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魂穿成猫的少爷在线阅读 - 第074章 我把小三子弄丢了

第074章 我把小三子弄丢了

        从科技大学回江家小吃的公交车上,我很挫败。倒也不后悔跟林老师互怼,只是很丧地发现,我有时候太没自信了。怎么在林老师面前,就觉得自己灰头土脸呢?

        人的长相是天注定的,父母给的,可是气质却可以靠自己养成。大美人林老师,长相是美,但她的气场,主要还是来源于气质对吧?人家为啥那么自信呢?哎,不想了,如果总是质问自己的不是,会不会越来越没自信啊?

        我想起何娟的电话,她说老郑跟经理又顶了,本来是想去找老郑聊聊,但是心情不好,也不想见人了。于是,我拨了郑世功的手机号。

        “娜娜,你终于想起老郑了?”他在电话里笑问。

        我也笑,闲闲地说:“对呀,老郑,我想跟你请教一下,跟别人互怼之后,怎样调整自己的情绪。”

        他讪讪地笑,说:“又是何娟告诉你的吧?”

        “你是不是傻?”我不忍心责备他,所以,虽然是责备的话,但是语气很温和,“你也是老江湖了,为啥跟经理一而再地较劲呢?”

        他没吭出什么来。

        我语气更缓和一些,说:“我是很感激你的,毕竟,你是为我出头。现在我又不回去了,让你白白受了气。”

        “也不是。”他叹气,然后说,“不是有那句文词儿嘛,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我跟那家伙互相看不顺眼,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的事儿只是捎带脚儿。”

        他这么说,我就更加感动他的仗义了,不管他有多少为我的成分,我都要知恩图报。再说了,他这么说,多半也是安慰我。

        于是,我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办?你不会是不想干了吧?你跟我可不一样,快年底了,得损失不老少的年终奖,你多亏呀?”

        他笑笑,说:“我如果出来了,就找你去行不行?”

        “找我?”我笑道,“找我学洗盘子?江家小吃可盛不下您这尊大佛。您还是另谋高就吧!”

        “娜娜,你怎么就不回来了呢?何娟跟我一说这事儿,就想找你聊聊。”他语气里是满满的遗憾,“超市的工作虽然也没什么发展空间,可是比小吃店清闲啊!大老板拍板留下你,就不会有人敢挤兑你。”

        我心里也不好受,自己也不愿意出来,我这样的米虫,自然是喜欢熟悉的环境啊!可是,如果不趁这个机会逼迫一下自己,真怕一辈子就这么忽忽悠悠地过去了。

        我尽量让自己的语气轻快一点,我是这么说的:“老郑,这件事说来说去,就是亏欠了你。所以我不能不跟你说实话。我是跟江老板学本事去的,小吃店打杂只是捎带脚儿。”

        “这样啊!那我心里就舒服了,娜娜。”他嘿嘿笑着,果然语调爽朗多了,“你不用觉得什么亏欠我,我也不是小孩子了,自己做事自己还不能负责吗?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放心。”

        难得跟老郑这么正经地说话,我也嘿嘿一笑,道:“老郑,你手把手教了我两年,我真的是感激不尽。等过了这阵儿,我适应了新环境,想请你和组里的姐姐们吃个饭,跟你们汇报一下我的想法。”

        他哈哈大笑,道:“真的假的?那我可等着啦!对了,娜娜,将来你做了主厨,一定要叫上全组的人,咱们原班人马都来给你打下手哈!”

        刚才,我已经说得眼泪汪汪了。他这一句补刀,让我的泪水一下子就冲了出来。我忙低头掩饰,好在,我坐在公交车的最后排,没人注意到我。

        但我又破涕为笑了,说:“老郑,听你连着说了这么多句正经话,觉得特别不踏实,你不会是憋着啥大招儿呢吧。”

        撂下老郑的电话,我心里坦然了。其实,只是一通电话,并没有还上老郑和组里姐姐们的人情,但好像给这两年的人生做了总结。

        从这个台阶要迈上更高的台阶了,自然有一些情绪需要整理。用一通电话,跟人生的第一位师傅做了拜别,心里就仿佛得了一个小圆满,熨帖了许多。

        了结一段尘缘,又想起了另一段。小三子跟小屁孩安德鲁走了,现在回家了吗?我发语音给安德鲁:猫撸得怎么样?

        他秒回语音邀请。

        我接通了,立刻听到他哭腔道:“小娜娜,我把小三子弄丢了!”

        我的心一下子揪成一团,问道:“别着急,冷静!快跟我说说咋回事儿?”

        他抽噎着,还真是个孩子。他说:“昨天我们玩儿得好极了,小三子跟我那些朋友见面,一点也不怯场,逗得他们也挺开心的。今天早晨,我醒得晚,醒了就发现……笼子空了!”

        我忙问道:“是在你家吗?没到处找找?”

        “找了!”他清了清喉咙,总算口齿清晰了,“妈妈帮我调了监控,小三子没从楼门跑出去,就一定是跟着车出去的。排查到最后,推测是跟我姐的车出去的。现在,我姐还在她朋友家,但是司机已经回来了。可是他说不知道,没看见。我妈妈说司机是不敢说。”

        “那,现在怎么找呢?”我慌得手抖,心抖,浑身都在抖。这可怎么找啊?京城那么大。

        他吸着鼻子,瓮声瓮气道:“我妈托了关系,沿着司机说的路线调监控。然后司机又返回来,跟我妈说,他在某个地方下车去给我姐买药,回来看见我姐正对上一只野猫。听了我的描述,他百分之八十确定那是小三子。可是,那附近已经找不到它了!”

        我告诉自己要冷静。小三子不是普通猫,他有人类智慧,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即便是被丟到外面,他之后的行动,肯定也是有目标的。

        “安德鲁,旭哥当时,怎么跟你说的?”把小三子交给安德鲁的人,看上去是东方旭,实际就是小三子自己,因为当时,东方旭的身体里是小三子的灵魂。

        他回道:“旭哥说,让我玩儿几天,再把小三子送到你身边去。”

        小三子想来我身边?那现在,他不会直接来找我吧?可是跨着两个城市,他一只猫,要怎么回津城?坐城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