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魂穿成猫的少爷在线阅读 - 第170章 追得很辛苦吧

第170章 追得很辛苦吧

        从老夫人的房间出来,我挎着菊菊奶奶的手臂,轻声儿道:“奶奶,我们去看看昱久吗?”

        老太太点点头儿,走了几步又说:“丫头,现在是不是治疗时间?我们别去打扰啦!”

        我看了下手机,道:“好像是治疗时间。我们去你的房间,歇一会儿再去?”

        进了老太太的房间,我给两个人倒水,一边说:“奶奶,吃早饭的时候,芸姐姐邀请我去做美容,我不想去,但也没一口回绝。”

        老太太小口地抿着水,眨巴着眼睛,似乎在想事。然后,她放下杯子,看向我,道:“丫头,奶奶知道,你跟陈家人来往有点不自在。可是,又不是每天都要应酬他们。既然她邀请,你就去吧,没啥大不了哒。”

        我坐在老太太对面,道:“好的,奶奶,我听你的。”

        “丫头,”老太太拉过我的手,让我坐在她身边,缓声道,“你听着老夫人的意思,是最近就要认下春晓啦,对吧?可是,我这心里不踏实。咱们接触下来,春晓的个性强、性子烈,怕是不会顺利啊!”

        我握住老太太的手,直言道:“奶奶,我跟你的想法差不多。每次一想起这个茬儿,我心里就慌慌的,要出大事儿似的。”

        老太太点点头儿,叹了口气,道:“总觉着,这是个解不开的扣儿。”

        “奶奶,”我抱住老太太的胳膊,笑道,“你也别太担心了,不是还有旭哥吗?他最有办法了。就算不是亲姐姐,也是亲堂姐。他一定能处理好这件事。”

        老太太摇摇头,想了想,又笑道:“但愿吧。我看这旭儿,自打进了陈家,变得真挺快的,骨血里的东西,真是了不得。”

        我也笑道:“奶奶,你是不是觉得,旭哥变得老谋深算了?”

        老太太笑道:“他从小就心思重,爱琢磨事儿,韬略儿上应该错不了,就怕心不够狠,不够黑。”

        说着,老太太的眼里闪着骄傲的光,靠进沙发里,道:“且得摔打呢!”

        跟奶奶到三楼旭哥的房间时,芸姐姐和戴孟绮还在,她们正跟栗博士打听昱久的治疗情况。

        看见奶奶和我,芸姐姐笑着迎上来,道:“姥姥,我听说旭表弟已经连夜赶回来了,”她指了指里间,“里面也没有,不知道跑哪儿睡觉去了。”

        戴孟绮道:“姥姥,您老人家坐下来等会儿吧,栗博士今天来的晚,还有一会儿才能完成治疗程序。娜娜你陪姥姥待着,我去见老夫人和二夫人。”

        老太太跟她们俩寒暄之后,又跟昱久招呼一声,就坐到沙发那边去了。

        我送芸姐姐和戴孟绮出来,后者先走了,芸姐姐落后一步,拉着我说:“娜娜,我邀请了戴小姐一起去做美容,但她说她家的长辈交代她,要跟老夫人、二夫人谈事,就不去了。那就咱俩去吧?”

        我答应了。

        之前,我没有回绝芸姐姐,也并不是犹豫不决,而是心里很忐忑,对于涉足芸姐姐的圈子,很没底气,很怂。

        是奶奶的鼓励,让我想通了。我没有经历过、见识过,承认又何妨,这不是我的耻辱。人从小到大,不是就应该不断经历,自己没经历过的事儿么?

        前几天,芸姐姐跟春晓姐在亲子学校相遇,我从一开始就认定,是芸姐姐的精心安排。至于目的是不言而喻的。

        而芸姐姐主动跟我示好,又带我去做美容,见世面,应该也是有一定的目的。只是我还不知道罢了。

        我想,在跟芸姐姐交往的过程中,我应该多看多听,少开口,就对了。只要我闭紧自己的嘴巴,不乱说话,就算其中有算计,我也没有什么可失去的。

        我们乘坐的车,是芸姐姐家里的车。司机是一位爽利的姐姐,看上去三十出头,一身利落的紧身衣裤。我猜,这位姐姐是会武的。

        我听安德鲁说过,芸姐姐夫家姓董,满族人,是前清的贵族。但历经百年,现在已经世代经商了,甚至还涉猎制造业。

        芸姐姐操作现磨咖啡壶,煮了三杯咖啡,其中一杯盖上严密的盖子,递给司机姐姐。

        我喝着醇香的咖啡,看着芸姐姐精致的妆容,想起安德鲁的话:“我这位芸表姐,职业就是太太和宝妈,属于职业水准很高的那种。”

        芸姐姐笑道:“娜娜,一会儿跟我们一起的,还有两位。我们四个先去吃午饭,然后再去做美容。我还专门找了一位资深的化妆师,让她教你一些日常的保养和化妆技巧,好不好?”

        我自然是适当地表达了我的谢意。

        芸姐姐笑着看我,道:“娜娜,你会不会以为我是做了别人的小三儿?”

        我赶紧摇头,道:“没有没有。我想每个人,应该都有着一些曲折的经历。这都很正常吧。”

        她笑道:“对,是一些曲折的经历。”她放下杯子,仔细地用餐巾纸粘了嘴角,接着道,“从小,我就喜欢他,他比我大十一岁。他跟前妻是经过恋爱才结婚的,虽然,也属于是家族联姻。”

        芸姐姐讲着自己的故事,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她像是一个旁白,而不是主角。

        她说:“他前妻是杨家的女儿,是那一代人中最小的女儿,性格特别娇嗔霸道。你见过我家那位,也是不苟言笑,不懂变通、不会哄人的。所以就过不下去了。”

        她说的杨家,我知道是哪一家,就是昱久的白月光他们家。那是跟陈家结了几代仇的人家,听安德鲁说杨家家族很大,很多枝枝蔓蔓。不知道这位前妻,跟杨汀洲是不是同枝。

        芸姐姐那边还在讲:“他们离婚之后,我差不多到适婚年龄了,我就去追他!”

        说到这里,她自己也笑开了。

        我笑道:“芸姐姐一定追得很辛苦吧?”

        “你怎么知道!”她哈哈大笑,眼神灵动,一脸的幸福。

        其实我也不知道,因为安德鲁不了解这一段。我只是凭着对芸姐姐刚刚讲的故事的直觉,觉得应该是那么回事儿。

        芸姐姐笑道:“你不知道他有多怕我!他说,在他眼里,我就是小辈。如果单纯论辈分,他跟我是同辈。但是他的前妻是长一辈的。”

        她笑得那么好看,相由心生,我想,她的故事里,有一位有智慧的女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