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魂穿成猫的少爷在线阅读 - 第128章 我太傻了

第128章 我太傻了

        “第一次跟你爸爸联系,我给他汇了一点钱,让他把你的照片给我寄过来。”她语调平缓地说着,看得出来她是忍着泪的,或许她也不想哭哭啼啼吧。

        我喝着豆浆,把两只耳朵给她,但我的眼睛,偶尔还会很快地扫过她的脸。

        “跟你爸离婚时,我是签了字的,我负担一半的生活费。”她继续说,“什么是一半的生活费?我就凭自己的心、凭本事,能寄多少就寄多少了。”

        我有点质问她的冲动:你凭的什么心?有心的话?会扔下自己的孩子吗?但是我忍了。不过是给她两只耳朵,听过就算了。东方旭说的好,看她能说些什么!

        “可是,你爸爸说他在外面打工,没有你的照片。”她似乎也平静下来,眼里不再闪烁泪光,“他让我直接跟你后妈联系。我给她打电话,那时还没有手机,打的是前院儿成财家的电话。她跟我说,以后不用打电话。直接把钱汇给她,她就寄照片给我。”

        “她很会说话。她说,男人家心粗,又在外面,照顾不了你。她在家一边照顾自己的儿子一边照顾你,很方便。让我不要担心,都是当妈的,将心比心,她亏待不了你。何况,她叫我妹妹,她说何况妹妹你还给生活费。更错不了了。”

        “我不仅寄钱,我每个季节都给你寄衣服,鞋子袜子。她也讲信用,每次收到我的钱,或者东西,都会给我寄你的照片。都是在你学校里拍的,还挺清晰挺好看的。我不跟她通信,所以,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拍的照片。”

        “我从来没看见过新衣服新鞋子新袜子。”我语气平淡道,“我穿的都是她从娘家带来的,别人穿小了的衣服鞋子袜子。你看照片,都没看出来吗?”

        她听了我的这一句,眼泪唰地一下涌出来。我叹了口气,把那叠餐巾纸推给她。她赶紧拿起纸抹眼泪,抹完了还有,抹完了还有。好一会儿之后,她才冷静下来。

        她红着眼睛笑出来,笑得比哭还难看,她说:“我太傻了。我寄了东西寄了钱,回执都是留着的,跟你的照片放在一起,算是念想儿。可是没想过,你收不到。”

        我知道自己还是心软了,回应道:“你的钱,我也算用到了。舅舅偶尔去看我,塞给我一点钱。后来我才知道,你给舅舅寄过钱,让他给外公外婆买吃的。”

        她脸上现出笑容,随即又泪眼婆娑道:“我怕你舅舅来找我,每次都换地方换邮局。”

        “你为什么怕舅舅来找你?”我终于问出来。忍住了问她为什么不要我,但是真的很好奇,为啥她连舅舅也不联系。

        她又抹了几把泪水,说:“我太傻了。一步走错,步步错。回不去了。”

        我也笑自己傻,总想帮她找个理由,却总是失望。于是,只好回到最初的问题:“你怎么想起要找我了?是想供我上大学吗?”

        她愣愣地看了我一眼,又抹了抹眼睛,语气平静道:“我想明白了,所以就想找你了。你高考之后,我是寄了学费的,每年都寄。我真傻,为什么那时不去找你,直接把学费交到你手上,你就能上大学了。”

        我无奈地看着她,问道:“你拿了这么多钱出来,看来是日子过的不错。”

        她点点头,说:“我如今想明白了,也没有啥事儿不能说了。我当年坚决跟你爸离婚,狠心丢下你,一个人跑出去,连你外公外婆都不管了。”她哽咽道,“是因为,我以为自己得了绝症,活不了多长时间了。”

        我意外地看着她,不知道这话又是从何说起。

        她叹了一口气,说:“你长大了,应该也懂了。可是我当年不懂。”她表情变得讪讪地,抹着脸说,“我自己不舒服,悄悄去镇上看大夫,那个大夫说我子宫里长了瘤子,需要到大医院再查查,她用手摸着说可能比较大了,要做手术。”

        她的眼泪又涌出来,哽咽道:“我问得花多少钱,她说住院手术营养加起来,怎么也要几千块。如果是恶性的,她摇摇头,没往下说,让我赶紧到县里的医院去看。”

        “就为了这么一个可以看好的病,你丢下我?”我简直不知道,自己要不要转身就走。这么可笑的事,就是我被母亲抛弃的理由吗?或者,这只是她的托辞?

        她点点头,说:“当时,咱们家别说几千块,就是几十块也拿不出来。我想着如果借了很多钱去治病,最后人又没了,你们父女俩的日子要怎么过?咱们隔壁村就有这样的事。就这样我谁也没商量,一咬牙就走了。我想,如果我死在外面的话,你外公外婆恨着我,也不会心疼。”她哽咽难言。

        我想,好吧。或许,也有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我问道:“那你什么时候知道,自己不会死了?”

        她越发地讪讪起来,道:“我这大半辈子,就成了笑话!如果只是我自己受累受苦也就罢了。牵累了孩子,牵累了老爹老娘。”

        她并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或许,她觉得什么时候知道的,已经不重要了。反正是那个出走的决定做错了,之后一错再错。

        我也不知道要不要原谅她,安慰她,只觉得好累。如果她当年的决定,造成了她大半辈子的笑话,那么,我的童年和少年阶段,所有的苦和泪,又成了什么呢?

        “娜娜!”她怯怯地看着我,“我不配做你的妈妈。我对不起你,我也没脸得到你的原谅,可是我得告诉你,这么多年是怎么回事。如果你愿意给我机会,我也愿意补偿你。”

        “这么多年,你也不容易,舅舅说的对。”我选择结束今天的见面了,因为我突然很想哭,我用自己全部的力气忍着,说,“你只是对不起外公外婆。你不欠我什么,我原谅你就好了。就这样吧,我走了。”说完,我站起身就走。

        她从后面追上来,说:“娜娜,你穿的太少了,我买了外套给你。你穿上,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