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魂穿成猫的少爷在线阅读 - 第086章 够拍一部电视剧

第086章 够拍一部电视剧

        “噔噔噔”的脚步声在走廊上响起,一个变声期的哑嗓子喊道:“小娜娜,你在哪儿呢?快出来!”

        小三子与我对视,我说出他想说的话:“安德鲁来了!”

        我跑去开门,那个毛躁的家伙已经跑过去了。听见开门的声音,他又急刹车转过身,很夸张地弯腰喘气,说:“快把小三子请出来!他是大神,我要追随他,从此天涯海角!”

        我懒得理他的无厘头,正色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曜久哥告诉我的,还能怎么知道?我发消息给你,你也不回复我。”他勉强直起腰,说,“我还以为你拐着小三子潜逃了呢!”

        昨晚我在岳林的车上,给安德鲁打电话报平安,没提到,我们拉着一群猫去爱心救助站。因为,这群猫的来历,其实挺不好解释的。

        谁知道那么巧,岳林的朋友,是陈曜久的发小?既然在这里碰到曜久,带着一群猫来的这件事,就不能隐瞒了。

        好在,曜久没问我那群猫的事。看来,曜久不问我问题,真的是一个闪闪发光的优点呢!

        “喘成这样,你这是从京城跑过来的吗?要不要这么夸张?”我笑道。

        安德鲁还在大喘气,说:“我让司机把车停在下面的村里,我自己看着导航跑上来的。我听说过这个地方,但是第一次来。我担心上边的路不适合跑车,看来,是我想多了。这么偏僻的地方,导航上有标注,路面也很平整!”

        “跑几步路就气喘如牛,就这体力,还不好好练一练!”我故意怄他。

        他赶紧争辩:“你跑上来试试?我这算是好的啦!”说是这么说,他终于还是平复了自己的大喘气,跑进房间抱起小三子。

        “对不起,小三子,”他低声说,“我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他把脸贴在猫后背上,慢慢地蹭着。

        我以为他要哭了,结果他扭头就给我一个大笑脸,说:“小三子是一只神奇的猫,对不对?它知道跑去服务区,那里会遇到熟人。”

        我悄悄翻了个白眼,还真让这家伙说着了。小三子告诉我,他原本是想跑到服务区,搭车回津城的,某国大片就那么演的。后来认识了教主它们,才让他有机会打电话求助。

        我笑问:“你怎么这么快就跑来了?你是不是让司机超速了?有钱了不起,不怕罚款对吗?”

        他很冤的样子,说:“我没有!我哪知道你跑这边来了,我是在赶去津城的高速上,接到曜久电话的。他说你跟小三子在这里,我转个高速就过来了,能用多长时间?”

        我跟小三子对视了一眼,问道:“曜久哥专门打电话,告诉你我们在这里的?”

        “对啊!”他理所当然地样子,一边撸猫一边说道:“我把小三子弄丢了,慌得什么似的,必然是病急乱投医啊,我给好几个老谋深算的人物打电话求主意。自然,曜久就是其中之一。并且,我知道他有霍哥这个朋友,万一谁把小三子送到霍哥这里来了,也是可能呀!”

        “哟!”我其实很意外的,“你这不是病急乱投医,你这根本就是心思缜密啊!给你个大拇指,小兄弟,有前途!”

        他“嘁”了一声,根本不把我的夸奖放在眼里,甚至还有点反感的意思。

        他说:“我也给老韩打了电话。他们都给我出了不少主意。可是小三子这么一只神级的猫,哪需要我们这些凡人的主意呢?直接让上帝把它送到你朋友眼前了。”说到这里,他挑起眉毛,眼神生动地对我傻笑。

        我也笑,说:“好了,小三子平安回来了,现在,你吓飞的魂儿都收回来了吧?不过,从今以后,我再也不会允许,你把小三子带回你家,哼!”

        他抱着小三子不撒手,心虚不已地说:“别提这茬儿了行吗?我妈已经训过我姐了。”

        看着他的懊恼模样,我选择放过他。我拿起桌上的苹果,指挥他道:“快去洗手,先吃苹果,过一会儿才能吃午饭。”

        他说:“你放着,我刚吃了早饭来的,吃不下苹果。一会儿吃过午饭,坐我的车回津城吧?免得你的朋友还要专程来接你。”

        我心动了,问道:“你不是也要专程跑一趟吗?有啥不一样?”

        他略有点腼腆了,讪讪道:“你别笑话我无所事事。反正,我原本就想,把小三子给你送去津城的。”他躲开我的视线,咕哝道,“我有点事儿在外面跑,也省得我妈念叨我。”

        “你妈妈倒不过问你跟谁来往哈?”我好奇道,“不怕你被坏人带坏喽?”

        “哪有坏人?让他出来跟我较量一下!”他嬉笑道,“我妈鼓励我要跟各行各业的人交朋友。她说,如果不能像曜久那样,练就了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事,怎么做生意?”

        我笑道:“你妈妈这是在夸曜久吗?”

        他也笑:“管她是什么由头儿说的这话,反正曜久是修炼得够强了,对不对?不过,虽然曜久是滑不留手地老油条,但也是有过命朋友的。比如说这个霍哥,铁得没话儿说。我很羡慕的。当然,我和健仔也会这么铁,嗯!”

        到底是一个孩子,什么时候都不忘,提溜一下自己的光荣事迹。

        我突然想到一件事,问道:“曜久跟霍哥,怎么个铁法儿?这里面好像,有故事的味道!”

        他一咧嘴,满口明星一样的漂亮牙齿,笑道:“霍哥的故事,够拍一部电视剧,上百集那种,家庭伦理剧!”

        “真哒?!”我跃跃欲试,坐在他对面,把胳膊肘放在桌上,单手托腮,一副拉开架势,听八卦的标准做派。

        他轻轻撸着小三子的后背,笑道,“你看,它睡着了。”然后他两眼放光地看着我,神秘地说,“是健仔跟我说的。他说,世界上没有哪个人是如愿的,因为,如愿后还会有新的愿望,终究有很多时候,不能如愿。他说的有道理吧?”

        我笑道:“去!说正题儿。”

        他抖擞精神,说:“健仔说,我们这样人家的孩子,不如愿的都是大事,比如选择职业,比如婚姻大事。霍哥如是,曜久如是,昱久如是,我亦如是!”

        他突然的文绉绉,让我有点适应不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