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天知地知 我知而已在线阅读 - 上卷:漫长的白日梦

上卷:漫长的白日梦

        2012年八月,路栩高二升高三。

        那年有个关于世界末日的传言,在学生中间,这个传言更是被传得神乎其神。根据玛雅人的预言,12月21日,世界就会毁灭。

        正值盛夏,气温直逼四十度,高一高二的学生还在享受暑假,高三已经提前开学了。

        在学生们眼中,这种温度下来要上课的酷刑,不亚于世界末日了。

        中午第一节课开始前,一个胖胖的身影从教室外冲进来,把一大摞卷子砰地砸在讲桌上。

        大多数人还没从午休的乏困中醒来,满教室都是昏昏沉沉的睡意。路栩正在看时尚八卦杂志,也被吓了一跳,条件反射般地把杂志扔进桌兜里。

        全班人的目光都被那声音吸引了过去,有人不满道:“韩硕你能不能别一惊一乍的?”

        韩硕也不睬,自顾自地嚷嚷:“发卷子了啊!发卷子了!月考成绩出来了!”

        教室里突然就安静下来,接着爆发出一阵阵抱怨声和惨叫声。

        “所有卷子已经批完了,排名放学前就能出来!”

        又是一阵鬼哭狼嚎。韩硕脸上写满了幸灾乐祸,仿佛这一切与他无关。

        准高三学生的日常生活,充斥着各种模拟考试。模拟考试过后,又是折磨人的月考排名。原来考完三天才出成绩,现在越发魔鬼了。

        前一天刚考完试,第二天就出成绩出排名的事,也就安城一中能干得出来。

        安城一中是全市最好的高中,这里的学生面临着更高的期望和更大的压力。无论老师还是学生,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

        教室里充斥着哗啦啦、翻卷子的声音。四门课的卷子,发到每个人桌子上,就用了十几分钟的时间。

        韩硕是路栩的同桌,每次发下卷子,韩硕更关心路栩的成绩。

        “语文140,数学135,英语130。”韩硕一把扯过路栩的卷子,“路栩同学,你这是在走下坡——”

        韩硕突然不说话了。

        路栩知道,一定是看到了她灾难一般的理综分数。

        只见韩硕满脸写着不可思议:“理综满分?路姐,您这是奔着年级第一去的啊。”

        韩硕一定是瞎了。

        “你少放屁——”路栩抢过卷子,白纸红字写着299。

        阅卷老师一定是瞎了。

        她翻到卷子背面,唯一的扣分点,是有一道大题字迹太过潦草,阅卷老师写了大大的两个字,“太乱”。

        路栩看了半天,这笔迹也不像是她的。她再翻回姓名和考号那一栏,才发现分数是货真价实的299分,只不过,卷子不是她的。

        路栩往前一翻,自己180分的试卷出现在眼前。原来是分卷子的人粗心大意,路栩和那位大神的卷子又连在一起,才分到了路栩这里。

        安城一中整个高三,理科有二十个班,一千多人,每次考试的考场座位,都是根据上次考试的成绩来安排的。

        在安城一中,理科前三百是种无形的保障。按照过往经验,高考保持前三百的水平,基本就一只脚踏进了重点大学的校门。

        路栩永远都在两百名左右徘徊,稳稳当当,不够拔尖,也从没考砸过。

        她每次能在年级前三百的考场坐着,完全是因为语数英的分数足够坚*挺,理综惨不忍睹的分数,她根本就不用猜。有了这么一出乌龙,更对比出她的惨烈。

        路栩百思不得其解,理综接近满分的大神,为什么会跟她在一个考场?

        “这大神是哪个班的?你去送卷子的时候,我也要去瞻仰瞻仰。”

        路栩又看了一眼姓名栏,“高三六班,曲修宁”。

        安城一中每两个班是兄弟班,兄弟班之间的代课老师、课程安排都是一样的。

        路栩在五班,五班经常和六班一起上体育课和实验课,很多人都互相认识。

        “六班的?”韩硕拿着曲修宁的卷子,挠了挠头,“我怎么没听过这个人啊。”

        韩硕是有名的交际花,各个班的人都认识,各个班的八卦都知道,隔壁班还有他不认识的人,真的是稀奇。

        -

        放学前,路栩被韩硕撺掇着去了六班门口。

        张晚忆在教室里瞅见路栩,赶紧跑过来,走到一半看见韩硕,她脸上的笑立刻隐了去。

        韩硕嬉皮笑脸地凑上去:“小晚忆,月考考得怎么样啊?”

        明摆着哪壶不开提哪壶。

        张晚忆翻了个白眼,像没听见似的,转身跟路栩展示她新染的头发。

        路栩靠近看,里面有几撮灰绿色的挑染:“这么明显?老章头没发现吗?小心他又打电话跟你妈告状。”

        “没事,只要扎起来就看不见。”张晚忆耸了耸肩,“你来找我干嘛?”

        “不找你,找你们班曲修宁。”

        路栩注意到张晚忆脸上微小的表情变化。

        她把手上的卷子亮出来:“他的卷子发到我那里了。”

        显然,299这个分数太过震撼,张晚忆瞪圆了眼睛,好几秒都没说话。回过神来,她朝教室里喊了声:“曲修宁,有人找。”

        只见靠窗第三排站起来一个男生,身材挺拔而清瘦。他原本在桌子上趴着,先是往这边望了望,看到张晚忆之后,才朝门口走过来。

        头发有些凌乱,但这一点小杂乱,仍挡不住他明朗的线条。

        这就是曲修宁。

        他是教室里唯一没有穿校服的人,在人群中很打眼。

        有些人,初见时便足以惊艳许久。

        显然,他们都没有料到来者的样子。

        这让韩硕对自己的外貌和身材产生了不自信,便鸡蛋里挑骨头般地问:“他不穿校服,你们班会被扣分的吧?”

        张晚忆翻了个白眼:“人家刚转来,校服还没订做呢!”

        韩硕脸一阴,完了,这个人没有任何弱点。

        或许是来者的气场过于强大,路栩下意识移开了眼神,任凭身边两个伙伴叽叽喳喳,她已经噤声。

        路栩则一时间忘了要说什么,僵硬地抬了抬手臂。

        还好曲修宁够聪明。他看到路栩手里的卷子,就什么都明白了。

        “哦,理综卷子。”曲修宁自然地接过卷子。

        夕阳洒在曲修宁脸上,映出他脸颊上一层绒毛,他整个人像是被勾了一圈金色的轮廓。

        他低头翻了翻卷子,先看的是卷子背面。看到唯一的扣分点时,眉头微皱,额前的碎发和浓密的睫毛也跟着微微颤动。

        看到分数时,他的眉头才算舒展了一些。

        他的侧脸再加上这张近乎完美的卷子,路栩一时语塞,找不出形容词描述。

        时隔很多年,路栩在细数学生时代的美好回忆时,曲修宁在夕阳下的侧脸,绝对可以登上top3,她无论如何都忘不了,这个他们初遇的场景。

        路栩说:“你卷子发错,发到我手里了。”

        少年看了她一眼。随后视线又回到卷子上,勾起一抹浅笑,似乎是对分数很满意。

        “嗯,谢谢。”

        他的声音很好听。

        路栩本以为只是一趟简单的送卷子之旅。在来之前,她还觉得韩硕多事,并没有过多猜想这位理科大神的样子,而这个结果,让人有些意外。

        路栩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心仿佛漏跳了一拍。她只觉得声带发紧,“不用谢”三个字更在喉咙口,最终还是没说出来。

        在这之前,她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那个时候,还没有“社交牛逼症”这个说法,但路栩知道,她的小姐妹和同桌绝对都是重症患者。幸好有他们俩,才打破了尴尬。

        “既然大家都是兄弟班的,不如认识认识吧,我叫韩硕,五班的班长。”韩硕趁机站出来,开始自我介绍,“这次理综这么难的题,居然真的有考出满分的大神……”

        张晚忆一胳膊将韩硕抡开:“五班除了这位,其他人都不错。这是我姐们路栩,咱们都是兄弟班的,就不用见外了。”

        曲修宁语气平静而疏离:“你们好。”

        路栩有些局促,官方而生硬地回应:“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你们不是第一次见了。”没想到,韩硕却说,“你俩卷子都是在一起的,月考时候不是前后桌嘛。”

        曲修宁显然是对她没有任何印象。

        他愣了一下,还是给出了肯定的回答,“啊……是。”

        她感谢曲修宁给她留了面子。

        为了缓解自己的尴尬,她心想反正他们互相都不记得,扯平了。

        但又有点小小的不甘心。

        卷子物归原主,曲修宁似乎没有再聊下去的想法,点头示意之后就回教室里去了。

        韩硕专挑曲修宁的刺:“啧啧,是不是他这样的人,都喜欢装高冷玩忧郁,压根不想跟我们认识。”

        张晚忆:“人家跟你又不熟,凭什么要跟你认识?”

        韩硕“切”了一声。

        张晚忆接着呛他:“你是不是觉得人家长得帅又学习好,心里自卑了呀?”

        韩硕:“你怎么总向着曲修宁说话,你是不是喜欢上他了?”

        这个问题里,有几分玩笑,就有几分真心。韩硕喜欢张晚忆,是三个人都心知肚明的事实,但他们又都默契地没有明说过。

        “你有病吧韩硕。”张晚忆给了韩硕一记拳头。

        这个小事在他们俩那里,算是画上了句号。

        而在路栩这里,才刚刚开始。

        路栩忍不住往六班教室里看了一眼。曲修宁回到座位,卷子被他随手放在桌子上。他又慵懒地趴下,手随意搭在桌子上,自然下垂,仿佛没被打扰过。

        路栩心里翻江倒海。

        她的少女时代被学习充斥着,谈恋爱?从来没想过。写情书、表白、去其他班偷看喜欢的人,她一样都没做过。张晚忆曾怀疑她青春期是不是还要再等十年才能来。

        路栩曾不以为意。

        韩硕跟张晚忆打初中就认识了,可这么多年过去了,俩人还只是嘻嘻哈哈的冤家状态,两个互相不讨厌的人,都没什么实质性的进展,而对一个陌生人产生奇妙的感觉,可能吗?

        或许是因为,之前从没遇到过如此耀眼的人。

        而现在她相信了。

        一见钟情,是真的存在。

        -

        放学路上,韩硕加入到路栩和张晚忆的队伍中。张晚忆还在气头上,为了赔礼道歉,他不得不请两位大小姐喝奶茶。

        韩硕把曲修宁当成了假想敌,旁敲侧击地打听情报:“路栩刚才说找曲修宁,你脸上那是什么表情?”

        张晚忆气鼓鼓地说:“关你屁事啊。”

        “我错了,大小姐,求求你告诉我吧。”

        在韩硕的再三恳求下,张晚忆才说出实情:“我还当她犯花痴,也来看帅哥。”

        原来曲修宁转学来不久,就已经有其他班的女生跑来偷偷看他、递情书了。

        原来曲修宁是安市高级中学的年级第一,是被安城一中重金挖过来的。

        原来上次考试,曲修宁记错了英语考试时间,卷子没答完,才排到路栩后面。

        ……

        张晚忆说完,韩硕更紧张了。

        像他这样的男生,必然有众多喜欢他的人。

        而现在,路栩也成为了其中一员。

        路栩感叹道:“卷子没答完,还能考二百多名,这是天才吧?”

        “你别替人家天才操心了,替你的姐妹我操操心吧。”

        张晚忆挽着路栩的胳膊,唉声叹气。不用问,准是月考又砸了。

        “你说我当时怎么就脑子进水选了理科呢?”张晚忆敲了自己脑袋一下,“有人能考满分,而我上课跟听天书似的。”

        理科难懂的方程公式,让张晚忆痛苦不已,还好她天生乐观,会自己排解。

        路栩曾建议她转去文科班试试,高三开始前的暑期,不少人都这么干。但张晚忆觉得自己不是学习的料,在哪都一样。

        “路栩,你说今年的世界末日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我就彻底不学习了。”

        这时候,路栩在马路斜前方看到了曲修宁的身影。他一个人走着,背影被夕阳拉得很长。

        她开始心不在焉。眼睛忍不住往那个方向瞟。

        张晚忆又问了一遍,路栩才回过神来。

        她心想,就算2012的预言是真的,世界末日之前的日子,也一定很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