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天知地知 我知而已在线阅读 - 第22章

第22章

        当天晚上路栩回到家,就跟爸爸去借相机。

        路晓明对路栩一向信任,没有多问。

        之后他还耐心教她怎么设置快门和光圈,又拿了专门装相机的包给她,方便斜挎。

        “这也太重了吧。”路栩刚开机,举到眼前还没过五分钟,便觉得肩膀酸痛。

        “这个拍的时候需要三脚架,我落在后备箱了,现在给你下楼取。”爸爸站起来找外套。

        路栩一把拉住爸爸,说不用了。

        她是要逃课出去的,这么大个相机她还没想好要怎么带出教室呢,拿个三脚架岂不更明目张胆?

        “你这样扛着,稳定性不行啊。”

        “我就拍着玩玩,又不是多专业。”

        爸爸转身在柜子里找出一个短点的镜头:“那你用这个就可以了呀。”

        路栩对比了一下两个镜头的长度,离那么远,短的肯定照不到舞台。

        她一本正经地说:“不行,那个显示不出我的专业。”

        爸爸哭笑不得,开机之后连参数都不会设置,光看着专业有什么用啊。

        “爸,到时候我肯定原模原样给您还回来,其他的就别担心了。”路栩没多解释,拿着相机钻回了房间。

        她给张晚忆发了条短信:【计划通。】

        -

        校庆的那一周,学校的氛围轻松欢快。

        校门口的一大块空地全用鲜花造型装饰,不同颜色的花拼出了一句“1912-2012热烈庆祝安城第一中学建校一百周年”。

        往里走几步,全是往届校友送的祝福语,学校都做成横幅挂在校园里。

        校庆前几天是各种校史展览和社团集市,再集中一天进行文艺汇演。

        这些都与高三学生无关。唯一欣慰的是,校庆期间老师们又要上课,还要应付学校的各项活动,高三这次的月考成绩要等一周后才能出来。

        高一高二的那栋楼简直跟过年一样,热闹非凡。现场作画的,cosplay的,算塔罗牌的,仿佛身处闹市街区。

        高三学生只能借着课间和中午吃饭的间隙,跑过去看一眼。

        中午从食堂出来,张晚忆拉着路栩去高一高二的教学楼下,体验校庆周的氛围。

        张晚忆凑在一个漫画摊位前,让学妹给她画个q版的头像。她只有一个诉求,眼睛要大,身材要火辣。

        路栩四处张望,眼里都是羡慕:“咱们那时候怎么就没遇上这种好事呢。”

        张晚忆答:“一百年才有一次,当然要办得红红火火。”

        一百年这个词,本身就有让人恍若隔世的感觉。

        他们身后就是学校发展史的展览内容。

        上面印有安城一中初建时的黑白照片,来自一百年前,就在如今脚下这个地方。因为战乱,学校校舍几经搬迁,颠沛流离命运多舛。如今学校终于回到老地方,安于城市一隅,风雨不倒。

        兜兜转转,一百年。

        文艺汇演是一系列校庆活动中的重头戏,演出当天来了不少校友,商界、政界、文艺界都有。

        操场上搭了舞台,那个阵仗规格,不亚于一场大型演唱会。

        高一和高二的学生应要求,早早就搬着凳子到操场集合,就连每个人坐的点位都是提前画好的。

        早上是荣誉校友演讲分享,下午才开始正式文艺汇演。

        那些知名校友,他们一个都没见到,但在课堂上,隐隐约约能听到操场广播传来的声音。

        某个著名导演怀念老街路口的电影院,他七几年上学的时候就在了,某个互联网总裁贪吃校门口的米线,仍旧是那个味道,某个当红演员讲起他和喜欢的女生当年在煤渣铺的操场上走了一圈又一圈。

        他们都在说,很多东西变了,很多又没变。

        “认真听课!”讲台上的老师重重地敲了敲讲台,“现在好好努力一把,将来被请回来的校友说不定就有你们。”

        韩硕嬉皮笑脸:“老师,那得等二百年校庆了吧,我们也活不到那时候啊。”

        全班人一起大笑。

        对他们所有人来说,在安城一中的时间只有三年。可这样的日子很难得,就是伴随着很多个三年,学校就这样走过了一百年。

        而她跟曲修宁的缘分,连三年都不到,只有一百年中的百分之一。

        “咱们学校人物还真不少。”韩硕小声说。

        路栩托腮望着窗外:“你说,一百年很长吗?”

        “不知道我们毕业之后会不会跟他们一样怀念这里。”

        她肯定会的。

        -

        下午两点,演出正式开始。

        班里很早就开始传阅节目单,allen要大概在三点半到四点之间出场。

        路栩和张晚忆算好时间,准备在第三节课上课十分钟后跑出去。

        巧的是,周老师和老章头带过的学生几乎整班来了学校,下午第三节课他们要去见面,五班六班临时改成了自习课。

        韩硕学着电影里的硬汉,用大拇指抹了抹鼻子:“天助我也。”

        “你不会真打算去要签名吧?”路栩看了一眼他的脚。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他挑了挑眉毛,“等着我胜利的好消息。”

        第三节课刚开始,班里就开始骚动起来。

        大家都知道allen的节目快到了,纷纷趴到窗户口,往操场方向看。

        路栩趁乱背着相机溜出教室,其他班也是同样的氛围。

        路过六班门口,她跟张晚忆对视了一下,快速走开。

        过了楼梯拐角,她在那里等张晚忆,随后两个人一起往楼顶狂奔。

        “真专业。”张晚忆盯着相机包说。

        路栩看了一眼张晚忆的身后,眼神不免失望:“就你一个人?”

        “还有谁?”张晚忆不解,随后又想起来,“你说曲修宁和邹铭琦啊,他俩又不喜欢allen。”

        路栩心往下一沉,但表面风轻云淡:“哦,我还以为他俩也想来。”

        “这种事当然是人越少越好啊,再说了,邹铭琦要是来了,你得多尴尬。”

        她们跑到顶楼,通往天台的玻璃门用一根铁丝拴着。

        “估计没人知道,这根铁丝就是个摆设。”张晚忆很轻松就把铁丝拆了下来,在路栩面前晃了晃。

        大概是太久没人去过天台,那扇玻璃门只能打开一半。她们俩侧身走进去,路栩小心翼翼地,生怕相机包沾上灰尘。

        这天有阳光,但不刺眼,照得身上暖洋洋的。

        她们站的地方正好能俯瞰大半个校园。这个角度的学校很美,平时只顾着穿梭在校园里,却从没完整地领略过它的面貌。

        操场上密密麻麻地坐满了人,前面是西装革履的校友们,后面是身穿统一校服的在校学生。

        路栩感叹:“百年一遇的校庆,我们居然不能参与,只有偷看的份儿。”

        张晚忆紧盯着舞台:“偷看跟光明正大地看,结果不是一样的嘛,赶紧把相机拿出来,下一个就是allen的节目了。”

        路栩拿出相机,手忙脚乱地装好镜头,然后煞有介事地调试各种参数。

        张晚忆“哇”了一声,一脸期待。其实有些参数怎么设置,路栩已经忘了,主要是专业的范儿要在。

        她们俩选了个最佳位置,路栩眼睛贴着取景器,把相机横着竖着换了几次方向,试拍了一张正在台上的舞蹈演员。

        拍完看显示屏,一片漆黑。

        路栩低头捣鼓着,自我安慰道:“可能哪个参数没调对吧,我记得就是这样的……”

        “……镜头盖没开。”张晚忆绕到她面前,把镜头盖取下来,“大姐,你行不行啊?”

        路栩尴尬地笑了笑:“忘了。”

        这时候,身后的门“吱呀”响了一声。

        她们俩如同惊弓之鸟,警觉地躲在一个水泥墩子后面。张晚忆蹙眉,这会领导和老师们应该都在操场上啊,谁会上这儿来。

        “别躲啦,是我们。”

        是邹铭琦的声音。

        她们俩站起来,看到邹铭琦身后还跟了两个人,曲修宁和六班另一个男生。曲修宁懒懒地跟在后面,朝她们走过来。

        张晚忆手压低声音,问他们:“你们来的时候没人看见吧?”

        “我们是偷偷上来的。”几个男生摇头,邹铭琦说,“看把你吓的,这点儿声跟舞台大喇叭比起来根本听不见。”

        这时,舞蹈节目结束,主持人串场,开始介绍allen,操场上尖叫声四起。

        张晚忆赶紧让路栩摆好相机。

        路栩把镜头对准主持人的脸。可镜头有点重,没有三脚架,角度又是向下的,她手上没力气,镜头晃动得很厉害,拍出来的画面很模糊。

        不知道背后有没有眼睛在注视着她,她只觉得脸上滚烫。

        张晚忆回头向三个男生求助。“你们谁懂相机啊,为什么拍出来有点糊?”

        “快门没设置对吧?”曲修宁走到路栩身边,“我试试。”

        路栩低着头,把相机递过去。

        allen唱的是《落叶归根》。

        前奏响起,曲修宁在低头摆弄相机。

        张晚忆整个人快要着火了。

        “快门设置在250试试……”曲修宁自言自语道。

        路栩只听见“250”。她开始后悔在爸爸教她的时候没好好听。

        曲修宁做什么都很专注,他很快调好参数,对着舞台拍了几张。

        他把相机伸到张晚忆面前:“这几张ok吗?”

        allen的脸清晰地出现在显示屏上,张晚忆满意地点点头。

        曲修宁把相机还给路栩:“离这么远,快门最好设置在200以上,不然拍出来都很糊。”

        “谢谢。”路栩接过相机,“我之前没用过单反,不太懂这个。”

        “我也不懂,表哥玩摄影的,我跟着看了几眼,也就会这一点。”曲修宁看了眼路栩手边的相机包,“相机不错。”

        张晚忆催着多拍几张,路栩朝曲修宁笑了笑,拿着相机面对操场的方向。

        之后曲修宁他们几个到天台另一边,靠在栏杆聊天。

        操场上的歌声和几个男生的聊天声混合着入耳,路栩一心二用。

        “你疯了?都走到决赛了,就差一步保送了。”六班那个男生说。

        过了一会,曲修宁说:“决赛的难度上了一个台阶,是要专门挪出大量时间复习训练的,你还真当什么书都不看就能保送?我又不是神仙。”

        “可对你来说又不算很难的事,保送p大,我们想都不敢想。”

        只听曲修宁自嘲似的笑了一声:“我又没说不去参加,只是不把全部精力投在竞赛上罢了。保送p大,冲击状元,自从上了高中,听到最多的就是这两句话。世界上又不是只有这两条路。”

        别人是不敢想,而他是根本不想。

        邹铭琦跟那个男生异口同声问:“那你想去哪里?”

        路栩屏住呼吸,也想听到那个答案。

        “出国呗,我挺想去欧洲的。”少年语气轻松。

        路栩一怔。

        邹铭琦说:“你小子够叛逆的,青春期才来啊?”

        “我家那种情况,你们懂的,我还是跑远一点吧。”

        他家什么情况啊?展开说说啊!

        “你想什么呢?”张晚忆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

        路栩的思绪被打断,allen跟唱歌的声音钻进耳中。

        第二首歌已经开始了。几个男生跑到天台的另一头,他们的声音也渐渐远去。

        路栩赶紧转过去,对着曲修宁的侧影抓拍了一张。

        他离得很远,还好镜头还能清楚地捕捉到他的脸,他的鼻梁挺拔,轮廓清晰而锋利,眼睛望着远方。

        路栩想起那张她偷藏的照片,少年踩在北极圈界,释放出自信而灿烂的笑。她只能靠近他漫长岁月中的一年,往后的日子,他将属于更广阔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