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魂穿成猫的少爷在线阅读 - 第135章 逃离兰苑的根本原因

第135章 逃离兰苑的根本原因

        “你怎么又跑出来了?”旭哥凉凉地说道。他正对着穿衣镜打领带,分半个眼神儿给我。

        我跳到桌子上,唤醒电脑,打字:你怎么知道是我?

        他哼了一声,道:“我自己养了三年的猫,当然知道它的习惯。这个时间,正是它睡大觉的时候。”

        好吧,养了三年的猫,和认识才一个月的弟弟,更了解谁,也是不言而喻了。我还能说什么呢?

        我看了一下电脑上的日期,打字:我已经好几天没出来了,出来跟你汇报一下思想动向,不行吗?你穿这么正式,要去哪儿?

        他穿上西装,前后左右地看镜子,说:“老夫人说让我在董事会露个脸儿。二夫人说我肯定要从中层做起。因为我跟你不一样。我原来是纯搞技术的。在我原来的公司也刚刚做到中层。”

        我打字:那我做的是什么位置?

        他走过来,取消了我的智能语音,撸了猫一把,一边说:“听老夫人说,你很能干,一直在给二夫人打下手。”

        他坐下来,揉揉猫的脑袋,又说:“这几天怎么样?有什么进展?我相信你,一直在努力配合栗博士和杜娜,努力在恢复知觉。”

        我打字:昨天,我听到声音了,嗡嗡嗡,一开始我不敢确定。感受了好久,才知道,确实是听见了。

        “是吗?”旭哥两眼发亮,“一会儿我问问栗博士。”

        我打字:怎么问?他难道能知道,患者的这种不为人知的进展吗?你也不该知道。

        他又揉揉猫的脑袋,说:“我自然有我的办法。那,你能确定那嗡嗡声是什么声音吗?很大声还是很小声?”

        我打字:很小声。像蚊子叫一样。我猜想,或许是小娜娜在我耳朵边说话。

        旭哥笑了,说:“她确实经常在你耳朵边说话,有时还唱一些走调儿的歌。难为她,好几个小时,就围着你的床转悠。偶尔用温水帮你洗脸洗手。栗博士给了她一种润肤乳,可以做按摩用。她就帮你按摩脸和手,还有耳朵。”

        我打字:按摩和洗脸我都知道。她的手和栗博士的手,我也能区分开。只是,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听清楚她说话。

        “会很快。”旭哥拎起旁边的小毯子,裹住猫抱起来,说,“是我把猫放到你枕头边,你才能出来跟我交流。我也左右为难,想跟你说说话,可明明知道,你必须在身体里,栗博士和杜娜的按摩才更有效。回去吧,昱久,很快,我们就可以直接交流了。”

        我对着电脑伸出小爪子,他却没有让我回去打字,他笑道:“知道你想说啥。杜娜很会讨人喜欢,她正在教老夫人手编毛线,说可以健脑。我姥姥也跟着一起学,两个老太太非常开心。连老太爷都要参与这种小手工了。你放心,老韩也很照顾杜娜。”

        他把猫抱到外间,放在我的枕头边,说:“杜娜一会儿就来了,你快回去。她帮你洗脸洗手时,你不在身体里,怎么感受她的手?没有强烈的愿望,你的感觉能那么快复苏吗?听话,乖!”

        他最后摸摸猫的脑袋,把毯子盖好,就离开了。

        虽然,我想跟小娜娜说话,但是,我确实更想能够恢复全部知觉。我幻想着哪一天,突然握住小娜娜的手,她一定会很开心。我当然就更开心了。

        我从旭哥身体里醒来时,也很想跟小娜娜好好聊天,用全部的知觉去感受她的存在。可是我时刻都记得,那不是我的身体。

        我穿越到猫的身上,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在哪里,后来,知道自己的身体在哪里了,又不知道怎么回去。能够从人类的身体里醒来,已经是曲折地实现了愿望。

        我一直记得,小娜娜用她的手指拨弄旭哥的吊坠,而吊坠正放在旭哥的掌心,我能感受到她的指尖,但是我又不能放任自己去感受。

        那样的情况下,越是渴望跟小娜娜亲近,就越是不能接受自己活在别人的身体里。何况,明知道那是旭哥的身体。

        这也是我毅然决然地跟着安德鲁离开,逃离兰苑的根本原因。

        我还记得,上次小娜娜在超市门口偶遇自己的妈妈,她蹲在墙角,哭得那么无助,我多么希望自己有个人类的身体,拥她入怀,给她安慰。

        可是现实是,我只能钻到她怀里,让她抱住一只猫。

        她在车上跟舅舅发微信,是戴着耳机的,我听不见舅舅说了什么,但我听得见她无声的哭泣,以及她悄悄抹去泪水的声音!

        从车上下来,旭哥把她裹在自己的风衣里,俩人快步地跑进别墅。

        而我,只能在猫笼里,跟小研究儿挤在一起,眼巴巴地看着她在别人的怀里取暖。虽然知道那是旭哥,也知道旭哥对她没有那份心。

        可是我知道,小娜娜对旭哥是有过心思的,只是,她没有表达出来,是我看出来的。

        旭哥为了让我回到自己的身体里,曾经说,她生病了,你连一杯水都不能给她倒。我岂止是不能给她倒水,我的这副残废身体,可能最终也做不了什么。

        旭哥告诉我,我的后脑头骨,至今还没长好,用一块特殊的生物材料保护着,连枕头都是特质的。我猜想,那块头骨,可能永远也长不好了。

        旭哥说,我作为昱久时,也有一枚吊坠,跟他的那一个形状相同,攀岩会所给送回来后,在老夫人的授意下,由萧教授亲手放入那个特质的枕头里。

        旭哥猜测,我最终能够从自己的身体里醒来,或许,跟那枚吊坠有关。

        而跟我灵魂互换的那只猫,曾经寄居在吊坠里。它是旭哥的猫,似乎也是冥冥中的定数。这样看来,小娜娜结识我们兄弟俩,还真是特殊的缘分呢。

        现在,我的这副身体正在逐步恢复知觉。但最终能恢复到什么程度,还不知道。如果只能恢复一部分功能,我又要怎么办?

        我真的要以一副残疾的身体,拖累小娜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