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朕即大宋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军费一亿八千万贯

第十三章军费一亿八千万贯

        赵桓觉得这份方案十分可行,与其把这份钱留在士大夫手中醉生梦死,不如拿出来投资基建。

        就算最后新政不幸失败,最起码在江南地区,留下了大量新建的平整道路,和四通八达的漕运。

        到时候中央财政破产,赵桓可以学后世各国,    两手一拍,选择赖账,反正要钱没有,不行你就来打我吧。损失的主要是士大夫们的利益。最不济,最不济,赵桓还可以学米帝,    借债还债,印钱还债。这些都是万不得已的选择。

        可一旦新政成功,    这就是跑步进入工业文明的捷径。

        随后赵桓问道:“那计相打算如何推行这份行政?”

        杨时说道:“臣打算先审计各部门今岁所需财政,    按需求缺额向东南发行债务。但不会无限制发行,最多发行一亿一千万贯,为期一年,利率暂定为百分之二。”

        赵桓插手干预了一下,说道:“没必要定的如此死板。可以将债务分为两部分,其中六千万贯为长期国债,五年期,每年利率略高。剩下五千万贯为短期国债,债务一年期,利率略低。至于长期利率与短期利率,三司可以调查之后,选择一个合适数字。”

        在一旁听完的宰相梅执礼问道:“按这番情况,朝廷是打算征收商税?”

        计相杨时摇了摇头,笑着说道:“三司暂时并不打算征收商税。其一是我司官员如今主要精力都用于清丈被士大夫隐匿的田地。按我司预期,明年清丈出的土地至少还有上亿亩,意味着明年国家正税至少增加一成,    足以偿还债务利息,财政还有结余。”

        “其二,    则是为了鼓励江南士大夫投身工商。这两年内没有工商税,无疑是工商业发展的最佳时机。江南士大夫尝到工商之利,即便后来开始征收工商税,他们亦会坚持下去。”

        梅执礼微微点头,大宋本来就有鼓励工商的传统。朝廷不抑制兼并,农民都不在土地上,自然也就没什么重本抑末的说法,总不能让拥有这些土地的大豪强、大士族们去耕地。

        如果当下再减免商税,至少工商业可以有一段时间的蓬勃发展,将来工商税必定会有所爆发。

        如今大宋改革了税制之后,农业税就稳定下来了。

        不论是否重农,朝廷田藉上的近十亿亩良田是不会消失的,那些占据土地的士大夫们该交多少田赋不会多一分,也不会少一分。

        这有两个好处,首先那就是国家会更加鼓励工商。因为工商税决定了财政收入的多少,决定了国家府库充裕与否。从此中原不会再提重农抑商四个字。

        另一方面,农业生产力也会进一步提升。毕竟地都是大地主,大豪族的,他们交完固定田赋之后,地里能产出多少财富,    就决定了他们的家产多少。这些人一定会想方设法改进农业生产工具,竭力提升农业生产力水平。

        随着财政度支的政策定了下来,接下来就进入了最万众瞩目的时刻。

        财政度支究竟应该怎么分?

        这最低三亿三千万贯,最高四亿四千万贯的度支总额,各部门各占多少比例?

        所有公卿都红了眼。

        枢相张叔夜第一个起身,说道:“既然要审计各寺监财政所需,那臣就不得不坦率直言了,我枢密院财政缺口极大。”

        “从去年起,枢密院征兵就一直相对缓慢,虽然也有少许户籍统计不清的原因,但最主要就是缺钱、缺粮。为此神武右军曾经一度在淮南停止征兵。”

        “而朝廷北伐之后,粮食更加急缺。恐怕征募到士兵后却无法提供驻地补给,南方甚至长期停止征兵事宜。按枢密院推算,大宋适龄兵员约有一百五十万人。”

        “但如今,朝廷全部军队相加亦只有五十余万。其中十余万在河北,三十五万分散在南方。这与国家形势严重不符。”

        “所以枢密院最低要有一亿八千万贯。”

        听完这个数字,所有人都眼前一黑,右相梅执礼没撑稳身体,踉跄撞到了靠椅的椅背上。

        “要多少?”梅执礼激动的说道:“一亿八千万贯?”

        “大宋往年将国家财政收入九成都给了禁军,也没有八千万贯,却养了百万禁军。如今枢相一开口就要一亿八千万贯?”

        张叔夜理直气壮,说道:“往年国家号称百万禁军,其中空饷有多少,右相还不清楚?况且往年禁军战力是何等情况,如今我朝新军又是何等气象?须知,圣上登基以来,天资神武,济师洪河,大败金军,兵锋已入燕云。此前禁军能当得八千万贯军费,我朝新军难道当不得一亿八千万军费?”

        梅执礼气得吹胡子瞪眼睛,说道:“此前禁军虽然空饷严重,但朝廷拨款八千万贯,却是是实打实按照禁军百万人发放的。这八千万贯军费,能供养百万禁军的薪金粮草,衣食住行。如今新军没有俸禄,怎么军费还一路上涨,飙升到一亿八千万贯,枢相好大的胃口!”

        张叔夜立即挺胸回道:“虽是没了薪金,但我朝新军的待遇却远非此前禁军能比。无论是粮食后勤,肉蛋盐米,还是武备甲胄,戎装营帐,那都是走的最精良路线,去年仅砸在军器三监身上的采购费用便超过六千万贯,这才有我朝大军赫赫军威,一路攻克战取,收复山河,北伐燕云。”

        “那是去年!今年北伐战事停止,军队主要停在燕云南侧易州一带。战争开销大幅降低,何至于要一亿八千万军费?当务之急是恢复国家生产,发展江南,恢复河北,以及整治大河!好不容易有了如此充裕的财政,岂能全消耗在军事开支中,应该尽快整顿黄河,万一黄河泛滥,就算新军打到了燕云又能如何?看着南方一片汪洋,成为泽国中一支孤军?”

        大殿内所有人都张大嘴巴,看着这一文一武大宋两大最高执政,吵得唾沫横飞,不可开交。

        对今日争取财政拨款的激烈程度,有了更深刻的认知,这要是自己不撸起袖子,上去拼命,怕是连口汤都喝不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