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诸界大劫主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一十一章 轮回印,冥土失利

第三百一十一章 轮回印,冥土失利

        “不祥早已注定,一切都是长生祸,神话时代未曾结束,开拓不朽,以源术寻天地造化,葬下一世身,观轮回印,    筑长生路。”

        幽暗冥土深邃,如哭嚎般的低语声响起,回荡四方,让血雾滔天,让怨灵滚滚,让棺柩轰鸣。

        砰的一声,    棺柩被打开,    有一道高大的身影走出,浑身长满了红色的毛发,    自殿宇深处迈步而出,像是一个恶魔般。

        他左右双肩,包括天灵上,竟各自有一盏魔灯燃烧,透射出让人心悸的赤光,这像是某种古老法门的呈现,人体有三盏灯,象征着本源阳气,二者在肩,一者在天。

        但诡异的是,这生灵的三灯,竟是诡异的猩红色,仿若浸染了无尽的鲜血与黑暗,    内里竟能看到一个又一个生灵哀嚎的模样。

        “初入源天的年轻人,多么朝气蓬勃的肉身,又身怀最为神秘的人王血,若非你身携不详之物,    我等还真没那么容易感应到你的存在。”

        这高大的魔影冷笑,    眸子突然间鲜红如血,一下子变得的狰狞与可怖了起来,浑身红毛无风自动,分外凶狂。

        三灯摇曳,火光中赫然倒映出一道虚影,那是一个人身大小的神源快,内里封有一只长满红毛的爪子,与北域鬼矿内挖出的一般无二!

        “他的血,他的肉身,他的源术,他的秘密,我们全都要!不论是实验轮回印,还是补全混沌怪物,此人都不能少。”

        一旁,那肉身蜡黄干枯,披着上古时代服饰的生灵开口,无比森然。

        在他的体内,赫然有半道轮回印留存!这仿佛是某种另类的长生术,让他自上古延续到当世,    却鬼气森森,    充斥着不详感。

        轮回印,神话时代论证不朽的一种古法,号称与冥皇大有关联,万古前的各大至尊曾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潜心钻研与参悟过。

        据传,也只有在那个时代有人以身试法,尝到了苦果,而后便再也没有下文了。

        而最擅长此道的冥皇也是不知所踪,有人认为他死了,彻底烟消云散,但只有了解的人才知晓他的可怕,从未陨落,而是在凡尘中不断轮回,终将归来。

        “去将他带回来,若能吸纳为我地府的一份子,那更好不过,当然,那也是要接受洗礼,全身心接受轮回尽头的存在方可。”

        红毛怪物低语,三灯炽盛,一挥手间前方葬坑内的一道道身影全力站立起来,发出了低沉的咆哮,眸子中逐渐染上血色,披甲执锐,一眼都望不到头。

        这是死去的古代强者,被接引入地府,历经漫长岁月养尸,经过了地府之主的加持,让他们有了这种冥血,诞生了另类的意志。

        在另一边,还有一队队阴兵过境而来,被坠入不详的源术修行者所指挥带领。

        这些阴兵都是从各处生命古地召唤来的,而今还只能算是古尸,并不强大,可是一旦进入地府就完全不同了,有不少阴兵会被唤醒前世战力,到了那个时候,将恐怖滔天!

        红毛怪物掌指间七层仙力交织,封禁天下,开辟出成千上万道源天纹路,勾连星空,以星辰布图,化成一个巨大的天体星门。

        地府滋养的古尸陆续而出,带着再生的灵智与修为踏入了天体星门,要降下不详,将新一代源天师带回地府。

        源天,这是一个不详的境界,无论是踏足还是晚年,都注定与地府产生纠缠,难以摆脱。

        与此同时,太古洞穴内,元磁仙光一道道,皆尽被太上天势所吸纳,成为了其中一相,愈发广阔。

        李昱立身道台上,蓝金光焰汹涌,让一根根红毛化作飞灰,此时他终于察觉到了异变的源头,正在自己体内。

        他心念一动,那被神源块包裹的红毛爪子跌落在地,竟是通体都缠绕着暗红色旋风与黄色的水流,无比的诡异,仿若复苏了一般,很是可怖。

        “不详源于此?是它导致了你初入源天便有诅咒降临?”

        黑皇一惊,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被封在了神源中,只剩下一只爪子还能有这么恐怖的影响,其全盛时期究竟是怎样的存在?

        难道真与传说中的源神源鬼源魔有所关联不成,那又为何出现在了东荒北域的大地下,彼时的源天师应当没有那个能力斩灭才是。

        “源术一道,注定与地府纠缠。”

        李昱斩灭一切不详波动,盯住了那跌落在地的神源快,露出了一丝莫名之色。

        天地中有些领域一旦涉足就无法挣脱,将愈陷越深,失去归路,就算是古之大帝,也未必能够善终。

        源天师的晚年很凄惨,见到诸多不祥,从世上消失就意味着成为了红毛生灵,自此浑浑噩噩,失去神智。

        如他这般单纯的源术诅咒还算可以解决,若是如天璇神子那般圣体与源术的双重针对诅咒,就是纯粹的不死不休了。

        “真正的它,早已消散,如今残留的是先天源精所留的怨气,不曾想依旧在祸乱世间;成仙路啊,逼疯了一代又一代的强者,依旧是追寻成仙古法所走过的路。”

        段德将那神源块捡起,仔细凝视,莫名道出了这样一句话。

        他仿佛识得这红毛爪子的真身一般,认为其已经消散在了岁月中,所剩下的不过是怨念,寄托神源中。

        “成仙古法?完整的轮回印地府内除却冥皇外恐怕只有尸皇结出了一道,这样的法门很奇异,亦很强大。”

        李昱聆听段德的话语,作为昔年的冥皇,渡劫天尊,在他的身上足有四道轮回印!

        “汪!无始大帝也曾提及过成仙与古法,不过他认为还有另一条路,足以自世间打上仙域,以无上伟力化仙,在如今多被认为是成仙路裂缝。”

        黑皇有些在意,这很可能关乎无始大帝最终的去向,也许真的打入了与仙域相关的地方也说不定。

        成仙,古往今来强者所追寻的溯源,亦为长生不死的美好愿景,可神话时代更迭,天尊成灰,神庭湮灭,诸皇朽去,古之大帝亦化为了一抔黄土。

        这些纪元相继远去,浩瀚的星空,数亿年的流转也算不得什么,谁也抵挡不住,任你风华绝代也有走到生命终点的一天。

        “不错,贫道忆起了部分记忆,地府,包括帝与皇,所找寻的都是两条路,一条是通向不知是否存在的仙域的路,一条是追寻成仙古法的路。”

        段德眼底掠过一抹沧桑,道出了隐秘,相对而言,第一条要比第二条更容易看得见,因为成仙路开启过数次了,只是并未有成功者出现。

        就连帝尊,也陷入了进退不得,前后夹击的境地,最终不得不放弃。

        在他看来,六道轮回下,没有转世,而是有一种另类的互转,如法,如道,都在轮回、转生,正如那结成圆环般的轮回印。

        首尾互连,这就是轮回的本质。

        “我若以仙莲转生诸天万界,经历一段又一段的人生,是否也为另类的轮回?轮回大千,于尽头见真我···”

        李昱有感,陷入沉思,他想到了六道轮回盘,想到了过去与未来的破碎画面,想到了仙莲,何尝不是轮回的另一种体现。

        在更古老的时代,有轮回路,有古地府,自那位天帝崛起后,悉数隐没,直到未来才一一重现,在这段真空期内,也许是体悟轮回的最佳时期,不会受其影响。

        不悟轮回,不得长生,在时间长河中,伟大的英雄也只有短暂的辉煌,仅有一瞬间的灿烂,始终打不破桎梏,从而与世同存。

        天尊、古皇、大帝;一个个气吞山河,威压宇宙,他们摘星捉月,君临诸域,至强无敌,可是即便如此,也守不住自己的命。

        “该离去了。”

        他幽幽一叹,将繁杂的思绪埋在了心底,迈步而起,一瞬便将段德与黑皇带到了古洞之外,这颗灰白色的星辰古朴而自然,在其他方位可见到生灵存在过的痕迹。

        轰隆!

        就在此时,域外一声巨响传来,竟有九星连珠,化成了一道星空裂缝般的存在,开启了天体门户,显露出对岸的无尽血色。

        “天呐,发生了什么,域外竟有这样的变化,九星连珠,竟然开启了一道门户?是什么人在出手,古之圣贤不成!”

        古星上,有生灵惊叫,充满了敬畏与恐惧。

        涉及星空,无疑皆是圣道领域的恐怖存在,圣贤便可破灭行星,而如此以恒星天体化作星门的手段,至少也是圣人王级数才能施展,过于惊世了。

        “轮回尽头,一切都将落幕,地府是万灵的归宿,源天后辈,我来接引你,招魂!”

        星门之后,一道冰冷而怨毒的声音传出,那是一头浑身长满了诡异红毛的怪物,目光森寒而贪婪,像是要将李昱整个人都吞下去一般。

        在他的前方,一道道身穿甲胄,执冥戈的身影冲出,那是地府养尸而出的战奴,最低都是大成王者的层次,多为半圣,圣人亦有三位之多,全都嗜血杀来。

        “是阴魂不散的地府,当初还祸乱瑶池旧地,试图干预大帝双亲的尸体,真是可恨!”

        黑皇盯着那星门之后的冥土,咬牙切齿,前些时日几人探索瑶池旧地时便发现了不妥,显然有地府强者潜入,试图挪动西皇母与大成圣体的尸体。

        却被无始大帝留下的禁制击成重伤,连兵器都碎裂了,匆匆遁逃而去。

        “渡我入轮回,你还没有那个资格。”

        李昱眼中星辰幻灭,太上八卦天势延展而开,刹那间源天纹路勾连了大半颗古星,这里像是有了生命,剑鸣铮铮,成千上万道剑气斩开高天上的厚重铅云,贯穿进宇宙中。

        毫无疑问,这个地方成为了杀场,被阵法与源术更改,化成了攻伐之力,阻碍战奴的前行。

        他右手连点三次虚空,动用天人三化,化乾坤,化大势,化寰宇,让日月星河齐现,成千上万条银瀑从天上垂落,白茫茫一片,瞬息镇杀了三尊半圣,连带着一位圣贤战奴都被击飞了出去。

        同时间,域外一颗颗陨星飞来,成为一片星雨,照耀出不朽的光,一刹那间像是贯穿了古今未来。

        此术一现,战奴顿时损失惨重,除却三位圣贤级数的恶灵外,其他全都陨落了个干干净净。

        “有意思,初入源天便能有如此修为,你压抑的太久了,竟然冲出了这样一段距离,了不得,但更不能放过你了。”

        星门之后,那红毛怪物动容,没想到此子源术一道上如此有天赋,竟然精进如此。

        他肩头上的血灯摇曳,竟是飞出一缕火丝来,猩红粘稠,坠出域门后竟是化作了七颗赤星,排成阵法,直接镇压了下来。

        “堪比圣人王的境界!”

        段德神色一变,这头红毛怪物竟是如此强大,走到了圣人王的层次,难道也是自北斗走出的源天师不成?可宇宙如此广阔,修行源术的可不止北斗,亦有可能来自其他星域。

        而在其身畔,竟然又有一道浑身干枯的身影立起,皮肤蜡黄,眼皮都垂落遮住了眼帘,却散发出恐怖无边的气机,比之红毛怪物更甚一筹。

        “斗转星移,放逐!”

        李昱神色一凝,太上八卦天势逆转乾坤,他撕开空间,将三大战奴打向一片星空中。

        改天换地的手段,他在这一瞬间贯通了域外,使太上天势与另一片灿烂的星空相连,将三个圣贤打进去,拉开足够远的距离。

        诸多圣人都不能做到这一步,源天神术极尽升华,有所准备后却可做到,山川日月大势皆掌控在手,借乾坤万物为己用。

        “真是玄妙的手段,当初开创此道的冥皇绝对是一个逆天的能人,源术成道,古往今来只此一人,比之古皇大帝都稀有。”

        黑皇惊叹,源天之境便玄妙莫测,到了源术成道又会是怎样惊艳的场面,引人遐思。

        可以说,源术一道无止境,借助天地星河大势,可演化自己的道法至这一步,称得上惊艳,这是一门可傲视古今的道统。

        段德闻言摸了摸鼻子,莫名很受用,心头暗爽,不由挺了挺肚腩道“老古,此地不宜久留,如今就出现两个怪物,那片冥土中必然还蛰伏着更为可怕的存在,这里不是我们的主场,会很吃亏。”

        若是在北斗,恒宇一脉诸强坐镇,对方自然干预不到,更有三大帝兵与大圣坐镇;但在这颗星辰上就太吃亏了,对方很占优势。

        李昱微微颔首,虽然很想将无良道士祭出去恐吓一番,但看他这缩头架势比黑皇还快,显然是没必要了。

        轰!

        恒宇炉与太阳帝塔同时显化,两股极道气机轰鸣而出,直接抵住了那垂落的七颗赤星,神凰舞金阳,威能让星门之后的两人都讶然。

        “两件极道帝兵,还有太阳一脉的帝塔,竟然落到了你的手上!”

        红毛怪物意外,当初地府灭掉了太阳族的准帝都没见到这尊帝塔,如今竟然出现在了人王的手中?

        而李昱却没有理会他的意思,直接催动五色祭坛,要回归北斗,这里不适合与地府交手。

        “这一代的源天师,有些特殊过头了。”

        那皮肤蜡黄的生灵低语,跨越星门探出了大手,但却极度不稳定,仿佛收到了影响一般,显得有些扭曲。

        “黑皇段德,帮我固定他的星门坐标,非得给他来一下狠的!”

        这么走他当然不乐意,必然要回一记狠的。

        嗡嗡!

        恒宇炉放光,李昱直接滴血催动,复苏极道帝兵,与太阳帝塔联合打出了巅峰一击,极道神威铺天盖地的涌现,神色一瞬间就毁灭了七颗赤星,将那大手击退,笔直的抵回星门中。

        紧跟着,两大帝兵一颤,威能更甚,直接错开红毛怪物与蜡黄生灵,向着冥土内就打出了极道气机,登时毁天灭地,扫荡了成片宫殿,让无数战奴化为灰烬。

        “该死!”

        红毛怪物怒吼,百年心血毁于一旦,这里孕养的尸奴全都被极道神威打成了灰烬!

        更糟糕的是,一些沉睡的存在也被惊醒,发出了怒吼,将要挣脱他们的束缚了,冥土内部一片大乱。

        然而,当他回过头去,已是不见了几人的踪影,只留下一个被后备阵法所挪移的五色祭坛,都不知传送到星空的哪个角落去了,是黑皇亲手刻画的阵台,终于派上了用场。

        “竟然让他们逃了,没想到此子身怀两件极道帝兵,但那颗葬帝星太过特殊,蛰伏的存在太多,不适合我们参与其中。”

        蜡黄生灵蹙眉,北斗可不是什么好地方,生命禁区,极道家族,古皇族,无一不是麻烦的存在。

        “无妨,他将要成圣了,注定要踏上星空古路,远离北斗,到了那时就由不得他,整片星空都是我们地府的猎场!轮回尽头,万灵归宿!”

        红毛怪物阴冷出声,没有再继续停留,大手一挥便关闭了星门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