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魂穿成猫的少爷在线阅读 - 第173章 杨汀洲可是一个厉害角色

第173章 杨汀洲可是一个厉害角色

        “昱久,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是旭哥。他脸上有点疲态,但眼睛很有神,比昨天早晨的状态强多了。

        我动了动手指,感觉左右手都有明显进步,右手拇指除外,其他四指几乎可以半握拳了。我用眼神示意他看我的右手。

        他看着我的手,眼里泛起笑意,抬眼看向我,说:“我看到了,还有吗?别的部位有感觉吗?”

        他这种充满期待的眼神,给了我不小的压力。我希望能找到一个新的进展,回报他,让他能在应付繁杂事务的疲惫中,得到一点点意外的惊喜。

        可是,我没找到。

        他无声地笑了,指指自己的嘴巴,说:“感受一下这里?”

        我这才发现,这几天一直插在嘴里的管子,不见了。我感受到了自己的吞咽!感受到了上下颌骨可以小幅度开合。我惊奇地看着他。

        他加深了脸上的笑,说:“凌晨三点多钟,栗博士给我打电话,说他监测到你的吞咽动作了。然后他跑过来,跟我一起见证你喉结的移动,然后撤掉了那个管子和设备。他说等你醒了,或许还有惊喜。”

        我努力地打开上下颌骨,希望能让他看见我张开嘴。

        他两眼含笑地点头,道:“我看到了,你差不多可以张嘴了。”说着,他把手轻轻放在我的脸颊上,感受我的牙床移动。

        他亮晶晶的眼睛,无形中激励了我。我仔细地感受自己对于颌骨的支配,尝试张开更大的角度。我甚至尝试发声,当然,没有成功。

        他笑道:“昱久,别着急,慢慢来。先歇一会儿吧,或许,你很快就能自己吃东西了,然后就能说话了。”

        他这么一说,我突然发现自己的舌头也有了知觉。只是,它好像是一条半死不活的鱼,躺在干涸了很久的河床上,不要说灵活跳起,就是想稍稍摆动一下鱼尾,都要拼上老命。

        旭哥大概看出我眼里的异样,把手写屏塞给我,我写下一个“舌”字。

        他眨了一下眼,问道:“昱久是说,你的舌头有知觉了?别着急别着急,一会儿栗博士来了,让他帮你看看。”

        他坐下来,两手扶着床沿,说:“先休息一下,不急在这一时。对,”他抬起右手,向下压,“放松,所有部位都放松。”

        看我放松下来,他一脸释然,道:“昱久,告诉你一个事儿。”他眼里闪出几分促狭,似笑非笑道,“昨晚,咱俩不是还推测咱们的堂姐,跟二夫人之间,可能免不了一战么?”

        我还未及反应,就听到开门声,然后像是打开了一个魔盒,走廊里的一系列声音传进来,有咚咚咚的脚步声、有喘息声、有小男孩的说话声。

        “andrew,你等等我呀!”

        男孩标准的英国英语,让我想起他是谁了,他是不爱吃胡萝卜的杰夫,曜久的小儿子。

        自打曜久跟老夫人自首,他的大舅哥助纣为虐,背叛陈家,他们一家已经有段时间没来兰苑了。这么一大早就赶来了?还是昨天深夜来的呢?

        “旭哥、昱哥!早!”安德鲁也略带喘息,又忍不住打哈欠,“这么早,被这个小鬼抠起来,困死我了!”

        “旭久叔叔、昱久叔叔!早上好!”小杰夫大声地问好,站在床前笑出一口小白牙。

        他穿着一身咖啡色和黄色系的套装,胸前是一个突出的鸟头刺绣,鸟的眼睛很大很亮,有一个硕大的橘黄色鸟喙。我猜测或许这是啄木鸟套装。

        “早啊!杰夫!”旭哥嘴角噙着笑,道,“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起得这么早啊?”

        杰夫放下他夹在胳膊下边的硬皮童书,说:“我们是昨天晚上来的,路上我就睡着了,所以不知道几点到的。妈妈没有叫醒我刷牙,今天早晨,我刷了两次!”说着他龇牙给我们看。

        旭哥又问:“你们一家子都来了吗?”

        杰夫点头道:“爸爸、妈妈、迈克、我,还有妹妹苏珊。妈妈跟爸爸说,马可和安东尼晚上也会来,他们离不开妈妈,没有妈妈就不睡觉。可是迈克、我、苏珊,我们三个就不会!我们到时间就自动爬到床上睡觉,不需要大人提醒!”

        他说这一大段话时,安德鲁坐在椅子上,把他抱起来放到自己的腿上,说:“嗯,迈克、你还有苏珊,都是最勇敢的魔法师,不需要哄睡。”说着还给他顺顺脑袋上的小卷毛。

        旭哥道:“马可和安东尼的妈妈就是芸表姐,她昨天跟杜娜在一起。她的丈夫和孩子,去跟他丈夫的前妻的孩子见面。”

        我眼里的疑惑被他读懂了,他眼里的复杂情绪,却让我更加疑惑。

        他意味不明地看着我,说:“昱久你不记得了,芸表姐丈夫的前妻就是杨汀洲的姑姑。杨汀洲就是我们对家的女儿,几乎是杨家的现任当家人。”

        安德鲁接道:“嗯,昱哥,杨汀洲可是一个厉害角色。你的伤害案如果确是杨家人所为,她至少是个知情者。”

        失忆是一件麻烦事,不管是敌是友,在心底都激不起波澜。亲友给你讲你曾经熟悉的一切,你一点代入感都没有。

        我写了个词:无感。

        旭哥抿起嘴,拿了手写屏给安德鲁看,然后他说:“越来越羡慕你了。”

        安德鲁道:“昱哥,你现在脑子里能够调用的信息量,比小杰夫少多了。”

        杰夫插嘴道:“昱久叔叔写字也比我慢!这本书里面,”他俯身翻开那本童书,“我看过的知识点,都记住了,娜娜阿姨说再见面就考考我。可是,刚才andrew不肯带我去找她,说她还没睡饱。”

        安德鲁笑道:“要不要这么显摆啊?考考你,烤糊了怎么办?”然后,突然对旭哥道,“老韩有消息吗?医院那边的场面,到底有多火爆?”

        旭哥看看他,又看着我,道:“哦,刚才咱们刚说了个开头。据老韩说,养父当场讲了全部过往,做父母的热切地看着女儿,女儿却当他们是空气,对养父说,爸,我去给你买吃的。说完,转身就走了。”

        安德鲁道:“这么淡定?难道,她此前已经知道了吗?”

        旭哥摇摇头,道:“应该不知道。现在,我们可以等等看,她或许会跟杜娜联系。”

        我心下了然,旭哥的意思,春晓堂姐或许会把自己的感想说给小娜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