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魂穿成猫的少爷在线阅读 - 第169章 我按你的意思在认真做事

第169章 我按你的意思在认真做事

        自打睁开眼,就想好好看看她,听她说说话。可是总有别人在场,好不容易跟小研究儿被送到她房间了,又话不投机。再说了,总不能让她熬夜陪我说话。

        被安德鲁接回三楼套房,我郁闷地睡去。早晨醒来,一睁眼,就对上旭哥无神的熊猫眼,我诧异地瞪大了眼(对,我能表达情绪的部位,主要就是这个器官)。

        旭哥怎么连夜赶回来了?

        “醒了?”他嗓音略沙哑,清了一下喉咙,又道,“我搭飞机回来的。你终于睁开眼了,我不回来看看,怎么睡得着?”说着,他把小三子抱进里间。

        我抖动着右手食指,转着眼睛满屋子找人。

        旭哥道:“你找什么?要手写屏?是不是找安德鲁?他跟两只猫一起,睡得正香。”他起身绕到病床右侧,把手写屏塞给我。

        我写了个“s”。他看了看,说:“你让我去睡觉?实话说,我很累很累,可能是累过劲儿了,反倒睡不着。我跟你说说话,再去睡。”

        我写了两个字母“cf”。他抹了一把脸,道:“我吃不下。”他看着我,两眼发红,也不知是熬夜熬的,还是要哭。

        我写字母“ss”。他看了之后,道:“你是让我说说?我其实想说一言难尽,也想说,不知从哪儿说起。”

        他叹了口气,起身去倒水,咕咚咕咚喝下去,走回来坐下,说道:“昱久,你失忆了。我好羡慕你。”他的眼里,没有哀伤,全是痛苦。

        他说:“其实,他走的时候,据说我还不会叫爸爸。多年来,我也没怎么看过他的照片。所以,昨天第一眼看见他,我就跟做梦一样,根本没有什么实感。”

        我写道“tkn?”我的意思是,他看见你了吗?

        旭哥道:“他看见我了,我和老韩赶到时,他已经被老韩的人,送进县医院的手术室。老韩在飞机起飞前,已经联络了省里最好的骨科教授,他们差不多跟我们同时抵达县医院,教授直接进手术室了。我们在门口等了五个小时。”

        他皱着眉头,缓了口气,才又说:“他从手术室被推出来时,已经清醒了。他头发灰白,眼窝深陷,看见老韩时,眼里没有任何波动。老韩告诉他,我是旭久。他看了我一眼,也没什么表示,就合上眼不看了。”

        旭哥起身走到阳台门口,拉开两层窗帘,对着外面站着。我想,他透过玻璃门和阳台的玻璃窗,大概可以看见远山和雾霭。

        从我的角度,只能看见一小片天空,灰黄一色,不知道是雾还是云。我想,他烦躁的,大概是父子相见形同陌路吧?或者是惶恐,见了父亲,心中却无感?

        旭哥走回来,坐下来看着我。他两眼平静了很多。他说:“见面之前,我以为见了面我会恨他,会扭头就走。可是,实际情况是,我没恨,也没走。我平静地听着,老韩和骨科教授的对话,知道他躺一个月左右,就可以恢复行走。”

        他两手扶着床沿,好一会儿,又道:“我不知道,之后如何面对他。我接受了老夫人的安排,当然,我也不能不接受。老韩几天之后,就会把他转运到京城的专科医院。”

        我写道:l?

        旭哥点头道:“你说林春晓?老韩已经通知她了。”他表情复杂,“老韩会告诉她一切。我是逃跑的。但我终究要带她来见姥姥。所以,”他抓抓额头,“烦!”

        我写道:去cf!

        他皱着眉头道:“我不去吃饭,我谁也不想见,只想睡觉。”他扭头儿看里间,“安德鲁也不知道啥时候能醒。”

        我写字:我房间。为了怕写重叠了,我一个字一个字地写给他。

        他帮我删掉写完的字,说道:“这倒是个办法,你的套间没人注意,我锁好了门,谁也甭想见到我!”

        我想笑,但是面部神经不给力。旭哥这是被一系列复杂的感情纠葛压趴下了,竟然说出这么幼稚的话。

        他是一个很较真的人。说完了话就进了里间,拎了一袋子衣物出来,然后跟我说:“我帮你叫人来。我要睡到自然醒。”

        旭哥的这个反应,我能理解。连跟他相依为命的姥姥,都被他排斥在外,可见,他是要缩到壳里,好好休息。

        同时,以我对他的了解,等他出来时,必定已经推理清楚了,他将如何去面对这些,当下他不想去面对的亲人。

        今天是利哥值班,他帮我做了清洁,又给了鼻饲。他说栗博士今天会晚一点,因为正在跟老师跨洋视频连线。

        我猜想小娜娜应该要来了,她一定是陪着姥姥吃完早饭,就会来。但是我猜错了。小娜娜和姥姥没来,来了另外两位女士。

        叫陈芸华的表姐,陪着那位戴孟绮来了。戴小姐一进门,就抛下芸表姐,奔到病床前,说:“昱久,你睁开眼睛了,真是太好了!你想起了什么没有?”

        我安静地看着她,无比庆幸自己还不会说话。客观地说,她并没有做什么危害我的事,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想看见她。

        芸表姐笑道:“绮妹妹,昱久还不能说话。”

        戴孟绮小心地拿起床头柜上的手写屏,送到我手指下,说:“昱久,我知道你现在需要人照顾,我也想每天都来,为你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可是,我不能一直住在这里。你知道,我也有自己的事业。”

        她看了芸表姐一眼,对我说道:“你曾经跟我说过,不要学着别人,每天除了吃和睡就叽叽喳喳。我按你的意思在认真做事。我做的高端定制复古服装饰品,已经很有起色了。品牌是真的在活着,不是靠我爸爸和兄弟们的接济。”

        芸表姐抿着嘴笑道:“这个我可以作证,我去参观过绮妹妹的几家门店,也浏览过线上的旗舰店,那些丝绸绣花的衣饰,真的是很受欢迎哦!”

        戴孟绮笑着跟芸表姐对视,道:“芸姐姐是我的大主顾,已经做了好一段时间白金会员,快升级为钻石会员了。给我介绍了那么多主顾,都不知道要怎么感谢你。”

        芸表姐道:“我家老夫人也喜欢你们店里的衣服式样。还专门定制了一些衣服送人。对了,”她看向我,“姥姥和娜娜的真丝裙子,就是在绮妹妹店里定制的。”

        “对对。”戴孟绮道,“今天来之前,我打电话询问了,这不,我就顺道带来了。一会儿,可以让老太太和娜娜试穿一下,不合适我带回去再修改。”

        “对了,”芸表姐两手轻轻一拍,“我约了娜娜,一会儿去做脸。绮妹妹,你要不要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