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乃绝顶风华在线阅读 - 第417章 滚滚滚

第417章 滚滚滚

        季燃说:“既然朱公公肯帮忙,那就实在太好了。朱公公和皇上转述的时候,别忘了帮我带一句话。”

        朱德海提着心,挂着假笑,看向季燃。心中暗道:“差不多得了,别给脸不要脸啊。”

        季燃情真意切地说:“本王来到临国,瞬间爱上了这方水土,打算长居此处。幸得皇上赏赐府邸和奴婢们,让我有家可归。不过我源于深山老林,刚成为皇子,也没什么积蓄,这么大的府邸,可能要花费不少银子。离开岳国时,父皇给了银子,却在路上被小偷摸了去。如果皇上不怪罪,我就把这府邸分出去一大块,租给有需要的大人。这样有了银子,我才好安心度日。”

        听完季燃的说辞,朱德海脸上的肥肉都跟着颤抖起来。这一次,他听得明明白白,季燃这是要和皇上讨银子呢。

        堂堂一个岳国三皇子,一张嘴就是要钱的话,听得他都觉得寒酸不耻。

        然而,季燃的眼神真诚,态度诚恳,看起来那叫一个单纯赤诚。

        妖舟听了这话,背着手,仰头望天,暗道:“又一个喜欢薅皇上羊毛的主儿。我薅皇上羊毛,顶多图谋一个好名头,就这,还得送上三分利,保平安。燃疯子倒好,凭借上下嘴唇子,就要讨好处,这可是活生生薅皇上的头发啊!中年男人的头发有多珍贵,难道他不知道吗?小心把皇上薅急眼了!”

        朱德海缓了缓,揉了一把脸,回道:“定把三皇子的话转述给皇上。”

        季燃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那就有劳公公了。红果果,打赏。”

        妖舟没动。

        季燃再次喊道:“红果果,打赏!”

        妖舟侧脸看向季燃。

        季燃蹙眉不悦道:“让你打赏公公,你怎么还装聋作哑的?朱公公这么好的人,何时得罪你了?!”

        妖舟用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问:“让我打赏?”

        季燃用看傻子的目光看妖舟,说:“自然是你。你现在是本王的贴身婢女。皇上可是下了口谕的。怎么,不认?朱公公就在这儿,你不认,就是抗旨,正好让公公回去和皇上说清楚,看你有几颗头可以砍?”

        妖舟哽了一下,问:“我是问,为何让我打赏?你又没给我银子。”

        季燃理所应当地回道:“你是我的贴身婢女,自然掌管我的银钱。我让你打赏公公,你照做就行。”

        妖舟感觉自己好像听了一个大笑话:“我说得不够清楚吗?你没给我银子!我如何打赏?!”

        季燃呵了一声,说:“本王说得不够清楚吗?来的路上,银子被偷了。你先垫付上。快点儿,别让公公等太久,太失礼了。”

        妖舟拍了下袖口,问:“你看我哪里像揣了银票的样子?”

        季燃略显简单地抬手,指向叶府的大门:“回家取。”

        我草咧!妖舟暴怒,抬脚就要去踹季燃。幸而,朱德海眼疾手快拦下了妖舟,并善意地提醒道:“忍忍、忍忍……”

        妖舟深吸一口气,很快恢复如常,对朱公公说:“让公公见笑了。回头,我给公公送些洗护套装。”

        朱公公立刻眉开眼笑地应道:“县主有心了。”

        季燃说:“送两套!别抠抠嗖嗖的。”

        妖舟走向季燃,季燃立刻对朱公公说:“公公可看好了,有人要谋杀亲夫,害两国起争端。”

        妖舟伸手,轻轻抚过季燃的肩膀,而后侧脸看向朱公公,笑道:“求公公帮我带一句话给皇上。”

        朱公公说:“县主请说。”

        妖舟缓缓深吸一口气,说:“若有朝一日,临岳两国起纷争,阿舟愿意带兵出征,踏平岳国!”

        朱公公回道:“哎哎,杂家一定带到。”

        妖舟用手拍了拍季燃,说:“三皇子,进府吧。”

        季燃微微颔首。

        四名护卫,抬着季燃向府里走去。

        季燃不忘回头对朱公公说:“公公有空来坐坐。”

        朱德海:“诺。”

        季燃继续道:“本王在临国没有营生没有钱,公公有好事儿多多照拂啊!”

        朱德海:“哎!”

        季燃:“公公……”

        朱公公抢话道:“杂家还有事,这就回宫了,三皇子好生休息吧。”对着妖舟施了一礼,就要脚底抹油开溜。

        妖舟侧身,避开公公的施礼,又回了一个晚辈礼,低声说:“公公慢走。”

        朱公公觉得眼前这个县主,真是怎么看怎么懂事,于是笑呵呵地离开了。就连季燃叫他,他也装作没听见,坚决不回头。再不走,指不定季燃又要出什么幺蛾子呢。他都快记不住,季燃让他转述给皇上那些话了。真真……是……臭不要脸!

        季燃莞尔一笑,看着跪了一地的奴才们,噗呲一笑,说:“我这儿没什么规矩,只不过别惹恼了我。我这个人喜欢种花种草,还受不得那些沤肥的味道。都散了吧,各自忙着去。”

        护卫们抬着季燃继续向前,去看看他的院子和房间。

        一位奴才,低声问管家:“大管家,新主子那是什么意思?咱可以不走规矩啊?怎还提什么花花草草的?”

        管家看了奴才一眼,冷冷地说:“不喜欢沤肥,就是喜欢把人塞土里当肥料!”

        奴才吓得脸色一变。

        管家扫了奴才们一眼,说:“哪个主子是好欺负的?三皇子说没规矩,那就是有大规矩!你们都把自己的事儿做好了,别让人逮到错处,否则被塞进土里当花肥,可怨不得别人!”

        众人纷纷应道:“诺。”奴才们虽然心中余悸,却也不以为然。狠话人人会说,不过是个质子罢了,还能厉害到哪儿去?!

        众奴才心中对季燃是轻视是鄙夷的,打从门口他被抬下了马车开始,就听他在那儿嗷嗷直叫,既穷酸又上不得台面,丝毫不像一个皇子该有的样子。

        众奴才纷纷散开,说是各忙各的,却也不过在摸鱼罢了。

        季燃被抬着转了一圈,感觉还挺满意。他问妖舟:“红果果,你的闺房在哪儿?从哪儿跳过来,最方便?”

        妖舟回道:“看你哪里抗踩。我从哪里跳过来,都方便。”

        季燃眯着眼睛说:“你这么说,实在是破坏两国情谊。万一本王一个不爽,直接挖个粪坑给你跳,以后你就不要叫祥芸县主了,直接叫臭粪县主,更符合你的际遇。”

        妖舟问:“你到底是从哪座深山老林里跑出来的?你那父皇当年进入深山老林,是让黄鼠狼迷了眼,才生下了你吧?”

        季燃眸光瞬间一冷,吼道:“滚滚滚!老子看你才像黄皮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