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天知地知 我知而已在线阅读 - 第51章

第51章

        四双眼睛齐刷刷盯着赵斯然,赵斯然心里发毛。

        听了赵斯然的话,屋里每个人心思各异。

        路栩:什么什么?谁允许你叫姐夫的?

        路晓明:什么什么?迈巴赫?

        赵欢:什么什么?迈巴赫是什么车?

        曲修宁:这么上道?我还没买鞋呢。

        路晓明不淡定了,他想起几个月前,路栩曾经问过他一辆迈巴赫多少钱。他当时根本没多想,难道从那个时候就有苗头了?

        路晓明又重新打量了一番曲修宁,他气质出挑,外形确实比普通人还要略胜一些,穿着讲究,从头到脚的行头看得出来价格不菲,家教良好,举手投足间都恰当得体。

        看得出来这小伙子家境不错。

        路晓明没有刨根问底,直接拿了酒杯跟曲修宁喝酒。

        曲修宁自然作陪。

        路晓明接着聊自己喜欢的话题:“其实啊,现在喜欢户外和露营的人越来越多,我反而有很多担心。”

        “叔叔您不妨说说。”

        “对于全社会而言,活跃的消费是可以促进经济发展,但过度消费带来的资源浪费和环境破坏也是个难题。这点在我们营地体现得很明显。”

        路栩在一旁听得一脸黑线。

        不是说露营吗,怎么还扯到社会和经济发展上了?

        更没想到的是,曲修宁这也能接招。

        曲修宁拿着酒杯跟路晓明碰杯,杯沿略低:“叔叔,我觉得您的眼光特别前卫。我也看过相关资料,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呢,就进入‘第四消费时代’,大众不再盲目进行炫耀性消费,而是慢慢具有社会共享意识和简约消费。”

        路晓明点头同意道:“对,落到我们做的事上就是,我们倡导的是一种回归自然的生活方式,并不是想要大家来攀比装备。”

        “叔叔,我觉得可以这样,咱们整合一些理念契合的品牌和机构……”

        路晓明几两酒下肚,脸颊微红,但特别高兴。

        他来了兴趣,曲修宁开始跟路晓明讲胜华的会员和社群体系,这些都可以跟露营营地进行资源嫁接。

        曲修宁反应迅速,条理清晰,不到一个小时,他已经给路晓明规划出了一整套营地活动方案,场地资源媒体渠道一条龙服务。

        曲修宁酒量不错,任何话题都能聊上几句。

        除了和路晓明聊,他还跟赵阿姨探讨了一番社保体系,和赵斯然聊了一会篮球和动漫。

        路栩冷眼在一边瞧着,他们几个人打得热火朝天。仿佛他们四个才是一家人,而她是个插不进话的小媳妇。

        一顿饭结束后,天色不早。

        路栩按着爸爸的手:“爸,不能再喝了,曲修宁明天还要工作呢。”

        路晓明幽怨地盯着路栩,自己从小到大的小棉袄,胳膊肘开始往外拐了。

        这家里所有人明天不是要上班就是要上课,路栩怎么就只关心曲修宁一个人呢?

        路栩可没精力揣摩老父亲复杂的心情,屁颠屁颠跟在曲修宁身后,又是问他难不难受,又是要忙着送他出门。

        司机还没来,他们就一起站在楼下等。

        虽说曲修宁酒量尚可,他喝得比路晓明多,脸颊有些红红的,还是有点晕。

        他眼神迷离,伸手想要抱路栩。

        路栩闪身躲开:“我家人肯定在楼上看着呢。”

        他们抬头,路栩家阳台玻璃上果然齐刷刷贴了三个脑袋。

        曲修宁坏笑着:“怕什么?”

        曲修宁大方揽她入怀,用鼻尖蹭了蹭她的头发。

        路栩身上有股清新的,好闻的味道。他有些醉了,干脆把整个脸埋进她的发间,肆意蹭着。

        蹭得她心痒。

        路栩觉得难为情,想要挣脱,不成想被他抱得更紧。

        路栩捧着他的脸:“你怎么样,没喝多吧。”

        她知道,爸爸是在探曲修宁酒量呢。

        曲修宁摇了摇头:“如果不是明天要工作,我还能再陪叔叔喝点。”

        “得了吧你。”路栩轻轻捶了他的肩膀,“你真的要做什么露营主题活动?”

        曲修宁点点头。

        “这一场活动费用不低吧?要整合那么多资源,还要用你们的场地。”

        “我觉得这个主题很好,跟我们的社群也匹配。”

        路栩抿着嘴:“我觉得你不用这么做。”

        “我是真的觉得叔叔理念好,有热情,只是不太了解资源整合和渠道的重要性,我正好有这些东西,一拍即合罢了。”曲修宁趁机在她唇上落了个轻轻的吻,接着说,“而且得了个你,不管怎么样,我都是赚了。”

        路栩也不知该接着劝些什么。

        曲修宁笑着问:“我算不算是个合格的女婿?”

        算你个头啊,这才哪儿到哪儿!

        送走曲修宁,路栩回到家里,看到爸爸仍坐在餐桌边。

        爸爸年轻时候酒量不小,毕竟年纪一不小了,现在只要喝一点就会有点上头。

        “爸,不能再喝了啊。”她收掉酒杯,把空了的盘子端去厨房给赵阿姨。

        爸爸问她:“小曲这孩子,家境不错吧?”

        路栩点点头。

        曲修宁涵养家教都极好,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爸爸认出来了,他就是你偷藏照片的那个男孩。”爸爸喝了口水,“怎么,高中就打上人家主意了?”

        路栩像个被抓早恋的小孩,不敢随便回答。

        “你马上都26了,爸爸也不会干涉你恋爱。”爸爸看出了她的心思,“但我希望我说过的话,我女儿能听进去。恋爱容易,婚姻不易,我相信你自己能把握好。”

        “爸爸不想让你受委屈。”

        “我知道,爸。”

        路栩心情五味陈杂,正准备回房间,身后又传来爸爸的声音。

        “不过小曲这孩子真不错,聊了这么长时间,有两下子,也不是徒有其表。”

        路栩默默回房,嘴角划过一抹笑。

        -

        路栩晚上就睡在家里,洗漱完,赵斯然敲门,鬼鬼祟祟地探了半个身子进来。

        “姐。”

        路栩斜了他一眼,明知故问:“有事?”

        “你今天看见那女孩……”

        路栩放下手机:“我微信不都跟你说了么。”

        “你再详细说说。”

        路栩回想了一番:“短发,头发乌黑,皮肤特别白。”

        “没了?”

        “没了。”

        “她是不是特别瘦?脸上有没有雀斑?手背上是不是有个胎记?”

        路栩被他的问题堵住,努力回想,是挺瘦的,其他的真没看清。

        她半天才回了句:“我没看那么细。”

        赵斯然像泄了气的皮球。

        “是不是你那青梅竹马藤井树?”

        赵斯然点点头,又摇了摇头。他好像知道那个女孩是谁,又不太敢确定。

        路栩安慰他:“她应该会再来。”

        “真的?”赵斯然眼睛一亮。

        “她没找到你,肯定还会再试试的。”

        路栩觉得赵斯然有时虽然气人,但真的很好哄。

        “姐,你要是回家再碰到她,一定要问问她是不是找我。”

        他说得真挚,路栩没忍心再开玩笑,便点头答应。

        说完了他的事,赵斯然还赖着不走。

        “还有事?”路栩抬眼问道。

        “姐,我什么时候能坐坐姐夫的车啊?”

        路栩看他没皮没脸的样子,没好气地回他:“自己打专车去,什么豪车都有。”

        “专车里能有帅姐夫?”

        既然他自己提起来了,她倒要好好问问:“你今天怎么回事,进门就叫姐夫?!”

        “你男朋友不就是我姐夫么,姐夫走之前还说要送我双限量版的鞋呢。”赵斯然嘿嘿一笑,溜了。

        还有没有点骨气?

        -

        曲修宁真的把喝酒时聊的事上了心。他让公司企划部出方案,联系活动公司和品牌方,筹备活动。

        在此期间,曲修宁还做了另外一件丧心病狂的事。

        韩硕和张晚忆的婚礼将近,他三番五次跑去张晚忆那里自荐要当伴郎。张晚忆被烦得要死,直接飙了个电话给路栩:“让你男朋友别再来了!”

        最终曲修宁靠一己之力挤掉邹铭琦,当上了韩硕和张晚忆婚礼的伴郎。

        “你干嘛非要当这个伴郎啊?”他们窝在路栩家看电影的时候,路栩问他。

        “伴郎伴娘成双成对的,你跟别人站在一起,我不高兴。”

        路栩知道他说的这个“别人”是邹铭琦。

        她觉得他较真的样子很好玩,便故意说:“好多年没见邹铭琦了。”

        这句话一出口,曲修宁立刻警惕了起来:“都没交集了,你见他干嘛。”

        路栩下巴抵在他肩膀身上:“你们俩还有联系吗?”

        曲修宁假装对她的亲昵示好看不见,只说:“有次去广州出差,他正好也在广州,一起吃了个饭。”

        路栩没说话,曲修宁又补了句:“我们俩有联系可以,你们俩不行!”

        路栩接着小声说了句:“也不知道邹铭琦现在是不是单身。”

        这话把曲修宁惹火了。

        他跟被谁咬了一口似的:“他单不单身跟你有什么关系?”

        “我关心关心老同学嘛,说不定还能给他介绍个女朋友什么的。”路栩笑嘻嘻的,“杰西卡啊朱迪啊,那可都是适龄女青年。”

        曲修宁轻哼了一声:“咸吃萝卜淡操心。”

        其实她毕业后,就没了邹铭琦的消息,没加好友,也无心打探。

        她纯粹是觉得逗曲修宁好玩。

        她接着惹曲修宁:“为什么我一提邹铭琦你就炸毛啊。”

        “你说因为什么?还能因为什么?”

        2012年12月21日,邹铭琦跟路栩表白的那个雪夜,他就在不远处静静地观察着一切。

        他心里不屑那些什么有关世界末日的说法,可邹铭琦赶在那一天跟路栩表白,却让他耿耿于怀。

        路栩看他若有所思,用讨好的语气问他:“在想什么呢?”

        “在想世界末日那天。”曲修宁态度缓和,“那天下了很大的雪。”

        “哈?”这个回答让她有些意外。

        曲修宁也不再回避那个名字:“那天邹铭琦跟你表白了。”

        “你怎么知道邹铭琦那天表白了?”

        “我在旁边啊。”

        路栩一惊,任她怎么回忆,那天那个场景里都没有曲修宁。

        年少时的犹豫不决让他只能在暗处看着这一切。后来很长的时间里,他都很后悔,没能抓住那次天公作美的机会。

        曲修宁抱她入怀:“如果能回到那一天,我会在邹铭琦之前跟你表白的。”

        她清楚地记得,那天在回去的公交车上哭了一路。只是遗憾这么浪漫的好天气,她喜欢的人却不在。

        原来他一直都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