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魂穿成猫的少爷在线阅读 - 第049章 猫在这里,我是谁

第049章 猫在这里,我是谁

        早饭后,小娜娜跟老韩打了招呼,坐上别墅的专车,去接菊菊奶奶了。

        这几天,有点婴儿肥的小娜娜,没吃过一顿安心的饭,小脸儿都憔悴了。大概在她的脑海里,减肥二字早已经被撤下热搜,到耳朵后面排队去了。

        我感觉,她无法融入这个世界,一旦被告知可以离开,心神便立刻飞走,回到菊菊奶奶和桂桂身边了!

        我盘踞在东方旭的枕头边,想着先睡一觉,等他们推走东方旭,嘿嘿,我就要实施新的探险计划。

        东方旭还躺在浓雾里,我看着他苍白的脸,担心道:“你脸色这么差,却不肯告诉我,你到底哪里不舒服。”

        他睁开眼,底气十足道:“你是大夫吗?跟你说,你能治好我吗?”

        我不想吵架,在他旁边坐下来,说:“按你的吩咐,我已经让小娜娜去接老太太了。你还有什么计划,不妨都告诉我。”

        他睁开眼睛,情绪不明地看了我一会儿,说:“我在等一个时刻。在那之后,我才知道,该实施什么计划。”

        我无奈道:“你还是不肯告诉我。究竟是什么事,你为什么不能告诉我呢?”

        他合上眼,说:“躺下来,别心浮气躁的。我说的那个时刻,随时可能到来。”

        于是我也躺下来,合上眼,说:“除了雾,和这种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沙土地面,这里什么都没有。哥,你说为什么意识空间里什么都没有呢?哎,不对,其实也不是什么都没有,这里有重力啊!所以,我们俩才能躺在地面上,而不是飘在半空中。”

        好半天,他的声音才传来,说:“别说话,看你能睡着吗?”

        我笑出来,说道:“在梦里睡着,那会是什么结果呢?你不是说,在这里,你不需要睡觉吗?还是,如果你想睡,也能睡着?”

        过了一会儿,他才说:“别说话,睡吧。”

        似乎,真的有睡意袭来,我很好奇,但也抵不住睡意,真的放松心神,睡着了。

        突然惊醒,睁开眼睛,已经回到了房间里。对着天花板,我愣了一会儿神。想着,今天要去什么地方探险,或许还应该去医生办公室附近转悠一下。

        毕竟,只有那里,是目前为止,唯一确定有问题的地方。总有一个人或者几个人,能够被我看出或者听出端倪儿。说干就干,这就走!

        一扭头,我发现了一件了不得的事!猫!猫睡在枕头边!

        猫在这里,那我是谁?

        我的心砰砰直跳,惊愕地抬起手,看到手上的预留针。回手摸脸,确实是人的头脸。我回到身体里了!我不再是一只猫了!

        可是,等等,手上有预留针、枕头边有猫,这是东方旭的身体,不是我的!

        这时,门锁响了。我有点慌,怎么办?我倒不是怕见人,我慌的是,我从旭哥的身体里醒来了,他怎么办?我不能跟他争夺身体啊!

        脑子里突然灵光一现,我摸向身边的猫,它还是热乎乎的,均匀地呼吸着。它还没死,这意味着我还有机会。有机会回到猫的身体里,把旭哥的身体还给他。

        门开了,老韩走进来,他后面跟着护工小郭。我跟他们大眼瞪小眼,他俩同时僵在原地。小郭先反应过来,碰碰老韩,说:“韩叔儿,他醒了!”

        老韩这才有了反应,几步迈到床前,按下了呼叫铃。然后,他激动地看着我,问:“东方旭,你醒了多久了?能说话吗?”

        一时之间,我也没理清思路。想着,为了之后方便应答,我还是得装作失忆。因为我不是东方旭啊,他身边的人我只认识姥姥和小娜娜,他的事情我也做不了。

        打定主意,我才开口:“我在哪儿?”虽然嗓音有点沙哑怪异,但是他们俩听见了,听懂了。

        老韩声音发抖,手足无措道:“东方旭,你发生车祸了,昏迷了好几天。这里是安全的地方。一会儿医生就会来,你别担心。”他指向自己的胸口,“我是老韩,是杜娜的朋友。她有点事儿出去了,下午才能回来。”

        我回味着他的几句话,不得不佩服,老韩真是一根儿很牢靠的老油条。他简单的几句话,就说明了目前的情况,既能安抚到东方旭,又没有说假话。

        对呀,在他们的认知里,东方旭并不了解这几天发生的事儿,不知道自己已经被陈氏认亲,也不知道自己被运送到陈氏的别墅兰苑。

        在这种情况下,老韩急着跟他解释这里是什么地方,自己是谁,是很不明智的。很容易让病人情绪波动。

        他提到了双方共同熟悉的人杜娜,这样可以取得东方旭最初级的信任,不会产生太多抵触和戒备。这个老狐狸,真的很会说话。

        这时,萧教授带着学生们快步走进来。他眼睛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但是没像老韩那么激动。他看着我,缓缓地说:“我是你的主治大夫,大家都叫我萧教授。现在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我装作迷茫地眨眨眼,说:“我不记得了。”看了一眼老韩,我接着说,“他刚才叫我东方旭。”

        萧教授看向自己的学生,说:“他思路是清晰的。”学生们纷纷点头儿称是,他又转向我,“东方旭,你昏迷了太久,可能有短暂失忆。这没关系,咱们不着急,先去做一些检查。你不要试图回忆什么,不要多说话,如果觉得累,就可以睡觉。”

        转身看向老韩,他又说:“老韩,麻烦您通知董事长和老夫人,东方旭醒了。但您一定要记得强调,病人的清醒可能是暂时的,也许还会有反复。”说完,他对着小郭挥手,示意推走病床。

        我抬手制止,说:“等等,这里有一只猫。别伤害它,把它放到卧室里。”

        老韩赶紧回应:“好的,东方旭,这事交给我,保证不会伤害它。”他说着转到床的另一边,抱起那只沉睡的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