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魂穿成猫的少爷在线阅读 - 第125章 还有一点幻想和期待

第125章 还有一点幻想和期待

        旭哥在电脑上打字:你听得见她说的话?对方的话也听得见?

        我点头,再点头。

        他又打字:老郑是谁?

        我打字:是她超市里的前同事,小头头儿。

        他耸耸肩,继续把地擦完,又去擦他的那些宝贝书。我知道,他不跟我说话,是想让我专注地偷听,小娜娜跟老郑的电话,好知道她的情绪变化。

        由于基本上能听明白她和老郑的对话,我就更加为她担忧。她妈妈突然出现,又去她曾经工作过的地方,打听她的行踪,也不知道想做什么。

        从小娜娜的角度看,亲妈找上门,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呢?从她上次偶遇亲妈的反应看,似乎不好,她应该是排斥的。

        我说过不想她再哭,可是这些她在意的事,我都帮不上忙,明显的是在说空话。我顶着一张猫脸,除了偷听她跟别人讲电话,还能为她做点什么呢?

        她前段时间病了,我连一杯水都不能给她倒,又怎么体现对她好呢?总而言之,一句话,我能给她什么呢?

        小娜娜这会儿结束通话,她到主卧那边翻找来床单被罩枕巾,帮旭哥铺排上,整个过程,她表情平静,也没有哭过的迹象。

        “你们一人一猫,瞪着我干什么?”小娜娜好笑道。

        看着她的笑容,我明显感到,旭哥松了口气。他关上自己的宝贝书架,走过来说:“杜娜,你知道岳林是什么身份吗?”

        小娜娜的笑容加深了,看了我一眼,说:“什么意思?岳林不是片儿警吗?”

        旭哥坐在刚铺好的床上,满脸笑容地说:“没错,他是片儿警。那你以为,他跟霍焱怎么认识的?”

        小娜娜眨眨眼,笑道:“他们的关系,难道不是片儿警跟刑满释放人员的关系吗?”

        旭哥道:“错啦!岳林还管不到霍焱那片儿。他跟我说,他家大哥跟霍焱是发小儿,他们跟曜久几个人是一起长大的,算是过命的兄弟。”

        小娜娜跟我对视着,都瞪圆眼睛。好吧,猫眼不用瞪也是圆的。

        小娜娜瞪圆的眼睛,马上又变成了弯弯的月牙儿,对着我耸耸鼻子笑道:“我闻到了八卦的味道!”转向旭哥,她笑道,“所以,岳林家也是你们那样的豪门,是吗?”

        旭哥的目光也活泛了,含着笑意说:“所以,你之前说的,岳林的玩具车,只是外形比较小,但也是货真价实的豪车!”

        旭哥在小娜娜的脸上,看到了令他满意的反应。她夸张地张大了嘴巴,扬起眉毛,道:“你的意思是,岳林并没有装低调,只是我不认识豪车呗?”

        旭哥笑道:“没错!昨天他跟我喝了酒,从江家小吃离开时,就叫了代驾。代驾师傅是个识货的,跟岳林聊了一路的车。”

        小娜娜撇撇嘴,走过来抱起我,说:“小三子,自打你穿越到猫身上,被我捡回来,你的猫生就开挂了,我的人生也开挂了。你认识了那么多平民百姓,我认识了这么多豪门显贵。”

        旭哥在不扮演失忆的昱久时,很多时候都是面瘫脸。现在却一反常态,脸上线条温和,我猜,他是想让小娜娜放松下来,卸下心防,讲出自己的心事。

        果然,旭哥说道:“咱们不聊别人的八卦了。杜娜,你有什么想跟我和昱久说的事儿吗?比如前几天,你为什么病得说不出话,比如刚才这通电话。”

        小娜娜坐进电脑椅里,轻轻地抚摸猫的后背。她的这个动作,直接造成我看不见她的表情,却能看见对面的旭哥很笃定的目光,他是笃定小娜娜会说吗?

        “昱久肯定是知道的,他没跟你说吗?”小娜娜嗫嚅道。

        旭哥摇头道:“昱久说,你不想说的事,就等你想说的时候,再告诉我们。可是,我想现在就知道,你怎么说?”

        小娜娜沉默了一会儿,说:“我再好好想一想,行吗?”

        旭哥沉下脸,说:“你再怎么想,都是一样的。就比如说,如果现在我父亲过来找我,我又能怎么办呢?躲到什么时候?想解决问题,就是现在面对面坐下来,说个痛快。他有原因他有理由,让他摆出来,看他能说出些什么。”

        小娜娜似乎有所触动,坐正了,说:“如果她说不出什么理由,就是想让我给她养老,怎么办?”

        旭哥目光犀利,字字铿锵道:“她说不出理由,她当年就是遗弃,遗弃未成年的孩子,是犯罪!就算到了法律面前,她遗弃你在先,法律就不会支持她的诉求。只有你施舍她,没有她胁迫你,知道吗,杜娜?”

        小娜娜把我放在电脑桌上,跟我对视道:“昱久,你也这样认为吗?我是应该马上跟她见面,当面锣对面鼓地说清楚吗?”

        我走过去敲击键盘,让智能语音读出来:我支持你,小娜娜。没有必要犹豫不决,还有什么更坏的你不能接受的结局吗?没有了。我希望你快刀斩乱麻,不要一直在这里纠结,不上不下地,延长自己痛苦的时间。

        小娜娜半晌没说话,然后幽幽道:“我当然还有一点幻想和期待。我怕立刻面对面说清楚,自己连最后的一点幻想都没有了。”

        旭哥冷冷道:“期待。我倒认为,你期待一下江伯母的爱护,以及我姥姥的心疼,会更现实一些。”

        旭哥的意思,我懂。他这么严厉,自然是希望我用温柔的方式。以不同的方式配合,但不用事先约定,这才叫默契。

        我打字:生活的复杂性,永远超过我们的想象。或许你妈妈真的有苦衷,如果是那样,早一天知道,早一天母女相处,不是更好吗?为什么总是想最坏的那个可能呢?

        “嗯,今天下午,”小娜娜苦笑道,“我还用类似的话劝过林老师呢。她说,原是来跟江老师说分手的,可是,看到江家两位老人小心翼翼的眼神儿,又心软了。她说,他们(包括江老师)都是很好的人,她就是想不通,为什么自己跟他们相处不好。我就鼓励她,再给彼此一个机会,或许结局就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