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魂穿成猫的少爷在线阅读 - 第196章 就该饿他几天,不给饭吃

第196章 就该饿他几天,不给饭吃

        新年新气象。初六开张后,江家小吃挂牌了几样新菜品。这些新菜的照片都是江老师自己拍摄制作的。

        听春晓姐说,春节假期里,他们把老两口请到家里同住。江伯伯做了新菜,一家子试吃,然后由江老师做了新菜的招牌,崭新鲜亮地挂在店里。其实,师父早就跟我说过这些新菜,还听取了我的建议,对颜色搭配和摆盘进行了调整。

        春节假期里我陪着菊菊奶奶经历了惊心动魄的除夕夜,后来又被犯罪嫌疑人“小成子”做伪证困扰,还有来自旭哥、昱久、岳林的消息,所以,那段时间我实在没有更多的精神头儿帮忙师父了。

        当然,师父师母教我做菜、做点心时,并没有过多限制我的创新。暂时,我的兴趣点是做各种点心,已经有一些食客愿意在结账的时候,再买几块新奇的点心,带回家送给亲友。

        春晓姐跟君君是我的铁粉,他们会从各种意想不到的角度评价我的点心。比如,君君就毫不客气地质疑过我:“娜娜阿姨,为什么你的点心不能做成汽车的形状?我就想尝尝车轮子的口感!”

        虽然是在寒假期间,春晓姐并不能每天都带君君来江家小吃。江老师说,春晓姐给君君报名了跆拳道课,小家伙上午学文、下午学武,忙得很。

        正是午饭前准备配料的时刻,岳林跑来找我。他不由分说地把我拉出后门,前后看了两眼胡同尽头,压低声音道:“娜娜,你得跟我走一趟。”

        “去哪里啊?”我莫名其妙道。心下吐槽,知不知道你的身份,你不能轻易说这句话啊?我又不是你抓到的犯罪嫌疑人。

        他眼里的神色有点异样,所以就算他亮出小虎牙,也不能让我放下警惕。他有点局促地说:“那个,就是,就是霍哥家。”他仿佛突然笃定了什么,语气坚定地说,“咱们得去霍哥家一趟。”

        “去他们家做什么?我得上班呢。别以为师父对我好,我就可以随便请假。”他脖子一耿,我忙截住他的反驳,道,“你,我可比不了!你不工作也能锦衣玉食一辈子。我行吗?”

        他眼里的小火苗儿熄灭了,无奈道:“直说了吧,小米状态不好,她需要你这个好朋友安慰。”

        最终抵达霍哥救助站的时间是下午三点钟。

        岳林把我推醒,无奈地感叹道:“你睡得可真香啊!”

        我笑道:“谢谢你啊!忙完了午饭时段,我很少有这样踏实的休息过。”

        救助站里,猫猫狗狗的叫声不绝于耳。岳林把小研究儿带过来了,他把它交给了工作人员。那是个带着羞涩笑容的女孩,跟岳林说她能找到“教主”。

        看着女孩的背影,我笑道:“她对你一见钟情了呢!”

        岳林没接我的话,对着从房子里面迎出来的霍焱笑道:“霍哥!我今天要吃谷阿姨做的铁锅红烧鱼!”谷阿姨是救助站食堂里的大厨,擅长用农家大铁锅炖鱼炖肉。

        霍焱笑道:“已经快下锅啦。就知道你想吃这个。”转向我,他收敛了一点笑容,但眼里的感激满溢出来,“娜娜,你来了真是太好了。”

        卧室里,我一进门,小米从床上坐起来,两眼放光地叫起来:“娜娜,你怎么来啦?”

        我已经把羽绒服脱了放在外间,搓着冻得发麻的手,三两步就跑过去爬上炕,把手脚都塞进小米的褥子底下。

        看着小米憔悴的小脸儿,我笑道:“我当然要来啦!来质问一下,不是我的姐姐吗?有了好消息,怎么不告诉妹妹?”

        她马上眼泪汪汪起来,但还是笑着的,用她特有的柔软细腻的语气说:“娜娜,谢谢你来看我。我其实没什么事儿。大夫说,目前胎儿状态很好,让我放松心情,好吃好睡,什么也不用担心。让霍焱找个靠谱的老中医,还是很容易的。”

        那是,霍焱是谁呀,大概还不会走路就认识许多医药行业的大咖了。

        “既然宝宝状态很好,你怎么还那么憔悴呢?这是要吓唬谁呀?”我笑道。

        小米的笑还没完全收好,眼泪就一下子涌出来了。她抓住我的胳膊,哽咽道:“娜娜,我是太高兴了!你不知道,我要这个孩子有多不容易!”

        “既然高兴,就别哭了。”我从她枕头边扯了纸巾给她,又说,“我以前在超市工作时,同事的都是一些大姐姐,听她们说,怀孕期间,要整天开开心心的,宝宝才长得特别健康。”

        她的眼睛跟兔子眼一样红,撇着嘴,很可怜地说:“娜娜,我知道,我都知道,可是,我就是想哭。你借我肩膀哭一下呗。”

        我最见不得别人流泪了,马上自己的眼睛也湿润了,凑近一点,豪气地说:“给你,借你哭一下。但是不能哭太久噢!”

        她竟然真的趴在我肩膀上哭起来。一边哭,一边毫无形象地用纸巾抹着脸,断断续续地说:“娜娜,你不知道,我一直想要个孩子,霍焱那个大坏人,就是不同意。我们俩从婚前到婚后,吵架的事,就只有这一件。你说,他是不是太讨厌了!”

        我悄悄抹去自己的泪,拍着她的后背,笑道:“就是,就是,他真讨厌!就该让他跪搓板。他敢为了这个事儿惹我们小米生气,真是太不应该了!生孩子是女人遭罪的事,他为啥拦着不要啊?就该饿他几天,不给他饭吃!”

        小米噗嗤一声笑出来,但还是哭。

        我揽着她,拍完她的后背,又摸她的头发,说:“这个讨厌鬼大坏蛋,他是不是心疼你呀,不想你经历怀孕和分娩的折磨啊?”

        小米抽噎道:“不是,他说自己不会是个好爸爸,不想让孩子出生之后得不到好的生长环境,也不想将来孩子让我伤心。”

        回想从安德鲁那边听到的霍焱一家的八卦,我有点明白霍焱的顾虑了。这是他的爸爸给他的阴影,大概从童年开始,霍焱就已经对爸爸这个角色深恶痛绝了。

        “那这个家伙怎么又让步了?”我听到小米渐渐收了眼泪,在她耳朵边问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