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魂穿成猫的少爷在线阅读 - 第119章 只有杜娜和小三子知道

第119章 只有杜娜和小三子知道

        回津城的路上,小娜娜要抱着我,旭哥不同意,最终还是把我放进用安全带固定的猫笼里,才解决了这俩人的纠纷。

        旭哥坐副驾驶位置,小娜娜坐后排。她隔着猫笼对我说:“小三子,那个黑着脸的是坏银,你不要理他。”

        老关把我们两人一猫直接送到江家小吃,岳林已经在这里等候多时。岳林主动上来拎猫笼,还不忘跟我打招呼:“嗨!小三子,咱们又见面了!”

        老关把车开走了,他说要去上次那个大型超市的停车场停车。我想起上次那位面容憔悴的妇人,那是小娜娜的生母,但她却害怕见到这位生母。

        我第一次看见小娜娜哭成那样。她说自己哭起来很丑。事实上,除了艺人们可以哭得梨花带雨,我还没见过谁哭起来好看。当然了,我的样本有点少,我失忆了,至今见到的人数有限。

        小娜娜上次在回京的车上,听了几个语音微信,偷偷地抹了半天眼泪。我猜,她是跟舅舅联络了,但是似乎没什么结果。

        旭哥问她时,她不愿意多说,我想,她一定也不希望别人过问,所以,我一直没再问她这个事儿。

        或许,可以在合适时机,问她愿不愿意我帮她调查一下,那妇人的情况。她明明在担心那人为什么面容憔悴,内心煎熬到大病一场,都不愿意跟我们说一说。

        多年来,小娜娜自己独自闯荡人生,看得出来,她练就了许多应对各种情况的技能。她也给自己做了一副强度很大的外壳,她看上去开朗、热情、很容易与人打成一片,但其实,她并不是一个外向的人。

        她的内心世界很深,连她自己都很少内观自己的想法,别人就更加不容易知道她的真实想法了。

        小娜娜把旭哥介绍给江伯伯、江伯母。两位长辈非常开心。但小店正是忙碌的午饭时间,他们没说什么话,就去忙了。

        小娜娜把旭哥和岳林让到小店的卧房区域。她手脚麻利地收拾了一下书桌,又搬了一把椅子过来,让他们俩坐下。

        她笑道:“我知道,你们俩想好好聊聊,这边比较安静。这是我的卧室,你们可以随意一点。”说完,就匆匆跑出去了。

        旭哥环视窄小的卧室,点点头儿说道:“她真的把家搬过来了,那床单我认识。”

        岳林把猫笼放在地上,开了笼子门,说:“嗯,娜娜是一个很自律的人,到哪儿都不想给别人添麻烦。小三子,快出来吧。”

        我跳到床上,对着他们趴好。静等他们的第一次会晤。

        旭哥道:“岳警官……”

        岳林笑了,果然有小虎牙,他道:“你比我大,可以叫我小林子。”

        旭哥脸上没什么表情,从善如流地问道:“小林子,你查到了什么?”

        岳林收敛笑容,说:“原本,我是想继续查你的案子,可是总能遇到各种问题。后来被老同事提醒,说你的案子应该是有人设了限,根本深入不了,让我别费这劲了。”

        旭哥点头,道:“我了解这个了,并且知道是谁在阻止。没关系,你继续说。”

        岳林道:“好在上次娜娜来,给我讲了小三子的经历。我就从猫被撞这一点切入,开始调查。”

        “对,”旭哥两眼一亮,道,“这个角度,只有杜娜和小三子知道,别人都不知道,就不会有人来干扰你了。”

        岳林点头道:“我找到了宠物医院附近的所有摄像头,包括私人的摄录设备,导出了小三子被撞的前后一周所有的录像。”

        “有什么发现?”旭哥问道。

        岳林道:“撞到小三子的车,加上那个瞬间路过的车,只有三辆。我已经把这三辆车的车主,以及那段时间车辆的位置信息都整理出来了。可是,我遇到了瓶颈,需要您两位给我提供更多的信息。”

        这时,小娜娜回来了,端着个托盘,上面是两个菜。她笑眯眯的,很明显地心情不错。

        她说:“这是我炒的菜,你们尝尝,多提建议哈。你们先吃着,我还有两个拿手菜,陆续上来。等老关回来了,我安排他也炒两个菜。你们说完了悄悄话儿,就出来大堂吃哈。”说完,她放下菜又出去了。

        两个人都没动筷子。

        旭哥道:“小三子做人时,叫昱久,是我堂弟。他被发现在京郊的一个攀岩会所发生意外。”

        岳林拿出手机,问道:“具体时间、地点能跟我说一下吗?”

        旭哥道:“时间是……我问一下具体日期再告诉你。地点,我在导航上应该可以找得到。”他说完,拿出手机发微信,我想他应该是去跟老韩询问了。

        岳林疑惑道:“我以为是跟小三子同一天出事,原来并不是。你堂弟的灵魂为什么会在那个车子里?”

        旭哥摇摇头,看了我一眼,道:“我跟昱久讨论过这个问题。既然他的灵魂是在猫被车撞了的情况下,进入了猫的身体,那么他的灵魂应该就是在那附近才是。”

        岳林接道:“对呀,我听娜娜说过,”他也看了我一眼,“你们俩推测是磁场发生了问题。灵魂在津城,身体应该也来过津城,才有可能啊!”

        旭哥道:“可是他两个月之前就出事了,身体一直在医院,后来就到了兰苑。我询问过老韩,昱久出事那天的行程基本是清晰的,他没有来津城的时间。亲人们里,没有人知道他来津城了。”

        说完,旭哥把手机放在我面前,说:“昱久,你说一下你的想法。”

        我蹲坐起来,在手机上打字:“我没有记忆。以我对当时情况的分析,肯定是我的灵魂就在附近,或许飘在空中,或许待在附近的交通工具里。”

        旭哥略一思索,道:“小林子,我不知道你看到了多少案发现场笔录。昱久是在攀岩中发生意外,后脑撞在岩体上。估计当时只想着尽快救人,没来得及让警方勘察伤情,后来就……由陈氏高层压着,封锁了实际伤情。”

        岳林一直在思索,他自言自语道:“两个月之内,他的灵魂一直在那辆车里?那辆车是加害的第一现场?或者换车了?不,那种情况一定不会换车,就是那辆车!那辆车去过京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