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魂穿成猫的少爷在线阅读 - 第067章 兄弟们一向感情好

第067章 兄弟们一向感情好

        “不行,我不同意!”还没等我把话说完,旭哥直接否决,一点余地都不留。

        我耐着性子又说:“我已经跟老韩说好了,你的身体一旦再次陷入昏迷,他就会……”

        “我不同意!”他黑着脸,言辞凌厉,“既然你是来征求我的意见,我的意见就是,我不同意!你不能拿自己的性命去冒险,那个孩子玩儿心上来了,没照顾到你,怎么办?你被有心人发现了身份,怎么办?”

        事情是这样的:在跟安德鲁的交流中,我突然想到一个办法,让安德鲁把我带出别墅,带到小娜娜身边去。

        这样,我就不会再从旭哥的身体里醒来,他的意识可以得到更多的营养供应。他最近的状态持续在好转,我们俩猜测,可能是因为,萧教授的那台逆天机器的“治疗”作用,在逐渐衰减。

        这就意味着,东方旭可能随时从自己的身体里醒来。我们俩推测,一旦他正常苏醒,我的苏醒也仅仅是个时间问题。

        唯一让我们不忍心的,其实就是这只小猫。一旦我也正常苏醒,它就成了没有灵魂的猫身体,没有外界的干预,它会饿死。但是给一只猫持续输液几年,用来维持它毫无意义的生命,也是一种残忍。

        眼下,还顾不上小猫怎么办。因为,我们时刻得防止对手的补刀。一旦他们知道两兄弟都开始好转,一计不成再生一计,怎么办?

        在我们没有十足把握之前,最好还是给对手一个假象:两兄弟的状态都不容乐观,醒了也会再度昏迷,自然继承家业无望。

        对于那些觊觎陈氏的人来说,我们俩就不足为虑了。这样,我们俩才能安全,才能为我们身体的恢复,赢得时间。

        可是,东方旭这个家伙不肯听我的分析,认准了我是去冒险。为了缓解他的敌对情绪,我又给他讲起,下午跟曜久的会面。

        安德鲁正跟我小声嘀咕他的两个舅舅(也就是旭哥的父亲和我父亲)的黑历史,曜久从电梯里走出来。我们站住,跟他打招呼。

        曜久走过来,跟安德鲁说:“你先去别的地方玩儿,我跟旭久有事要商量。”

        安德鲁走了。曜久过来想搀扶我,我摆摆手,说:“不用,我自己慢慢走更好。”

        他端详着我的脸色,说:“气色不错,能想起一些事儿了吗?”

        我摇头,道:“萧教授警告过我好几遍,说不可以强行回忆,那样的话,造成的损伤可能是不可逆的。所以这两天我都不敢多想事儿。”

        他很认真听我说话,面容平和,但表情并不容易被读懂,心思是深藏不露的。

        他说:“我托了几个朋友,找到三位脑系科的专家,想帮你和昱久会诊一下。但是,老韩说,老夫人已经交代给他了,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还是要相信萧教授。所以,我已经让司机把专家们送走了。”

        我回应道:“谢谢表哥,费心找来这么多专家,这份心意我领了。”

        “不说客气话。”他两眼带笑,和缓地说,“咱们陈家的兄弟们一向感情好,这在大家族里很难得。我作为哥哥,自然希望你和昱久能早日康复。”

        这时,我们已经走到套房门口,安德鲁从拐角探出脑袋,笑道:“旭哥,我忘了拿猫笼子。”说着他几步窜过来,帮我们开门。

        “你拿猫笼子做什么?”曜久问。

        我帮安德鲁回答:“他喜欢我的猫,我答应他,把猫借给他玩儿几天。”

        曜久看着那孩子拿起角落里的猫笼子,嘱咐道:“安德鲁,宠物是主人心目中的家人。你一定要照顾好旭久的猫。别玩儿疯了,把什么都忘了。”

        那孩子答应着,拎着猫笼跑了。

        曜久协助我躺回病床上,他坐在床前,问了姥姥的情况之后,才说到重点:“旭久,老韩那边一直在调查你跟昱久的案子。因为他只对老夫人汇报,所以我也不知道他那边有什么进展。我通过自己的渠道,调查到一些事,并通报给了老韩,希望能够促进整个案件的调查。”

        我点点头,说:“我不跟表哥客气了,那么,表哥方便跟我说说,你调查的进展是什么吗?”

        他脸上掠过阴霾,缓缓道:“先说昱久的案子,我是一个月之前开始调查的。我一直怀疑攀岩那边的几个人,昱久出事时他们在场。现在调查到的线索,每条都指向我们家族的宿敌。当然,这可能是真正的幕后黑手放出的烟雾弹,故意把我们的注意力引向宿敌。”

        他在这里停下来,看着我,温和道:“至于你的案子,我调查的几个方向都止步在外围,一条又一条的线索,都被人掐断了。好像有个强大的力量,在阻止我的深入调查。”

        我点点头,问道:“表哥的意思,我跟昱久的案子,不是同一伙人所为?”

        他眼神一凛,谨慎地说:“应该不是同一伙人。当然,现在的证据不足,我无法给你一个确切的答案。”

        以我对他的表情以及身体语言的观察,他似乎有所保留,又极力想告诉我一点什么。他无奈地笑着,又说:“我倒是有证据表明,我的调查被老夫人的人干扰。我百思不得其解,想跟你商量一个主意,要不要继续调查。”

        “表哥,”我淡然道:“既然老夫人不让你调查,就一定有她的全局考量。我相信奶奶会调查到底。为了不浪费资源,表哥还是把我和昱久的案子放放,忙自己的事儿吧。”

        我讲完跟曜久的第一次交锋,问旭哥的想法。他认为,曜久是过来火力侦查的。他想知道老夫人的各项举措,在旭久这边的反应。也想知道,老夫人是否对旭久和盘托出了调查进展。

        不管曜久是不是加害者,他在事件中的位置都是很尴尬的。因为很显然,旭昱两兄弟罹难,他是最大的受益人。

        但是,等到了真相大白那一天,如果发现曜久真的什么也没做,无疑,他又是最冤枉的那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