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山村小村长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七章 转移矛盾

第三百二十七章 转移矛盾

        钱二棍大号钱永昌,现年三十岁。

        十年前就在塔拉镇上耀武扬威,到八十年代的时候更是嚣张跋扈。

        不过这货眼力见还是不错的,严打的时候老实了一阵子,没有被抓到,算是躲过了一劫。

        他今天到盐场场部来就是来捣乱的。

        其实他对这个盐场是没啥想头的,他会经营个屁的盐场。

        这盐场是他叔叔让他来承包的,    他三叔明年就要退休了,他准备退休以后来经营这个盐场,当然名头上写的是他钱永昌,他在前台就是个幌子。

        真正的后台老板是他三叔。

        他三叔想把这个盐场搞成什么样,钱永昌没兴趣。

        他只记住了他三叔说过,一年给他一万零花钱。

        一万块零花钱!他想不激动都不可能。

        原本一切都是顺顺当当的,眼看这盐场就要到手了,    谁知半路杀出程咬金。

        一个叫汪文标这家伙横刀夺爱,    把盐场承包去了。

        他别的后果没注意,只知道他一年一万的零花钱肯定是没了。

        他怎么可能不暴跳如雷?

        因此,当有人告诉他新场长来走马上任了,他立刻就纠集了一些人赶来了,一定要给对方点儿颜色看看。

        实在不行就打断对方的一条腿,看他还敢不敢来盐场上任。

        “谁叫汪文标?”

        钱永昌一进盐场场部就来了这么一嗓子。

        这边汪文标马上就要和老场长完成交接了,都准备签名了。

        不想就在这个时候被人家打断了。

        汪文标抬头看着钱永昌:“我就是汪文标!”

        两人四目相对。

        “我怎么看你有点儿眼熟?你哪个队的?”

        “沙坝土村的,这不是钱哥吗!怎么不认识我了?几年前咱们还切磋过功夫。”

        “沙坝土村?你就是那个在特务连当兵的?我想起起来了,那年你去当兵,挺拽的,被老子揍的像孙子似的。”

        “哈哈!过去的事不提也罢,不知钱哥有什么吩咐?”

        “这个盐场本来应该是我的,但是现在被你抢走了,我心里很不高兴。”

        “那又如何?”

        “我有个毛病,我心里不高兴了,我就想打人发泄我心中的怒火,所以我现在想打人。”

        “不知道你想打谁?”

        “当然是打你了,    只有打你,我心里才会痛快,    给我揍他!”

        钱永昌手一挥,他身边几个青年就摩拳擦掌要往上冲。

        江宇一看,这也太直接了吧,大家就不会多聊几句,联络一下感情,这上来就准备动手,成何体统?

        “大家别冲动,有话好好说。”

        江宇适时站了出来,站在了这些冲动的青年面前。

        汪文标今天走马上任,当然不适合打架了。

        你一个第一天上任的场长,就和盐厂的人打起来了,不管打赢打输都是不合适的。

        以后这工作还能不能干了?

        再说场长已经算不小的官儿了,以后可不能随便和人家动手。

        “你让开!”钱永昌霸气侧漏。

        江宇当然不能让开。

        “让你让开,听见了没有?不让开,连你一块儿揍,咦!你是谁?听口音,你不像本地人。”

        “大家好!做一下自我介绍,我是汪文标战友,我姓江!辽省人!虽然我不是本地人,但这不影响我们彼此间的友谊,    大家这一见面就打打杀杀的,这太不好了,咱们为什么不坐下来好好谈谈呢?”

        “别咱们咱们的,和谁咱们呢?我们认识你老几?”

        “大哥!你这谈话方式不对,以你这种谈法,这话还能不能好好的谈下去了?”

        “少给我扯淡!你让不让开?”

        江宇用看白痴一样的眼光看着钱永昌,摇摇头不再看他,而是转向他左右的人。

        “你们都是盐场的职工吧?你们想要干什么?不会是真准备去揍新来的场长吧?要打人人总得有个理由吧,你们的理由呢?”

        “打人还需要理由吗?”一个青年接了一句。

        “打人不需要理由吗?”江宇疑惑地问。

        “这位兄弟,汪文标是政府派来的场长,是带着你们来过好日子的,你们现在却要打他?你们长脑子了没有?人长脑袋不光是吃饭和说话,还要思考问题,别被人家一蛊惑就像二货一样冲出来。”

        这话钱永昌听懂了,这货一个箭步就奔着江宇来了,伸手就来薅江宇的脖领子。

        “你说谁像二货?你给我说清楚!”

        “大哥!说话咱就说话,你这是啥意思呀?”

        “啥意思?揍你!”说完就举起拳头,作势欲打。

        不过他的拳头没有落下。

        因为他感觉自己的一只脚被踩住了。

        只是一只脚被踩住了,却让他有无法动弹的感觉。

        低头一看,就看到对方的脚踩在自己脚面子上,接着他就看到江宇那带着淡淡笑意的目光。

        没有一点儿恐惧和慌张,平静如水。

        钱永昌没来由的感到一阵紧张。

        “大哥!你这拳头到底是往不往下落呀?这胳膊老抬着不酸吗?要不咱把胳膊放下来,好好说话?”

        钱永昌感觉这拳头落也不是,收也不是。

        还是江宇伸手把他的胳膊放了下来。

        “看来我们还是好好谈话是最正确的选择,刚才咱们说到哪了?”

        “你说这个新厂长是来带我们过好日子的?”有人提醒。

        “当然了!”

        “呵呵!他岁数和我们差不多,他凭啥能带我们过好日子?”有青年问。

        “这位兄弟,此言差矣。有句话说的好,英雄不问出处,流氓不看岁数,这和年龄没太大的关系,和人的能力有关,你们的新场长别看年轻,但正好是有能力的那种人。”

        “那你说说他靠什么能带盐场过上好日子?”

        “这个问题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楚的,来!大家坐坐,让你们的新场长给你们讲讲他的计划,说完!你们保证倍感鼓舞,干劲冲天!抽烟不!来!一人一支!”

        一转眼功夫,这些钱永昌带来的青年就团团做吃果果了。

        你看!这矛盾不就转移了吗?多大点事儿啊。

        下一步就该汪文标慷慨激昂了。

        只要他把大饼画圆点,就什么事儿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