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魂穿成猫的少爷在线阅读 - 第122章 八卦的味道

第122章 八卦的味道

        有个大美人做服务生,是不是生意会更好啊?我是这样认为的,从我洗的盘子碗的数量看,就能得到证明。

        可是,江伯伯和江伯母没我这么乐观。他们小心翼翼地,从各种缝隙和玻璃窗里,追踪着儿媳妇的身影,深怕哪件事不对劲,引爆了这颗定时炸弹!

        让他们想错了,炸弹并没有爆炸。最后一桌客人的菜也上齐了,江伯母敲了敲架子,说:“娜娜,先不要洗碗了,洗手吃饭吧。”

        我洗了手出来,看见大美人在仔细地清理菜单和结账小票。她居然会打算盘,还是那种大木珠的算盘,让我大大地惊讶了一把。

        看她算完了一笔账,我笑道:“春晓姐,您这手艺是啥时候学的?太惊艳了!”

        她看了我一眼,难掩笑意,说:“你不知道吧?这是我老本行,我本科学的就是会计。”

        “是不是啊?”我心思一转,八卦道,“您跟江老师只是同一届的校友?我原以为,你们都是学中文的呢。”

        她摇摇头,念念有词地又算完一笔账,才用那双美目瞄了我一眼,说:“谁跟他是校友?嘁!”

        啊啊啊!八卦的味道!连校友都不是,究竟是怎么认识的呀!看着她熟稔平静地拨拉算盘珠,我忍住了继续挖掘的冲动。我得见好就收,别把大美人吓跑了,惹恼了,就前功尽弃了。

        我想回房间找旭哥和岳林,中途被老关给绊住了脚步。他在做食雕吗?他坐在靠窗的桌子旁,手里是一只新鲜脆嫩的西葫,顺着表面的弧形,他雕刻着一方图章。

        我仔细地看那图章里面的几个字,原来是:花好月圆!要不要这么惊才绝艳啊?那西葫那么脆嫩,要如何把握力度,才能把雕刻顺利完成啊?

        老关这是妇唱夫随吗,他老伴宋姐姐的食雕简直出神入化,老关这是想给老婆惊喜吗?这是不是又来了一段甜蜜的佳话呀?

        我看了一会儿,没敢打扰。悄悄离开,去了后厨。江伯伯老两口在做我们几个人的饭食。他们动作娴熟,配合默契,我看了几秒钟,也没敢打扰,还是去找旭哥和岳林吧。

        卧室里,他们俩面前的四个菜已经吃得差不多了,一人两罐啤酒,倒也比较节制。小三子挤着叠成豆腐块的被子,睡着了。

        我走过去,拉出被子角,盖在小三子身上,他睁开眼睛看看我,把小脑袋缩进被子里,继续睡。

        “娜娜,”岳林轻声儿叫我,说道,“在我跟旭哥的讨论之下,对,还有小三子的参与。我们已经基本还原了昱久被害的过程。”

        “是吗?”我坐在床沿儿,问道,“有没有什么实实在在的证据啊?别都是你们俩、你们仨想象的、杜撰的。”

        旭哥道:“可惜昱久失忆了,”他顿住摇摇头,又道,“好在,他失忆了,不然,那些记忆会让他留下心理阴影吧?”

        岳林要给我讲怎么来怎么去,我制止他,说道:“你别给我讲过程了,我听着揪心,你就说之后怎么办吧?”

        岳林看旭哥,旭哥说:“岳林已经跟京城的同行朋友通过电话了,应该会继续调查,直到侦破案件。至于最终会不会牵扯陈家人,不得而知了。”

        岳林痛心道:“尽管破案指日可待,但是对昱久的伤害却还没结束。”

        我也深有同感。但是,事情已经这样了,又回不去了。

        我笑道:“别这么丧啊!终于找到有用的线索了,可以还昱久一个公道。之后,我们就帮助尽快醒来就是了。你们俩吃饱了没?我们几个人可还没吃呢,再跟我们吃一顿儿吧?”

        俩人对视了一眼,准备帮我收拾桌子。我把他们往外推,说:“好啦好啦,你们出去看看老关的手艺,保证你们惊得下巴掉下来!”

        俩人出去后,小三子从被子里钻出来,拱背伸展了一下,蹲在那里看着我。我笑着摸摸他的小脑袋,说:“知道你还没睡好,赶紧去睡吧。今天晚上我要帮桂桂一个忙,不走了。所以,晚上再聊天吧,快睡吧。”

        他拱着我的手,从我手下走过,钻进被子里,睡了。

        等我出来的时候,听老关说旭哥跟岳林出去了。于是,我们几个没吃饭的人凑成一桌,坐下来吃饭。

        最后一桌客人来结账,林老师去接待并送出店门。回来的时候,她手上拿着一页纸,放到江伯母面前,说:“妈妈,这是我经手的几桌的账目,您回头跟微信以及支付宝账户收到的款项核对一下吧。”

        “哎。”江伯母答应着,折起那张纸,放进口袋里,说:“春晓,今天中午你够辛苦的。都饿过劲儿了吧?坐下来好好吃个饭吧。”

        “没事儿。您跟爸爸不是每天都这么辛苦吗?”大美人虽然没什么笑容,两眼却是感情真挚的。

        江伯伯看着儿媳妇,犹豫了一下,才说:“春晓啊,在座的没有外人,快坐下来,好好吃个饭吧。”林老师点点头儿,也没说话,就坐下了。

        江伯伯招呼老关,问他想喝什么酒。

        江伯母用公筷给儿媳妇夹菜。我能感觉到江伯母的开心与忧虑。媳妇愿意帮忙打理小店,她是开心的。但儿子和媳妇正在闹离婚,她怎么可能不忧虑呢?

        其实,他们一家人一向是怎么相处的,我也不知道,现在这个状态,是不是在好转呢?林老师和江老师的孩子都上幼儿园了,那至少也做了五、六年的家人了,还有什么事情是不能摊开来说的呢?

        以我的想法,觉得林老师的母亲去世了,父亲也不在身边,不是刚好可以把公婆当作父母吗?有什么事商量着办,有什么委屈直接跟他们抱怨一下,得到两位老人的宽慰和爱护。难道,是我太乐观了吗?

        江伯伯开了一瓶葡萄酒,给每个人都倒上,说:“喝点酒解乏。老关,今天不走了。我一会儿给你找住处去。”

        老关拿起高脚杯子,送到鼻子下,闻了闻,笑道:“今天,终于不用以茶代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