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天知地知 我知而已在线阅读 - 第15章

第15章

        一周假期结束,高三正式开始。报到那天,正好赶上高一军训汇演,学校里人山人海。

        学校的大喇叭一直循环播放《团结就是力量》《打靶归来》这些军训歌曲,一踏进来就觉得振奋人心。

        学校里到处都挤满了新生和家长,很多家庭不只来了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也在送孩子的队列中。很多家长举着相机,跟穿着迷彩服的孩子合照。

        宿舍区更是热闹。

        安城一中的高一是强制住校的,到了高二就可以申请走读。很多家长拎着大包小包,孩子在操场接受检阅,他们一趟趟往宿舍里搬东西。

        高三的教学楼一层到五层挤满了人,路栩也跟着同学跑出来凑热闹。一群高三学生趴在栏杆上,远远望着喧闹的景象,脸上都是说不清的情绪。

        “青春洋溢啊,活力四射啊。”韩硕看着新生们,感叹道,“我们呢?铁窗泪。”

        高一高二早上报到完就可以走了,第二天正式上课。高三早上报到,下午自习。

        老师们陆续过来,学生们如同退潮般回到各自教室。路栩进教室之前,看到了曲修宁。

        他剪了头发,整个人更利落了,也有了校服,在人群中挺拔,耀眼。安城一中的校服是蓝白配色,最普通的样式,甚至有点土,码数还偏大,很多人穿出了hiphop的感觉。

        可就是这样的衣服,在曲修宁身上却不显得臃肿。所以说,土一定不是衣服的问题。

        他把外套袖子挽到胳膊肘处,露出好看的小臂,左腕上戴着一支黑色手表。他没有看见路栩,径直进了旁边的教室。

        路栩在五班门外怔怔地盯着。

        “看什么呢,进教室了。”

        一个戴着金丝框眼镜的老师走过来,点了点路栩的肩膀。路栩失神地跟着走进五班。

        那位老师走上讲台,在黑板上写下“周晴”两个大字,班里突然安静下来。

        “我叫周晴,接替范老师带五六班物理,同时呢,还是咱们五班班主任。我这个人不喜欢说废话,第一,我希望你们认识到高三的重要性,打起精神来。第二,物理在理综里有多重要,我相信你们心里都有数,所以在我的课上,我希望你们能全神贯注。第三,座位我就不换了,原来的班委继续当,就不浪费时间竞选班委了,我们之间呢,也不用互相介绍了,我认识你们里面一些人,其他人上几节课也就都认识了。最后嘱咐一点,上了高三就做点高三该做的事,不要搞其他跟学习没关系的小动作。”

        说完,她用黑板擦把自己的名字抹掉。

        韩硕小声跟路栩说:“还说没有废话,这话也够多的……”

        “班长!”

        韩硕条件反射般弹起来,带得椅子跟地面摩擦出刺耳的声音。

        周晴说:“你带几个人,去年级组长办公室领新课本。其他人,把学费和假期作业交上来,生活委员跟我一起。”

        韩硕一愣:“周老师,放假前说这次假期作业不用交呀。”

        周晴抬头,眼神凌厉:“谁说的?”

        韩硕往后退了一步:“其、其他老师都是这么说的。”

        “其他老师是其他老师,我是我。物理作业今天中午之前必须都交上来,我得看看你们的完成情况”周晴扶了一下眼镜框,“下午第一节课讲考试卷子,第二节课,没交作业的、没写完的,咱们留一整节课的时间好好聊聊。”

        下面爆发出一阵抱怨声,有人说没带考试卷子,有人说下午明明是自习,为什么要用来讲卷子。

        “你们高三了,知道是什么意思吗?还以为跟高二似的,下午能放半天假呢?还想着自习课偷着听歌、聊天?高三学生上学,跟我说不带卷子,你们还觉得自己很有理,是吗?”

        周晴一连串的反问过后,没人再说话了。韩硕赶紧叫了几个男生,溜出教室。

        交完作业和学费,班里的氛围暂时轻松起来,后排吴清睿拍了拍路栩肩膀:“诶,你听说了吗?就在你问完我的第二天,任晋萱跟曲修宁表白,被曲修宁放鸽子了。”

        “是吗?”

        “你在q/q上问了那么多问题,我还以为你很感兴趣呢。”

        路栩转过身去,装作第一次听到的样子:“任晋萱喜欢曲修宁啊?”

        “初中的时候,我跟他俩在一个班,一个校草一个校花,一个班长一个学习委员,这不是男才女貌是什么?不过这都是大家美好的愿望,他俩的关系,有点复杂。”

        “怎么个复杂法?”韩硕的声音突然插进来。

        路栩跟吴清睿抬头,韩硕已经回来了。两个女生异口同声:“你怎么那么八卦啊?”

        他一脸焦急:“快说啊,怎么个复杂法。”

        任晋萱的出挑,在十二三岁的时候就显露无遗。大家穿同样的校服,留同样的发型,她就是比别人更吸引人。

        吴清睿在说这些的时候,很坦然。任晋萱的漂亮是一眼就能确定的,路栩早就亲自鉴定过了。

        “任晋萱这么漂亮,喜欢她的人很多,但没人敢说。那时候大家年纪都不大,班上喜欢她的男生,有时候会起个哄,逗她什么的。”吴清睿说,“当然人无完人,任晋萱什么都好,就是有点无趣,没什么幽默感。我们说‘吓得我差点失去生命’,她就会很严肃地说怎么能拿自己的生命当儿戏,不过……还挺可爱的。”

        长得漂亮,就连无趣都能被称作“可爱”,这个世界对长相普通的人太残忍。

        “那些男生也没什么新把戏,要么就是不好好交作业,要么就是她写在黑板上的家庭作业被擦掉。其他女生遇到这种情况,骂一句‘你大爷的’就过去了,她不行,她讲不出口,总是被气得脸通红。”

        韩硕问:“偶像包袱太重?”

        吴清睿摇头,说任晋萱就是听不出哪些话是真的在开玩笑,哪些是有恶意的。后来她总是收不齐作业,被老师批评了,从那天开始,曲修宁就开始负责通知和收作业。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然后就直接跳到了前几天任晋萱跟曲修宁表白的时候。

        听上去也没什么特别的,但足够让一个青春期的少女动心。

        韩硕啧啧了两声:“时间跨度有点儿大啊,再说,也没细节啊。”

        吴清睿耸了耸肩,然后摊手。初中毕业之后,她就来了安城一中,后来高中两年发生了什么,她也不清楚。

        他们有没有在一起过,曲修宁为什么不愿意赴约,给任晋萱一个台阶,还是没问出答案。但路栩已经知道为什么任晋萱会喜欢曲修宁了。

        她明白任晋萱的感受,当一个人孤立无援时,伸出手的那个人,就是盖世英雄。也许曲修宁只是举手之劳,却被任晋萱当成了救命稻草。

        “任晋萱没等来人,说不会放弃的。”吴清睿一拍桌子,“曲大神啊曲大神,这可是校花啊,也不知道他那天在忙什么。”

        路栩心虚地缩了缩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