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魂穿成猫的少爷在线阅读 - 第164章 嗨昱久,终于见面了

第164章 嗨昱久,终于见面了

        这算是我跟他的第一次见面吗?

        两周不见,他的头发又长长了一些,比光头的时候好看多了。病床上躺了三个多月,他明显比东方旭要瘦,脸色苍白。

        之前,看他合着眼长眠不醒的样子,还没有那么多感受,这一睁开眼,就完全不一样了。尤其是整张脸只有眼睛在动,嘴里还插着个管子,平添了许多陌生。

        我听安德鲁说了,昱久的面部并没有完全恢复功能,眼睛能睁开,嘴不能自主张开,只是能轻微地动一下嘴唇,脖子也是不能动的。

        安德鲁还说,昱久跟栗博士表示,他的脸是木的。既然脸上不能动,就没有表情,只有一双大眼珠子转来转去,这情况看上去跟东方旭的面瘫脸,应该很像啊!

        可是不。或许我对东方旭的脸太熟悉了,或许我对闭着眼一动不动的昱久也太熟悉了,这张闪动着一双冷漠的大眼睛的面瘫脸,我不熟悉。

        在他终于看向我的那一刻,我莫名地感到一种压力,希望他赶紧转开视线,不要再看着我,但又悄悄地开心着,他正在看着我。

        那一瞬间,我好像忘记了他曾经是猫的形象,也忘记了他曾经是旭哥的形象,他就应该是现在这个样子,我在心底对他打了招呼:嗨,昱久,终于见面了!

        老夫人仍然没有当众宣布,昱久是旭哥的双胞胎亲弟弟。所以,菊菊奶奶悄悄地握住了我的手,我明白老太太的心情,她对着自己的唯二的亲人,却只能表现得像一个亲戚。

        老夫人让大家都散了。我赶紧搀扶着菊菊奶奶后退了几步,靠墙站着,让其他人先离开。

        凭着我对奶奶的了解,老太太并不是想要多留一会儿,而是她老人家浑身颤抖,她在极力地克制自己,不让自己悲伤。

        老人把身体几乎都靠在我身上,使我担心,她随时可能晕倒。但我了解这个小老太太,她要强了一辈子,一定不希望自己的脆弱摆在众人面前。

        所以,我装作不知道,轻声儿地对老人家说:“奶奶,让他们先走,我们最后再离开。”

        老太太含糊地答应着,回头看向昱久。我也扭头看过去,发现昱久正看着我们。他的目光,好像跟刚才不一样了,没有那么专注,没有倾注那么多感情。或许,他也在掩饰,他是所有秘密的知情者这个事实。

        “走吧,奶奶。”我很小声很小声地说道。

        奶奶捏了一下我的手指,算是同意了。我搀扶着老太太,转身走向门口。就这么一分钟左右的时间,老太太已经控制住了自己,她腿脚有力地走着,让我在心底无比佩服,又在不知不觉之间,模糊了双眼。

        这是陈家,是陈氏的兰苑,刚才离开的那一群人,都是老夫人的血亲。而对于菊菊奶奶,只有病床上的那一个,仅能闪动眼睛的人,才是她的血亲。

        老人仍然握着我的手,步子沉稳地走着。看见电梯那边刚刚合上门,门口和走廊里都没人了,她的步子才慢了下来。

        我搀扶着老太太的瘦得好像只剩骨头的手臂,感受着她苍老的手,我不能让自己流泪,我使劲儿地眨眼,把泪水憋了回去。

        我尽量让自己的语气轻快,小声儿地说:“奶奶,这回好了,昱久彻底醒了。”

        老太太又捏捏我的手指,说:“丫头,你说,我能在这里多呆几天吗?”

        老太太的语气很平静,但她没有跟我对视,我想,她应该还是在压抑自己的情绪吧?

        我装作没看见她的表情,笑道:“奶奶,这有什么问题?过几天,旭哥就要飞去s市了,他跟我发过微信,说他走之前要来兰苑,看看昱久。现在他临时有事出去了,办完事自然要回到这里,你就在这里等他呗!”

        老太太站住了,捏捏我的手,说:“丫头,”我回头跟她对视,她满脸堆着笑,“老太太我怎么就那么有运气,有你这个丫头陪在身边呢?”

        老太太的笑其实还是僵硬的,但我能感觉到,她已经缓过来了,不再那么紧绷。我其实很为老太太心酸,但也为她高兴,由衷道:“小老太太,你又哄我,是有啥事儿要我帮忙吗?”

        老太太松开我的手指,拍了一下我的手背,说:“小鬼头!不是你整天哄着老太太我高兴吗?我啥时候哄过你?”

        我搀扶着她继续走向电梯,笑道:“走啦,小老太太,回到房间,我给师父打个电话,告诉他咱们过几天再回去。对了,”我拉住老太太站住了,笑道,“我还得让辉哥跑一趟家里,阳台上的被罩,明后天他得给咱们收起来”

        老太太笑道:“亏了你给他一把钥匙,不然等咱们回去,被罩都晒坏了。在暖气屋子里,这几天的大太阳还了得?”

        我也笑道:“辉哥又得崩溃了,交给他的事儿,越来越琐碎!”

        回到二楼客房奶奶的房间,还没等我把电话拨出去,就有电话打进来了。奶奶刚好走开,去倒水,我接起电话。

        “杜娜。”旭哥那边有风声,应该是在户外,他的声音有点干涩,透着急躁,“你跟姥姥在一起吗?别告诉她我接下来的话。暂时先别说。”

        我答应着,对走到近前的老太太说:“奶奶,是岳林,他可能急着走,我出去看看哈。”

        老太太看了看窗外,说:“他要走就赶紧走吧,不然走夜路我可不放心。”

        我答应着,走出了房间。

        “说吧。我听着呢。”我走向电梯。

        东方旭说:“我父亲摔伤了,我可能要过几天才能回去。”

        “谁?”我问出来,才反应过来,“你是说……”

        “对。”他没让我说出李大坤的名字,马上接话道,“我正在这边县城医院里,等着,手术还没完。需要做完了手术,才能知道之后怎么安排。”

        “很——严重吗?”我脑子有点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旭哥为啥急着给我打电话。

        “没有生命危险。”他急躁道,“好在老韩在这边留了人手,发现的很及时。”

        这意思是老韩之前偷偷去看过李大坤之后,留人手保护他了?我来不及多想,忙问道:“你需要我做什么?”

        “兰苑那边,只有你了解前前后后的事。”东方旭的语气急躁到不耐,“你去找老夫人,单独跟她问问,究竟怎么办。别人去问,我都信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