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魂穿成猫的少爷在线阅读 - 第016章 咱俩都是野草的命

第016章 咱俩都是野草的命

        “你去哪儿?我送你吧?”老郑扶着车门,问我。

        我想了一下自己要走的路线,二话不说上了他的车。

        小区里主干道两边都停着车,他又不熟悉路。趁着他仔细看路躲电动车的时候,我想诈一诈他。

        我装作不经意地说道:“老郑,真是抱歉,让你因为我被经理训。”

        他看了右边后视镜,又看车内后视镜,随口搭话:“嗐,这你客气什么?同事这么长时间了……”

        路面危机过去了,他突然住了嘴。几分钟之后,他瞪了我一眼,说:“你个小妮子,心眼太多。”

        我笑道:“本来就是啊,你何苦来为我得罪人呢。我之后再找工作就好了。”

        他没有马上接话。出了小区,他才说:“人活一世,做不到惊天动地,至少要仗义吧?你上不了班,又不是因为自己,你是为了一个义字。

        咱们超市是连锁,那么大的生意,没有信、义二字,能到今天?经理不敢做主,可是大老板一听这情况,立马就拍板,给你留着职位。

        大老板就是大老板,谁不发他也得发。你说是不是?”他难得这么正经地说话。

        我知道他是怕我愧疚,避重就轻地安慰我。说不感动是假的,我用笑声掩盖鼻子酸。

        “老郑,你说,咱们经理是不是嫉妒你啊?他自己带的那个组老打架,你看咱们组,大家伙跟一家人似的,大家都不争不抢,反倒每个人都有机会。”

        他点头,瞥一眼我,说:“小鬼头儿,那几个大姐哪是你的对手?我是看着你为人善良本分,不琢磨人,所以就随你蹦哒。可别让经理抓住短处,知道吗?闯了祸,那几位大姐可保不住你!”

        我灰溜溜地点头,强撑着说:“我没那么傻吧?”

        他扭头盯了我一眼,笑笑,没说话。

        郑世功把我送到乐奇技工学校,他就走了。我在老地方找到等我的人,跟她一起往小吃馆走去。

        乐奇技校由乐奇集团公司捐钱建的,是有名的打工者子弟学校。我身边这个女孩就是该校的四年级学生。她父母把她带到这个城市,离婚了,各自去了不同的城市接着打工。

        她失去了生活来源,老家奶奶又要她回去,帮忙带叔叔的孩子。她不想回去,差点就走了绝路。

        每次回想起跟她的第一次见面,我都心惊胆战。那是我到这个超市工作的几个月之后,恰逢自己过生日,没人知道,我发狠给自己买了票,坐摩天轮庆祝。

        女孩跟我同一个轿厢。我开心地欣赏美景时,她两眼发直,脸色苍白,一副哭干了眼泪,生无可恋的样子。

        从摩天轮下来后,我远远地跟着她。她顺着河边,走出去很远很远,一直走到人车都很少的地方,她对着河站着,大声地哭。

        那天刮了很大的风,听不见她喊些什么。我怕她跳河,跑过去叫她,她满脸泪痕,吃惊地看着我。

        后来,我把她送回乐奇技校。在学校附近找了个小吃馆,请她吃担担面。还听从老板的建议,点了他的拿手菜红烧口蘑。

        她说咱俩都是野草的命,就适合自生自灭。我跟她说:“那至少我们还有选择权,为啥选择自灭呢,我们就自生不好吗?”

        她有一个跟野草命截然不同的名字,她叫甄桂。她出生时,村里的桂树开着花,又甜又香的。她奶奶就叫她桂桂。

        她说第一次听说,还可以给自己过生日。我就说:“你看,我第一次给自己过生日,就遇到了你。”

        今天,她约我出来,是因为,他们技校虽然属于职业教育,毕业后可以直接工作,有的学生都二十好几岁了,但学校鼓励参加高考。

        她想参加师范大学的提前招生,这样就可以不必参加高考,大学入学前有大半年时间,容她打工挣学费。

        我们还是依着老样子,点了两碗担担面,一份红烧口蘑。我跟她简单说了说东方旭的情况,话题回到她的事情上。

        我问道:“上次不是说好了,要报考么?怎么又提起话来?”

        她突然就谨慎起来,挪了挪凳子,挤在我身边,小声儿说:“周末就要考试了,我才知道,老师根本就没给我报名!”

        我吃惊地一错愕,咬在舌头上,疼得我火大,呛声问她:“怎么回事儿?现在不是都网上报名吗?跟老师有什么关系?”

        “我哪有网络?”她抿一下头发,摆手示意让我压低声音,听她解释,“我不愿意花钱去外面的网吧,就求班主任老师帮我报名。结果今天上午才知道,他没给我报。”

        我还是火大:“为什么啊?他没报名为啥不早说?”

        她左右看看,趴我耳边说:“老师说,我成绩那么好,可以报考985名校,提前考师范院校,太可惜了!”

        这么一说,我心里舒服多了。想想这事也没有转圜余地了,就说:“既然老师是好意,就算了吧,反正也改不了。”

        她如释重负地笑着点头。

        我好笑地问道:“这事儿值得你这么小心吗?电话里不敢说,做贼一样趴耳朵边说?”

        她讨好地摸摸我的手背,说:“怕被别人知道了,影响到老师的前途。”

        我笑道:“你真是一棵模范草,人家踩你一下,你却担心人家硌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