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成为魔神后要干些什么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一章 易容

第五十一章 易容

        (感谢发现男人说谎的一百种办法的打赏与支持)

        只要通过最初的入学测试,证明自己个性光明磊落且拥有良好的习武天赋,侠隐阁就是一个连混子都能轻松毕业的地方,不仅没有考试,连课程都是自选的。

        “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是外行人对武者的赞誉,实际上没有哪个弟子会修炼多种兵器。以身具“五炁朝元”特技的最强弟子亦天凛为例,他主修剑法,稍微练了点拳法预防突发情况,稍微练了点暗器功夫弥补攻击距离不足问题,稍微练了点医术应急,腿法、刀法、短兵、枪棍、机关术则完全放弃。

        因此,全员出席某位师傅的课程,在侠隐阁内是极为罕见的一幕。

        “……!”至少在亦天凛就读的这两年间,从未见到过。

        确切而言,不单二年级生和三年级生全员到场,连留校的毕业生和教师也站在演武场的角落旁听。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校内小团体,亦天凛刚走近自己的小团体,就发现朋友们脸色都很沉重:“各位,这是怎么了?”

        南飞煌摸着后脑勺强颜欢笑道:“亦兄弟,我们在讨论《xx刑统》的感悟,稍微有点意见分歧,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这样啊。”亦天凛恍然,因为早早起床晨练而得到的轻松好心情眨眼间荡然无存。

        南飞煌顺理成章地提问:“亦兄弟又是如何想的?”

        “不,我也还没有得出结论。”亦天凛摇头道,“大侠是一群自以为是的执法者,这点我接受了。”

        “咦?昨天费顿师傅是这么表述的吗?”南飞煌皱着眉头道。

        没有办法,他本来就是一个笨蛋,其他人对亦天凛的表述完全没有异议。

        费顿口中的‘超然的执法者’是客气的说法,‘自以为是的执法者’是直白的说法。

        “我烦恼的部分是,我们在担当‘自以为是的执法者’的同时,还不自觉地扮演起‘自以为是的立法者’的角色。”亦天凛流露出不比朋友们强多少的沉重表情,“然后我不禁回想来到侠隐阁之后的点点滴滴,连自己都觉得惊讶地发现里头有颇多值得商榷之处……”

        某村民孩童想上武当山习武,武当弟子要求收取护送费,与认为侠义之士不该向百姓收费的段红儿一同揍了武当弟子一通;

        按照医术师傅的要求搜集药材时,部分弟子以玩闹心态折磨死一只蝎子,与有着把蝎子当宠物的程镛一同揍了同门;

        好友钟若昕所信赖的师姐遭到围攻,跟着不管三七二十一冲上去的钟若昕揍了敌人一顿,最后发现这些人只是来讨债的,钟若昕的师姐为隐瞒情况还杀了一個人;

        能够与鬼魂和动物交流的暗器师傅-宁楚楚,下了份委托把野熊赶回深山老林,途中揍了一通猎熊人;

        医术师傅以‘受伤的山贼’为题目,想让其传授医术,就得在测试中无条件地救助来历不明的山贼;

        之前觉得理所应当的事情,在《xx刑统》的参照下,或多或少地产生了动摇,忍不住去想‘我下的判断是正确的吗’、‘我有资格裁定正确与错误吗’、‘有悖于《xx刑统》的判断仍属于侠义吗’。

        南飞煌皱着眉头道:“我一直以为,做人最重要的是‘问心无愧’,但现在……”

        “……是啊。”亦天凛叹息道。

        为什么会动摇,不就是因为心中有愧吗?

        昔日的行为是无法改变的,此时的变化源于自身,他在烦恼,或许武学修行会在一段时间内被耽搁,但他的精神正在快速成长。

        就在此时。

        “——哪个孙子偷我衣服,还把我的剑顺走!”一把亦天凛无比熟悉的声线所发出的怒吼声,从远而近。

        “啊——”亦天凛条件反射般地转身看向后脚者,在其大脑打算处理某条重要情报时,南飞煌的剑已经搁在其脖子边上,平日里精心护理的刀刃让其僵立原地。

        嗯,说的是刚才一直与他说话的‘南飞煌’,而不是刚跑到演武场的南飞煌。

        “似乎在场没有人发现我的变装,那么请所有人都牢牢记住下面这句话——杀人,不一定需要武功比目标强。”‘南飞煌’这一次发出的是费顿的嗓音,言罢把剑抛给正版南飞煌。

        南飞煌接住爱剑,再看向此时就像是他的镜像的费顿,再迟钝也反应过来了:“所以,今天的课题内容是【易容】?”

        铃仙拿着装有水的脸盆和卸妆用具跑出来,费顿一边卸妆一边回答:“啊,就是这么一回事,昨晚你喝的酒水里我放了助眠药,对身体无害的,请不要担心。”

        南飞煌委屈地说道:“……其实,您提前给我打一声招呼就可以了。”

        “这就没意思了~”费顿轻笑道,“我现在还想知道,辉夜到底能否一直隐藏身份到课程结束呢~”

        “!”众人不由自主地仔细打量起身边的朋友,试图确认是否是假冒产品。

        顺带一提,费顿在骗人,辉夜此时正与永琳在一座山峰处享用早点。

        “嘛,你们刚才的发言都很不错哦,大部分人昨晚都动过脑子,但现在请把心收回来。”衣服暂时没条件更换,费顿恢复回自己的面容便开始讲课,“易容的效果你们刚才也看到了,毕竟也不是什么新鲜事物,我之后会给你们讲解和演示,但为免某些人觉得这是不光彩的招数,我先列举几个用途。”

        “…………”没错,侠隐阁弟子里有不少人看不上‘旁门左道伎俩’,只是昨晚饭堂的第一课颇具意义,才决定前来听课的。

        “最重要的一点,防范被易容者袭击,你的易容术学得越好,越容易看破别人的伪装,很容易理解的事情。”这个说法得到所有人的认可,包括追杀了邪教易容高手十余年的段霄烈。

        “然后,有些情报需要大侠的身份才能得到,有些情报则刚好反过来,需要平平无奇的路人看似无心的八卦一问,后者还能降低打草惊蛇的可能性。”这让部分人感到不适应,他们一向站在明处进行调查,但能脑补到相关情况。

        “接着,当你们身陷困境时,比起强行突围,伪装成老百姓可能生还率更高。”只是‘可能’,还需要根据实际情况考虑,但多一个选择总是好的。

        “最后,当你们行侠仗义时碰上一个比你们强的恶人,应该没有人想着立刻闭关修炼、等自己足够强了再动手吧……易容或许能给予你一次先手攻击的机会。”至于这一次先手攻击的机会能打出什么效果,那就各凭本事了。

        故意静待数秒,等弟子们听明白了,费顿才接下去:“嘛,请各位今天晚上再思考【手段是否有正义和邪恶之分】这个问题~现在有请霍坦师傅当模特,我逐步讲解如何将他易容成楚阁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