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魂穿成猫的少爷在线阅读 - 第151章 因为你吃了胡萝卜吗

第151章 因为你吃了胡萝卜吗

        “andrew,昱久叔叔还没醒吗?”一个男孩儿的声音吵醒了我的浅眠。

        刚才,我被小郭喂了一些吃的喝的,胃里很不舒服。整个喂食过程,也让我感到很疲惫。

        我跟那些真正的深度昏迷者不同,我有触感,所以对于被鼻饲很反感。但我又不能拒绝,唯一的办法是,赶紧醒来,自己用嘴巴吃饭。

        刚才那个小男孩,对于安德鲁这个词的发音非常标准,有着英国贵族小男孩儿的口音。等等,英国贵族?我对自己脑子里跳出来的这个词惊到了。

        没错,如果我的大脑是一块硬盘,那么它里面的数据还存得好好的,只是,我不能随意取出来用。总是在不经意间,提取到一些数据。

        “对呀!杰夫,你不要碰他哈。”安德鲁回复道,他坐在我的右手边,轻轻地揉搓着我的手臂,他又说,“医生指定了,只有几个人可以碰昱久。”

        “医生为什么会指定你?因为你吃了胡萝卜吗?”男孩悲愤地问。

        安德鲁笑道:“没错。不信你可以去问问你妈妈。我不仅爱吃胡萝卜,我还爱吃菠菜、芹菜、紫甘蓝,颜色鲜艳的蔬菜我都爱吃。这几种菜,你是不是都不吃啊?”

        “我才不在乎呢!”小男孩更激动了,“我妈妈总是跟我说这个句式。你如果吃了胡萝卜,大家都会喜欢你。你如果吃了芹菜,大家都会喜欢你。我才不在乎呢!不喜欢就不喜欢,我就做个坏孩子好了!哼!”

        安德鲁笑道:“既然都不在乎了,还那么大声干什么?过来,杰夫,我看着你,你就可以摸摸昱久叔叔的手了。过来吧。”

        噔噔噔,小男孩跑到安德鲁这一边,小声儿问:“医生不会知道吗?”

        安德鲁正经道:“如果你就这样摸,医生当然会知道。但是现在我在你手上吹一口气,你的手上就有了胡萝卜的香甜味儿了,再去摸昱久叔叔,医生就不会知道了。”

        “你吃完胡萝卜,没有漱口吗?”小男孩问。

        安德鲁的舌头,打了一下结,说:“什么呀?杰夫,你听叔叔说,吃了胡萝卜,就能拥有这样的魔法了,知道吗?你要不要摸了?”

        “要。”杰夫干脆地答应,又问,“是不是吃了胡萝卜,再摸昱久叔叔,他就会更早醒来?”

        “答对了!”安德鲁打了个响指,说,“来,我先检查一下你的手,嗯,还不错,我闻到了洗手液的花香味儿,你真的好好洗手了。你很棒,你摸过之后,昱久叔叔或许就醒了。”

        一个肉乎乎热乎乎的小手,覆盖在我的手背上,慢慢向指尖挪动。

        安德鲁笑道:“怎么样?摸到昱久叔叔的手,是不是特别荣耀啊?”

        杰夫把呼哧呼哧的热气喷到我的手上,说:“andrew,其实最荣耀的才不是这个,是我的钢琴曲得到园长的表扬!她还送给我一只玻璃的奖杯。”

        “哦哟!”安德鲁道,“杰夫是得了年度大奖了吗?”

        “不是年度大奖!”孩子懵懂地说,“是艺术节大奖。妈妈早就说了,如果我在莱茵国际学校的艺术节上得奖,就带我去参加国外学校总部的艺术节。”

        “这么厉害呀!”安德鲁赞叹道,“莱茵国际学校是不是从幼儿园到小学到中学都有啊?那么多学生你得大奖啊?”

        “嗯嗯!”孩子还在用他的小胖手抚摸我的手,一边说道,“对呀,我就是得了大奖,可是昨天妈妈只顾着跟爸爸吵架,都没有仔细看我的奖杯。”

        “大人们都很任性,你要学会原谅他们。”安德鲁道,“杰夫,等他们和好了,就会过来向你道歉了。”

        孩子却并没有接话,而是轻声儿地说:“andrew,昨天,幼儿园的美女老师索菲,教给我们一个新的魔法。她说,用自己最喜欢的东西发誓,就可以得到小礼物。那我用一下这个魔法给昱久叔叔,好不好?”

        “好啊!”安德鲁郑重地说,“如果你这个魔法有用了,你可不可以教教我啊?”

        杰夫豪气地说:“那当然了!你是我最喜欢的叔叔了,我常常跟幼儿园的小女生们说起你,我就说我有个叔叔叫andrew,他是个最厉害的魔法师,他能让小研究儿站起来!”

        安德鲁讪讪地笑起来,可见他多少还有点自知之明。他说:“先别说这个了,杰夫,赶紧用一下你的魔法吧!”

        “好!”杰夫握住我的指尖,郑重道,“我用我的‘眼镜蛇’发誓,昱久叔叔一定会很快醒过来!”

        我也希望小杰夫的魔法能够管用,这样他就会成为幼儿园里面的大魔法师了。我奋力地抓了一下手指。

        杰夫倏地松开他的小肉手,叫道:“andrew,魔法灵验了!”

        安德鲁马上扑过来,道:“哪一个哪一个?杰夫,他的哪一个手指动了?”

        “这个!”杰夫用他的指尖按住我的食指,说,“它刚刚这样动了一下。”

        我想,大概他用自己的手指模仿了一下。安德鲁“嘘”地一声,说:“我们再仔细看看,他还会动吗?”

        我又用力地去抓手指,但我并没有感觉到,自己的手指动了。包括刚才杰夫说的那次,我也仅仅是抓了一下,没有寄希望,不想真的动了。

        “是真的动了吧,杰夫?你看见了吗?”安德鲁激动地问道。

        杰夫那边道:“是我的魔法灵验了!我是魔法师了!”小男孩又是叫又是跳,用他自己的方式在庆祝,自己成为魔法师了。

        安德鲁道:“对对对,你是魔法师了。快去,杰夫,快去叫大人们过来,就说昱久叔叔醒了!快去!”杰夫答应着,噔噔噔跑出去。

        “昱哥,你听得见我说话吗?”安德鲁颤抖着嗓音道,“听得见的话,你就再动一下右手食指。”

        我几乎是用了全身的力气,划动了一下指尖。动了!我自己感受到了!我的食指指尖,感受到了在床单上的轻微划动。

        “你真的醒了,昱哥!我就知道,”他又开始哭唧唧,“我就知道,你会醒来。而且,上次你的手指动也是我发现的。昱哥,你能不能连动两次啊?”

        我试了一下,没实现。

        这时,噔噔噔脚步声传来,刚才小家伙跑出去就没关门。

        他呼哧呼哧地喘了一会儿,说:“andrew,我妈妈在哭,我爸爸也在哭!”

        “在哪儿?他们在哪儿?”安德鲁骤然站起。

        “在太姥姥的房间里。”杰夫喘着气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