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在天师府苟到无敌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一章 秘藏司掌柜的

第一百六十一章 秘藏司掌柜的

        只见不远处的林海间,伫立着一座如盘龙柱般的灵秀高山,高山之巅,秘藏司如振翅雄鹰般傲然耸立,俯瞰着下方成群的宫殿。

        剑光飞跃间,二人来到了秘藏司前。

        秘藏司入口处乃是一排石梯,尽头处,    两扇朱红色的大门巍然而立,门上的衔环狮首不怒自威。

        苍松道人叩响门户,将一枚巴掌大小的暗金色令牌贴近狮首。

        狮首双目一两,那精铁般的形体忽然蠕动了起来,紧接着,便像是活过来了一般咆哮了一声。

        很快,    门后响起“空空”的声音,    伴随着一阵僵硬得像是拧木头一样的声音,门户开阖,    露出一道光隙。

        “周玄小友,随老道来。”

        二人一前一后踏入门户。

        随着朱红色大门的关闭,周玄的心中生出了一种怪异的感觉,明明只是一门之隔,却仿佛与外界处在了两个不同的世界里。

        他环顾四周,忽然发现自己与苍松道人居然来到了一块悬浮在天空中的石台上,而他的身后只剩下了那扇朱红色的大门,脚下石台边云气游走穿梭,四周围再无熟悉的景象。

        石台悬空,与不远处的一片宫殿群之间,仅有一座石桥相连。

        “这秘藏司是大夏仙朝各洲秘藏司的总集,乃是由玉清道元宫的元清老人开辟而成的空间,里内自成一方天地。”苍松道人见周玄的脸上露出讶异之色,不由解释道。

        “秘藏司包罗万象,出入皆需要依靠凭证,等你任职了‘点藏使’后,自会获得‘点藏令’。”

        周玄点头,对于大夏仙朝的底蕴的认知,    又加深了一分。

        再看远方,只见其中小殿成群,浅灰色的亭台楼阁交错有致地排布着,似重峦叠嶂一般。

        而在那秘藏司四周,则是悬浮着无数个石台,时不时地便有一道流光而过穿梭,掠入秘藏司中。

        苍松道人带着周玄进入秘藏司,来到了一个环形的书库之前。

        书库之前,陈列着一张柜台,一位掌柜模样的老人,一手打着算盘,一手持笔在身前的簿册上不停地涂写,口中嘀咕着含糊不清的声音。

        “淮清江三鬼聚魂乱市开冥……”

        “洛水翡翠玉石作怪切人炼骨……”

        “南云镇魔城风水大变疑似为妖神布置法场……”

        “清水三空山狐妖诱拐修士采阳吞噬元婴……”

        “这些事情的幕后,是否有联系,存不存在某个黑手呢……”

        ……

        他全神贯注地思索着,一会儿敲敲算盘,一会儿翻翻身边的厚册,    又时不时地抓起一块玉简贴近额头,    眉头拧成麻花。

        苍松道人直直地走到掌柜老人的面前,    抬手点着一份文书,按在柜台上推到了后者的面前。

        “老凌,给你送个人来。”

        掌柜的还在聚精会神地思考着,但视野里忽然多出了一份文书的封面,声音便是一噎,旋即猛一抬头,气呼呼道:“苍松老儿,你知不知道我刚刚正思考到事件的关键处,却让你给打断了!”

        苍松道人撇了撇嘴,鄙夷道:“老凌你可得了吧,哪次见你不是在思考问题?你思考的这些问题呀,很多都没有对证,就连当事人都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你只凭脑子想,再想几年都得不到解答的!”

        “别逼叨了,先把正事儿给处理了,再思考你那些破烂问题!”

        那掌柜的眉头顿时掀了起来,算盘一抄袖子一撸:“嘿你丫的苍松老儿,半年不见皮痒痒了?都敢鄙视起我来了?”

        “我点藏使干的就是这个事儿,你要看不惯就一边儿凉快去,今儿个非等我想明白了再来招呼你!”

        说罢,将那文书往边上一推,自顾自思考起了问题来。

        “嘿呀,还给你逮着劲了?”苍松道人瞪了他一眼,但也深知掌柜的是什么尿性,便没有跟进嘲讽,而是对周玄苦笑道,“老凌就这鸟脾气不好,死脑筋,我们不管他,等他一会儿,就会来招待我们了。”

        “你别看他这样,其实他除了脾气差了一点、人呆了一点、头脑还有一点木讷之外,也没剩下多少大的缺点了……”

        话没说完,一只算盘贴着苍松道人的头皮飞了过去,“笃”地一声打在了身后的墙壁里,陷进去了小半只。

        “老子就没啥优点值得你惦记是吧?”掌柜的吹鼻子瞪眼,一把扯过文书,一边翻一边道,“说吧,这次来又是啥事!说完赶紧给我滚!哦豁……联名推荐?这么牛?”

        三下两下翻完文书,掌柜的抬头看向周玄。

        只这一眼,周玄便觉得对方浑浊的眼眸之中似乎有群星绽放的异象,明明自己啥也没做,但却又像是什么都暴露了一样。

        但他丝毫不慌,只是顺势将自己的“底子”隐晦地揭露一些。

        至于其他的,有六道宝鉴兜底,他的底蕴可是连那位五岳神祇都看不穿他的,更别提眼前的这位老者了。

        果然,那老者盯着看了许久之后,才开始喃喃细语。

        “气运正常……不掺半点污秽之气……咦,居然还有一些人道金云的成分?这小子干过什么好事吗?”

        “这样的人道金云……是救了朝廷命官还是黎民百姓?”

        “该不会捡到了半条命的土地神误打误撞给救活了吧?”

        “道身……倒是还不错,筑基很稳很结实啊!”

        “修为……结丹期巅峰……不对,嗯?元婴期?!”

        话音未落,他便已经从原地消失,出现在了周玄的身边,并且一双手轻轻地在周玄的四肢上拿捏了一下。

        “骨龄才二十出头!”

        “这么年轻的元婴期?!”

        “天纵奇才!”

        他的眼中迸发出了璀璨的精芒,精芒之下,忽然是涌起了无尽的怒火,他重重地哼了一声。

        “哼!”

        这一声哼,震得楼阁里外三层的卷宗书架都震颤了一下,不少正在清点、核查卷宗的点藏使们直接被惊动,一个个吃惊地将目光投向了那环形书库的入口处。

        “怎么回事?”

        “是谁惹毛凌老了?”

        一些人偷偷放下手边的活计,猫着腰来到了围栏处,目光透过书架悄悄地观察起了下方的情况。

        “咦?看那样子,好像是天师府某个长辈想要把后人塞到我们秘藏司来吧?”

        “我看蛮像的,指不定就是这么个情况。”

        “呵呵呵……那为老前辈多半要触霉头了,凌老为人刚正不阿,岂会开这种走后门的先河?”

        “你们猜,那位老前辈说了什么,怎么把凌老都气到发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