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魂穿成猫的少爷在线阅读 - 第117章 借腹生子

第117章 借腹生子

        “我不喜欢人类的崽子!”小研究儿愤愤道,一边奋力地舔着自己的毛,“他们的爪子上不知道粘了什么东西,气味很怪,黏糊糊的,很难清理!”

        我闻了闻自己的身上,还好,安德鲁的爪子还算干净。

        小研究儿对于我告诉它的任何事,都持有浓厚的兴趣。它喜欢听我给它讲人类的故事。这里面就包括旭久和昱久这对难兄难弟的故事。

        它还适时地表达了它的同情,它说:“人类太阴险了,为了争夺利益,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都已经不顾忌骨肉亲情了吗?”

        为了能够亲耳听到慕容家的调查结果,我不得不暂时爽约,让小研究儿代替我去昱久的房间陪安德鲁喝酒。

        小研究儿跟我学习了与安德鲁交流的办法,答应我,就算听不懂他的话,也会尽力去猜测,做出适当的回应。

        在这样一个人员复杂的夜晚,旭哥去一楼赴宴前,肯定是锁好了门才出去的。所以我跟小研究儿保证,旭哥回来之前,不会有人来这个套房了。

        然后它对门锁产生了兴趣,我用里间的门锁做例子,给它讲解了门锁的奇妙之处,示范了开门技巧。

        以我们俩成年猫的后脚站立高度,完全可以搞定一般的门锁和把手。密码锁也木有问题,指纹锁还是算了吧。

        忙乎完了这些事,为了保证晚上能够全力以赴,我跟小研究儿跑到里间的猫窝里,美美地睡了一觉。

        开门声响起,我跟小研究儿同时睁开眼睛。我们没有出去。里间的门开着,以我们的耳力,就算旭哥跟乔治耳语,也能听得一清二楚。

        “旭哥,你这里有好茶吗?”乔治的声音。

        “何谓好茶?”旭哥问道。

        乔治笑道:“甲之蜜糖,乙之砒霜。喜欢的就是好茶。”

        “什么好茶?我们也来讨一杯!”门口又有人说话了,同时伴随着笑声,走进来两个人。说话的是慕容斓歆,另一个,不用说就是戴孟绮了。

        好在我已经给旭哥打过预防针,希望他能知道如何应付她们。

        我对小研究儿说:“这会儿说话的这个女人,就是把我带出去丢掉的那个。她看我不顺眼,我也看她不顺眼。不过她养的猫很漂亮,一身雪白的毛,叫映雪。”

        小研究儿听我讲过自己离家的故事,他理所当然道:“那我们就把她的映雪骗出来,扔掉好了!”

        “别,那有什么难度?我觉得你应该把那只猫骗过来,做媳妇儿。”我感觉自己在循循善诱。

        小研究儿当真了,说:“那只女猫好吗?教主说了,我这样的聪明猫,应该找一只好女猫,帮我养几窝崽子,好遗传我的聪明。”

        “那教主告诉你没有,啥叫好女猫?”我好奇地问。

        小研究儿说:“教主说,必须是愿意生崽子的女猫,才是好女猫。现在有许多宠物猫,人类根本不想让她们生崽子。所以他让我跟你出来闯荡一下,开开眼界之后,还是回去。在野外找一个女猫比较好,他说会帮我留意着。”

        说完这个,也不理我满脑子的炯炯有神,他悄无声息地溜边进入外间,从阳台出去了。我们睡觉前,已经在拉得严严实实的落地窗帘后面,留好了门缝。

        外间,戴孟绮跟慕容斓歆还在流连。好在这时,护工利哥来了,说要帮助昱久做清理。那两个女人才总算离开。

        利哥手脚麻利地做完了他的分内事,出去了。

        乔治感叹道:“没想到昱哥会遭遇这样飞来的横祸。”

        旭哥则赶紧切入正题:“不知姑父帮我们兄弟,查到了一些什么线索?”

        乔治道:“先说旭哥你的案子吧,实际并不难查,不过是被压下了。你当然能想到,是谁压下不让查的。我父亲也不好参与意见,但这样做无疑是在纵容犯罪。好在,老夫人派老韩及时赶到,把你接回了兰苑。”

        乔治应该跟小娜娜差不多的年纪,但这段话说的真很技巧。作恶之人没说出来,压下不让查的人也没说出来,倒把及时赶到的人说出来了。

        旭哥没有动静。

        乔治又说:“昱久哥的案子有点复杂。我父亲认为,主要的加害者就是敌对势力。初步确定,攀岩会所不是第一现场。那里的相关人员,现在已经被系数收押,但他们只负责会所那边的操作,并不知道前一个环节的人是谁,都做了什么。老夫人应该还在查。对方一直也在干扰。”

        “昱久的案子没有家人参与么?”旭哥冷声问道。

        乔治似乎沉吟了一会儿,说:“我父亲认为,有可能有人参与,但仅限于提供昱久的行踪。应该,应该,没有参与策划。”

        显然,乔治能说出来的,跟他们查到的比起来,还是有所保留。他能说出来的,跟我和旭哥分析推断的情况差不多。

        “还有一个情况。”乔治声音压低了,“涉及到她,”(我想,他可能做了个什么手势,)“父亲查到昱久哥当年出生的小医院,院长是当地的中医世家,他居然是沈管家的外祖父。”

        “昱久为什么出生在小医院?”旭哥惊奇地问。

        乔治低声说:“当年二夫人多年没有怀孕,圈内传言她不能生了。但是后来怀孕了,就被送到她老家去修养。昱久却并不是出生在她老家,而是生在回来路上的那个小医院。”

        “沈管家?”旭哥沉默了一会儿,才接着说,“你的意思是她是二夫人的人?”

        乔治停顿了几秒,才道:“父亲说,老夫人肯定是知道的,但她一直允许沈管家留在兰苑。我们也猜不着老夫人的葫芦里,装的是什么药。包括当年二夫人能够接替老夫人的总裁位置,也并不是一帆风顺,可是说是老夫人排除万难,才把她推上高位的。”

        旭哥空了几拍之后,才问道:“之前有人怀疑过昱久的身世吗?”

        乔治道:“那个时候没有dna鉴定这回事。老夫人应该是有怀疑的,但昱久哥长相太像二舅舅了,所以……有人传说是……借腹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