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魂穿成猫的少爷在线阅读 - 第198章 苦瓜炒苦瓜

第198章 苦瓜炒苦瓜

        “娜娜,我发现你挺腻害的。”岳林一边开车,一边眉飞色舞地笑道。

        “我怎么腻害了?”我心底警铃大作,这个家伙为啥夸我?这么给我喝迷魂药,难道是有求于我?

        他瞥了我一眼,笑道:“霍哥和小米这两口子,各有各的孤僻。霍哥好歹还有几个对心思的发小儿,至于小米,”他大摇其头,“我认识她也快三年了吧?就没见她跟谁这么好过。你才跟她见了几面儿啊?一只手数的过来吧?居然会成为好闺蜜。”

        我倒是也同意这说法,点头道:“嗯,小米好像确实没什么朋友。不过,她不是孤僻,而是一直没机会交朋友。上学的时候要打工赚学费,上班了以后还要做兼职。她把所有时间都用来赚钱。后来跟霍哥结婚后,又跑到这么偏僻的山里。哪有机会交朋友呢。”

        岳林收敛了笑容,点点头,说道:“你跟小米这么要好,她这次闹情绪,却没直接找你,我其实挺奇怪的。”他又瞥了我一眼,又道,“你也别觉得背后议论他们的家事不好。霍哥和小米俩人前前后后的事,我基本都知道。”

        话说到这儿了,我正好一直想知道,于是就问:“话说,小林子,你跟他们两口子是怎么熟络起来的?我听说,霍哥的发小儿是你大哥。对他来说,你就一小屁孩儿,他以前根本不掸你,对吗?”

        岳林噗嗤一声笑出来,道:“嘁!这话让你说的。不过也没毛病。我警校一兄弟常说,‘棉裤套皮裤,必定有缘故’。这里面的缘故说起来话有点长。”

        “讲讲呗,”我笑道,“我最喜欢听八卦了。只要不影响你开车。”

        “那倒不影响。”他面色严肃起来,说,“要说也算是缘分。那会儿我正在郊区派出所实习,跟着师父常规地巡街。你肯定也知道,城郊结合部的房子和街道都没有那么整齐,人员身份呢很杂。师父有一句没一句地给我介绍周边的情况。”

        “等等。”我打断他,“你们警校出来实习,也是师父带徒弟的模式啊?”

        “对呀。”他用理所当然的眼神儿看了我一眼,又继续看路。我们的车正行驶在山区公路上,迂回曲折的路双向只有两个车道,开不快。

        他接着说:“师父正跟说话,就听到附近一栋房子里‘砰’的一声,像是什么东西被砸在地上,碎了,然后就是厮打的声音。然后是有人被蒙住嘴,拼命‘呜呜呜’地喊着什么。师父转身就奔过去。我还没辨出来方向呢。”

        “发生什么事儿了?”我冲口问道。

        岳林道:“师父很粗暴地踹门,同时喊道:‘民警办案,赶紧开门!’里面一下子没动静了。然后又听见‘呜呜呜’的挣扎声。师父说:‘再不开门,后果自负!’门这才开了。进门第一眼,就看见地上坐着一个女孩,衣服头发都很狼狈,额角碰破了,留着鲜红的血。地上狼藉一片,其中有个老式塑料暖瓶,倒在地上,旁边一圈儿水迹。”

        “谁?小米吗?这是小米吗?”我急忙嚷道。

        岳林脸上很紧绷,好一会儿才缓下来。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叹道:“娜娜,上警校,我是冲着英雄梦和侦探光环去的。可是入了这一行才知道,看到的社会阴暗面太多了。想不通,为什么人心可以那么险恶!”

        “别感叹啦!小米怎么了?”我抓狂地问道。

        他叹了一声,道:“后来我听师父说,那房子是小米她姐租住的,她姐长得比她漂亮,但没什么文化,也不走正道。案发那天,要侵犯小米的就是她姐的恩客。”

        我心里一拧劲儿,跟菜里见了苍蝇那样,又难过又恶心。我愤愤道:“她姐呢?就在旁边看着吗?不帮小米吗?”

        岳林摇摇头,道:“她姐当时已经被那男的给捆了。但是那人进了局里就说,她姐是同伙,俩人已经谈好了价格,事成之后他就把钱偷偷给她姐。”

        “难道,他们就不知道有法律,有正义吗?他们那么肯定,自己不会被追究不会坐牢吗?”我气得喊起来。

        岳林操控着汽车正过弯,缓了一口气,才平静地说:“那男的自然跑不了,被送去吃牢饭了。可是小米她姐最终也没事,因为没有证据证明她参与犯罪。当天做笔录时,霍哥过来了。我才知道小米是他媳妇,当时他们应该还没领证。”

        “小米太可怜了。”我抹了一把眼睛,说。

        “嗯,小米特别善良,后来求着霍哥,让她姐在他们的救助站里工作。”岳林撇撇嘴,“可惜她姐不领情。人家救助站的工作累,地方又偏僻,见不着人。”

        我惊讶地看着岳林,想象着小米的姐姐说这些话的嘴脸,实在是恶心,气道:“别说她了!下次我见了小米会劝她,这样的姐姐,就该让她一边儿去,管她做什么?”

        岳林摇摇头,脸上浮现出笑容,道:“就是这样,我通过小米,跟霍哥有了交集。那天霍哥给我打电话,说小米跟他闹别扭,哭哭啼啼,又不好好吃饭,问我能不能联系上你。想让你帮忙劝劝小米。”

        想到小米哭得两眼通红,跟小兔子似的,我又心疼又心软,说道:“小米哪有跟霍哥闹别扭,她怀孕了,开心得什么似的。”我摇摇头,鼻子发酸,“他们俩啊,苦瓜炒苦瓜,苦到一锅里了。终于有了一件开心事,小米慌张的呀,好像她的好事是偷来的似的。跟我说她不知道怎么带小孩,怕孩子像她一样,自卑又懦弱。”

        岳林已经把车从山里开出来了,路面豁然开朗,他停车在马路边,对我笑道:“你跟小米在房间里说话的时候,霍哥也在跟我说话,你猜他说了什么?”

        “他说什么?”我被勾起好奇心,“难道他也跟你说,怕教育不好小孩子?”

        岳林摇头,表情有点异样,说:“他问我,喜欢了这么久,怎么还不跟人家告白?”

        我看着他眼里的笑意,心中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