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我是剑仙在线阅读 - 第三百九十章 敌军来袭

第三百九十章 敌军来袭

        “两位殿帅言过其实了吧?”

        一名满脸虬须的军团统领淡淡一笑,道:“百年前的雪域天池一战,北方四族元气大伤,至今也没有完全回过气来,那妖族虽然蠢蠢欲动,但不久前雪域天池上的一战,芦塰掉出了十三境,势必会再次延后妖族南下的时机,如今我们人族北方不但有林星楚镇守洗剑江,还有林婉华镇守扶苏长城,此外,周言大人率领十万边戍军团镇守扶苏长城以北,谅他妖族有多大的本事敢南下?”

        “哦?”

        陈曦眯起一双美眸,笑道:“有些人可真是给蠢死的,你该不会以为妖族祖山就真的只有一两个十三境了吧?妖族经营妖族天下转眼又是百年,积攒了多少底蕴与天地气运,足够再有几位十三境横空出世了,你要真以为人族北境防线是铜墙铁壁的话,距离妖族的钢刀架在脖子上恐怕也不远了。”

        “陈曦殿帅,你不要危言耸听!”

        另外一名北方三州军团统领沉声道,甚至有一点斥责的意思了。

        “大执戈。”

        韩夜棠看在眼里,心中已然有了怒意,道:“大执戈曾是西蜀名将,曾与妖族沙场厮杀过,想必不会像是那些人一样鼠目寸光吧?”

        “夜棠,不必介怀。”

        李纯阳起身,笑道:“各位的争论本帅都听进去了,已经有了定论,夜棠,你稍后将雪域天池需要的战马、粮草、甲胄、兵刃、器械等物资列一个清单过来,我自然会让军需处的人拟定价格,到那时你拿着清单交给白衣,他愿意买就买,不愿意就算了。”

        “是!”

        韩夜棠抱拳,与陈曦一起退出了帅府。

        “大执戈!”

        几名战将纷纷露出怒容,余让更是咬牙切齿道:“属下听说,之前那个白衣曾经救过扶苏长城秦羽的儿子秦然,与韩夜棠也有几分交情,显然这韩夜棠分明是在假公济私,拿大商王朝的物资来送她的人情,哼,连我们林鹿军团的物资都已经相当紧缺了,难道还从牙缝中挤出来一点送给他雪域天池?”

        “够了。”

        李纯阳抬起手掌向下轻轻压了压,道:“诸位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方方面面我们都要照顾到,诚如陈曦、韩夜棠所言,雪域天池上拥有一支屹立不倒的人族军队确实对我们而言不算是坏事,白衣那群人至少能分散妖族的注意力,而且白衣与林星楚、林婉华都有一些交情,如果我们直接驳了韩夜棠的面子怕是也不好,人族北方防线的重担终究是落在我们北方三州肩膀上的,还望诸位都能放下成见,各守本职。”

        “是,大执戈!”

        一群战将齐齐抱拳,旋即转身而去。

        李纯阳重新坐回帅位中,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寡淡无味,他看着一群战将的背影,剑眉紧锁,心头积郁,自己又能有什么办法,驳了陈曦、韩夜棠的面子,以后自己这个人族北帅还要不要做了?一个是陈万里的孙女,一个是陈万里的外孙女,而陈万里在大商王朝是什么地位?

        如今的六大殿帅,虎牢关的吕风仙、雁门关的北冥海,那都是陈万里的旧部,换言之,都是陈曦、韩夜棠的长辈,他们必然是站在陈曦、韩夜棠那一边的,还有那玉竹园的董淳,也是以陈万里的晚辈自居,一旦争论起来,六大殿帅中唯一有可能站在自己这一边的可能只有阳平关的林弱,但林弱23岁入天元境,是人族最年轻、最有朝气的年轻殿帅,连爷爷林衍的命令都敢不听,这么有主见的人是不会一味倒向自己这边的。

        一时间,李纯阳揉了揉眉心,太难了,南帅主和,北帅主战,自己这位大商庙堂上主战派的代表却又有这么多心有余而力不足的事情,不由自主,一直被他人所左右着。

        ……

        深夜。

        东海岸,蒟子岭,人族最北方的一座烽燧。

        此时,大雪纷飞,蒟子岭的烽燧守军是一支百人骑兵队,配有一位百骑长,一位六境随军修士,就像是一座哨塔般的屹立在大商王朝版图的北方边陲,为人族疆土守望。

        一座座石头垒起的营地矗立在烽燧一旁,大部分军士都已经入睡,唯有一名骑卒正站在烽燧的顶部,他冻得瑟瑟发抖,不断搓着手,胡须、眉毛上都缔结上了一层冰霜,他皱了皱眉,一屁股坐下墙下,口中嘟囔着:“这么冷的天还值哨,值他娘的屁,鬼影子没有一个,老子要是妖族也绝不会在这里天气下来犯,这不是找罪受吗?”

        他抱着一杆长矛,歪头小憩片刻,梦中婆娘热炕头,什么都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忽地,他一个激灵,多年的从军让他有种极高的警觉,竖起耳朵仔细听风雪,似乎……在风雪尖啸之声中,还有一道道几乎微不可闻马蹄声。

        “不妙!”

        他急忙从哨岗中站起,起身的那一刻,就看到不远处的雪中出现了一道道身披白袍的身影,白袍下,甲胄泛着金色光辉,座下的战马则雄骏壮硕无比,一时间,骑卒神色骇然,这是什么人?不像是妖族,妖族没有坐骑的,他们袍甲上的图案也不是大商王朝,难道是魔族?!

        魔族铁骑,一个多么骇人的名字,当年的北伐之战中,魔族铁骑也是灭人族云州铁骑的元凶之一啊!

        “你们……”

        骑卒刚要扯开嗓子大吼,就有一道寒光破风而至,“噗嗤”一声,一缕血花从骑卒的脖颈穿出,只是刹那间就被一箭穿喉,在他轰然倒下的瞬间,魔族骑卒一一飞掠而过,继而摧枯拉朽的杀入人族营地之中,那些刚刚起身的骑卒连马背都没来得及上就被乱剑砍杀了。

        “快!”

        人族百骑长提剑冲出营地,怒吼一声:“仙师,放飞鱼传书示警,快!”

        在他身后,一名年轻的六境人族修士急忙取出一条飞鱼,将一张一直都有准备好的纸条塞入飞鱼口中,但他尚未将飞鱼放出,忽地连人带飞鱼仿佛从世界中被抽离一般,四周的风雪都停了,只剩下他寂寥的站在那里。

        小天地,对方有上五境!

        远处,一道身穿金甲的身影缓缓走来,长得极为俊逸。

        “你……”

        六境修士心中骇然。

        “去了地府,记得报上我的名字,神族羽氏王朝世子,羽枫!”

        话音未落,一道剑气从天而降,顿时将六境修士与飞鱼一起化为飞灰,实力太过于悬殊了,根本没有一丁点的悬念。

        转眼间,整个蒟子岭烽燧的守军全军覆没,烽燧被踏平,营地中的食物、物资等被劫掠一空,随即,无数魔族铁骑趁着风雪,滚滚南下!

        ……

        山海关。

        韩夜棠将一张兵部物资清单放在了林昭前方,道:“这是我和陈曦为你们最大程度的争取了,虽然说物资的价格确实……偏贵了一点,但没办法,能买到就已经不错了。”

        “嗯。”

        林昭压根没有抬头看她,一直睁大眼睛低头仔仔细细的看着这张兵部罗列的物资清单——

        云州良马:3000匹

        云州骑卒制式甲胄、长矛、佩剑、重盾、弩箭等:2000套

        拒马战矛:8000根

        火炮:20门,配备炮弹若干

        弩车:50架

        另加10w石粮草

        一应物资加在一起,一共收取25颗金鲻钱

        ……

        “不是一般的贵啊……”

        林昭皱眉,道:“就不能便宜点?”

        “已经是极限了。”

        韩夜棠努努嘴:“钱不够的话……我可以给你垫付,我这里……还是存了一点钱的。”

        “不用。”

        林昭倍感头痛,道:“我只是担心这次是这个价格,下次会不会还是,这样的话,我们雪域天池就真的消耗不起了。”

        “没办法的事。”

        韩夜棠道:“走一步算一步吧,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我也会帮着想办法的。”

        “好。”

        林昭欣然点头:“不管怎么样,这件事多亏你的帮忙,谢了,韩殿帅。”

        “叫夜棠吧。”

        韩夜棠一扬眉,道:“你叫我殿帅,就觉得怪别扭的,该不会是逼着我叫你林帅吧?”

        “哈哈~~~”

        林昭尴尬一笑:“世间已经没有林帅了,只有日子过得紧巴巴的白衣少侠了啊!”

        韩夜棠、杦栀齐齐掩嘴浅笑。

        不久后,林昭购买的物资送抵山海关,他没有出面,木笡带着一群人马将物资尽数从传送阵运回雪域天池,灵石燃烧了不少,但是物有所值。

        ……

        两天后。

        东梧国旧址,经过林鹿军团的血洗之后,东梧国几乎变成了一片无主之地,边境中的小城几乎都没有逃过被屠城的命运,一应物资均被运走,甚至就连东梧国的子民也大部分都成了刑徒流民,青壮男子送往大商王朝的各地充当劳役,女子的命运则更加悲惨,有许多都被买卖了。

        此时,东梧国边境,由一群大商战卒镇守。

        边戍军团,十万兵力。

        一座边关城池上,一位老将双手按在城墙上,正是边戍军团统领周言,他看向远处,道:“蒟子岭烽燧的平安无事传书已经延误多久了?”

        “一天一夜了,大人!”

        “不妙啊……”

        周言皱眉道:“难道是蒟子岭烽燧出事了?!立刻传令,派500名轻骑去蒟子岭一探究竟,还有,加强北面的防御,明天天一亮,如果雪停了就立刻出城布置拒马、陷坑等等,严防妖族突袭!”

        “是,大人!”

        “不对……”

        下一刻,周言竖起耳朵倾听风雪中的杂音,骤然间,他咬牙切齿,伸手一支北方,道:“立刻示警,全军戒备,北方敌军来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