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魂穿成猫的少爷在线阅读 - 第069章 生活中的狗血

第069章 生活中的狗血

        “小三子,你真的来啦?”安德鲁一睁眼,就笑了。

        我可等不及他自然醒。趁着姥姥还没发现“东方旭”的昏迷,我得赶紧跑路。不然一会儿因为他又出问题,别墅里进出的人多了,没有司机送安德鲁去市内的话,就麻烦了。

        刚才,我趴在安德鲁的枕头边,看他睡得挺沉,用毛茸茸的小爪挠了一下他的鼻子。力度把握的刚刚好,既不会伤到他,又能叫醒他。

        他爬起来往厕所跑,还不忘跟我聊天:“对了,小三子,我还得给你弄点猫粮和猫砂。算了,到了市内,啥啥都有了。”

        他洗漱的时候,我就蹲在洗手台上看着他,他跟我挤眉弄眼,满嘴泡沫,还在说话:“小三子,你太神奇了。我猜这不是猫笼的作用,而是你已经把我,当成好兄弟了,是吗?”

        他套上出门的厚外套,打开笼子门让我进去,又嘀咕道:“这么乖的猫,是不是很容易被别人逮去啊?”这个乌鸦嘴,没想到我后来的历险,最具决定性的环节,不幸被他言中。

        老韩怀疑地看着安德鲁,很不客气地问:“你怎么抓住这只猫的?你不能把它带出别墅!”

        安德鲁满不在乎地说:“老韩,是旭哥答应借给我玩儿几天的,不信你去问曜久哥,他当时也在场。”

        老韩不理他的狂跩,只是慢条斯理地吃着自己的早餐。

        安德鲁转身就走,说:“我告诉姥姥去,看你敢不给我派车!”

        一通折腾之后,安德鲁如愿以偿,坐上了回市内的车。舒服的车内环境,以及放松下来的心情,使我昏昏欲睡。我认为自己应该养精蓄锐,才能应对安德鲁以及他的死党,一群有闲有钱有胆的熊孩子。

        当然,这次睡着,就不会看见浓雾空间里的东方旭了。因为他的意识空间就在他身体附近,而我跟他的身体拉开了距离。

        虽然,东方旭最终也没同意我去冒险,但我还是照着自己既定的目标做了准备。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提前安抚姥姥,给她讲脑系科病症的复杂性,讲所有治疗手段都不是万无一失,所以出现病情反复是正常的。

        我还细细地给姥姥分析形势,让她老人家要相信老夫人、相信老韩,他们一定能最终使我苏醒,不会拖延太久。嘱咐是这么嘱咐的,至于姥姥能理解多少,东方旭再次昏迷的时候,她会有啥反应,就只能交给命运了。

        东方旭一直在问我,穿着猫皮出去冒险,究竟有什么必要。我其实略有心虚,因为我一直没告诉他,关键的一点是,我想去看看小娜娜过得怎么样。

        我心虚,不仅仅怕他骂我没出息,更重要的一点是,我怕在他心里,已经早就喜欢小娜娜了!正如安德鲁所言,我也不想历史重演!

        安德鲁父母的家,是高档社区的三套房子,占据了那栋楼的一层。其实他们家人口也不多,只是常常办聚会,又有那么多工作人员,所以,三套房子,也不是很宽裕。

        我们抵达之后,安德鲁的所谓死党们随后也到了。这群人有男孩也有女孩,他们围着我,七嘴八舌,都对安德鲁在微信上说的神乎其神,表示怀疑。

        有个被叫做健仔的男生,引起了我的注意。安德鲁讲的我伯父和父亲那对双胞胎兄弟的黑历史,就是这个健仔告诉他的。

        健仔说我母亲原本是伯父的女朋友,但最终嫁给了我父亲。可见生活中的狗血,从来不会比电视剧里少。

        当然,健仔他们这些比我还小的熊孩子,并不知道详细的剧情。我猜想,这样的狗血剧情,应该是被陈氏刻意压下的家族秘辛。

        多少年过去了,了解内情的人都会闭住嘴巴,应该不会有人再传播这些消息才对。为啥这个健仔会知道呢?

        昨天,安德鲁告诉“东方旭”(也就是披着猫皮的我):“据说,你叔叔婶婶订婚之后,你父亲就从这个家里消失了。三十多年就这么过去了,老夫人再也没找到自己的大儿子。”

        但是,我跟旭哥在浓雾里分析过,从他跟我的名字上看,旭和昱,很明显从字形到字意都是有联系的。甚至跟曜久的名字也有联系。

        前几天小娜娜曾经悄悄告诉我,她说:“曜久的父亲姓翟。也就是说,虽然你的大姑父入赘到陈家,生的两个孩子都姓陈,但他在儿子的名字上,留下了翟家的痕迹。”

        我把这话转告给旭哥,他跟我分析:“曜久比我们大好几岁,这就意味着,咱们俩出生之后,除了族谱承继的‘久’字,还把另外一个字跟曜久的‘曜’字进行了协调。”

        我心里一动,接着他的话尾,说:“我的生日比你晚一个多月,这里面有点耐人寻味。既然我父母订婚时,你父亲离家出走了,常理上来说,我父母应该比你父母更早婚。但是我父母的独子却比你还小,并且,你前面还有一对双胞胎姐姐呢。”

        他点点头,道:“没错。也就是说,我父亲离家出走的五六年之后,我跟你才相继出生。从名字上推测,那个时候,陈家人跟我父亲是有联系的。”

        我继续他的思路,说:“两个多月前我(昱久)出事,某些人那么快,就找到你(旭久),图谋让我的意识从你的身体里苏醒过来。”

        他自信的一挥手,说:“综上,是不是可以大胆地得出结论,某个陈家人一直知道我的存在和下落,只是老夫人不知道。推理到这儿,真相简直呼之欲出!”

        我紧跟着他的话音,说道:“我父母(或者两人之一),恐怕这么多年,都知道你的存在,而且基本了解你跟姥姥、姥爷的生活状况,以及家庭住址等信息。”

        他冷笑道:“再说一个推论,老夫人这次能够及时派出老韩,接我回家,恐怕也是发觉了某些人的异动,顺藤摸瓜,找到了我。这在一定程度上,阻止了某些人对我的进一步加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