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魂穿成猫的少爷在线阅读 - 第195章 我要掌控更多东西

第195章 我要掌控更多东西

        “原来,原来,你是想跟我说这个!”小娜娜似乎是恍然大悟了,一双眼睛瞪成了牛眼。

        我好笑地打字:对呀!你以为我在跟你聊明星的八卦么?

        视频里的她两眼精光,转了几下眼珠儿,又笑成一只小狐狸,她说:“在我看来,还是八卦呀!豪门八卦。杨汀洲有个巨星弟弟,是不是就意味着她要撑起家族公司的门楣了?难怪她会活成一个灭绝师太样儿!”

        我很想跟她一起笑,但跟她笑的不是一件事。她笑杨汀洲,我笑她。不知道是不是我戴了有色眼镜,每次说起杨汀洲,她都有一种酸溜溜的意味。

        安德鲁说杨汀洲曾经是我的白月光。我并没有详细问,是哪些事例让安德鲁有这样的判断。反正我已经没有那一段记忆了。杨汀洲之于我,只是一个陌生的女人罢了。

        之前,调查我的伤害案,许多线索指向杨家。既然杨汀洲目前是杨家的实际掌门人,那她自然就是重要的嫌疑人。现在,岳林又曝出她有个巨星弟弟,那就是多了一个嫌疑人,仅此而已。

        小娜娜对于杨汀洲的排斥,如果是因为我,那不好意思,我可不背这个锅。我都是在今天才看见她的照片,谈什么感情?说什么羁绊?

        我打字:看来慕容斓歆是为了云溪,才烂醉如泥。

        “那就是呗!”小娜娜怪模怪样地看向一边,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回看我,道:“没想到那个刻薄的丫头,也有用情至深的一面。她跟我年龄相仿,那跟云溪之间,可有着很萌的年龄差哟!呀!杨汀洲还是云溪的姐姐呢!那——也就是说——”她不怀好意地对我眨眼。

        我打字:你别看我,我不记得他们中任何一个。

        小娜娜似是想要大笑一下,突然又捂住自己的嘴巴,低声笑道:“我不能太大声,会吵到菊菊奶奶。”表情一变,她又满脸八卦道,“这么说,杨汀洲应该已经三十几岁了?居然一直没有结婚,她——是不是在等谁呀?或许,她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哇、哇、哇!八卦的味道!真香!”

        不理她扔过来的意味深长的小眼神,我打字:认识我之后,你是不是走进了故事里?但其实,每个人的人生,都处于光怪陆离的机缘巧合中。

        她深有同感地点点头儿,道:“对呀对呀,认识旭哥之后,我曾想,哎呀,我居然会认识一位it精英,原本,我跟他的人生轨迹应该是,最复杂的立交桥那样的,即使有交叉点,中间也隔着好几层,看得见,走不过去那种。就更不要说认识你了。你我原本应该生活在两个平行空间里。”

        她说的好有道理!我打字:原本没有交集的人,却见面了。是不是应该感谢小三子?

        她笑道:“小三子最近很寂寞吧?你动不了地儿,旭哥忙,安德鲁也忙自己的事。要不要把它送到我这边来?菊菊奶奶的小院子很严实,小三子可以在院子里随便跑,一定很开心。”

        我赶紧打字:它也去津城?那你帮我问问姥姥,让她老人家把我也接收了吧?

        “你?”她毫不掩饰自己的鄙视,“你连轮椅都不能坐,还是歇了吧!菊菊奶奶的小院子,可住不下你这尊大佛,又是医护又是营养,得跟来多少人啊?我听旭哥说,栗博士的老师对你很感兴趣,想把你当成小白鼠儿,好好研究一番。你要为那位漂亮国教授的科学研究事业,作出巨大贡献了!恭喜你呀!”

        我打字:小娜娜,你过分了啊!你在伤害一位残疾人,要不要这么没有公德心啊?

        她那边笑得很开怀,虽然一直压制着,没怎么出声。她慢慢收敛笑容,竖起食指压在唇上,道:“不开玩笑了。我听旭哥说,你的手臂和腿都能够小幅度地活动了,可见,复健很有效果。昱久,你要好好配合栗博士,早一天坐起来、站起来、走起来。哎呀哎呀,你会成为行走的励志大片!”

        跟小娜娜结束通话后,我继续下午开始的画,那是一幅山间雪景。用绘图软件作画,比较容易修改,但是颜色过渡上还存在问题。我在网络上找到几个同好的群体,希望能够跟他们学到更多技巧。

        旭哥回来的时候,我几乎睡着了。他轻轻帮我拿掉耳麦,看到我睁开眼睛看着他,他脸上的线条柔和下来,柔声道:“抱歉,跟老韩聊起来,忘了时间。”

        他说着,帮我揉搓着耳朵。由于我不能自己调整耳麦,戴时间长了,耳朵附近会发麻,会疼。

        我用目光问他俩聊了些什么。

        他一边帮我关掉电脑,收起支架,一边缓缓说道:“老韩希望我明天去骨科医院,劝劝咱们的父亲大人。爷爷奶奶希望他能够回到兰苑来修养。这边设备齐全,人手也好安排。如果他执意要去津城,跟堂姐住在一起,会有很多问题。毕竟堂姐家里只有两个卧室,住不了复健师和营养师。”

        说到这里,他跟我对视了一会儿,道:“我想录制一段你的视频,给他看看。或许他能拾起一点点亲情,放下执念。”

        他这样小心翼翼地关注我的反应,我其实有些好笑。一直以来,都是他对那位父亲更排斥。相比较起来,我这个失忆人士,真的无所谓。如果我的惨兮兮能够唤醒那位父亲的父子之情,我并不在意。

        他帮我调整了一下枕头和被子,在床前坐下来,勾起嘴角,算是笑了。然后,他说:“昱久,我知道,你不会反对。可是,我要跟你说的是,虽然我跟老韩聊得很热闹,但我并不想去见那个父亲。我只是知道,爷爷奶奶希望我去做这件事。除了我,还有谁能去做这件事呢?”

        对,他是唯一合适的人选。

        他耙了两下头发,脸色晦暗地说:“昱久,我以为自己不是个有野心的人。当初在公司里,我只想做技术,是上司硬把我拉到管理岗位的。可是到了今天,我发现自己不想再做技术了,我只想站到最高处。几个月之前,我还以为自己是为了保护一些人,为了报复另一些人。现在,我突然发现,我要掌控更多东西,为了这个目的,我愿意去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比如跟那个父亲见面,甚至和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