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魂穿成猫的少爷在线阅读 - 第115章 她不说,你就不要问

第115章 她不说,你就不要问

        睡着和醒来的区别,对我来说,睡着了还可以做梦,所有的知觉都有,而醒来,就只剩下一些触觉,以及一片黑暗的无声世界。

        我又醒来了,正想着谁又会来触碰我,感到有人胡撸我的头,说:“快醒醒,你是小三子还是昱久,快醒醒!”

        以一种人体所没有的肌肉记忆,我噌地一下蹿出去。同时回头看到旭哥坐在昱久的床边,满脸是笑。

        “喵”的一声,小研究儿追过来,它说的是:“你是那个人!”

        我跟小研究儿互相挤蹭了一下身体,说:“你怎么知道的?”

        它说:“你们的眼神不一样。不过猫小三子也是我的好朋友了。”

        我回它一句:“可惜我的人类身体听不见声音,所以,还不知道我回到人体里,能不能听懂你说话。”

        说完,我看了看旭哥,转身往里间走去。我跳到桌子上,在电脑上打字:你不是已经撂下狠话,不让我侵占猫的身体了吗?为啥还让小三子睡在我旁边?

        旭哥笑嘻嘻地走进来,抱起小研究儿,放在我身边。他自己坐在椅子里,看了我打的字,说:“我想问问你,回到身体里之后,是什么感受。”

        我打字:只有一种感受,我成了一个废人,除了触觉,其他知觉都没有。

        他恍然大悟的表情,道:“难怪!嗯,这位栗博士还是有些本事。”他两手摸着两只猫,撸了两把,接着说,“他说你已经醒了,但可能支配不了自己的运动神经,也没有听觉和嗅觉。我当时还觉得不可思议。以为他故弄玄虚。”

        小研究儿问:“小三子,你们俩在说什么?”

        我回答它道:“说我回到人体里的感受,我不能睁眼,不能活动四肢。听不到声音。闻不到气味。”

        小研究儿惊讶地叫了一声:“那还是活着的吗?”

        我一边给小研究儿一个犀利的眼神儿,一边打字:那他怎么知道我醒了?

        “对呀!”旭哥笑道,“正因为,他的话让我觉得有点玄,所以才把小三子抱去你枕头边,让你变成猫告诉我,你的感觉。他说昨天给你按摩时,你的肌肉都是放松状态,而今天,肌肉却有一定程度的紧张。”

        我打字:我感觉到他的触摸了。他按摩之后,还有人给我洗脸。

        旭哥道:“嗯,他还说,观察了你的面部,眼球没有转动,表情也没有变化,他判断你应该不能支配自己的肢体,但你可能有感觉了。他说了一些话,试图捕捉你的反应。结果没捕捉到。但既然你有一定的肌肉紧张,说明你能感受到别人的触碰。所以他让杜娜触摸你的脸和手。帮助你更快恢复知觉。”

        我心下了然,原来那双柔软纤细的手是小娜娜的。

        我打字:小娜娜怎么样了?痊愈了吗?

        旭哥摇摇头,道:“还没有,她不发烧了,但是嗓子完全哑掉了,只能沙沙沙地用口型说出几个单音。我问她发生了什么事,让她上那么大的火。她不告诉我。”

        我打字:既然她不想说,就再等等,或许她自己也没想明白吧。

        旭哥释然道:“原来你知道她怎么了。究竟是什么事?为什么不能告诉我?”

        我看了他一眼,打字:她不说,你就不要问。

        “嘁!”他不以为然道,“什么事需要那么神秘。”

        我打字:你那边有什么进展?

        他抱着胳膊,长出一口气,说:“奶奶同意了,不会公布调查结果。说今天吃晚饭的时候,她会简单说说调查进展。但她拒绝交给警方调查。”

        我打字:我就说,她会抹平某些人的错。怎么会交给警方调查,万一查出点什么,她还得再出手掩盖。

        “旭哥!”套房门被推开,一个熟悉的嗓音响起,似乎还有好几个人跑了进来。

        旭哥赶紧删除刚才的那些字,关闭文档,站起来迎接来人。

        “小三子!”安德鲁像久别重逢一样,跑过来抱起我。

        进来的人,有一个比安德鲁大几岁的男人,带着四五个学龄前后的男孩女孩,他们看见猫,就纷纷睁大眼睛,露出羡慕的光。

        男人跟旭哥有着相似的眉眼,用食指压着自己的嘴唇,跟孩子们说:“嘘!”,压低声音,又说,“刚刚说好的,不能吵到病人!”他回手指了指病床那边。

        孩子们纷纷捂住自己的小嘴。

        安德鲁说:“旭哥,这是我哥,你叫他乔治就行了。”

        乔治跟旭哥握手,说:“听说安德鲁弄丢过你的猫,真是抱歉。”

        旭哥摆手,道:“一家人不说客气话。”

        一个满头自来卷的学龄前男孩跑过来抱小研究儿,低声说:“马可,你说它跟我的‘眼镜蛇’,是不是有点像?”

        那个叫马可的小男孩穿着一套颜色鲜艳的运动装,深深浅浅的橙黄色,整个人就像一只大芒果。

        他试探地伸手摸摸小研究的脊背,说:“杰夫,我感觉,‘眼镜蛇’的花纹更深,有很多纯黑色的线条儿。这只,才是纯粹的狸猫。”

        “哥哥!”一个看上去只有三岁的女孩儿说,“这只猫的耳朵尖有毛毛!”

        杰夫认真地看着妹妹,说:“苏珊,你真棒,一眼就发现不同了。野生狸猫的耳朵尖上就有一撮毛。”

        我被吵得想回到身体里,还是那片黑漆漆的无声世界比较清静。但在心底也嘀咕,我才注意到,小研究儿耳朵尖上的毛,难道,它有野生狸猫的血统?

        乔治跟旭哥走向昱久,旭哥给他介绍昱久的身体情况和治疗进展。当然,他不会说,昱久已经有了知觉。

        安德鲁抱着我走向门口,轻声儿说:“小三子,咱们今晚还到昱哥房间喝酒哈。如果你听得懂我这句话,我就服你。”

        说完,他把我放到地上,跟那群孩子说:“放下猫,走啦!我带你们找漂亮小姐姐玩儿去。快点,跟不上的,不带去啊!”

        小研究儿不等那些孩子放手,嗖的一下跳到地上,奔到昱久的床下去了。

        我却听见,乔治跟旭哥低声说:“我们慕容家,也一直在协助调查昱哥的案子,有了一些进展,我爸爸的意思,让我跟你说说就完了,不必惊动老夫人。晚上吧,我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