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魂穿成猫的少爷在线阅读 - 第045章 那真的是我吗?

第045章 那真的是我吗?

        见好就收,有了收获就赶紧撤退。

        我原路返回,跑进父母的套间,对着保险柜遐想了一下下,还是没敢动爪。我得先问问东方旭有没有相关经验。

        像某国大片里那样,听着撞针的声音解锁,演着好看,看着过瘾,实际操作起来,谁知道会发生什么?

        作为猫,我的听力当然不容怀疑。像刚才在楼梯间,那个人对着手机上的耳机嘀咕,就算耳力最好的人类,也不可能听清楚。所以,你不要奢望楼梯间里有监控,就可以抓到那个家伙。

        监控只能拍到他接听电话,却无法把那么低的语音录下来。你又说了,我可以监控他的手机。你真当是大片了,就算是大片,你怎么能确定人家的手机就是一般的手机?

        谋算陈家继承人的买卖,是一票大单,你觉得如果你是老大,你会舍不得投资一部防监听的手机吗?

        现在,我要回去了。可是,在父母的大阳台上,我又有了新的想法。我退回父母的房间,看了看古董挂钟,上面显示还不到十点钟。貌似昨天东方旭是在快十一点半时,才被推回房间。

        我还有时间。我不再犹豫,从父母的豪华大阳台,纵身跳到右手边的阳台里。据我的推测,这间应该是陈昱久的房间,也就是我的房间。

        说到我的名字,这是在东方旭的教唆下,我通过特殊的网络手段,查到的豪门秘辛。陈家目前的老太爷是“长(chang)”字辈,我父亲是“治”字辈,这一辈有两位:陈治文、陈治武。我这一辈是“久”字辈,本来只有东方旭跟我,也就是陈旭久和陈昱久。

        顺便提一句,从东方旭的名字来看,他跟我的名字明显是有呼应的,所以据此推断,李大坤(也就是陈治文)跟弟弟(陈治武)有过联系。

        再接着说我这一辈的人。本来只有我们两个男丁。但是陈家有个特别的规矩,为了保证血脉的赓续,允许女儿招赘。

        很多大家族都是没有男丁才招赘,陈家不是,陈家为了人丁兴旺,立了一个严苛的招赘规矩。严苛的程度,据说一般人都通过不了。但是我的大姑父刚好符合各项要求。

        陈家的招赘,倒也不太伤女婿的尊严,除了孩子要姓陈,入陈家族谱,没别的要求,甚至亲人间的称呼都不会变,也就是说,不会叫陈家的老一辈爷爷奶奶。

        之前我们已经知道,我的大姑姑有两个孩子,一儿一女。女儿就是小娜娜比较熟悉的陈芸华,嫁出去了,两个儿子随父性,不再是陈家的人。

        大姑姑的儿子是陈曜久,生了一个女儿和两个儿子,都姓陈。其中那个小儿子,英文名叫杰夫,养了一只猫,叫眼镜蛇。

        我的小姑父没有入赘,一个重要原因是,他是慕容家的重要继承人,不符合陈家入赘的条件。当然,慕容家是大家族,绝不会允许子孙入赘。

        咱们还是言归正传。我潜入了自己的房间。

        这是一个搞笑的命题,进入自己的房间是“潜入”,并且,对房间里的任何一个物件儿都很眼生,会意外到咋舌。比如:啊?我喜欢这些东西吗?

        我蹲在外间的地板上,瞪着墙上的足球先生们发呆。陈昱久原来是这么喜欢运动的吗,在偶尔度假的别墅房间里,要张贴巨幅的球星海报。

        那真的是我吗?

        走进卧室,我打开衣柜门,看见截然相反的两种风格。有六成的空间挂着西装、衬衫和领带。另外四成空间是颜色的世界。各色鲜艳的运动套装和户外装备。

        结论是,陈昱久过得有滋有味。还有一点,真不像艺术家。被东方旭一语道破这件事,我很不服气。但是,真的没有迹象表明我是服装设计师。

        套房里没有画架,没有制作服装样板所必须的设备,连个挂烫机都没有,换句话说,陈昱久是需要佣人帮忙打理衣服的。

        这完全超出了我对服装设计师的想象。我理解的服装设计师,应该对自己的日常服饰有着特别的追求和规划,甚至对身边的家人朋友的服饰都不放过,一定要达到自己的审美标准才罢休。

        好吧,事实让我不得不承认,陈昱久已经放弃了服装设计这个爱好。

        我跳上电脑桌,对着八成空架的书柜,心里空落落的。这跟东方旭没法比啊!他的书房那么小,但是书柜里面的书却那么多。

        当然了,这里只是山间别墅,并不是陈氏大宅。大宅那边陈昱久的房间,或许不会这么没有文化底蕴吧?但愿吧。

        看来,我们兄弟俩的业余时间,他用脑子,我活动胳膊腿。他装进脑子里很多专业知识,而我,只把身体练好了。难怪我分析问题没他透彻!

        更令人沮丧的是,我比他多出来的肌肉,在这两个月的病榻上,已经萎缩得差不多了吧?他却在浓雾里越发地擅长思考!

        突然,我的耳朵捕捉到一些声音在靠近。我跳到套房门口,用鼻子和胡须感受了一下,确实有几个人在走廊里,是不是来这个房间,不能确定。

        几秒钟之后,我捕捉到一些对话。不得不说,这栋建筑的隔音处理太牛掰了!我能听见走廊里的这些动静,是因为这个套房的大门是虚掩着的。这一点其实有点可疑,陈昱久都昏迷了两个多月了,谁来他的房间了,忘了关门呢?

        “昱哥哥才不会在乎呢,你放心好啦!”这是一个很年轻的女声,娇软脆生,我猜想,或许她有不错的歌喉。

        “就是,阿昱是我见过的最开朗大气的人,”(这个女声就成熟多了,有着明显的京城口音,吞音特别严重,)“他的生活里没有秘密,所以,不会不让我们看到他的房间。”

        “这不是有没有秘密的问题。”这是小娜娜的声音,“这是他的房间,没有他的允许,不能擅自走进去吧?”

        “没关系,”一个低沉成熟的男声想起,他发音部位非常靠后,有点像经过专门训练的播音员,另外,他一定是笑容满面的,他说,“以我对昱久的了解,能够有三位漂亮的小姐姐对他的房间感兴趣,他一定会深感荣幸!我替表弟邀请你们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