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误入元宇宙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章 内力加持,宛若流星

第一百一十章 内力加持,宛若流星

        藤木源之助被这一句话逼退,无奈地看向牛股。涉及到个人生死之契,他不敢也不愿替自家师兄做决定。

        牛股面色阴沉不定,好一会儿之后,他沉哼一声,同时起身走向刀架,对藤木源之助大手一挥,说道:“退下吧,藤木。”

        “是,代师范。”藤木源之助暗暗松了口气,撤步收刀,向李锴微微致意后退出场外。

        牛股权左卫门拎起船桨一般硕大的木刀,指向李锴的方向,咧嘴冷然道:“既然阁下迫切地想要领教我的刀法,那么我便满足你吧。”

        李锴呵呵笑道:“看来相比自家师弟,前辈还是更信任自己手里的刀。”

        牛股走入场中,淡淡说道:“我可以将自己的后背托付给自家兄弟,却不愿让自己兄弟承受关乎我性命的重担。至少,面对阁下的时候还不需要。闲言少叙,纸笔!”

        虎眼流弟子闻声立即应道:“是!代师范!”

        虎眼流以武传家,但对门下弟子的培养,走的却是文武兼备的路数,毕竟身为武士,纵然是底层武士,也必然要与平民从各方面拉开差距,能识字能书写便是其中的一方面。

        片刻之后,虎眼流弟子奉上矮桌和纸笔,牛股挥毫,笔走龙蛇间书下生死契约,随即落笔签下姓名,又以墨代血按下手印。

        “来吧。”他抬起头来,瞪得滚圆的眸子里透出一股浓烈的气势,仿佛此刻的他已不再是一个人,而是一束被点燃的火炬,肆意向周围传播它的炙热。

        李锴不为所动,上前提笔签下姓名,并效仿牛股以墨代血,在生死契约上扣下手印。

        “很好!”牛股见状狞笑一声,双手而握的名为“旗鱼”的木刀舞动起来,携起狂乱的气流,呼啸着冲向四面八方。

        其本就天生神力,再配合专用木刀、仅次于岩本虎眼的武艺,纵使手中武器只是寻常木刀,一挥之间,也足以叫人骨断筋折,若痛击要害之处,一击毙命也不过等闲事,况且“旗鱼”实在算不上寻常木刀,它是那种若牛股灌注全力斩击,可将体弱男子拦腰截断的巨大木刀。

        只不过……

        “再强大的武器若不能命中目标也是浪费。”李锴提刀跨步,木刀锋刃从眼前升起,目光则沿着锋刃刺出,似乎因为两者的碰触交融,剥那间,他的目光竞仿佛染上了一层煞气,令与他对峙的牛股不禁头皮一紧,随即就听他又说道:“毕竟,我的刀比你的更快!”

        听着对方话音落下,牛股心底泛起一阵嗤笑,不过随即他就扼制住了,因为对方如果只是以貌取人的货色,那就不配作为他的对手,这样的人自然也配不上他的嘲笑。

        他止住心中冷笑,双眼则已宛若尖刀刺向对方全身,窥伺破绽与出手时机。

        他虽身材魁梧远超常人,看似擅力而不长于速度,可任谁若怀着如此心思与他为敌,立即便会意识到自身的错误。

        因为他出刀不但快,更是快若流星!

        身负虎眼流免许皆传,他自然掌握了虎眼流的全部技艺,秘剑·流星亦在其内!

        然而,就在这时,他耳畔依稀听到这样的轻吟:

        “流星!”

        啪!~

        木刀尖端刺出,精准无误命中牛股心口,骤然而来的冲击与其坚实如壁垒的恐怖肌肉碰撞,发出异样沉闷的打击声。

        踏!踏!。

        就在道场中的气氛突然凝结的时刻,牛股莫名后退两步,肉山般的魁梧身材晃动着,显得更是脚步踉跄,状态与虎眼流弟子此刻心中预料的截然不同。

        身为虎眼流代师范,牛股的实力众所周知,其强悍如石壁的体魄,更是每一个与其对练过的虎眼流弟子感受过的。因此在他们看来,对手的出招虽然迅疾凶猛,可以牛股的体魄,这般攻击纵使不能全然无视,也绝不会在一击之下被打得踉跄后退。

        然而结果已然如此,容不得任何辩驳,不…还不止如此!

        “代师范!”藤木源之助情急起身,俯身迈步间牛股的背影,但就在这时,原本正住踉跄步伐的牛股突然面色大变,一脸潮红,终于按捺不住喉咙中翻涌的血液,“噗”地喷吐而出。

        肉山倾倒,压在疾步上前的藤木源之助身上,牛股超乎常人的重量,压得藤大不得不咬牙才能撑住。

        “代师范!”其余虎眼流弟子后知后觉,当即一拥而上,且毫无例外向收刀撤步的李锴投去凶恶的月光。

        “呼~”李锴握着木刀的手臂自然垂下,闭目凝神,口中长出一口气,然后才缓缓睁开双眼,无视了眼前这数十张凶神恶煞的面容,直望向面色惨败的牛股,淡淡说道:“胜负己分,望前翠在日暮前履行契约,如此,虎眼无双的威名将得以保存。”

        虎眼流弟子群情激情:“你这家伙!”

        牛脑这时缓过一口气来,一把抓住身旁之人,喝到:“都给我退下!”

        “代师范!”虎眼流弟子涨红了眼,将牛股视为兄长的藤木源之助更是流下泪水。

        牛股没理会身旁的师兄弟,强站起身来,望着一击就令他溃败之人说道:“胜负已分,阁下高招,在下甘拜下风。只是至此还不知阁下名姓。”

        李锴轻笑一下,自报姓名:“夏目悠右介。”

        “嘿嘿!”身后传来低声的笑,是对他时常换假名习惯有所了解的叶飘,她侧过头对关盈压低嗓音道:“这家伙,又来了。”

        关盈眨巴眨巴眼睛,停顿了两秒才反应过来。

        叶飘嬉笑一下,又转头看向袁朗,却见这个家伙瞪大双眼,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嘴巴还不断嗫嚅着,似乎在嘀咕什么。

        叶飘可不会凑近了去仔细听他嘀咕什么,她直接给了袁朗一拳。

        除了掌心的几处草子外颇县秀气的拳头怼在软肋处,让袁朗瞬间回过神来。

        “你在嘀咕什么?”叶飘掐佳袁朗软肋问道。

        痛叫不出声只倒吸凉气的袁朗更瞪大了双眼,连忙求饶道:“轻点,大姐头,轻点啊!”

        “我问你在嘀咕什么。”叶飘这才松手。

        袁朗揉着软肋,咧嘴说道:“大姐头,你把内功教他了?”

        叶飘嘿嘿一笑,露出了然之色,抱胸说道:“哦,我知道了,你是看他这么快就能学会,所以嫉妒了吧?”

        “才不是!”袁朗红着脸无力辩驳道,“我,我才没嫉妒他。”

        叶飘语气一转,轻声说道:“你本来也不必嫉妒他。尺有所长寸有所短,像他那般聪慧知变通的,我从未见过第二个,你不必跟他比学得快,你应该跟他比领悟得深浅,你不是已经从这门内功中找到自己的东西了吗?我老爹说过,到了这一步就相当于明确了自己将来的路。”

        “大姐头!”袁朗面露感动之色。

        “好了,该走了。”叶飘表情一收,招呼一身就追向了向外走去的背影。

        袁朗撇撇嘴,忽又嘿嘿笑了起来,双腿发力一跳,蹦跳着前行,像只顽皮的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