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魂穿成猫的少爷在线阅读 - 第144章 更像一只黑背

第144章 更像一只黑背

        “老夫人,我跟您辞行来啦!”菊菊奶奶跟老夫人寒暄之后,说明来意。

        “这就要走吗?”老夫人惊讶道,“旭儿也没跟我提前说一声,我也好让老韩帮你们安排。”

        奶奶说:“午饭后走,下午走暖和。旭儿知道您事儿多,直接跟老韩说的。老韩已经安排妥当了。我带着丫头一起走。”

        老夫人看向我,笑道:“还真是亲孙女一样,走到哪儿跟到哪儿。亲家,你真是让我羡慕。”

        这话说出来了,估计各人心里都是一动。老夫人唯一的亲孙女,让她自己儿子带着离家出走了,就没见过面儿。而这件事,也是菊菊奶奶心里的伤疤。

        菊菊奶奶却马上接话道:“老夫人的外孙女都给您添曾孙了。还说这样的话,哎!让我没话说了。”说着笑起来。

        老夫人也笑了,道:“娜娜,经常陪奶奶来兰苑走走,旭儿来的时候,就把你们带过来,很方便的。我还等你教我手编毛线的新花样儿呢。”

        我赶紧点头儿,道:“老夫人,都怪我学艺不精,我这之后一定好好学。下次,我还可以给您做好吃的,每次都不重样儿。”

        老夫人跟我聊了一会儿学厨艺的事,然后,我和奶奶又跟旁边的陈爷爷辞行。他难得地收回浑浊的目光,看着我,口齿不清地说:“昱儿……”

        老夫人跟他说:“你脑子里也没别人了。昱儿那边,老韩会安排好的。放心吧。”

        陈爷爷两手动了动,道:“娜娜……”

        老夫人笑道:“行,看来你真的是恢复得很好。你说对了,这丫头叫娜娜,她教咱们做手编。她要跟亲家老太太回家了。下回再来看你。”

        老先生胳膊抬不起来,但把手抬起来晃了晃。老夫人对奶奶跟我说:“他在跟你们说再见呢。”

        我们跟陈爷爷也挥手说再见,就回房间了。其实午饭的时候还会见面。但是吃午饭时,就没提这个了。

        老夫人倒是提起,上次的真丝布料,说定制的衣服需要一些时日,好在真丝的裙子,要明年夏天才能穿。等成衣做好了,她就让人送到津城去。

        下午,我们要离开之前,我又到旭哥的套房来看昱久。他已经又跑到小三子身上了,旭哥说不许他出门,只在这里说句话,我们就走了。

        我摸摸两只猫的脑袋,说:“不是有手机吗?你跟小研究儿可以经常给我发消息。”

        小研究儿领头儿跳到我怀里,小三子也跳上来。俩猫加一起也十几斤了,我抱着还真有点费劲。

        旭哥笑道:“好啦好啦!送君千里终须一别。都下去啦,去陪昱久!”

        我再摸摸两只猫的脑袋,放手让他们跳下去,然后转身走出房间。我其实也不敢看小三子的眼睛,他跟旭哥说,让我陪着菊菊奶奶去津城,但又不愿意我走,我何尝不是呢?知道自己应该走,又不舍得走。

        车上,菊菊奶奶正跟司机说话。司机就是老关的儿子,叫关鑫。刚才旭哥说,这段时间关鑫一直跟着他。当司机,当助理,当秘书,是一个精力充沛的多面手儿。

        我多看了几眼。发现这位关鑫身材高大,肩膀很宽,长着宋姐姐的大眼睛,老关的大鼻子,相貌还挺好看的。

        他回头儿对我龇牙一笑,道:“娜娜,我爸我妈老夸你,第一次见着人。你得叫我哥,我比你大两岁。”

        我才不吃他这一套,笑道:“可是我已经跟你妈妈叫宋姐姐了,肿木办?”

        菊菊奶奶笑道:“小关哪,你跟我家丫头说话,要小心。”

        关鑫呵呵一笑,道:“奶奶,您老放心,我吃不着亏。”说着他又回头看我一眼,道,“职场上这样的事儿太多了。叫年纪大的女同事姐姐,那是你会说话的表现。但是辈分错不了。你说是不是,娜娜?”

        “专心开车,不许回头儿了!”旭哥说道。他的面瘫脸又犯病了,也不知道他在琢磨啥事儿,一上车就皱着眉合着眼,一句话不说。

        关鑫对旁边的菊菊奶奶嘿嘿一笑,道:“奶奶,旭哥可像老板了。”

        奶奶笑道:“小关哪,你旭哥从小就不爱笑。看着没话语,但心里有数儿。小关你别嗔着,他心里热着呢。旁边谁的事儿,都在他心里。”

        “我知道,奶奶。”小关笑起来跟宋姐姐很像,细皮嫩肉的,除了遗传了那只大鼻子,跟老关根本不是一个气质。

        菊菊奶奶说:“小关哪,父一辈子一辈,老关是老关,你是你。关起门来,当然你们是一家人,但是在工作中,做起事儿来,还是得看发展,你跟你旭哥的日子还长远着呢。”

        “那是。”这个关鑫,简直是不笑不说话,“奶奶,您放心,我也二十好几了,在部队里摸爬滚打过,跟老韩也学过一段时间。我不能说别的,这个事儿还是门儿清滴。”

        菊菊奶奶笑道:“好孩子。奶奶年纪大了,脑子也慢了。但是有些道理还记得。生意做得多大,道理都差不了。你别嫌奶奶唠叨。”

        关鑫看着奶奶呵呵一笑,把目光放到路面上,说:“奶奶,我听懂您的意思了。我这不还惦记着,旭哥将来做了更大的老板,我给他当助理,那——”他雄赳赳地转了转脑袋,笑道,“我得多威风,您就瞧好儿吧!”

        菊菊奶奶哈哈大笑,说:“你这孩子,真会说话。难为老关和宋姐怎么培养的。”

        我忍不住插话,笑道:“小关,我常常说,老韩就是一只老狐狸,当他面,我也说过。你是他徒弟,你就是一只小狐狸呗?”

        关鑫嘻嘻地笑,在车内后视镜里,对我挤眉弄眼儿,道:“娜娜,你可是高估我了,我跟老韩连皮毛都没来得及学会,就跟了旭哥。我觉么着,自己比旭哥的期望还逊一点,可能多多努力,更像一只黑背!”

        旭哥在旁边,毫无征兆地噗地一声,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