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魂穿成猫的少爷在线阅读 - 第092章 那么冲地跟我说话

第092章 那么冲地跟我说话

        “小娜娜,你确定要去见那个女人吗?”安德鲁悄悄问我。

        已经晚上快十点钟了,岳林还没送小三子回来。我发了微信给他,他回说还有点事没处理完,很快就会送回来。

        小屁孩跟江伯母撒娇卖痴,不想走,非要在店里搭地铺。后来江伯伯说他在大堂搭地铺,让安德鲁睡在我的那个小房间,我跟江伯母睡在大房间。

        如愿以偿的小屁孩,屁颠屁颠地帮江伯伯搬动桌椅,把椅子拼起来,又搬来一个小床垫放上去。他看着好了,又说他要睡在那儿,被江伯伯赶走了。

        我回自己的房间拿东西,他就靠上来,轻声儿地跟我说话。

        晚饭时,江老师给江伯伯打电话,说要跟老婆离婚,说那个女人脾气太臭,实在是不胜其扰,烦死了。结果江伯伯火冒三丈,把儿子大骂一顿。

        看着江伯母眼泪汪汪的样子,我一时心软,就自己举手说,我去劝江老师的老婆林老师。其实我真的一点信心都没有。我也只是硬着头皮往上冲罢了。

        但这些怎么能跟安德鲁说呢?我只能跟他说:“我找林老师有事。我想高自考,需要她的帮助。”安德鲁撇撇嘴,聪明如他,尽管不信,也没再多问。

        十一点钟,岳林终于送小三子回来了。他趁着我送他出来,悄悄跟我说了个大概,说小三子帮了他大忙。

        他笑道:“我跟他已经说好了,等他变回昱久,我们还是好哥们儿,我要请他喝两杯。”他亮着小虎牙,很兴奋很得意。

        我提醒他:“回去想好了说辞,别被你们头儿给问愣了。你被头儿撸我不管,可不能搭上小三子。不然没下次了。”

        他收起笑,严肃地说:“你放心吧,我以人格保证小三子秘密的安全。你快回去吧,已经很晚了。我认识路。”

        因为有江伯母和安德鲁在旁边,我也没办法跟小三子交流,只摸摸他后背,说:“小三子,你跟安德鲁在小屋住,别打架哈,遇事让着点安德鲁弟弟。”

        安德鲁立即抗议:“小娜娜,我不是它弟弟!”

        早饭后,安德鲁叫来了他们家的司机,把我送到科技大学附近。他要下车,我一溜烟跑进学校,他没辙了,才关闭车窗,绝尘而去。

        其实,早起的时候我就给林老师发了微信,没想到,她居然二话没说,就答应见面了。

        意外的同事,我很小人地猜测,会不会是江老师躲着她,她想把脾气都撒到我身上。我也做好了心理建设,只要她不动手,我就忍着。

        林老师约我在食堂附近见面,她在微信里说:我们学校食堂那边,有很多小店可以吃东西,我请你喝咖啡。

        我找到那个定位时,发现林老师已经来了。她站起来跟我招手,我走向她。她今天穿着毛绒绒的姜黄色大毛衣,和雪白的牛仔裤,显得肤白貌美,身高腿长。

        “坐吧。”她也并没有多热络,表情平静淡然。

        我坐下了,一时不知道从哪儿说起。我面前摆着一大杯咖啡,那杯子粉粉嫩嫩的,印着一颗红红的心。杯里的咖啡上面,用奶沫做了个笑脸儿。

        “你错过了报名时间。”她打破沉默,“每年两次考试,四月和十月,一月和七月报考。你到网上查过相关事项吗?”

        我点点头,对上她化了淡妆的一双美目,说:“谢谢林老师,我查了一些,还在陆续积累。”

        “你找我见面,就为了说这句话?”她略有些不耐烦的样子。

        一看见她不耐烦,我就发慌。深吸了一口气,压下慌乱,我说:“林老师,我其实是来跟您道歉的。上次我的态度不好,话也没说清楚。真对不起。”

        她目光中有了一点兴趣,说:“我确实没想到,你会那么冲地跟我说话。”

        我差点咬到舌头,是您先那么冲地跟我说话的,好吧?我这个人,平时确实很能忍的,但是对明显有恶意的人,我一般都是惹不起躲得起。

        我喝了一口咖啡,用餐巾纸沾了沾上唇。跟她对视了一瞬,我淡淡笑道:“林老师,老实说,我也不知道要跟您说点什么。只是见了您两面之后,觉得您表现得很强势,但其实,您是一个善良又心软的人。”

        她愣了一下,差点就笑了,又忍住,淡然道:“才见两面,不足以认识一个人。你还感觉到什么了?”

        我让自己笑起来,真笑起来了之后,觉得这个笑其实挺自然的。

        对着她挑起的长眉,我说:“您跟江老师其实都挺在乎对方的,为什么不能坐下来,好好谈谈呢?”

        她微微笑了,是冷笑,又不像是对我冷笑。她平静的眸子说明,她没被我的这句话激怒,只是一种姑且听之的态度。

        “还有么?”她问。

        我继续谦卑,说道:“真是抱歉,林老师,我对您不了解,却冒昧地跟您讨论您的家务事。”

        她刚喝了一口咖啡,涂着很均匀的唇膏的红唇,似乎没受任何影响。她揶揄地对我哼了一声,说:“既然已经旁观到了,甚至参与了,就不需要……”

        我的手机铃声响了。她立即挥手,示意我接电话。

        “抱歉。”看见是老韩的电话,我赶紧离座往店外走。

        老韩平静地说:“娜娜,你回来一下吧,旭少爷醒了。”

        “什么时候的事?”我吃惊地问。

        老韩和悦地说:“就是今天早晨,亲家老太太发现的时候,他已经睁开眼到处看了。”

        他的平静、和悦并没有安抚到我。我的心里又掀起惊涛骇浪。东方旭现在醒了,说明是他真正的醒了。那么小三子回去之后,就没有身体寄居了。

        瞧我在想什么,这是什么态度啊!我被自己的第一反应吓了一跳:东方旭能够真正醒来,对他对菊菊奶奶,无疑都是好事,我应该替他们高兴啊!

        我凭什么觉得,小三子就该寄居在东方旭身体里呢?

        “娜娜,你在听吗?”老韩在电话里叫我。

        我回神,勉强镇定,道:“我在听。老韩,谢谢您,我下午就回去。”

        我忙又拨通了安德鲁的电话,告诉他这个消息,他惊喜道:“太好了!小娜娜,你在江家等我,我这边办完事就去找你,咱们一起回兰苑哈。”

        回到座位上,还未及说话,林老师先开口:“出什么事了?你的脸色那么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