现在的头发,根本不是她自己的头发,而是人工种植,或者是其他高科技的仿真发丝呢?”

        霍西洲:“……”

        贺兰简:“……”

        这简直就是闻所未闻系列啊!

        而霍沉枭灰白的眸子,却因为时念安现在所说的话,一点点的开始恢复着光彩。

        “我说时念安,你这个家伙就别卖什么关子了,赶快将你所知道的事情都告诉我们吧。”

        霍西洲一点都不喜欢这种一问一答的行为,感觉时念安这个家伙,就是故意吊足了他们的胃口一般。

        时念安瞥了一眼霍西洲,这才娓娓道来,“我将上次你给我的头发丝又再次进行了化验,然后我发现洛绵绵的头发,是仿真丝。而且这种仿真丝跟真人的发丝已经快要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接近了。我可以肯定,洛绵绵的头发,全部都是种植的这种仿真头发丝,而这些头发,永远不会生长,也很难掉落。”

        霍西洲跟贺兰简两个人,只感觉心下一个咯噔。

        这听着,怎么有点恐怖呢?

        “这又有什么意义呢?洛绵绵也不是我大嫂,我还以为你发现了什么重大的线索,现在听上去,就像什么都没有说一般。”

        “霍西洲,你就别打岔了行吗?”贺兰简忍不住踹了霍西洲一脚,然后继续等着时念安说。

        “洛绵绵一开始会莫名其妙的晕倒,我一直以为都是因为工作压力太大,但是我悄悄的,抽取了洛绵绵的血液拿去化验,我发现洛绵绵的血液里面,含有一种抑制精神兴奋的药物成分,而这种药物,我们一般都是用来治疗那些精神有问题的人。”

        “我可以解释为……洛绵绵是个精神病患者?”霍西洲还是改不了插嘴的习惯。

        时念安点点头,“用这样的话来说,也可以,只是精神病也有很多种,比如……人格分裂,就是一种!”

        “人格分裂?”

        贺兰简听到这个词的时候,立马也提起了兴趣。

        “嗯,人格分裂,你接触过这样的人吗?”时念安问道。

        “是的,接触过,以前在部队里面有一个士兵,总是收藏一些女孩子用的东西,还有漂亮的小裙子,后来半夜还会穿上这些小裙子,化妆,差点将宿舍的舍友给吓死,我们一开始以为是恶作剧,但是等到这个士兵昏睡过去再次醒来,根本就不记得之前发生什么事。我们就把这个士兵送到医院检查,后来才知道,原来这个士兵身体里面住着另外一个很女性化的人格,当然,这个人格的诞生,也跟这个士兵从小生活的环境有关。

        他在十岁的时候身体出现问题,去医院检查,家人才知道原来当初他母亲怀着他的时候,是龙凤胎,可是他把自己的妹妹给吃掉了,后来他妹妹就一直活在他的身体里面,动手术的时候,将他妹妹的头发,牙齿这些东西都拿出去了,可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这个士兵的心理就出现问题,慢慢的出现了第二人格,也就是他的妹妹……”

        “这怎么听着,像是听恐怖故事啊。”霍西洲忍不住打了个机灵。

        光是想想那画面,就让人背脊凉飕飕的。

        “差不多。”时念安说完,又继续解释道,“我有个猜测,洛绵绵应该是顾绵绵的其他人格,而洛倾宴不知道对顾绵绵用了什么方式,直接将她的其他人格给唤醒……所以现在的洛绵绵在见到我们,才不会认识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