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魂穿成猫的少爷在线阅读 - 第047章 首先需要注意的人

第047章 首先需要注意的人

        “你确定吗?看上去,你状态真的不太好。”我一再跟东方旭确认。

        他却不耐烦地说:“我没事。”

        我狐疑地嘀咕:“是不是长时间不睡觉,你太累了?”

        他瞪我一眼,说:“聒噪!”

        他在汇总我收集来的各种信息。我们俩都两手空空,他用来汇总信息的工具,就是他的脑子。偶尔,他也会捡起一个小石子,在地上写写画画。他习惯用思维导图,我看着那些图,就心浮气躁。

        终于,他消化完了我给他的消息,开始跟我交流意见。他说:“综合分析,那个打电话的人提到的老家伙,应该是老韩。”

        我点头表示同意,说:“很早以前我就说他是可靠的。你还不信。”

        他满脸的不以为然,无奈道:“他只是忠于奶奶,所以不能简单说他可靠,他只是对奶奶来说可靠。”

        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没错。迄今为止,我跟东方旭究竟是被谁所害,不确定。我们的敌人是谁,不知道。我们的盟友是谁,也不知道。

        一般而言,老夫人应该是保护我们兄弟的人。但是,也不排除为了陈氏的利益,她会牺牲掉我们兄弟的某些利益,或者说,不顾我们俩被害的事实,掩盖一些人的作恶痕迹。

        比如,如果曜久是那个加害我们的人,老夫人未必会大义灭亲,完全可能选择私下里达成谅解,只不过把他的继承人资格取消而已。

        我正愣神儿,听到旭哥又说:“那人提到的会醒来的人,可能指的是你。”

        我表示有不同意见:“老韩对小娜娜转述过萧教授的诊断,他认为,我可能再也走不出那间无菌病房了,可见已经放弃对我的治疗,又怎么会说,就算成功了之类的话呢?”

        旭哥目光一沉,思考了好一会儿,才道:“或许,我们忽略了什么细节。你让我再好好想想。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他们并不知道你还有思考力,不知道我们俩已经相遇,并且随时准备自救。”

        这个我同意:“很明显啊,你虽然也是头部受伤,显然你的大脑没有大碍,不然,也没有你的这些分析、总结、结论和推论了。我虽然还能分析,但是我没有记忆。显然他说的受损严重的人,是我。我可能会成为傻子。”

        最后一句,我只是想活跃一下气氛,结果他很赞成地点点头!有你这么耿直的吗?这日子没法过了,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了!

        他没理我的说笑,又说:“几个利益相关者,其一,大姑姑一家,陈曜久是首先需要注意的人。你我如果从此卧床不起,或者成为傻子,最大受益者就是他。”

        “我知道,所以,”我向他挪近一点,说,“今天他跟小娜娜交谈,我一直认真地在听他有没有弦外之音。”

        “你有什么收获?”他专注地看向我。

        我沮丧地说:“没发现什么特别的。”想想又不甘心地补充道,“或许他就是打着我妈妈的旗号,接近小娜娜,刺探跟你相关的事。”

        他“嗯”了一声。沉默了一会儿,又说:“他找杜娜,主要说了哪些内容?”

        我回想了一下,觉得应该有三个方面吧,一是爷爷奶奶一直在寻找东方旭一家;二是他们对东方旭能够回家感到很欣慰;三是他们希望小娜娜能够帮忙劝劝东方旭,让他能够跟陈家相认、相处、相亲、相爱。

        东方旭等我说完,补充道:“另外,他们已经调查了我的所有情况,包括我对山药过敏这样的细节。有人也恰好利用这一点,欲置我于死地,几乎成功。”

        我发现自己还是有疏漏,忙又跟他回忆起后来的事情。

        小娜娜、曜久、斓歆、戴孟绮四个人在我的房间转悠着,每个人都发表了自己的见解。

        斓歆说:“昱哥哥的房间整齐多了。”

        曜久说:“嗯,他本人在,就不会这么整齐。”

        小娜娜说:“佣人一定很尽职尽责的。”

        戴孟绮说:“他两个月没回到房间,这里面已经没有他的气息了。”说着还吸了吸鼻子,“我记得他沐浴露和洗发水的香味,这里没有。”

        斓歆又说:“戴姐姐,我记得,昱哥哥出事的时候,你是不是也在现场?”

        戴孟绮语气柔弱,但明显是立即反驳,道:“斓歆,我到现场的时候,他已经出事了。我给他打电话,他说他要去攀岩,让我直接去那里汇合。”

        曜久的声音响起:“你们通电话的时候,你知道他在哪里吗?”

        顿了几秒钟,戴孟绮说:“我没注意。他语气很轻快,我猜他当时很开心。后来,老韩也问过我相同的问题,可是我当时没有问他在哪里呀。如果知道后来会出事,我……我怎么会知道会出意外呢?”

        “好了,不哭了。”曜久说,“没有责备你的意思。大家都知道,你当时也吓坏了。人在过度惊恐的情况下,可能会忘记一些事。都希望你能想起更多事,因为你是最后接触他的自己人。”

        戴孟绮有点哽咽了,说:“曜久哥,我知道。这段时间我也一直在努力,回忆当时的细节。我比谁都希望阿昱能够早日醒来。”

        东方旭沉静地看着我叙述完,说:“有一天你醒了,她会是你的一个麻烦。”

        我也这么想,但还是嘴硬道:“这有什么,我反正不记得以前的事了,跟她有过什么也不记得了。不服气,咬我?”

        他连个眼神儿都不给我,直接转话题道:“曜久是最明显的利益相关者,反倒不太适合对你我下手。应该还有更隐蔽一点的人。”

        我回应道:“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他的显要位置,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保护色吧?”

        他再次转了话题:“你回头转告杜娜,让她回去一趟,劝劝我姥姥,让老人家来这里住一段时间。我还是担心,老太太一个人会出问题。”

        “陈家接你的时候,老太太不想来,现在就会来吗?”我问。

        东方旭躺倒在地上,双手交叠在脑后,合上眼睛,说:“为了能每天看见我,她会答应的。”

        看着他明显苍白的脸色,我又旧话重提:“哥,你没有感觉不舒服吗?如果有什么事,别瞒着我。我们一起想办法,我们还可以跟老韩求助,跟奶奶求助,跟……”

        “我没事。”他不带任何情绪地说,“我猜,你很快就能醒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