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特警力量在线阅读 - 第二章

第二章

        1

        公安医院的走廊上,满身血污的沈鸿飞失神地愣坐在手术室外,林国伟的妻子李冬梅搂着七岁的儿子,目光呆滞地望着一直亮起的红灯。沈鸿飞看着他们母子,内疚地闭上眼,努力克制着自己。

        这时,走廊尽头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两个身形彪悍,穿着黑色特警作战服的人大步走过来。沈鸿飞抬头看着山一样魁梧的龙飞虎:“您是特警队的?”龙飞虎看着亮起的红灯有些恍然,点点头:“猛虎突击队大队长,龙飞虎。”沈鸿飞一愣,起身抬手敬礼:“龙大队长好,我叫沈鸿飞,交警六大队的。”龙飞虎看看他肩膀上的警衔:“新警察?”沈鸿飞点头:“是,上个礼拜刚来报到,今天……第一天执勤。”沈鸿飞的声音有些低沉。吴迪苦笑着看着沈鸿飞:“兄弟,你运气真不错,第一天执勤就遇见枪案了。”沈鸿飞表情有些复杂,没说话。龙飞虎瞪了吴迪一眼,关切地问:“伤员情况怎么样?”

        “还在抢救……”沈鸿飞抬眼看着手术室,眼神里却藏着隐隐的杀气,“凶手抓到了吗?”龙飞虎有些诧异地看着沈鸿飞,摇头:“还没有,我们正在调查。”

        这时,坐在椅子上的李冬梅慢慢地转头看着两人,眼神都是涣散的。龙飞虎走过去,声音有些低沉:“对不起,嫂子,是我们的错。我向你保证,不管追到天涯海角,我们一定抓住凶手!为你的丈夫报仇!”李冬梅压抑许久的眼泪一下子奔涌出来:“他只是个交警!……为什么要开枪打他……”龙飞虎的眼睛有些湿润。旁边,七岁的林子好奇地伸手去摸吴迪腰上的手枪。吴迪想了想,拔出手枪,退掉弹匣,将空枪递给林子。

        沈鸿飞目不转睛地瞪着那把手枪,吴迪诧异地看着他,警惕地问:“你怎么了?”沈鸿飞的眼神还在那把枪上:“如果当时我有一把枪就好了!”吴迪一愣。龙飞虎接过话头:“如果你有一把枪,你会怎么做?”龙飞虎凝视着他。沈鸿飞抬眼,斩钉截铁地说:“我会第一时间干掉那三个王八蛋!将他们一枪毙命!”

        “你有这个实力吗?”龙飞虎看了他一眼,“你能保证将三个歹徒一枪毙命吗?—前提是不伤害任何群众。”沈鸿飞凝视着龙飞虎:“我能!”龙飞虎一愣。吴迪讪笑着说:“我理解,革命工作嘛,分工不同。你的工作只是指挥交通,我们的工作才是枪战。别想太多了,这真不是你的错。”沈鸿飞不说话了。龙飞虎站起身:“我们去看看那个金胖子在哪里。”吴迪一愣:“那不是重案组的活儿吗?”龙飞虎不搭理他。吴迪接过手枪,装上弹匣,动作娴熟地插入枪套。龙飞虎走了两步,又回身看了沈鸿飞一眼:“吴迪刚才说得没错,分工不同,你是交警,好好指挥交通吧!”

        “我要去特警队!”沈鸿飞大声说。龙飞虎大手一背:“有能耐考过再说吧!”龙飞虎头也没回地甩身走了,留下沈鸿飞愣在那里。

        刚走出楼道,吴迪凑过去嘿嘿一笑:“龙头,我算看出来了,你这是要招兵买马呀?那小子在交警队还是个菜鸟呢,他……”龙飞虎没说话,吴迪紧跟上他,“龙头,您到底看中这小子哪一点了?就凭他吹的那句牛皮?”龙飞虎嘿嘿一乐,继续大步走着:“牛皮谁都可以吹,可是他的眼神告诉我—他不是在吹牛。”吴迪知道龙飞虎的性子,一下子愣住了。龙飞虎头也没回地走向电梯间:“小飞虫,回头记得提醒我,让铁牛查查这小子的资料。”

        分局技侦科办公室,凌云将查到的关于整个案件的资料交给重案组的李欢,然后继续坐在电脑前,十指翻飞。突然,凌云睁大了眼睛看着电脑屏幕,有些不相信。她将画面放大,凌云一下子瞪大了眼—戴着交警头盔的沈鸿飞的脸被定格在了大屏幕上。凌云盯着电脑屏幕,脑海里闪过在沿海公路上跑步的画面,想着什么。

        2

        医院四楼的走廊外没什么人,两个穿着便衣的警察守在病房门口。房间里,头上缠着一圈白纱布的金强正躺在床上呻吟着:“哎哟,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郑直黑着脸站在他对面:“他们想要你的命,你最好告诉我们,是谁想这么干?”金强不看他,捂着脑袋继续号:“我受了刺激,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金强!不要以为你在这起案件里是受害者,你就可以撇得一干二净!你自己知道,你的底子可是潮得很!”路瑶双手插着裤兜,盯着病床上的金强,“你也知道,他们今天突然出现,不是路过,我们一直在盯着你!我们随时可以把你送到检察院提起公诉,你自己很清楚,起码得吃五年以上的牢饭!你要是够聪明的话,就把谁干的告诉我!”金强一脸无辜地看着路瑶:“警察姐姐,我不是不想跟你们合作,我是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呀,我头疼啊……哎哟,哎哟……”路瑶气不打一处来,强忍着怒火。

        这时,龙飞虎和吴迪走到病房门口。龙飞虎透过房门上的玻璃窗看了看里面:“还在问话吗?”便衣苦笑着点头。龙飞虎推门想进,便衣一脸为难地:“龙头,你了解我们组长的脾气……”龙飞虎笑笑:“我负责。”便衣不好说话,往旁边一侧身,龙飞虎推门进去了。

        “啊?!”病床上,正抱着脑袋一脸痛苦的金强一看就呆住了。路瑶回头:“你们来干什么?这里没有你的事情!”龙飞虎一点不生气,笑笑:“我来旁听。”说完径直走了过去。金强抓着床单往后躲:“干什么?!干什么?!我是受害人!你不能胡来!”龙飞虎走过去,站在他面前。金强有些结巴:“你……你别胡搞!我警告你啊,我要投诉你啊……”

        龙飞虎弯腰,金强拉着床单直往后缩,说话有些虚:“你……你要干什么?”龙飞虎盯着他,语气冰冷:“谁干的?”金强不敢说话。龙飞虎看他:“你认识我?”金强不敢动:“是,我认识……你是特警支队猛虎突击队的队长……”龙飞虎的脸上没什么笑容,冷冷地问:“谁干的?”金强被看得有些发毛。龙飞虎又问:“谁干的?!”金强不敢说话。龙飞虎猛地起身:“我不会再给你机会了。”说完钳子一样硬的手伸了过去,金强反手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曾凯!是曾凯!”龙飞虎不理他,甩手脱掉身上的战术背心。金强噌地从床上跳下来,“咚”一声跪在地上,抱住龙飞虎的腿:“是曾凯,就是曾凯!我派人砸了他的赌场,他想报复我!”龙飞虎把背心丢给吴迪,开始摘手套。金强一看,满脸哭丧地哀号着:“真的是曾凯啊!我对天发誓!他一直想干掉我啊!”龙飞虎住手,回头看路瑶:“交给你了。”说完戴上手套,转身出去了。路瑶不看他。郑直问:“怎么办?组长?”路瑶咬牙切齿:“继续问,把他知道的都问出来!”郑直嘿嘿一乐,走过去:“你现在肯老实说了?”金强的脸有些发白:“是是是,只要你们别让他再进来……”郑直站在旁边哭笑不得。

        3

        第二天上午,分局会议室里烟雾升腾,桌上的烟灰缸装满了摁灭的烟头。以分局吴局长为首的市特警官兵们围坐在硕大的会议桌前。吴局长抬手把烟头使劲摁灭在烟灰缸里,问:“已经核实了吗?”路瑶点头:“是的,金强指认是曾凯。”龙飞虎想了想,说:“吴局,要不要我们把他抓起来?”吴局长没回答,皱眉思索着。路瑶看了龙飞虎一眼:“吴局,虽然我们确定了幕后主使是曾凯,但是枪手还不知道是谁,枪还在外面。我认为,我们现在还不能抓曾凯。枪在外面始终是个安全隐患。曾凯也不一定知道枪在哪里,如果他被抓,可能反而打草惊蛇,让枪手逃跑,那我们的追捕难度就更大了。”

        会议室一片肃静,吴局长隔着烟雾看着对面的大屏幕,点头:“我明白你的意思。这起案件的核心不是金强或者曾凯,不是黑吃黑,那都是小儿科—核心是枪!同志们,三把霰弹枪流失在社会上,早晚还要惹事!我们一定要找到枪!”

        “明白了,吴局。”龙飞虎说,“我刚才是太着急了,突击队待命已经大半天了,我是想给兄弟们找点活儿干。”路瑶不屑地看了他一眼:“突击队是为破案服务的,职责是协助重案组抓捕危险疑犯,在案情没有明朗以前,不能本末倒置!”龙飞虎不说话。吴局长挥挥手:“好了好了,不要针尖对麦芒的,求战没有错。猛虎队继续待命吧,只有找到所有的枪手,才可以动手。”

        “是。”龙飞虎的脸上没什么表情。站在他身后的铁牛和雷恺对视了一眼,都意味深长地看向他。

        散会后,三人走出会议室,龙飞虎大步往电梯走去,铁牛和雷恺赶紧跟上。铁牛一脸笑意地说:“龙头,你还是照顾路瑶啊!”龙飞虎回身:“怎么了?”雷恺也笑:“我们太了解你了,你不会问那种弱智问题的,你是给路瑶一个在吴局面前表现的机会。”龙飞虎停住脚,看着他俩。两人不敢笑了,也不吭声。

        “不说话没人把你们当哑巴卖了。”龙飞虎嘿嘿笑,转过身,“现在没我们什么事儿了,等重案组的消息吧。走吧,现在只能去斗地主了。”铁牛和雷恺一脸坏笑地赶紧跟上去。

        训练场上,吴迪、杨震和韩峰正躲在装甲车后面斗地主,其他队员围在后面看热闹。吴迪脸上已经贴上了不少小纸条,杨震握着牌一脸坏笑地甩出一把顺子,吴迪瞪大了眼:“这,这,这不可能!”韩峰笑:“有什么不可能的?输了就是输了!快快快!”杨震洗牌:“就是,认赌服输!快点儿!我知道你体力好!”吴迪一脸无奈:“好,我认输!”一把撕掉脸上的小纸条,双手趴地,脚放在装甲车上,吭哧吭哧地开始做俯卧撑。

        “自己数着啊,我们可没那闲心!一百个。”杨震说。吴迪咬牙坚持:“怎么……这么高啊……”韩峰笑:“这可是你自己要求的啊,跟我们没关系!”

        “下辈子吧—龙头好!”杨震甩掉牌噌地站起身,队员们也纷纷起立。吴迪还趴在地上:“你们……又晃点我!”韩峰拽他腿:“快起来,快起来!”

        “我……不起来,起来……就输了!”吴迪咬牙坚持。

        “真的是龙头!”韩峰提醒他。

        “我管什么……龙头虎大牛大马大猪……”吴迪吭哧吭哧地做着。龙飞虎蹲下身看他,吴迪一看,急忙想起身,却被龙飞虎一把按住:“猪什么?”队员们不敢吭声。吴迪讪笑:“我是说……祝……祝你生日快乐……”龙飞虎站起身:“两百个俯卧撑,开始吧。”吴迪“啪”一下栽在地上,队员们都憋住笑。龙飞虎声音一沉:“还不开始?”吴迪咬牙切齿地一边做一边数数。队员们都忍住笑,龙飞虎转头冷眼看他们:“我看你们都精力过剩,开始吧。”队员们不敢犹豫,纷纷找车头趴下,开始高姿俯卧撑。

        “两百个啊,不许偷工减料。”龙飞虎命令。铁牛和雷恺都忍住笑。龙飞虎一挥手:“走,我们去车里斗地主。”三人笑着上了装甲运兵车,“砰”一声关上门。队员们苦不堪言,都咬牙继续做。

        装甲车里,三个主官盘着腿正在斗地主,副队长雷恺脸上贴着小纸条,看着有些滑稽。特警训练营的操场上,路瑶带着重案组的五六个便衣快步过来:“你们大队长呢?”队员们正趴在车头做高姿俯卧撑,都没空理她。这时,铁牛从装甲车的射击孔往外看,急忙收牌站起身:“快快快!有活儿干了!”

        “啪!”装甲车的后门开了,三个人跳出来,手里还拿着扑克。路瑶看着他们一愣。

        “怎么?有任务?”龙飞虎问。路瑶看着他气不打一处来:“猛虎突击队?我看是病猫吧!上梁不正下梁歪!”铁牛讪笑着说:“那什么,路组长,我们刚才就是随便玩了一把。这不是龙头给队员们加加码,让他们锻炼锻炼体能……”雷恺也笑着附和:“就是就是,这么好的天,不能浪费了是吧!”路瑶看了两人一眼:“然后你们就在车里斗地主,是吧?”都不吭声了。

        “好了,你们起来吧。”龙飞虎急忙打圆场。队员们如释重负,急忙起身,气喘吁吁地活动着肌肉,各个都是汗流浃背。龙飞虎看路瑶:“路组长,在没有接到行动命令以前,我的队伍如何打发时间,是我的事。”

        “谁稀罕管你那破事。”路瑶淡淡地说,“龙大队长,我们现在得到了线报,东郊有一批境外走私来的枪!”一听到枪,突击队员们眼睛都亮了。龙飞虎忙问:“什么枪?是这次用过的枪吗?”路瑶咽咽唾沫:“现在还不知道,情报支队把这个线索转给我们,或许对案件会有帮助。”

        “具体情报呢?”龙飞虎眨巴着眼睛。路瑶转身:“上车,我传输到你的手持终端上。”龙飞虎的嘴角浮起一丝笑,高声命令:“一中队,跟我走!二中队、三中队原地待命,万一有新的情况,要随时处置!铁牛雷电,你们分别带队!如果我在那边需要支援,雷电带二中队先去!”

        “明白!”铁牛和雷恺啪地立正。龙飞虎一挥手,一中队的队员们迅速跳上车,车队风驰电掣地开出大院,很快便汇入了城市的车流中。

        头车里,吴迪在开车,龙飞虎拿着手持终端坐在副驾驶上。这时,资料传过来,屏幕上显示出各种型号的外军枪械,还有枪托、瞄准镜、枪管等。龙飞虎看着屏幕倒吸了一口凉气,吴迪看他:“龙头,怎么了?”龙飞虎冷冷地说:“美军的制式武器,混装在电子元件当中,走私进口?”吴迪吓了一跳:“不会吧!制式武器?”龙飞虎点头:“有点匪夷所思,情报支队的报告说,他们已经盯了很长时间。”吴迪问:“跟今天早晨的案子有关系吗?霰弹枪难道是制式武器?”龙飞虎皱眉:“物证部门鉴定,不是我们的制式武器,但是没说是不是外军的制式武器。”吴迪握着方向盘:“我在现场看见的痕迹也不是非制式武器能打出来的。如果是外军制式武器的话,这案子的性质就变了,不仅是枪击案那么简单。”龙飞虎没说话,想了想,拿起了电话。

        痕迹鉴定室里,一个穿着白大褂的技术鉴定人员正对着显微镜仔细观察。显微镜下是一枚霰弹枪的弹丸。这时,手机响了,他接起来。

        “是我,”电话里传来龙飞虎的声音,“老黄,告诉我,你看见的是制式霰弹枪?”老黄笑笑:“不愧是龙头啊,这都看出来了。”

        “告诉我,是什么枪?”

        “mx1014。”

        “看清楚了?三把霰弹枪都是?”龙飞虎的语气变得严肃。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三把霰弹枪都是mx1014。”老黄认真地说。

        龙飞虎点头,挂了电话,心情有些沉重。吴迪看他,没说话。几分钟后,龙飞虎对着喉头送话器:“各单位注意了,这里是龙头。经过核实,疑犯使用的是美军制式mx1014霰弹枪,跟我们现在要去查缉的这一批走私武器可能是一个来源。大家要提高警惕,我现在把情报传输到你们的个人终端,看仔细,他们的武器杀伤力比我们的都大。雷电,你立刻带二中队出发支援!”

        “明白。”雷恺关掉通话器,带领二中队迅速出发了。

        4

        城市的街道上人潮汹涌,来来往往得热闹非凡。此刻,重案组和突击队的车队在公路上高速疾驰。车里,电话铃响,路瑶接起来,龙飞虎的声音有些低沉:“经过核实,这批枪都是外军制式装备,杀伤力极大,超过我们装备的武器。我希望现场由猛虎突击队来接手。”路瑶大惊:“什么?!”

        “这不是我跟你故意斗气!你是聪明人,该知道情况的危险性!”龙飞虎语气平静地说,“如果那批枪真的在那儿,那就是我们数十年不遇的最重大最危险的涉枪案件!我提醒你,重案组装备的防弹背心根本不能抵挡这些武器的子弹!你可以问问鉴定中心的老黄,我说的是否属实。”路瑶沉稳下来:“我怎么向我的人交代?”

        “现在不是抢功的时候,我不需要这个功劳。”龙飞虎顿了一下,“我是猛虎反恐突击队的队长,跟这样的匪徒交手是我的职责。破案还是你们重案组,我们只是负责突击行动。路组长,我们了解彼此,我只是在试图采取一种更安全的方式来解决这个危机。”路瑶没说话。龙飞虎的声音变得严肃:“现在没有更多商量的时间了,路组长,请你批准。”路瑶咬咬嘴唇,长出一口气:“好吧,你说怎么办?”

        夜晚,街上的霓虹灯在黑夜里闪耀着五彩的光芒,提醒着这个城市还没有完全进入梦乡。在公安医院icu的病房里,沈鸿飞有些木然地看着病床上戴着呼吸机的林国伟。林国伟微微睁开眼,沈鸿飞急忙握住他的手:“师傅!”林国伟艰难地咧嘴笑笑,有些虚弱地说:“抓住了吗?”沈鸿飞摇头,林国伟有些难过:“我从警二十多年了,第一次被枪打……”沈鸿飞满心内疚:“对不起,师傅,我……我过去晚了。”林国伟苦笑:“不是你的错,你只是个交警……”沈鸿飞愧疚地低下头。

        “师傅,您昏迷的时候,我见到猛虎突击队的龙大队长了,”沈鸿飞说,“他承诺过,凶手一定会被抓住的!”林国伟一愣:“他怎么来这儿了?”沈鸿飞说:“他专门来看您。”林国伟的嘴角轻微地抽搐了一下。沈鸿飞忽然看着林国伟,坚定地说:“师傅,我想好了,我……我想去参加特警支队的选拔!”林国伟一点儿也不惊讶,笑道:“我早该想到,一个退役特种兵、散打运动员,怎么可能甘心当一辈子交警呢?”沈鸿飞急忙解释道:“师傅,您误会了,我不是说交警不好,我……”林国伟看他,带着笑意:“去吧,我支持你,特警会更适合你的,你会实现自己的理想的。”沈鸿飞重重地点头,感激地看着林国伟,目光变得坚定起来。

        5

        夜晚,东郊高各庄派出所和往常一样平静,从紧闭的大铁门外看不出有任何异常。不远处,重案组和特警队的车辆整齐地停靠在院内。

        会议室里亮如白昼,路瑶站在投影前:“根据市局情报支队提供的情报,他们已经对这个涉嫌贩枪的团伙监控了半个月,位置就在河海物流公司的七号仓库。”路瑶指着大屏幕,“该团伙利用散装国际快递,从国外往境内走私外军装备的制式枪支。他们把枪支拆散,以电脑、音响、工业配件等各种名义,混装在正常货物当中运进国内。所有涉嫌枪支零件的货物都运送到这里,也就是河海物流公司的七号仓库。”

        “现在里面有多少枪?多少人?”龙飞虎严肃地问。路瑶看了他一眼:“情报支队对这里进行了长期蹲点调查,基本摸清了里面的情况。这个仓库是以冠军体育用品公司的名义租赁的,这个就是冠军体育公司的老板唐建林—”

        “啪!”大屏幕上闪出一个身形魁梧的男人。

        “他是一个wargame爱好者,曾经在美国留学,在国外当过兵,上过战场,还拿过勋章。五年前,他退役后回国经商,开了这家冠军体育用品公司。他开了一家叫作wg101的军事爱好者网站,根据情报支队的调查,他的地下贩枪网络就是基于这个网站。来这个网站注册的都是军事爱好者,如果遇到合适的买家,他会让手下通过qq单独联系。经过考察以后,才会进入实质交易阶段。而来自国外的武器,则由他仍然在外军服役的战友提供。市局已经上报省厅,通过国际刑警与武器流出国警方取得联系,本来约定下个月双方一起动手,打掉这个跨国贩枪团伙,没有想到今天发生了枪击案,情报支队怀疑,案件的枪就是从这里买的。”

        龙飞虎没说话,忧心忡忡地看着大屏幕。在他身后,吴迪和杨震、韩峰三人正为唐建林的经历争得急赤白脸。路瑶有些不满地看过去:“龙大队长,我在介绍案情,请让你的人闭嘴!”龙飞虎偏头看他们,三人马上住嘴。龙飞虎冷冷地转过头:“撤椅子。”

        “哗啦!”三个多嘴的突击队员麻利地撤掉椅子,标准的马步蹲下,目不斜视。龙飞虎看路瑶:“继续吧。”坐在对面的郑直和凌云一脸惊讶地看着这群特警队员。坐在旁边的其他突击队员更不敢吭声了,都正襟危坐。路瑶问:“他们就这么开会吗?”龙飞虎笑笑:“他们喜欢这么开。”三个人苦不堪言地挤出一丝微笑,猛点头。

        路瑶继续:“根据情报,唐建林有三个得力的手下—外号分别是黑牛、大头和小熊。这三个人的详细资料已经传输进各位的手持终端。我要说明的是,这三个人都是资深的军事爱好者,经常组织本市以及周边的wargame爱好者进行实战模拟训练,具备一定的军事素质。这三人还曾经自费到东南亚和北美进行轻武器的实弹射击训练,国外有很多这样的训练营,根据我们掌握的情报,他们的训练成绩属于上乘。”

        “啪!”投影上闪出一张照片,三个人身形彪悍,都穿着迷彩服,手持外军步枪。

        “枪击案是不是他们干的?”龙飞虎问。

        “目前还不清楚,但是我们有理由怀疑,他们跟这案子或多或少会有联系。”路瑶回答。

        “他们三个现在在什么地方?”坐在旁边的雷恺问。

        “目前,黑牛和小熊在七号仓库,他们值班守夜;大头刚到酒吧街,正在一家酒吧喝酒,跟他在一起的是一群军事爱好者。”

        龙飞虎沉吟了一下:“那唐建林呢?”

        “目前在家,”路瑶说,“他有一个三岁的儿子,没有特殊情况,他晚上都在家。”

        “确定吗?”

        “确定。”路瑶肯定地说。

        “根据目前的情况,我准备把猛虎突击队分成三个组。”龙飞虎站起身,突击队员们都注视着他,“第一组是一中队,由我率领,围剿七号仓库,抓捕黑牛和小熊,这一组要准备好枪战。注意,他们是两个受过一定军事训练的疑犯,手中可能有大威力的外军制式武器。”

        一中队的队员们一听眼睛就放光—这次总算捞到肉了!

        “第二组是二中队,由雷电率领,前往酒吧街,抓捕大头。想办法贴近他,一举擒获。”

        “是。”雷恺啪地起身立正。

        “第三组是三中队,由铁牛率领,抓捕唐建林。电台通知铁牛,带三中队隐蔽接近。”龙飞虎看向路瑶,“路组长,我需要有人带路。”

        “我来安排,唐建林所住地区派出所长会在那儿待命。”路瑶点头。这次两人难得地合拍,都有些意外。这时,坐在电脑前的凌云左右看看:“请问路组长,我……我能帮上什么忙?”路瑶看向龙飞虎:“这你就要问龙大队长了,他找你来的。”凌云一愣,龙飞虎命令:“我要你进入河海公司的安保系统,控制各处的摄像头,关闭报警器,给我们提供技术支援。能做到吗?”

        “没问题!”凌云高声回答。

        “战斗开始以后,实施无线电屏蔽,保证他们无法与外界有任何联系。我不想他们给同伙报警,导致别的小组出现危险。”

        “我懂了,保证完成任务!”凌云肯定地点头。

        会议桌边,三个倒霉蛋还在扎马步,脸上都是汗,一声不敢吭。龙飞虎朝三人一点头,三个倒霉蛋赶紧起身,跟着一中队出去了。郑直看着三人的背影,悻悻地说:“他们不会没体能了吧?”龙飞虎笑笑:“不会,平时训练比这时间长得多。”郑直眼巴巴地看向路瑶:“组长,我也去准备!”路瑶叹息一声:“去吧去吧,知道你的心思。”

        “是!”郑直笑,看了一眼凌云。凌云没理他,打开电脑继续工作。郑直没趣地出去了。

        龙飞虎饶有兴致地看着凌云:“凌云,你在百花分局干得怎么样啊?”凌云一愣,点头:“还好啊!”龙飞虎的眼神瞟着别处:“没想去重案组锻炼锻炼?”凌云愣住,忙摇头:“没有……”路瑶皱眉:“龙大队长,我们重案组目前人员齐备,再说了,就算我们招兵买马,也用不着你操心吧!”凌云有些意外地看着路瑶。龙飞虎起身,讪笑说:“路队长误会了,我用的是排除法。你们是人员齐备,可是我们那儿正缺人才呢。”龙飞虎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凌云,走了。路瑶一愣,冷着脸跟出去。凌云若有所思地看着两人的背影,不明所以。

        6

        派出所院内,夜凉如水。龙飞虎精神抖擞地站在前面,队员们呈半圆形围着他。

        “情况大家都明确了吧?”龙飞虎看向自己的队员,“我再叮嘱几句。雷电,你跟二中队便衣进入酒吧,贴近大头,条件成熟时突然实施抓捕—要注意,他身上可能带着手枪,不能给他反手的机会,明白吗?”

        “明白。”雷恺点头,带着二中队登车出发。

        “一中队,检查自己的武器装备。不要掉以轻心啊,这可是两个训练有素的枪手。”龙飞虎拿起自己的背囊,从里面翻出一套便装。郑直看着,兴奋不已。这时,派出所的王所长换好便装走过来,将64手枪插进枪套:“龙大队长,我准备好了。”龙飞虎点头:“好,重案组的郑直警官跟我们一起去。我去换衣服。”

        “我也跟你去吧。”吴迪忙说。

        “不用了,人太多目标太大,你们待命,有事再过去。”龙飞虎钻进车里。吴迪和队员们看郑直。郑直也有点纳闷儿。吴迪想了想,拔出自己的92手枪,检查了一下:“会使吧?”郑直有点儿紧张:“……在警校打过。”吴迪关上保险:“关键时刻,这个比64威力大。”郑直伸手想接,杨震厉声喊道:“吴迪,你小子干什么?这是你的配枪!”吴迪把92手枪插入枪套:“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了,如果有事,他们的枪更厉害。”说着执意把枪塞给郑直。

        “干吗呢?依依不舍的!”龙飞虎换好便装走出来,“这么短时间就有交情了?走吧。”一挥手,龙飞虎带着穿着便服的两人走向停在角落一辆挂着民用车牌的捷达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