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暴君的白月光是我在线阅读 - 第357章 马上知道真相

第357章 马上知道真相

        经过不知多久的行走终于走出皇宫,再环看四周,不仅是出了皇宫。还到了一个小镇。

        肚子实在太饿,白芨第一件事就是找饭馆。

        附近也刚好有一家,就进去吃了东西吃。

        因为怕追兵,在进去之前都用人皮面具易了容。

        他们没有在大堂吃饭,而是开了两间房。将饭菜各自端进了房。

        回到房间,苏婉寻很快就躺上床榻,可能是太累,再次开始流血。小腹剧痛。

        可她却以为来了月事,红着脸唤了一声白芨。

        白芨看这血量,膝盖发颤,她知道发生了什么,可能真的只有医圣能救。

        可看着她纯净的水眸,又不忍心将实情告诉她。

        她红着眼睛先去打水,然后再将干净的衣裙递给她,随后就出了门。

        苏婉寻也没有问她为何会哭,而是在换了衣服后就开始拿起笔墨书写东西。

        她的思维很乱,也知道自己越来越不正常。可现在写的目的却很清晰。

        大尊有难,她要早点画出烈焰阵,防患于未然。二哥哥并不是前世人,也许还没研究透这些。

        前世在他们新婚的第一年,他还是对她不错,有一回兴致一起就和她讲述了一些阵法。当时就记下来了。

        等画好这些后,她又画了几张如何换眼膜的图。

        过了一个时辰,白芨又回来了,当看到她的图纸又是吓了一大跳:“你这是要做什么?你要给他换眼膜?”

        “我也不知道,我觉得他的眼睛好像坏了,如果需要我就给他。可我怕方法忘了。”

        苏婉寻加快速度,突然一抬头看向白芨,苍白的小脸露出无奈:“白芨,我的病犯了,我有的时候清醒,有的时候糊涂。我怕到时候我把什么都忘了。”

        “可是,陛下怎么对您,您就真的全忘了吗?你还要……”

        有些话她发现根本说不出口,为了怕刺激到她也只能止语。

        这时候九魂鹰再次出现在了窗台。

        “来信了!来信了!”白芨激动地上前,将夹在羽毛下的信取下。

        “小姐,还是星移。他们说已经到了京城。老爷准备主动回宫认罪,只为陛下能放过苏家旁系。”

        她也不知道小姐能不能听懂。毕竟她的记忆错乱。

        云天墨也闪身进门,神色警惕。

        “去找到他们,千万不能回去!要不然就中计了!景慕霆是不会放过他们的,我们现在就跟着就九魂鹰去找。”

        其实整个京城已经被包围了,想要出去简直比登天都难。

        更何况现在的景慕霆不似当年,他入念了天书,比起当年更要狠辣,甚至会为了追人大开杀戒。

        “只有一个办法了,就是在京城联系天尊的人。然后由他们带我们出去。不过天尊的人极为隐秘,”

        云天墨刚想到这个办法,就听到侍卫砸门的声音。

        “呵!追上来了!只能先爬窗。”

        然而,火光突然从脚底下窜起,只是短短一瞬间,他们已经被大火包围。

        这样的火势和当时烧凤宁殿的一模一样,在低头一看,下面已浓烟滚滚,火星乱溅。

        仿佛掉下去就会灰飞烟灭,很快就化成灰烬。

        这速度更是快得令人感到不可思议,根本没有时间去躲!

        这是赶尽杀绝,不留一点后路啊!

        “快看,这里还有一扇窗户,下面是条河!”

        白芨激动地推开窗,而苏婉寻将方才的纸快速藏好,

        正当三人准备从窗口跳下去时,门被推开,一个推着轮椅的年轻男子进来。

        他的皮肤很白,但不是苍白,而是透着一种玉润的光泽。

        虽然比不上景慕霆的郎艳独绝。也比不上云天墨的风华妖冶。

        但清朗若风,清雅闲致的气质也能让人眼前一亮。

        白芨有一瞬间的看呆,久久没有说话。

        云天墨认识他,和星移风祭处于同等地位,名云斐。

        平日里几乎不离开天尊,竟然出现在这里,看来他是被跟踪了!

        “这河水已经被下毒了,他是死了心杀了你们,不留半点余地……”

        云斐摇了摇水墨折扇,看向苏婉寻时突然问道:“我在医圣这里打听到,你的血液能治病,是不是?”

        “是!”苏婉寻点头。

        “天尊又收养了个孩子,可受了伤。你若取血将她医治好,天尊就能帮你救苏家。”

        “好!”苏婉寻一口就答应。

        她的记忆虽然破碎,但救苏家的记忆一直在脑海里,没有抹去。

        “那就走!”

        云斐推动轮椅,竟在火海中破出一条没有大火的路。

        苏婉寻和白芨都吃惊不已,但云天墨很镇定,毕竟自己是只是投靠天尊。

        而云斐是正儿八经的徒弟,知道他用的也不是什么法术,而是开始的时候就已经在客栈设了局,所以通道没有被烧着。

        当他们从客栈最隐蔽的后门离开时,终于见到了景慕霆!

        依稀的烟雾中,他高大的身躯竟显得那么不真实。

        即便火焰离他很近,将他的脸颊灼得滚烫,他也没有向后退一步。

        在看到景慕霆的这一刻,苏婉寻的心口像是被重物撞击了一下,一阵剧烈的收缩。

        但是第一反应就是从衣服口袋里取出两张叠好的递给他:“二哥哥,这是给你的,你拿着。”

        这幅烈焰阵以后一定会需要。因为只有前世的他才会!

        至于换眼膜,等她办好事再来换。

        找天尊,救苏家!

        她错乱的记忆似乎只记住这些。其他的,越来越凌乱。

        景慕霆看着他递过来的纸,凤眸只有冷笑,低沉的嗓音带着无尽的嘲讽:“你给我的,该不会又是什么毒物吧?”

        “毒物?什么毒物?”

        苏婉寻茫然无措地站在原地,眼神更是迷茫。

        但再看向周围密密麻麻的追兵,她的记忆越来越凌乱,越来越模糊。

        她怀着孩子然后要跟云天墨走,还是,二哥哥要追杀她?她到底在哪里?

        “这不是毒物,你要相信我。你拿着!”

        她向前走过去,想要将纸递过去。可刚走一步,风祭就对着她探手。

        “嗖!”

        两张纸全被她吸走。

        苏婉寻看着空空如也的掌心,一时间更加慌乱。

        这是她的心血!还有烈焰阵,不能被别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