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魂穿成猫的少爷在线阅读 - 第007章 你是骗子吧

第007章 你是骗子吧

        “来吧,你蹲在这里吃饭,就可以跟我平等对话啦!”

        小娜娜把我放到椅子上的那摞书上面,那是她刚刚从书房里搬出来的,砖头一样的几本厚书。有了这些垫脚的,我就可以跟她平视着,吃掉餐桌上食盆里的肉。

        她坐在对面,意犹未尽地欣赏着自己的“杰作”,贼笑道:“嗯,这些书派上用场了!东方旭那个家伙,对它们宝贝得不行,可是整天摆在书架里承灰,还不如拿来给你垫脚呢!”

        我未置可否,低头吃我的晚饭。

        对面的她吃了一口东西,又说:“哎?小三子,我很奇怪哎!”

        我抬头看了她一眼,继续吃。

        她接着说:“我发现你白天吃了猫粮,现在又在吃熟肉,我听说,这可是两种完全不同的食物啊,对你来说。”

        我心里憋屈,也懒得理她。说到吃,我不想多说,说出来都是泪啊!这几天她帮我做了,我想吃的人类的肉菜,可是我味同嚼蜡!

        真正的味同嚼蜡!你没变成猫你不会知道!猫是嗅觉的动物,嗅觉好到飞起来,可是它的味觉,着实糟糕透了!我闻着很快乐,吃起来就满不是那么回事,不知道嚼的是啥,所以我妥协了,吃啥都一样啦!

        “小三子,”她吃了一会儿,放下筷子又说,“反正你也听不懂,我跟你念叨啥,你都能快乐地听,对吧?……”

        我跟她倒是有默契,居然总能想到相同的词汇!

        “……本来吃饭的时候,不可以说纠结的话题,对不对?可是我不能跟别人说,又实在憋屈得厉害,你就让我一吐为快吧!……”

        她的眼里都是烦恼,好像天要塌了一样。

        “……那个纸老虎吧,哎,他真的是很烦啊!怎么说呢……他应该是,觉得我这个人还不错,所以处处照顾我,可是,哎,他……”她的话被手机铃声打断,“咦?东方旭!他终于想起,给我打电话啦!”她一脸的云开雾散,雀跃地点了接听和免提,眼里闪着欢快,摇头晃脑地忍着笑道,“喂!东方旭,你是不是打错电话啦?”

        “您好,女士,您是杜娜本人吗?”一个严谨的男声问道。

        小娜娜吓了一跳,重重地盯了一眼手机屏幕,收敛掉所有笑容,接道:“我是杜娜本人,请问您是哪位?您怎么拿着东方旭的手机啊?”

        “啊,杜娜您好!我是城铁派出所的民警,我是岳林,我的警号是xxxxxx。请问您跟东方旭是恋人关系吗?”

        “不是。我只是租住在他们家,我们在一个屋檐下生活,我们……派出所!警号!”她突然用手捂住嘴巴,瞪大了眼睛,慌乱地问道,“东方旭他怎么了?奶奶怎么了?”杜娜眼里都是惊疑。

        “啊,请您放心,他们只是受了伤,正在医院接受治疗。我想请问,东方旭除了身边的姥姥之外,还有别的直系亲属吗?”

        “你、你、你,你是……你是骗子吧?你是小偷!你偷了东方旭的手机?”小娜娜突然像是浑身长刺,嗓音尖锐地质问,“我凭什么相信你?”

        “杜娜女士,请您冷静。我是民警,我不仅拿着东方旭的手机,还能说出东方旭的身份证号,家庭住址,以及他所有的户籍信息。但我想知道,他还有没有别的直系亲属。您能告诉我吗?”

        “那你说啊!”小娜娜浑身颤抖,跟打了鸡血一样斗志昂扬。

        “啊?您让我说什么?”

        “你不是知道他的户籍信息?你说了,我……才能相信你!”她浑身僵硬地盯着手机屏幕,其实屏幕已经黑掉了,啥也看不见。

        “东方旭,身高183厘米,体重75公斤,血型a型,曾就读于东南大学……”

        “他们为什么会受伤?”小娜娜崩溃一样哭出来,像个孩子似的声泪俱下。

        “杜娜女士,请您冷静。他们发生了车祸,但现在,并无生命危险。请问,您知道他们的亲属情况吗?”

        杜娜慌乱地扯了两把面巾纸,抹着眼泪,忍着抽泣道:“我听奶奶说过,东方旭的妈妈早年去世了,他一直是跟着姥姥姥爷生活。我猜他父亲可能还健在,但是一直没有来往。他们祖孙俩从来也不提起,我也不好详细问……”

        “好。谢谢您。那东方旭还有兄弟姐妹吗?”

        “没有吧……”小娜娜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眨了眨,转向我,突然有了新发现一样,说,“他是小三子,他姥姥叫他小三子!但我从来没听老人家说过老大和老二是谁。抱歉,我只是租户啦,虽然菊菊奶奶对我很好,但我也不好刨根问底儿地,打听人家家务事,都是她老人家讲什么我就听什么。”

        “好吧。稍后我会把他们的住院信息发给您,方便的时候,您可以过来探望他们。然后请您保存一下我的手机号,不论什么时候,您想起什么事儿,都可以打给我。”

        “那个……”

        “嗯,您说。”

        “岳警官是吧,他们是在哪儿发生车祸的?是什么样的车祸?他们伤得严重吗?”

        “是这样的,他们是从火车站出来之后,被一辆小货车撞了。具体经过和原因还在调查,等调查清楚了再跟您说。东方旭跟他姥姥都还没苏醒,在医院治疗。”

        杜娜跟岳林道再见之后,挂断电话,陷入沉思。

        我叫了一声,她才抬起眼帘看向我,继续抹脸,说:“你是一只猫啊,我说我的电话,你吃你的肉,怎么还不错眼珠地盯着我呢?你听得懂吗?快吃啊,凉了就走味儿了。”

        她端起自己的碗,撇撇嘴,眼泪就掉下来,于是又把碗放下,说:“小三子,你说东方旭和菊菊奶奶是不是很严重啊?不然怎么会昏迷不醒呢?对呀,我还是现在就去看看他们吧,看看有啥能帮上忙的。真可怜,相依为命地祖孙俩,再没有别人去看望他们了……”

        她收起盘子碗送到厨房,穿上厚外套,从抽屉里拿了自己的银行卡,就匆匆忙忙出去了。走之前,她还专门看了一眼自动投喂机,确认里面还有猫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