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山村小村长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八章 扯淡的栽树

第三百二十八章 扯淡的栽树

        厂部里靠墙有两张长椅子,这些人就坐在了长椅上。

        钱永昌反而成了唯一一个站着的人。

        “这位大哥!你也坐,别人家都坐着,就你站着显得你个高,外国烟能抽上来不?来一支!”

        对这种地痞流氓,你不能和他走的太近,但也不能离得太远。

        这种人基本上都属于赖皮缠,    最好和他们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

        就是我和你没有太深的交情,但你也不会来护护我这种距离。

        江宇当然不会在乎一个地痞,不行踹他就完了,踹完一拍屁股走人了,反正他也不是这里人。

        但是汪文标是本地人,虽然现在的汪文标也不会拿钱永昌当回事儿。

        但毕竟现在承包了盐场,不可能动不动就和人家单挑什么的,    自然也不希望有人天天捣乱。

        所以,    这个钱永昌多少还是要拉拢一下,听话自然最好,实在不听话,就只能收拾了。

        钱永昌坐下了,心里十分郁闷。

        这叫什么事儿?他是来找茬儿的,这怎么还听开人家演讲了?

        接下来就进入汪文标画大饼的时间。

        汪文标慷慨激昂,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把自己的计划说了一遍。

        他演讲的过程中,厂部门外又聚集了很多延长的职工。

        显然,汪文标的讲话还是有一些效果的,毕竟他一开始就把修路这颗炸弹扔出来,确实炸中了盐场员工的心。

        谁都知道路对盐场来说意味着什么。

        每年的十二月到四月,都是风尘暴肆虐的季节,通往盐场外的路几乎啥也走不了,他们就是想出去置办年货,也只能靠走,任何交通工具都寸步难行。

        所以在他们的意识里,路太重要了,甚至比老婆还重要。

        因为有了路就有了一切,    自然也就有了老婆,没有路啥也没有,也包括老婆。

        别看盐场的收入水平在这一代算是高收入,但姑娘们并不愿意嫁进盐场来,最直接的原因就是路的问题。

        都说进了盐场就像进了监狱,一年想出去一趟都不容易,谁愿意嫁到这里来?

        正因为路对盐场的重要性,所以汪文标一开口就吸引了盐场人的注意。

        汪文标不拉不拉不拉就说了一个多小时,把盐场这人都听傻了。

        不过也有没傻的,有人就提出了新问题。

        “新场长!你这计划是不错,但是有一条修路得有钱,钱在哪里?”

        “我已经决定了,以后咱们盐场每卖出一吨盐,就会拿出五块钱用来修路,这样资金的问题就解决了。”

        盐场一年能生产两万吨盐,一吨五块就是10万元,好像不少了。

        “新场长!你光说修路修路,咱们这个路怎么修?你有什么具体的方案吗?”

        汪文标腰板挺起来了:“今天是我到盐场走马上任的第一天,我和老场长的工作还没有交接完毕,等明天我会带着大家去学习新的修路技术,    对了!我需要一些稻草,或者秸秆也行,谁家有的话明天带到盐场路口,我会做现场示范,还有咱们延长有苗圃吗?”

        坐落在沙漠里,自然会有一些培育树苗的单位,哪怕不大。

        “有一个小苗圃,但是只有梭梭,沙柳和柠条。”

        “这些就行!”

        汪文标和老场长终于完成了交接,然后在老厂长的陪同下。对盐厂做了一个全面的了解。

        盐厂一共有员工五十九户,人口三百六十八人,其中老人和孩子占了三分之二,有正式职工九十三人。

        盐场还有五辆卡车,一台东方红54推土机,还有两台四轮子。

        接着就是盐场的生产情况。

        待这些情况了解完毕,汪文标就在盐场场部的后院儿,收拾出了一间空闲的房子,作为暂时的落脚之地。

        明天他会带行李以及一些锅碗瓢盆之类的必备用具。

        待屋子收拾完了,这时间也就下午两三点钟了,两人启程又靠两条腿走回了汪文标家。

        第二天一早,两人全副武装,带上行李以及一些生活必需用品,又花了一个半小时走到了盐场。

        把带来的行李布置停当后,汪文标的场长生涯正式拉开。

        他今天的任务就是教盐场的人怎么修路。

        盐场的人对这个新厂长的思路还是蛮赞同的,他昨天要的东西,今天早晨盐厂的人都给凑齐了。

        十几捆稻草,梭梭苗,沙柳苗,玻璃瓶和一辆由破油桶改装的拉水车。

        这些东西被带到了原来盐场通向外面的路口处。

        这条路从盐场出来大概五六十米,就被风沙掩盖了,不过还能依稀到路的影子,再往前延伸十几米远,连路的影子都没有了,全部变成了黄沙。

        “咱们就从这里开始,一米一米的修路,用不了多久,这条路就会畅通无阻。”

        汪文标开始用江宇教他的方法在沙子上插出一个一个草方格。

        盐场的人面面相觑,大眼瞪小眼,不明白汪文标这是在干什么。

        老场长也来了,和江宇站在一起。

        昨天江宇三言两语就把钱永昌給弄灭火了,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小江!汪场长这是做什么?”

        “做草方格,草方格的作用就是固沙,不让沙子在风的吹动下乱跑,这草方格里还可以种树。”

        “固沙?”老场长若有所思。

        但有些人不信了:“这不是闹着玩儿吗?就这么一个用稻草做着草方格,就能固沙?”

        “是啊是啊!这不是扯淡吗?”有人附和。

        “扯不扯淡,等有风的时候大家就知道了,我们就是解释你们也不会相信,这种草方格不但能固沙,还能栽树,我现在来教大家怎么在沙漠里栽树。”

        江宇拿起一个酒瓶子装满水,插进了一根梭梭的苗,在汪文标弄好的一个草方格中间,直接把酒瓶子插进沙子里,然后把瓶子外面凌乱的根系用沙子掩埋起来。

        然后直起腰拍拍手。

        “大家看到没有?这棵树就算是栽好了,就这么简单。”

        盐场人齐齐傻眼。

        这就是栽树!

        这就是新场带来的最新技术?

        这样栽树树能活吗?怎么这么不靠谱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