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天知地知 我知而已在线阅读 - 第21章

第21章

        路栩帮韩硕拎着书包,张晚忆搀扶着他,慢慢往校门口挪。韩硕从来没享受过这种待遇,他有点飘飘然了,毕竟平时张晚忆很嫌弃跟他肢体接触。

        “两位美女护送我回家,真是太麻烦你们了,小弟荣幸至极,荣幸至极。”

        张晚忆翻了个白眼:“你要是自己小心点,我俩也不至于受这个罪。”

        韩硕嘴硬:“你要是不给你们班加油,我也不至于分神崴脚。”

        “我才不要当叛徒,给你加油有什么好处吗?”

        韩硕差点说出“可以当我媳妇啊”。

        这两个人又切换回了平时的相处模式,韩硕嘴贫几句,张晚忆喊一句“你有病吧韩硕”,顺带捶他几拳。

        也不知道韩硕包里都装了些什么,重得要死。路栩跟在他们后面慢慢晃荡着,思绪乱飞。

        可翻来覆去,想的还不是那些。

        她想到那个雨夜,曲修宁跟任晋萱一起离开的背影,想知道他们到底进展到哪一步。又想到韩硕上一秒还在感叹喜欢一个人不会有结果,下一秒就被一个冰袋融化了。

        她看着前面两个人,把他们想象成她和曲修宁,说真的,那个画面有点别扭。

        这种相处模式,得满足两个条件。第一,两个人认识很久,第二,两个人对彼此有好感。

        他们一个都不占。

        或许是太过专注,她走着走着,才发现身边多了一个人,跟她步调一致,并排走着。

        不知曲修宁是什么时候跟上来的。

        她被吓了一跳,其中有心虚的成分。万一曲修宁知道她脑子里在演一出他们之间的大戏,该有多尴尬。

        自从不去老章头办公室后,他们有段时间没有单独讲过话了。

        “嗨。”少年简短轻松地打了个招呼,没有看她。

        “是你啊,嗨。”路栩偏过头。

        他手中握着一瓶矿泉水,已经见底。

        他一改球场上的风姿,变回那个慵懒的少年。不变的是,他无论在什么场合,都是焦点。

        一路上,有不少女生故意走到他们前面,回过头来看曲修宁。而路栩,差点被她们的眼神灼伤。

        为什么别的男生打完球都是一身臭汗味,而曲修宁身上还是清清爽爽?

        唯一在球场挥洒过汗水的佐证,是他半干半湿的头发。

        路栩承认自己的双标。

        “想什么呢?”

        路栩回过神来:“没想什么,发呆。”

        看路栩走得慢,曲修宁看了一眼,她一只手上正拎着韩硕的书包,手腕处已经被勒出一条红色的印子。

        曲修宁仰头喝完剩下的矿泉水,绕到她另一侧,右手把空瓶投进垃圾桶,左手从路栩手中接过书包,甩到背后单肩背着,动作一气呵成。

        书包带被抽走的瞬间,曲修宁的手碰上了她的指尖。他的手很热,而她的指尖很凉。

        她挺直了身体,后背僵硬,精神紧绷。身边来来往往的嘈杂人声,一时间仿佛都被抽了真空。

        还好天色已暗,曲修宁看不到她脸颊的绯红。

        曲修宁有一种魔力。只要他释放一点点善意,就足以让路栩抛开所有思绪,瞬间开心起来。

        她心里默念,别多想别多想别多想。

        “刚去看比赛了吗?”

        路栩摇了摇头,说人太多,没挤进去。

        她补充道:“不过我知道你们班赢了,恭喜啊。”

        “友谊赛,都是打着玩的。”曲修宁笑了一声,“再说我也不是打得最好的那个。”

        可路栩觉得曲修宁打得最好,可能因为她眼里只看得到他。

        路栩偷偷看了一眼曲修宁,她转过头平视,正好对上他锁骨到胸口的位置。他没有拉校服拉链,里面的白色t恤紧贴着胸脯,随着呼吸起伏。

        下一秒,曲修宁就发现了她的视线,她毫无防备,眼神一时无处安放。

        “又要月考了。”路栩假装淡定,没话找话。

        路栩记得老章头曾经在课堂上说过,英国人见面总会谈及天气,因为不涉及个人隐私,聊天气可以填补尴尬的空白,转移让人不自在的话题。

        而她现在,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来掩饰她的慌张。

        曲修宁其实没发觉她的心思,接着她的话题:“给你的题,都做了吗?”

        路栩点头:“做了。”

        “刚开始第一轮复习,月考的题大概率会围绕必修一和二出题,运动和力考得会比较多。我给你的卷子上这类题都做会,应该就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路栩真诚道谢:“谢谢你啊。”

        “别这么说,我到现在心里都有点过意不去。”

        她急切地想知道答案:“过意不去?”

        “我是说,你生病的事,是因为我而起,又落了几天课。”

        原来他给她拿卷子,只是希望自己心里能好受些。

        明明是自己急功近利,想用没带伞的借口让他送自己,却让对方觉得愧疚。

        她有些后悔。曲修宁对她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这些好,是她费尽心思得来的。

        韩硕和张晚忆发现路栩没跟上来,停下来等她,才看见她和曲修宁在后面。

        韩硕一看见曲修宁,便说:“今天有点小失误,等月考完再打一场,下回绝对不让着你。”

        张晚忆跟路栩对视了一眼,表示无奈,死鸭子还嘴硬。

        曲修宁耸了耸肩,表示自己可以应战:“你是打算坐着轮椅打还是拄着拐打?”

        张晚忆哈哈大笑。韩硕气得咬牙切齿。

        曲修宁拍拍他的肩膀:“你呀,好好养伤吧,看着挺严重的。”

        走到学校门口,曲修宁在路边帮韩硕拦了辆出租车,让韩硕先走。

        张晚忆攒了一堆话等着跟路栩说,只能不舍地挥挥手:“小栩栩,我送伤员,不能跟你聊天,陪你回家了。”

        腻歪了半天,在司机的催促下,他们两人才关上车门离开。

        只剩下路栩和曲修宁。

        不过他们之间,似乎也没什么话可以聊。

        路栩抬起手:“那,再见?”

        “对了,我给你的卷子上,有什么问题吗。”

        卷子上是有一些题不会,但她还没找到机会问。

        她欲言又止,她觉得现在说有问题就太无耻了。

        曲修宁没接着问她,直接往不远处看了看:“找个地方坐下说吧。”

        -

        还是那家烧烤店。

        他们随便点了些吃的,然后摊开试卷开始讲题。

        曲修宁的思路很清晰,那些难点在他的讲解下都变得通俗易懂,豁然开朗。就是……字写得不太好看,这也许是她发现的曲修宁的唯一弱点。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他们讲完题,才发现店里已经人满为患。

        他们前后左右的桌上都坐满了吃宵夜的客人,边喝酒边侃天说地。好像在这样的夜晚,这样的城市角落,才便于流露最真实的情感。

        而曲修宁就坐在她对面。后来她无数次想起那天的场景,都觉得那一刻那么的不真实。

        周围的世界那么喧嚣,而他们之间,却那么安静。安静到她听不见除了曲修宁以外任何人的声音。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今天我才在物理上找到豁然开朗的感觉。”

        “是你本来就厉害。”曲修宁盖好笔盖,“上次老章头在课堂上表扬过你,语数英三门成绩可以排进年级前十,只要理综分数提上来,总成绩进年级前五十都不是问题。”

        路栩在心里感谢老章头。

        她拿起面前的汽水做干杯的动作,认真道:“谢谢大佬,考试加油。”

        对年级第一名说这句话,其实很多余。

        曲修宁也拿起他手边的汽水:“你也一样。”

        玻璃碰撞出清脆声响,她心里默默地说,我不会给你丢脸的。

        -

        国庆假期过得跟打仗似的。

        前三天,路栩拒绝了爸爸和赵阿姨去周边山里野营的邀请,一个人在家刷题,基本没踏出家门。

        后两天上课的时候,趁着课间和自习,她又把曲修宁讲过的题温习了一遍。

        韩硕瞧着她的阵仗,又咂嘴又摇头,说她是“不疯魔不成活”。

        “你说你这段时间都这样了,万一考砸了,岂不是很没面子。”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你盼我点儿好行不行啊?”路栩用脚尖碰了碰他的脚踝,他疼得龇牙咧嘴。

        语文和英语没有考试范围,基本靠平时的积累,她这段时间一直主要把精力放在理综上,虽然有点临时抱佛脚,但希望佛能罩着她一次。

        月考题果然如曲修宁所说,出题范围不大,他给的那几张卷子很有用。

        路栩想跟他道谢,却又觉得多余,便作罢。

        考完最后一门,所有人都要回到自己班里,把桌子摆回去。没有喘息的时间,第二天继续上课。

        路栩随着人群回班里,半路碰上张晚忆。

        张晚忆拽着她到角落里:“栩栩,你家是不是有个单反相机?”

        路栩点点头。那个相机是爸爸的,爸爸是户外运动爱好者,也是爱摄影,平时出去总会扛着他那个相机,记录风景和一起徒步的队友。

        “下周你能不能带来呀?”

        “我得问问我爸,而且我也不太会用。”路栩说,“要那个干吗,你要拍什么?”

        “下周不是校庆嘛,allen也要来表演,我想拍几张他的照片。”张晚忆语气恳切,“他的演唱会和签售会我没时间去,他送上门来的,我总不能错过吧。”

        allen是张晚忆最近特别迷的歌手,而且他们不久前才得知,allen也是安城一中的校友。

        可学校已经通知了,校庆演出只有高一高二能观看,高三照常上课。

        张晚忆似乎预判到她要说什么,语气有些着急:“百年校庆诶,一百年才一次,高考每年都有一次,当然不能错过校庆了,逃节课算什么。”

        路栩差点被她的强盗逻辑骗过去。高考每年都有,可对于他们每个人来说,高考只有一次,谁也不想来第二次。

        她兴冲冲地说:“地方我都看好了,教学楼顶层的门没上锁。到了allen表演时间,我们假装肚子疼,出来二十分钟就够了。”

        上次体育课的时候,韩硕就盘算着怎么拦住allen要签名,现在张晚忆又要跑去楼顶拍照。

        这两个人,还真是天生一对。谁知道校庆当天会搞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来。

        张晚忆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卡片相机,“我家只有这种普通相机,拍不到舞台那么远。”

        这时候,邹铭琦跟曲修宁一起走过来。

        “你俩干嘛呢?”

        张晚忆把相机塞进校服口袋,装作没事。偷拍计划是绝密级别的,她不打算透露给除了路栩和韩硕之外的第三人,知道的人越多,越不稳妥。

        结果下一秒就跟他们摊牌了。

        曲修宁看了看她的相机:“你那个相机拍近景还行,想偷拍舞台,估计难。”

        “对啊,路栩家有单反,我正在求她带来呢。”

        “单反普通镜头不行,还得有长焦镜头。”

        张晚忆不懂:“那是什么玩意?”

        路栩想了想,似乎见爸爸用过:“专门拍远景的,我爸好像有。”

        张晚忆激动:“这么说你答应了是不是!”

        路栩瞟了一眼曲修宁,鬼使神差地点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