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读读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特警力量在线阅读 - 第三章

第三章

        1

        郊外,宽敞的大仓库坐落在漆黑一片的空地上,风呼呼刮过,让人感觉有些后背发冷。暗夜里一片寂静,只有四处不停转动的摄像头闪着红点吱吱响着。两个保安懒散地从远处走过来,拿着手电,时不时地朝四处照照。

        院门外,一辆捷达慢慢地停在大门口,执勤的保安正拿着手机在玩游戏。喇叭声响,保安不耐烦地探出头:“这么晚了,干吗?”

        “晚上有货要到,我们来接货。”司机说。

        “去哪个仓库啊?”

        “九号仓库,金轮公司的货。”

        “等等啊。”保安骂骂咧咧地拿起电话,“九号仓库?有人要来接货,说晚上有货到……好,知道了—你姓什么?”保安探头问。

        “龙。”

        “他姓龙。”保安回话,“—嗯,知道了。”保安打开栏杆。

        不一会儿,捷达车停在九号仓库门前,在它对面的墙壁上,用白色油漆写着“七号仓库”几个大字。这时,九号仓库小门开着,一个民工打扮的男人等在那里。

        三人下车,走进仓库。农民工笑笑,张开双臂:“大名鼎鼎的龙头!亲自来了!”龙飞虎走上前,笑道:“你都来了,我能不来吗?介绍一下,这位是高各庄派出所的王所长。这是情报支队的程涛大队长。”王所长伸手:“侦察英雄,久仰大名啊!”

        “客套了,都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程涛笑着握手。随后看向郑直:“嗯?这位是?”

        “郑直,重案组的。”龙飞虎说。

        “程大好。”郑直啪地敬礼。程涛笑:“你们都叫我程大,我都不适应了,叫我老猫吧,听着顺耳。”龙飞虎拍拍他:“老猫,带我们去见识见识你的猫耳洞。”

        “好,这边走。”程涛带着三人绕过面前的货物,向后面走去。

        绕过堆得不算高的货物,后面出现了一个隐蔽的数字化监控中心,红灯闪烁,各种指挥设施一应俱全,几个民工打扮的便衣在各自的电脑前忙活着。郑直瞪大了眼睛。龙飞虎看着大屏幕上传过来的七号仓库的情况:“你们盯了有一阵子了?”程涛点头,语气有些沉重:“是啊,这案子是我从警以来,见过的最严重的枪支走私案,都是外军制式枪支。”

        “怎么发现的?”

        “他们把枪支拆散,装在国际快件里面,以电子元件、电脑音箱、机械工具等名义,快递到国内的冠军体育用品公司。上个月的12号晚上,东海海关值班人员在例行检查当中发现有个标注电脑音箱的快件箱子过于沉重,在经过x射线机检验的时候,发现里面有金属制品。开箱一检查,才知道是枪支零件。”程涛说。

        “什么枪?”

        程涛按了一下手里的遥控器,郑直看着大屏幕瞪大了眼:“p228啊?”龙飞虎有些意外地看郑直:“你懂枪?”郑直有点儿不好意思,挠挠头:“不是很懂,只是喜欢军事,尤其是轻武器。”

        “这把p228的杀伤力是惊人的,你们都是行家,我就不多嘴了。”程涛说,“发现这把p228以后,海关就迅速通知市局,市局和海关缉私局成立了联合专案组,秘密调查此事。在调查过程当中,发现唐建林利用自己的网站发展下线的线索,前后有三十多把各种外军制式枪支之多。网警也参与进来,协助调查。本来准备过几天就动手,没想到今天发生枪击案,看来要提前收网了。”

        “这个脓包不挤掉是不行的。现在里面是什么情形?”龙飞虎问。

        “他们戒心很强,我几次想进去看看都失败了。我不敢继续尝试,万一引起他们的怀疑那就更难办了。走,我带你上去实地看看。”

        龙飞虎跟着程涛上了楼梯。几人来到窗前,两个侦察员正紧密地监视着对面的仓库。龙飞虎凑在天文望远镜前,仔细观察着。

        “王所长,能不能帮我们找到七号仓库的图纸?”龙飞虎问。王所长点头:“我这就安排。”说完转身拿起电话。

        郑直凑在望远镜前,七号仓库周围一片漆黑。龙飞虎在思索。程涛看着他:“怎么样?龙头,有想法没?”龙飞虎笑:“撸他!”程涛也笑:“拿我这儿做前进基地?”龙飞虎拍拍他的肩膀:“租金不要太贵啊!我那儿可是出了名的清水衙门!”程涛那厮黑得吓人的脸上露着坏笑:“反正特警支队报销,我这猫窝奇货可居,还不趁机发笔小财?”几人听了哈哈大笑。

        2

        凌晨时分,整个城市都安静下来。龙飞虎几人特意在外围绕了几圈后才返回派出所,车刚停下,队员们轰地围拢上去。龙飞虎下车,看着满身虎狼之气的队员们一声吼:“一中队,我们准备进去了,把该带的都带齐!”队员们一听,跟小狼崽子似的嗷嗷叫着,眼睛里都冒着光,各个摩拳擦掌。郑直和王所长摘下手枪,还给吴迪和杨震。这时,指导员走过来:“所长,已经都联系好了。”王所长点头,对着龙飞虎:“我们指导员的姐夫是运输公司的经理,刚才已经联系好了货车。龙头放心,他亲自开车,绝对可靠。”

        路瑶走过来,一脸傲气地对着龙飞虎:“我们现在要进去吗?”龙飞虎看着她,淡淡地说:“突击队进去,重案组—就在派出所指挥吧。对手有重武器,一旦有交火,你们的防弹背心根本抵挡不住他们的子弹。”路瑶一下急了:“不行!重案组当然要进去!我们奉命办这个案子,如果重案组不进去的话,那叫怎么回事?”龙飞虎强压住怒火:“路组长,这不是斗气的时候!你们没有接受过这样的枪战训练,在这样的重武器射击当中,如何寻找隐蔽物,如何适时还击,如何活下来并且抓获对手—这是猛虎突击队的专长。你们跟老猫待在一起,但不能离开猫窝!”路瑶语塞。龙飞虎注视着她:“路组长,出于我们全体参战民警的安全考虑,没有讨论的余地。”

        两人对视,眼神里都带着挑衅的味道。

        双方的队员都屏住呼吸,看着两人。片刻,龙飞虎的语气透出一股寒气:“路组长,我相信你会做出正确的决定。”路瑶咬牙,深呼吸一口:“好吧,我尊重你的意见,毕竟是特警要出生入死,但是—这不代表你可以命令我!”龙飞虎笑笑,转身走向队员们。后面,路瑶看着龙飞虎的背影,脸上闪过一丝复杂的表情。这时,大门哗啦啦打开,一辆货车开进来。龙飞虎一挥手,一中队的队员们全副武装,持枪鱼贯登上了货柜车厢。

        货车在黑夜里高速行驶,车里没人说话,气氛有些凝重。一个小时后,货车到达仓库门口,保安看了看驾驶室,简单地问了几句就放行了。龙头带着队员们翻身跳下车,来到监控指挥中心,凌云打开终端设备,十指翻飞,进入这里的安保数据库,并控制了摄像头。

        “狙击手—”龙头低喝喊道,吴迪快步跑过来,“找到自己理想的狙击阵地,使用技术手段抵近侦察,注意—不要暴露自己。”

        “明白。”吴迪背上85狙击步枪,和观察手韩峰转身上了楼梯。

        3

        监控中心,王所长打开图纸,大屏幕上赫然出现七号仓库以及周边的详细地图。杨震指着画面:“四个出入口,两个大门,两侧小门。里面到底有几个人?”老猫说:“根据我们的观察,是这两个人—”大屏幕上出现两个身形彪悍的男人,留着锅盖头,都是桀骜不驯的样子。龙飞虎有些忧心忡忡,问:“知道他们有什么武器吗?”老猫的语气也有些低沉:“只能说,他们可能有长枪。如果那件案子是他们做的,那就是手上起码还有霰弹枪。”龙飞虎点头,思索了一会儿,指着图纸严肃地命令:“我们分成四组,占据四个门口。其中a点为主攻组,b点为辅攻组,c点和d点是掩护和支援组,防止他们从c门和d门跑出来。”

        九号仓库屋顶上,吴迪和韩峰选取了一处有利地形,开始设置狙击阵地。吴迪观察着四周,屋顶的一角有一处小土堆,吴迪想了想,脱掉警用袜子,又拆掉了狙击步枪的两个脚架,将装满土的袜子垫在狙击步枪下。又从背囊里翻出一件黑色披风,把自己隐没在屋顶的夜色里。另一边,韩峰操控着遥控,无人机在空中无声地飞向对面的七号仓库上空。

        “我已经进入安保的警卫数据库了!”凌云抑制着兴奋。

        “干得漂亮,数据传到我们的终端上!”龙飞虎拿起pda,画面显示很清晰。龙飞虎抬手看看:“核对时间,准备出发!各小组隐蔽抵近攻击位置,等我的命令。”

        “是!”队员们立刻转身出发。郑直站在旁边跃跃欲试。路瑶看他:“怎么?重案组满足不了你了?”郑直笑:“哪儿的话啊,组长……”路瑶轻哼一声:“你这样的小伙子我见得多了,心里想什么还能猜不到吗?提醒你啊,别胡思乱想,那不是人待的地方。”郑直不好意思地挠头。

        夜色里,物流仓库的小门被悄悄打开。穿着黑衣的特警们手持防弹盾,娴熟地各自成组,快速地穿越过去。屋顶,吴迪用力抛下滑降索,韩峰点头示意,转身嗖地从屋顶悄然落地。另一边,龙飞虎正带领a组快速抵达库房一侧的小门旁,右手握拳,队员们刷地蹲下待命。龙飞虎低头看看掌上终端,监控画面没有异常。吴迪在他身后,已经换了微冲(微型冲锋抢),狙击步枪大背在身后。这时,耳机里传来凌云的声音:“报告龙头,除了现场警用波段,无线电信号已经屏蔽。”龙飞虎拍了拍杨震的肩膀,杨震拿出窃听器,缓步走到门前,侧耳贴在门上。几分钟后,杨震点头,龙飞虎对着喉麦吐了两口气,耳机里随即传来另外三个小组的回应。这时,韩峰走到门前,将炸药贴在门上。同时,其他小组也陆续开始安装炸药。韩峰安好后,悄悄地倒退着回来,队员们躲在防弹盾后面,戴上单兵夜视仪,做好突击准备。

        杨震掏出闪光震撼弹,向龙飞虎点头示意。龙飞虎对着喉麦,一声怒吼:“干!—”四组队员同时按下了手里的起爆器,轰轰轰轰!卷帘门被炸开,杨震快速朝仓库内丢入一枚闪光震撼弹—“轰!”一片刺眼的白光。龙飞虎带领突击队员快速突入。仓库里,睡在货物中间的两个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特警们立刻控制了要点。这时,留着锅盖头的黑牛反应迅速,快速从枕头下摸出一把手枪。小熊滚翻到地上,从床下拿出一把霰弹枪。杨震一惊:“他们拿枪了!”龙飞虎顶枪上膛,大喊:“尽量要活的!”

        小熊翻滚到角落起身,跪姿瞄准,“砰!”一枪打在防弹盾上,吴迪举起微冲,“嗒嗒嗒!”子弹打中小熊的肩膀,小熊惨叫着一声栽倒,手里的霰弹枪也飞了出去。

        “如果你们想死的话,那我就成全你们!”龙飞虎高喊。此时,黑牛躲在柱子后面,侧头看着躺在地上呻吟的小熊,汗都出来了。

        “五秒钟!把武器丢掉!”龙头开始倒数,“五,四,三,二……”—“啪!”一把手枪扔了出来,黑牛举手从柱子后面慢慢走出来:“我投降,我投降!别开枪!”队员们上去,一把按住他。杨震上前一脚踢开地上的霰弹枪,躺在地上的小熊还在痛苦地呻吟,吴迪拿出急救包撕开,给他堵上:“死不了,叫什么叫?看着打的!”龙飞虎抬手看看手表:“封锁现场!让重案组来接管!”

        一处豪华别墅外,铁牛带着突击队员们已经潜伏在四周。铁牛挥挥手,队员们架好人梯,上了二层阳台。不远处,狙击小组正瞄准掩护。铁牛站在门口:“进!—”强攻小组抡起大锤,哗啦一声,玻璃门被击得粉碎,队员们持枪强行突入,高喊:“警察!不许动!”

        二楼卧室里,唐建林猛地从梦中惊醒,从枕头下摸出g17手枪,妻子急忙拉住他:“你干吗啊?”唐建林头上都是汗:“你照顾好孩子!”妻子哭喊着:“你不要胡来啊!我和孩子怎么办?他们是警察啊……”唐建林在黑暗中犹豫着。

        突然,卧室门被踹开,战术手电扫进来,队员们举枪高喊:“放下武器!”唐建林的脸在抽搐,手枪慢慢地滑落在地上。两个队员冲过去,把唐建林抓下来,按在地上。“啪!”—所有的灯都亮了,唐建林脸色铁青,被按在地上。铁牛走进来,队员们把塑料袋里面的g17手枪递给他,铁牛看看抱着婴儿的妻子,又看看唐建林,一挥手:“带他出去吧。”唐建林被拽出去。铁牛转向她们:“我们是东海市公安局的,唐建林涉嫌非法持有枪支、贩卖枪支和持枪杀人,你是他的妻子?”女人哭着点头,铁牛说:“我会叫救护人员到现场,给你和孩子体检,如果没有大碍,恐怕你需要暂时在家待着,等待警方询问。我们会有人留在你家,希望你理解,并配合我们工作。”女人不敢说话,抱着孩子坐在床上哭。

        铁牛转身出去了。此刻,龙飞虎的耳机里也传来雷恺的声音—他们那边也得手了!

        百花分局院子里,特警们的车队陆续赶到。龙飞虎跳下车,雷恺已经在那儿等了:“怎么才回来啊?还以为你迷路了呢!”龙飞虎走过去:“等救护车耽搁了一下,大头呢?”雷恺说:“已经带进去了。”

        这时,铁牛的车队也到了,唐建林被带下车。龙飞虎看他:“唐建林啊?你小子有一套啊,搞枪搞出水平来了!”唐建林叹息一声:“我到现在也不明白,你们是怎么发现的。”龙飞虎一笑:“你还算聪明人,知道不反抗,就进去慢慢想吧。”唐建林被带进去,雷恺看着路瑶:“哎,路组长,我们的事儿办完了,可以回去休息了吧?”路瑶说:“现在还不确定是不是他们做的这案子,还不能结案。”龙飞虎点头:“好了,我们继续待命,等你们的审讯结果。”路瑶转身进去了。

        凌云看看,转身也进去,龙飞虎叫住她:“凌云!—”凌云回头:“龙大队长?”龙飞虎问她:“你会报名参加特警选拔吗?”凌云苦笑:“你们猛虎突击队不是没有女特警吗?”龙飞虎笑:“哟!点名想来突击队啊?”凌云一脸傲气:“那当然,当不了突击队员,我去考什么特警啊!”雷恺笑:“突击队可不是只需要技术的。”

        “谁说我只会技术了!”凌云话音未落,雷恺腰上的匕首就到她手里了。雷恺一愣,凌云转了一下,娴熟地在空中玩了个花儿,刀柄转回雷恺面前。铁牛一愣:“哟!没想到啊!有两把刷子,把我们雷电都给摸了!”雷恺有些傻眼:“跟谁学的?”凌云笑笑:“保密!不好意思,告辞了!”凌云转身走了。

        龙飞虎笑着看凌云的背影,雷恺讪讪地拿着匕首:“我是没提防她……”龙飞虎的脸上带着笑意:“不是你的错,她的手确实很快,这不是一天两天练的,她这功夫是从小学的。”铁牛问:“怎么样?龙头,看上她了?”龙飞虎轻笑:“有技术,有功夫,但是有这两样还不够,再看看吧。”队员们都疲惫地站在车前,龙飞虎命令:“你们去车上休息,记住—睁着一只眼睡觉,现在还不是解除警报的时候。”

        4

        “什么?杀人!”唐建林吃惊地从椅子上站起来,两名特警抓住他的肩膀一把给按回在椅子上,“我怎么可能杀人呢?我承认我走私了武器,但是我确实没有杀人啊!”

        1号审讯室里,白光刺目。唐建林戴着手铐坐在椅子上,身后两个特警虎视眈眈。路瑶站在他对面冷冷地看着。

        “……未遂。”路瑶不紧不慢地说。唐建林思索着,突然明白了:“我千叮万嘱!不要惹事,不要惹事……那三个蠢货……”路瑶注视着他:“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唐建林靠回椅子上,犹豫了一下:“持枪杀人这件事,我确实什么都不知道。”路瑶轻笑:“你是他们的老大,你什么都不知道?”唐建林看着路瑶,叹息着:“早上那件事是他们做的?”路瑶缓缓地说:“其实你早就被我们盯上了,早晨的枪击案只不过是催化剂。你该知道我们的规矩,说了,其实对你自己有好处。我们手头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是不可能动你的—你也为自己的老婆孩子想想,这件事你已经扛不了了。你的事儿大了,你该知道我国对枪支管制有多严格,更何况你走私的是外军的制式枪支,这即便是在国外,也是违法的重罪!”唐建林半天没有说话,过了许久才缓缓地说:“我妻子,她真的没有参与这件事,她什么都不知道!”路瑶摇头:“这很难说,要我们调查清楚才能有结论。为了你的妻子着想,你还是自己想清楚。”唐建林苦笑:“你们抓了我,就能堵住走私外军制式枪了吗?”路瑶轻哼一声说:“你在国外的合伙人,国民警卫队的参谋军士史密斯已经被捕了。”唐建林一愣。路瑶看他:“你的老战友,也不知道你是帮他赚钱,还是害他入狱。”

        “怎么可能?临睡前我刚和他通过电话!”唐建林不相信。路瑶举起手里的pda—一个穿着迷彩服的白人军士正被特警看押着。路瑶继续:“你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国际刑警组织吗?”唐建林苦笑。

        “现在,轮到你说了。你可以斟酌什么说,什么不说,但是你也知道中国的法律,对于涉枪犯罪,我们会一查到底!你什么都瞒不住,拖延,只会害了你!”

        唐建林在思索。

        郑直推门走进来,俯在路瑶跟前低声耳语了几句。路瑶点点头,对着唐建林:“现在我给你考虑的时间,我要出去一下,希望你在我回来的时候能如实交代,那样只会对你自己有好处!”唐建林看着她的背影,只剩下苦笑。

        路瑶跟着郑直走到院里,龙飞虎和雷恺、铁牛急忙迎过去。路瑶一脸兴奋:“黑牛指认了幕后主脑!”

        “是曾凯。”龙飞虎说。路瑶点头:“对,现在去抓曾凯!”龙飞虎看她:“不用去那么多人了,一中队跟我走,二中队和三中队继续休息。”雷恺着急地说:“我跟你去吧。”龙飞虎钻进车子:“不用了,抓曾凯还用不着。”说完带着一中队在夜色里出发了。

        一条老街的大排档里,曾凯正跟几个狐朋狗友喝酒,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不少空酒瓶。路瑶带着郑直走过去,曾凯一看,起身就想跑。刚想转身,就看见铁塔一样的龙飞虎在后面站着,曾凯愣住没敢动。

        “自己戴上吧,我不想费劲。”龙飞虎举着手铐看他。曾凯犹豫着,还是向前走了几步,哆嗦着接过手铐。龙飞虎一巴掌拍在他头上:“瞧你那点儿出息,手都哆嗦!还买凶杀人?!”曾凯快哭了:“龙……龙头队长,我,我没想杀了他……”郑直在旁边看着,眼睛都直了。龙飞虎冷冷地没说话,一挥手,队员们押着曾凯上了警车,车队旋风一样地离开了。